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万 荷 池->查看详细
 
曾经“十佳”小才女,高榜夺冠掌声起
[ 作者:木木 人气:1004 日期:2013-08-09 ]

小荷特刊90

小荷作文特刊编稿手记(90
 
 

曾经“十佳”小才女,高榜夺冠掌声起

 
今年高考,成绩公布,苏州大市高考文科状元诞生。夺魁者为苏州新区实验中学高三(3)班的周缘同学,总得分:404分。本市各大媒体在第一时间,对此进行了报道。周缘同学的大幅照片,也笑容灿烂地出现在一千三百万市民面前。获此佳音,苏州小荷文学院的全体师生也共贺此喜,同感欣慰!不为别的,只因为周缘同学与小荷文学院,也“缘”份极深,文谊深长。四年前,即2009年,在“唐人营造杯第三届苏州十佳文学少年”的评选中,经过初试、复试,最后又在苏州文庙经过国内最长的作文考试与决赛——“文庙八小时快写比赛”中,周缘同学以写作字数、文章品质等成绩,名列总分第三名,荣获“第三届苏州十佳文学少年”!

当时,周缘还是小周缘,女生还是小女生,但却已才华初露,幼苗茁壮。记得在当时颁发的“获奖证书”上,有这样的一段文字:“祝愿你在未来的文学和写作道路上,获得更大的成绩!”

今天,当文学院的老师回忆起四年前的参赛情景,搜寻到周缘同学当时的参赛作品时,仍被她超脱的想象力所吸引——既具童话的纯美,又不乏魔幻的野性,两者相辅承,文质双交汇。诗性风格,哲理内涵,表现出周缘同学丰富的阅读积累和勇敢的写作实践。自由、娱乐、创想、审美,小荷的文化追求和写作目标,在她的文中尽情展现。

曾经“十佳”小才女,高榜夺冠掌声起!四年前的周缘,四年后的周缘,不同,但又相同。文学与成长,追求与梦想,将永远带给周缘和许许多多的文学少年们以快乐、成长、成熟和成功!

文学,使人敏感;文学,给人力量!

酷暑盛夏,特挥汗编辑《周缘专刊》,真诚地祝愿她快乐成长,开心永远:

“在未来的文学和写作道路上,获得更大的成绩!”

——小荷在期待,文学在期待,苏州在期待。
 
 

★周缘同学小档案

 
◇姓名:周缘

◇性别:女

◇出生:199511

◇就读学校:苏州实验中学高三(3)

◇爱好:旅游、读书、写作、古筝

◇个性:温和、心思细腻、属“慢热型”

◇高考成绩:总分404分,语文154(包含25分附加题得分),数学139分,英语106分,小高考4A 5分历史A+政治A

◇高考志愿:清华新闻系

◇一句话感言:将来的你,会感谢现在努力的自己!
 
◇周缘同学
 
 
 

写或不写(写在前面

2013年苏州文科高考状元/苏州新区实验中学高三(3) 周缘
 

常常立志说,我要好好学习,再也不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因为,让这些好动的方块字都安静下来,要一片明媚的阳光,一份淡然的心情,并不是容易的事情。

可是有时候,只是想要表达。唯有文字,这样安静倾听,包容我这样反应有些慢的孩子,用一整个下午去回忆。握起笔,这一刻便心无旁骛了。墨水在纸上淌过,像山泉,流动却无喧哗,慢转而又绵延,在心里空落落的时候及时出现,澄澈温暖。

所以,必须要感谢的,是小荷。三年级第一次参加比赛,就拿到特等奖。这最初的认可,如一粒种子,在时光的滋润里成长起来,不知不觉里蔚然成荫。后来我复印奖状的时候,总会发现其中一半都来自小荷。至于十佳文学少年精致的刺绣奖状,虽没有挂在墙上,但它给我的安慰和鼓励,早已烙进心里。

前几天把自己空间上的日志翻了一遍,那些疼痛的故事,那个厌学的姑娘,开始变得不真实。犹记得曾经的清晨或深夜,自己伏案奋笔疾书的样子。热烈的心情,化为几行潦草字迹。美国女诗人狄金森说,“我写的诗留在这里了,让纸页吸收我的痛就好。”这些都是今生今世用力活过的证据啊,至少回首时,不会一片刺目的白。我以一个看客的身份在下面评论:今天,你终于可以热泪盈眶地一笑而过。

除了文字,谁还能有如此之大的力量?写或不写,问题之初,已有答案。
 
 

2009年——“唐人营造杯第三届苏州十佳文学少年的评选”∕(旧作新刊)

 
 
飞过文庙上空的猫
 
——写于2009年的童话

 
新区实验初中原八(5)班 周缘
 
 

 
我不知道我是因为水土不服早早地醒来,还是众人的喧闹声让我不得不离开了梦境。

精灵凯旋了,她带回的胡萝卜引起了这个偏僻森林的轰动,惟一没有被吵醒的就剩维尼猫了,他的确累了。

精灵被团团围住的场景让我想起了哪个明星被采访的情景,不禁羡慕啊!

我又等待了很长一段时间。醒来的维尼饥肠辘辘,差点把果酱偷吃了。

终于,人群散了。我把果酱适时地拿了出来,精灵回头的速度超出了我的想象。他的问题仿佛越过了大坝的滔滔江水源源不断。“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什么时候来的?”

“你为什么要来?”……

等我想要回答,我却不记得他都问了些什么,从头说起。

精灵脸上的表情我似曾相识,维尼猫说那正是树妖的神态。

接下来的故事我不说也罢。

精灵把我们变回了原来的大小,果酱那个精致的瓶子在我口袋里一起变大了。我和维尼其实主要是那只叫做维尼的猫,吃光了果酱,而精灵只蘸了最后一点儿。

然后,精灵主动放弃了“胡萝卜之父”的称号,毅然去了文庙。这就好比爱国的学者,放弃高薪高爵,回祖国贡献一样。

其间我回了一趟家,虽然最终没有说出实情,还是或有或无地做了忏悔。
 
 

 
第二天我逃学了,不是光明正大的,而是找了一个生病的借口。

妈妈没有责骂,只有责怪我玩得太疯狂。无论如何,我又得到了一天的机会。

树妖和精灵痛哭流涕,我也抱了一下维尼猫,我知道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不会很长了,因为守信用的树妖递给我们一张白纸,一滴露珠撒上,纸上立即显出清晰的字迹。

咒语。

维尼分外激动,我问维尼那些歪歪扭扭的字都是些什么意思,这是猫儿的神色立即暗淡下去。他的记忆显然再次退化了。

树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他不需为我们翻译。当然,猫的语言他也不会懂,尤其是一种奇怪的飞天之猫。此时,他和他的精灵正“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射下来,在堆叠着鹅卵石的小径上留下了光斑。我相信,阳光不锈。
 
 

 
谁才是破译这段猫语的高手呢?

我首先造访了一位语言学家,戴着一副厚厚的瓶底眼镜的老师拿着那张纸研究了半天,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这是甲骨文的前身,很可能是仓颉造字的依据之一。

我夺路而逃。

维尼依旧坚持着动物更理解动物的观点,于是我又去找了一位动物学家。据说,他被毒蛇咬过,被狮子追过,但一直坚强地活了下来。听完我的叙述,那位先生立即把纸交还给了我。他说动物有语言但无文字,我提供的材料根本不符合动物学的规律,绝对是信口开河。还好我没有把树妖、精灵的故事告诉他,否则他会直接把电话打到精神病医院的。

我很无奈地上学去了,虽然衬衣上的维尼猫愈加憔悴,可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这些天来,维尼勤奋地练习飞翔,这是他最后的骄傲了。

那天,好友告诉我,她在文庙上空看到了一只猫飞过,并且那只猫和我衣服上的装饰一模一样。她正在看《哈利·波特》,我只能告诉她出现了幻觉。

回家后,我赶忙告诉维尼,他绝对不能再练习了,否则他迟早会进动物园成为付费的观赏动物的。我特地带他去了动物园,让他意识到其中的动物多宝贵,铁丝网有多坚硬。

他无可奈何地同意了,夹着些许的惆怅。

我知道找到了猫儿聚会地点的任务更为紧迫了。

我把写着咒语的纸页复印了很多份给过路的猫咪看,他们有公有母,有老有少,有黑有白,可是大部分的反应都是头也不回地就走,更有的抢过白纸,嚼了几口又吐出来的,绝没有哪只猫是高山流水遇到的知音。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维尼猫冷不丁冒出了这样一句。不知有意无意,总之我料想他到了发情期。

我猜得一点儿也没错。楼下那个女孩弹钢琴,他居然只爱听《梁祝》,别的一概不听。他喜欢那个女孩的波斯猫?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我的维尼猫和波斯猫相识了,他们都有着洁白而华丽的皮毛,都有一双明亮的瞳孔。

那天我不是故意,真的不是故意地把写着咒语的白纸拿了出来,我在上面撒了一些猫食递给波斯猫,她居然“喵喵”地大叫起来。她在维尼耳边说了些什么,维尼就像上了发条的玩具,情不自禁地蹦跳起来,一反平时的慵懒。那种激动就是我找回遗失很久的日记时候的状态。

直觉告诉我,他找到咒语了。无心插柳,居然柳成荫了,那只波斯猫,不愧有着纯正的血统。
 
 

 
维尼没有向波斯猫告别,他拉着我直奔碑刻博物馆。

这一次,他没有做之前的铺垫,直截了当地喊出了咒语。等待的几秒钟很漫长,石猫的眼珠晃了几下,他的尾巴跳离了石块,最后整个身子都彻底脱离了碑刻,他原来呆过的地方却一点痕迹也没有。

石猫和维尼用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交谈着,但他绝不是甲骨文的前身。

一分钟之后,石猫复原。

维尼说,他们的聚集地点就在塔顶。

塔顶。

他们果然都是会飞的猫。

而下一个月圆的会面时间安排在三个星期之后。

三个星期。维尼保证他将在这三个星期内给我试遍他所有的魔法。

当时间即将拽下,扯断了一份你扯不下的真情,怎么面对?
 
 

 
我的猫儿不再是傻傻的维尼小熊了,他华丽转身,成了我曾经可望而不可及的哆啦A梦。

他的任意门变幻了空间,他的如果电话亭交杂了时光,他比树妖更万能。

可他改变不了自己的命运,他注定要离开。

我其实更愿意过和他一起寻找的生活,至少那时候,我是他的希望。
 
 

 
三个星期说结束就结束,维尼邀请我参加他们的聚会。那天,街上真的很热闹,小区里从未见过的猫好像从地下冒出来了似的。

维尼没有刻意地打扮,他说他们有专用的制服,就像我的校服,这个我倒很感兴趣。

我们到了文庙前,看门的老爷爷脚边多了一只猫,我这时才看到,那本斑斓的挂历上十二个月份上的猫都不见了,他们分布在了各个门口,作为检票者。

门票,就是各只猫身上的标记,所以石猫离开时,还需要把他上下的字一起带上。

可是维尼的标记在哪儿呢?我想起把维尼带回家时,他的尾巴上有一块红色的印记,怎么洗也洗不掉,我甚至加了一滴84才把他洗干净。现在,维尼的尾巴上只是一片白色。维尼说,他曾经的主人是个画家,最爱画红色的太阳。

我铸成大错了。

我用一种哀伤的目光望着远方,可是什么也看不见。
 
 

 
维尼也望着远方,但他不是无奈,而是期待。他看到了他的主人,我猜测一定如此。因为一个高个子的男子提着一个箱子风尘仆仆地赶来,透过没有拉起的拉链,我看到了画笔和调色盘。

维尼“哗”地一下跳了起来,速度堪比世界冠军。他紧紧地抱住了那位画家,而那个沧桑的老人也把眼角的皱纹一条条舒展开来。维尼终于找到他的主人了,我不知道应该是我值得高兴还是伤心的事情。我什么也没有说。

最终我没有参加猫儿的聚会,我回家补习作业去了。

转头的瞬间,维尼塞给我一张小纸片,他的目光那么善良,清澈得宛如孩童。是的,他说过他只是飞天猫中很年轻的一位。
 
 

 
那个晚上,街上真的很喧闹,但我却一直很安静,我对那张白纸盯了半响就没有解出个所以然来。

我用了树妖清水调试的方法,可是白纸上仍然一无所有。我想去找楼下的波斯猫,可我不敢保证他还有透视的特异功能。文庙的石猫也不再理会我了。

也许你给我留的只是一张白纸,你想告诉我,我们的友谊还大有书写的余地,是吗?

也许你给我留的又是一些咒语,你留下了你的魔法,留下了你的感谢,留下你最真最切的感受。

那张散发着清香的纸,被我抄了一首精致的词,卷成圆柱形,插进了笔袋里。

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我并不刻意将他背下,时常捧着是一种满足。
 
 

十一

 
现在我在文庙里。

出乎你的意料了,是吗?

称谓从“我”到“我们”,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幸福。可称谓从“我们”再到“我”,却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曾以为相遇后再不会有离别,可他最终不可避免地来了。那支充满了墨水的笔芯变得空荡荡的,那卷30m的修正带,渐渐地褪成了苍白。

但在这个没有颜色的黄昏,我的幻想开始色彩缤纷。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我一直都在翘首期盼,你,又是一只飞过文庙上空的猫,又被我看见……
 
 

(此文写于2009年,为“唐人营造杯第三届苏州十佳文学少年”评选的决赛作品。作者周缘同学荣获第三名。另,未经本人修改,恐文字输入有误,盼谅。)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