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小荷状元文->查看详细
 
“姑苏晚报杯·世茂运河城”第八届中小学生当场作文大赛状元作文
[ 作者:admin 人气:2750 日期:2011-07-01 ]

“姑苏晚报杯·世茂运河城”
第八届中小学生当场作文大赛状元作文

 

二年级组

如果给我一个圆,我会把它变成一个气球

平江实验学校二(5)班  钱枳旭

也许这个气球再过0.1秒之后,就会爆掉!也许这个气球里装的不是空气,而是一只只小老鼠。也许这个气球正被一个小朋友玩弄。也许它是一个氢气球,正渐渐飘向天空。也许它是一个气球炸弹,马上就会把我的家炸掉!

如果给我两个圆,我会将它变成一双奇怪的眼睛。也许这双眼睛正看着我,盯着我,注视着我的一举一动。也许这双眼睛拥有超能力,可以把我那些不愉快的烦恼吸走。

如果给我无数个圆,我会将它们变成一个圆圆的池塘,许多片圆圆的荷叶,和一个圆圆的月亮。也许我正坐在长廊内的板凳上,吃着圆圆的饼干,欣赏这样的美景,走上小桥,欣赏荷塘月色!这是多么惬意的事呀!走到池塘边,一群小蝌蚪游了过来,像是和我心灵相通似的,我把手伸进池塘,想摸摸它们,可它们不领情,游走了。我还想和它们亲密亲密,所以,我开始找它们,可它们早已不见踪影,也许躲到荷叶上面去了!现在已经是深夜了,朦胧的月光照在我的脸上,我感到一丝凉意,我骑着自行车回去了……也许这个池塘里装着无数钻石、宝石、和田玉这样的金银珠宝。也许,也许,也许……

 

 

小中组

我知道有几种办法,可以让爸妈开心,为什么

苏州平江实验学校三(9)班 江昊

我们的爸爸妈妈发起火来是不是都很可怕呢?现在我就来想几个小办法让他们开心一下。

第一个办法是老土得不能再老土了。但是也许会有点儿用:变个小魔术。但是接下来的你肯定没见过吧?可以故意出个小差错。这样一来呢,他们就会笑你笨手笨脚了,他们不就开心了么?

第二个办法有可能会弄巧成拙。但是相对来说简单、管用一些。首先,先把你老爸老妈的内裤包上和原来颜色相似的包装纸,后来再用针把包装纸穿上。小心别穿错,然后很光荣地展示给你爸妈看。看到他们对这“内裤彩条”很生气时,再一把拉下包装。他们准会被你搞得哈哈大笑。

但是两次“走麦城”了以后,都没关系,还有很杰出的第三次呢!

这次,你可以看爸妈不注意你时,溜到楼下去。然后扮着邻居叔叔的声音,按一下门铃喊:“哎,王哥(假如你爸姓王),我家电话坏掉了,借用一下。”然后你爸就会很热情地把门打开。当看到是你这小机灵鬼时,肯定会大笑。

第四种办法就是分别把自己最不喜欢的东西放起来,最好都是放鸡毛掸子,然后故意考个低分。后来当他们找鸡毛掸子找得团团转时,你再偷偷地放回去,那他们就高兴死了。
 
但是,哼哼!你就完了,等着吃竹笋炖肉吧!不过应该没有人做这种事情。

第五种办法就是掉包计了。要一个苹果,里面掏空,装上苹果汁,调换到妈妈吃的补品里面去。妈妈喝“补品”时,自然会觉得好喝一些了。这样妈妈就理所当然会开心,也理所当然地就会夸奖爸爸。这样两人都开心。最后,你就可以狡猾地喝下补品,三人都要开心了!当然,妈妈也不会察觉到的。因为她已经喝下“补品”了。

我想出了五种令爸妈开心的办法,你能想出几种?为什么?

 

 

小高组

遗忘城——丁丁失忆记

苏州新城花园小学六(1)班  徐昕

这一季的冬天似乎特别冷漠。

残落的院子里也就只有一个人了,不对,一只狗了——丁丁。自从主人搬了家,它没被一起带走,它就对这个世界灰心了。唯一使它还在这里的,是隔壁家的母狗小黑。
 
冬日的一缕阳光懒洋洋地陪着丁丁。突然,小黑闯入了它的视线。小黑以“每秒20迈”的速度向前冲。丁丁虽不知怎么了,但还是愿意跟着它。
 
小黑跑过一个又一个曲折的巷弄,来到一个它不认识的地方。小黑不见了,消失在一个奇怪的路口。这个十字路口上没有一辆车,十字的交叉点上闪着异样的光。丁丁又开始消灭脑细胞,进去吗?进去了。

它的消失不是瞬间,而是一点一点融合进去……

睁开眼睛时,丁丁站在一个奇怪的城门口,门口有块木牌,只是忘了写上“遗忘城”。
 
丁丁的胃开始催它了。丁丁的脑子里很乱,它忘记了。
 
忘记自己叫什么,忘记自己要干什么。脑子可不像胃那么空,至少它还残留住一段悲伤的抛弃。

丁丁漫无目的地散步,眼看前面有一只猫,居然在舔一块肉骨头。丁丁心说:你一只猫不吃鱼,不捉老鼠,吃什么骨头?由于饿,丁丁忘了曾经的风度,扑上去和猫中老大“大喵”抢食。狗毕竟是狗,大喵还真比不过丁丁。

丁丁一招揍猫棒法制服大喵。大喵恭恭敬敬蹲下,让出了大骨头。丁丁由于累,又忘了它为什么打架。丁丁扬长而去,剩下大喵诧异地看着它。

记忆之门关闭了。丁丁真的慢慢忘记,被抛弃的伤痛,曾经的一切,一切的一切。丁丁开始忘了这是哪里,它看见一座残破的古堡。

推出古堡那道沉重的门,迎接丁丁的是一片忧伤的安宁。大厅的喷泉忘了出水,凋零的玫瑰忘了重新开放。

“这是哪里?”

无人回答。

黑暗模糊了丁丁,只有一些散落的意识在游走。在一刹那间,丁丁感到记忆变成了雪,在它身旁落下,它看见了原来的主人,看见了小黑,看见了骨头,看见了自己……

猛然它的意识里出现了当初的十字路口,渐渐的,路口柏油味包围了它。再次睁眼时,那个十字路口映入眼帘。

仿佛是一场梦。

不是梦。

远远走来一句中年男人,看到丁丁,喊着丁丁的名字。丁丁发现这个名字很陌生,这一切都很陌生。

真的,丁丁忘记了一切,忘记被收藏在遗忘城。

中年男人抱起丁丁,喃啁地说:“丁丁,你的主人好想你,你做我儿子吧。怎么,你忘了我吗?我可认识你呢……”

后记:关于丁丁的故事就到这里了。可关于遗忘,还远没结束,你知道,许多人都试图忘记一些悲伤的记忆,像丁丁那样。丁丁也许有时会触动记忆之门,可它还是宁愿忘记。人们和丁丁一样,在忘记伤痛时,总会把自己想要什么也忘记。丁丁想要温暖的家,它记住并拥有了,奔波的人们呢?切记,不管了什么,都别忘记自己要的是什么。

 

 

初中组

一年

苏州高新区实验初二(5)班 耿广航

人生是一次列车旅行,有人上车,有人下车,有人被遗忘,有人被记住。

                                                                ——题记

那一年,我上了这列车,我在哭,别人都在笑,我曾天真地认为他们会相伴我永远,哪知远方旅途如此艰难。

“一年的雪花谢了,一年的李花开了,一年的芳草,染绿了一年的马蹄声……”我吟着,耳旁忽然响起了掌声,我回头——是L

我忽然想起L和我同时上车,那一天他不停地哭,他的父母立即用破旧的衣服将他包好,于是,最初的相遇是掌声和轻蔑目光的相碰。

这一年的冬天特别冷,风呼啸着,她的言语是尖刀,路边的九月菊,那从春天一路鼓掌而来的树叶,谁是,最先吹灭的红颜?我呢喃着,望着车窗外的生命。
 
L的父母在这个冬天下车了。出奇的或根本在意料中,他没哭。我质问他:“你为什么不哭?”“哭,为什么?我们本就来自天地间,却被束缚在一副肉身中,现在他们回归了天地,我应歌唱为他们送行,何必哭而扰他们的心呢?”闪过一瞬耀眼的阳光,再次相遇我心中只是感到落寞与惆怅。
不知什么时候,我发现他的座位上挂满了各种饰品,废纸做的蝴蝶,吸管叠的中国结,旧收音机改装的老鼠笼子,每次远远向他看去,他身上的衣服像是前天一位老人扔掉的,腰带是他用皮鞋改造的,简直是破烂王,我却怎么也生不起一丝不屑了,心中更有种欣慰。
 
我曾学着他悄悄溜上车顶,坐在那儿向后方展望。我的回眸,我的故乡,我的家园,我的漫长,沿着一条铁路,蜿蜒流淌。向前看去,L站在阳光下,指缝中流淌着阳光,在歌唱着什么:“这一年谁是我的天涯,谁看我回家,这一年我离开,我是否还能让你知道啊,我已回来!”

这一年,江湖上老了多少少年。

月破黄错,一年的南风将风光酿成美酒,我孤寂地眺望着,我的行走,我的流浪,我的注视,漆黑的夜里,一杆招摇的白幡,我的真诚,我的祝福,爬上开满野菊的山冈。L下车了,他本不应下车,一个男子将要摔下车时,L拉了他一把……我的少年侠气,曾经是肝胆照,毛发耸,立谈间,生死同,我的愿望,一只离雁,追逐飘浮在天边的坟丘。

我问父母:“我会忘记L吗?”他们说:“会。”“既然会遗忘,何必相知相逢?”

我坐在车顶,一路野菊的香,忽然看见了L。他的眼睛在野菊中绽放,目光中含蓄着阳光的温柔:“不要让你的泪打湿我的眼睛……”。

这一年我十四,这一年麦花谢了,南风中麦粒熟了,麦花香经久不散。

在生命列车上,我不知道我是否会被遗忘,只渴望别人不被我遗忘,列车一年一年向前开。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