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博 馆->查看详细
 
《姑苏晚报》特刊选粹:数字化时代呼唤“开明”教材(2011/1/1)
[ 作者:admin 人气:1410 日期:2011-07-01 ]

 

从语博开馆到老教材之热

数字化时代呼唤“开明”教材

 

昨日,由苏州少年文学院和文昌实验中学共建的中国百年语文教科书博物馆,在文昌实验中学开馆了。该馆藏品由苏州少年文学院院长冯斌先生提供,展出了自新式学堂建立以来不同版本的语文教科书,记录了中国近百年来语文教科书的发展历史。最近备受关注的《开明国语课本》也陈列其中。

1932年出版的《开明国语课本》被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出版,市场大热,一度卖到脱销,竟出现前所未有的“书荒”,引起社会各方热议。这套尘封了60多年的民国老教材由叶圣陶先生编写,丰子恺插图,阅读者普遍反映内容活泼、充满童趣,大人读了莞尔一笑,孩子读了爱不释手。不光是《开明国语课本》,《商务国语教科书》、《世界书局国语读本》也同样受到了人们的欢迎。

不管是最近的老教材出新大 卖,还是昨日的中国百年语文教科书博物馆开馆,都再次对当下的语文学科教育提出了强烈质疑,家长及社会各界对于中小学语文教材的批评,整个2010年几乎从未间断。

对老教材的喜爱,对“开明”教材的呼唤,此时显得更为热切。

 

 

老教材的新生

 

当记者在网上得知老教材热卖的消息时,苏州的很多书店早已卖断货了。上周末,听到民治路的蓝色书屋有民国时期的语文教材,记者次日下午赶到那里,却发现书已销售一空。据蓝色书屋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进的民国时期的语文教材有三个版本,分别是《开明国语课本》、《商务国语教科书》和《世界书局国语读本》,每个版本各进了十套。因为开始并不知道此书会大卖,只是有人打电话来询问,所以也没敢多进,谁知进了之后,就有人来找,而且很快销售一空。他们立即又向供货商订购了一批,还未到货,但已经有多人打电话来想预订了。

问到都有哪些人来买,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来买这些语文教材的主要有三类人,一是教师,他们有的是出于职业需要,有的是在网上看了一些内容,觉得此书内容活泼生动,可以作为上课的辅助教材;二是家长,听到老教材大热的消息,而且很多媒体也都在介绍此书,买给孩子看;另外,也有对这些老课本感兴趣的人。

时隔三天,在询问了多家书店未果之后,记者终于拿到了在淘宝网上购买的《开明国语课本》,翻开《开明国语课本》,里面的课文大多字数简短,而意蕴深长。比如说“先生,早。 ”“小朋友,早。 ”这7个字,简单而温馨,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到,开学小学一年级孩子跨进校门,见到老师鞠躬问好,老师微笑着欢迎他们的情景。

课本中,第44课是《小猫姓什么》,内容为:“小猫姓什么,你知道吗? ”“小猫姓小。 ”“怎么知道他姓小? ”“大家叫他小白小白,他不是姓小吗?”“不对,不对。小白两个字是他的名字。 ”“那么他姓什么? ”“我也不知道。 ”充满童稚的风趣语言书中处处可见。

身边的同事有些未雨绸缪,因为他们当中,很多人的小孩还在襁褓之中,但是一种对现行教材的不满意和对热销书卖断货的恐慌,促使大家四处寻书购买。一位也是在网上购得此书的家长告诉记者,拿到书的当天,她刚上三年级的女儿一直看到夜里十点多,该睡觉的时间早就过了,就是不肯放手,一边看还一边咯咯地笑。

 

 

语文教科书博物馆的典藏

 

时下受大家热捧的民国时期的三版语文教材,在刚刚开馆的中国百年语文教科书博物馆中静静地躺着,同千册语文教科书一起接受现代人的评阅,共同展现中国语文的百年历史。

该馆藏品提供人、曾经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的冯斌先生,怀着对语文割不断的情愫与眷恋,花了十年的时间收集这些教科书,从市到省到全国,为了收齐全套的教科书,他甚至奔到西藏去。他在语文教科书博物馆开馆当日告诉记者,任何一种收藏都是再现历史,尤其是收藏语文课本,非常真切,感受就像触碰到时代的脉搏一样清晰。

    在博物馆的藏品中,有相当一批是清末和民国初年的出版物,根据这些藏本,可见识中国早期语文教材的编制体例、形制,而在经济价值上也可能是冯斌藏品中最高的部分。其中,馆内珍藏的中国最早的语文教科书《蒙学课本》,出版于光绪25年,即1899年,整本书已经泛黄,书中带有许多句读和圈圈点点。《蒙学课本》开中国语文教科书的先河,专家认为,这本语文教科书在中国语文教科书的发展历史上弥足珍贵。

透过展馆里的橱窗,记者看到了几本解放边区的国语课本,还有识字课本,《扫盲课本》、《工人文化课本》……从课本的纸张、印刷等各方面,可见当时条件的艰苦。还有“文革”时期的,无不体现着时代的特征。冯斌说,收藏课本、建博物馆不仅仅在展现历史,还希望大家借鉴历史优秀的一面,反思当下的教育课题,中国语文走过百年,人们经历了什么,学到了什么,贡献了什么,历史可以让人自豪,也可以让人羞愧,他收藏的语文教科书止于上世纪80年代,他自认这个时间段以后的语文课本是没有收藏与借鉴价值的。

中国百年语文教科书博物馆开馆当日,聚集了苏州高新区教育界的领跑者,大家看到语文教科书博物馆里的藏品,都大为吃惊,除了时下热卖的民国时期的三版课本,其他课本很多都是陌生的,甚至有人想翻书一读,一探过去学科教育理念。为该馆题名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常委、民进中央副主席朱永新先生说,中国百年语文教学书博物馆的建设必将对语文学科教育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教育理念的革命

 

在对语文教科书博物馆和老教材的采访中,几乎每位读到《开明国语课本》的人,对其都是大力赞扬,对比当下的语文教材,民国时期的语文教材语言生动活泼,充满童趣与生活气息。苏州某书社长期从事图书出版与销售的业内人士,给予了中肯的评价,曾经有媒体以“用心编写,怎么会不喜欢”的标题写过这本书,都说民国时期的教材编得很用心,其实当下的语文教材并非不用心,而是教育理念不同,要达到的教育目的也不相同。他告诉记者,他的父亲是位教师,从事语文教育,以前他看到很多老教材都编得非常有趣,当时并不能理解教育理念这个概念,但长大以后,尤其是从事书籍销售与文化传播的工作之后,他才越发理解当时教育理念的先进与正确,从民国时期的语文教材中可以看出,教育者更加注重人的素质方向的培养,注重做人做事的道德观念的灌输,当然,民国时期的语文教材中也有政治方面的题材,但很少,而且教育的方向也与当下的语文教材不同。

语文特级教师、全国优秀教师高万祥先生说,语文教材的功利色彩久已为人诟病,不仅影响着学科教育的发展,更影响了几代人的成长,语文教材就如同一个国家民族文化的河流,它的混乱与落后直接导致这条河流枯竭。受人欢迎的那些老教材,没有任何深刻的大道理,就是平平实实地反映着孩子的生活,从培养孩子们基本的素养出发,注重孩子的口语表达与书面表达,而现行教育体制下的孩子,无论是说还是写,都很难抒发真情讲出真话,这对这些我们所说的“祖国的花朵”,不是太残酷一点儿吗?有人概括说,今天的中小学语文教材,败在“四大缺失”:缺失了经典,缺失了儿童视角,缺失了快乐,缺失了事实。老教材再“开明”,重拾也不可能,现在最需要的是一本适合当下的“开明教材”。

对于叶圣陶先生编写的《开明国语课本》的热销,叶圣陶先生的孙女叶小沫女士,在参观完语文教科书博物馆之后向记者表示,《开明国语课本》就像叶圣陶先生讲课写书注重的理念一样,用真心写真情,小孩子之所以会喜欢这本书,完全是因为写出了他们的生活意境,写出了孩子们眼中的世界,上学、放学的趣事儿,吃饭、睡觉的画面,遇到老师问“老师早”,看到太阳也要问“昨晚你在什么地方睡觉”……所有这些,都是孩子童真童趣的体现。还有一个重点,是从这些细小的事例中告诉大家要有爱,课本中描绘的那些情节,人、事情、动物……都充满了点点的温馨与爱,这或许是编者最大的投入。

在采访中,一位老师说他在书店里买书时,看到一名上小学孩子捧着《开明国语课本》,仰着头对正在付钱的大人,无辜而又疑惑地说:“妈妈,我们的课本怎么没这么好看?

 

 

新闻链接《姑苏晚报》怡园版(201111号)

 

张元济和《最新教科书》

⊙冯斌(中国百年语文教科书博物馆常务副馆长)

 

我想介绍一下《最新国文教科书》。说到这套书,我想首先应该介绍一个人,就是张元济。张元济是在旧时教育中获得进士的一个人,后来曾经在清政府的总理衙门做事。光绪帝当时酝酿维新,经常开一些书单,让总理衙门置办。总理衙门这些人都是读科举出身的,对国外新学一窍不通。唯有张元济可以把这些书搜罗齐全,而且这些书大部分都是他的私人藏书,上面都盖有他的私人印章,所以光绪帝对张元济印象颇深。在光绪皇帝下令变法的第五天,他就召见了张元济。张元济当时的进言有三条:一要兴办新式学堂;二要培养各种人才,三要注重翻译。

张元济晚年曾经写过一首诗,诗里面这样说:“昌明教育平生愿,故向书林努力来。此是良田好耕植,有秋收获仗群才。 ”从这首诗可以看到,他把商务印书馆和中国的变革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商务印书馆所有的出书计划都是由他制定的。1902年,清政府有一个《钦定学堂章程》,这一章程颁布后,中国科举制度就废除了,全国各地成千上百的新式学堂就开始出现。可是当时学堂用的教材基本上只有两类:一类是教会编的,还有一类就是中国那些读老夫子书的人编的,这两类书跟新式学堂是不合拍的。张元济作为一个出版人,他的意识是非常强的,他瞄准了这个时机,决定自己来编教科书。

我们现在看到的《最新国文教科书》,实际上它的一个总名称应该叫《最新教科书》。这一套教课书可以说是我国严格意义上的现代教科书的发轫之作,它开启了我国现代教科书的先河。可以说,它在近百年来的中国教育历史上有着深远的意义。

同时,这套书印刷了三十多次,发行总量占当时全国教科书的五分之四,总册数超过一个亿。当时中国人口只有四亿,几乎是每家每户都有这本书。可是这套教科书,到现在已很难再见到。张元济亲手编的这套书,在他后代家里现在仅存有五本,也不全了。所以在国内,收藏齐一套十本的,我想可能不到五套了,所以这是非常珍贵的。

记得有一年,一次文人雅集,在太湖之上,有一条七桅的帆船。这艘船大约有八十多米长,请了一帮文人,包括上海研究张爱玲的陈子善先生等等。在太湖上吃着太湖里的水鲜,听着美妙的音乐,当时就聊起了一个话题,说起苏州的文化真是太有魅力了,一种文化能够传承主要元素是什么,后来大家一致认为有两个元素:一是饮食,一是方言。后来,我反复想,到现在已经六七年了,我觉得是有道理的。那么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的汉语就是我们民族的文化传承最主要的承载者。我们有一种理想,就是让这种文化传承下去,我们要在母语文化上做些事情。

我们现在围绕我们的理想在做一些工作,第一就是收藏母语。比如,我们在六七年前办了一个“作文博物馆”,在苏州的一个古镇,叫直。这里面收藏了许许多多跟作文有关的东西。今年我们的中国百年语文教科书博物馆刚刚落成。这套书,就是我们中国百年语文教科书博物馆的系列珍藏品之一。在这两个博物馆里,有关的藏品近四千。这个工作,我们觉得是一个抢救性的工作。单就这套书来说,1904年出版,到现在不过一百多年时间,当时发行量这么大,但是到现在全国不满十套。所以这是一个抢救性的工作,我们要继续在这个方面做下去。让我们的学生、或者说是国人,充分地享受我们的母语。

 

◇《开明国语课本》封面

 

◇《开明国语课本》内容

 

◇民国时期的三版国语教科书

 

◇中国语博馆藏品——《蒙学课本》

 

◇中国语博馆藏品——《扫盲课本》

 

◇中国语博馆内,文场实验中学的学生在挥毫书写

 

◇中国语博馆外景一角

 

 

来源:《姑苏晚报》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