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之 星->查看详细
 
第三届“一校一卷•小荷奖”当场作文大赛状元文(下)
[ 作者:大圣老师 人气:95 日期:2017-05-25 ]

 

第三届“一校一卷·小荷奖”当场作文大赛

状元文(下)

 

 

五、苏州外国语学校

写一写,画一画:怎样使一头奶牛产出彩色的牛奶

◆二(1)班  李歆妍

 

一天,农场里的人觉得他们家的奶牛长得那么美丽,但是再看看他生出的牛奶,自言自语的说:“这几头奶牛长得那么美丽,为什么它们生出来的牛奶是白色的呢?”他们想让奶牛生出彩色的奶。当天的晚上,他叫来了很多人一起想办法,可是他们谁也说不出来。忽然有一个人说:“那不如让奶牛吃彩色的草。”彩色的草,哪里有彩色的草呢?第二天所有人都在草地上撒满了各种颜色的颜料,但忙了很久很久都被奶牛们发现了。

奶牛们想:“那些人怎么在草里撒了彩色的东西,一定是故意让我吃的吧!我还是不要去吃了。”

第二天晚上,又有一个人说:“那还不如让它们和画家做朋友。”又有人说:“这是农场,哪来的画家?”后来他们去了城市,叫那里的画家给奶牛看他的画。

没想到奶牛们一眼也不想看。我是奶牛,不是画家,干什么要看画家的画。

第三天,第四天,都有人想到了办法,就比如让奶牛自己画画,让奶牛看天上的鸟、水里游来游去的鱼……但奶牛一点也不听。

这时奶牛们看着五颜六色的小花一下子就把花儿全吃光了。下一次挤牛奶的时候,大家发现奶牛们生出了彩色的牛奶,大家惊呆了。但没过多久就高兴地跳了起来。

看!农场里真忙活呀!

 

 

我不喜欢这两个与时间有关的词语,为什么

◆三(3)班  沈佳钰

 

哈——哈——我的哈气一个接着一个;我的眼皮还在耸拉着;走路时,东倒西歪,晕头晕脑的,我恨不得时间倒退三小时,让我再睡三个小时,我努力睁开像反着的门一样紧闭的眼皮看了一下闹钟,哇!才613分不到,我在心里抱怨爸爸这么早就叫我起床.这时,快——点——来——刷——牙的吼声,快把我的耳朵耳膜震破了。万般无奈,我只好继续东倒西歪,像个失去了方向的陀螺,向前迈着步子,慢吞吞地前进。

我开始刷牙了,寒冷的自来水像怪物一般冲向我的牙齿、牙肉,寒冷得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开始洗脸了,同样是快让人结冰的自来水,却带来了不同的效果。一把水散在脸上,再把冰冷的毛巾往脸上一放,顿时,清醒了许多,哈气不再不停地打了;眼皮不再耸拉着了;走路,还是东倒西歪的!我想:再这样下去,我都要成“青、紫、黑”妹啦!

这就是我不喜欢与时间有关的词的第一个——清晨,第二个词是晚上。

每当我上床,听完睡前故事,开始睡觉了,我就睡意全无!小妹妹又睡着了,我只好在那边自言自语,像个妖怪一样乱做动作,直到妈妈半夜来检查的时候,我才乖乖的躺好,闭上眼睛睡觉。但是等妈妈一走,我又开始在床上乱滚,滚到东再滚到西,滚到南再滚到北,小妹妹都快被我吵醒了!最后,我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突然,一个个画面在我眼前风驰电掣般地闪过,那是,一个个好梦和坏梦。

这就是我不喜欢的两个表示时间的词语。

 

老巷,什么时候最美

◆六(4)班  俞悦

 

走在长满青苔的石板小路上,两侧是低矮的小平房,哦不对,是雅舍。那黑黑的瓦,斑驳的墙,翠绿的吊兰掩映着小巷的沧桑。耳边是三轮车轧过地面的声音,夕阳挂在树梢,把我的影子拉得格外修长。

年幼的我,欢蹦着跑入了老巷,却被周围的寂静压得不行,我只好去找了一块黛色的石头坐了下来。因为在我还没有记事前来过这里,所以才觉得那样的亲切吧!一张宣纸,一支毛笔,一块砚台。我真的好喜欢画画!我托着腮,思考着,突然,眼前一亮,那景色不正是我想要的“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吗?我立即提笔,不料却滴落了一个墨点在纸上,是乐极生悲吗?不过,还好我有一个好办法。趁墨汁还没干,我赶紧往上开始勾勒,有点像大师的泼墨山水,一只乌鸦完成了。其实也不像乌鸦,最多可以看到是只飞鸟。“先画后面最主要的房子吧。”我自言自语道。一排房子在我的笔下竟成了一个长方体?不过我自以为很好,那就足够了。我往房顶上添瓦片,一片一片很整齐,但又不忘老师说过的那句话:“不能每片瓦都一样哦!”瓦片总算是完工了,该换门窗了。在我看来窗户是一座房子的眼睛,最应该好好画,何况还有那么多大文人写窗呢!而我最不爱画的便是老树,特别是老树的树干,又多又乱,可是一副画没有树就不好看了啊!我只好再次提笔,刚开始我还画得不错,可到了后来,根本没耐心画下去了,所以连老树都画不好,那抹斜阳也只好作罢。不知是老天帮我还是不帮我,天空已经暗了下来,一般柔情似水的月亮挂在空中,空中也飘起了蒙蒙细雨。我望着自己那稚嫩的作品,认为自己是一个大画家,也将会成一个伟大的画家。

三年过去了。三年很短,一个中年人过了三年还是中年人,一个老年人过了三年还是老年人;三年很短,他可以让一个初中生变成高中生,让一个高中生变成大学生,也可以让一个人的画风完全改变,可以让一颗稚嫩的心伤痕累累。

还是那石板小路,还是那黑黑瓦,斑驳的墙,还是那棵老树,那抹夕阳阳,还是那三轮车轧过地面的声音,一切的一切都没变,可景物犹在,而我心已变!还是那块黛色的石头,此时却散发着一种我无法承受的冰凉。天开始下雨,是暴雨,是青春不可缺少的洗礼。

我在雨中向前走了几步,用手抚摸着墙面,却猝不及防地跌坐在墙头,雨水灌进了我的衣服,我的头发淋湿了,我的心淋湿了……

厚厚的素描本出现了这样一幅画:在一条悠长的老巷,下着磅礴大雨,一个女孩站在雨中,眼神里是空虚,是无助……那幅画的画风大胆明确,没有一点涂改,仿佛饱经沧桑,却又好像还很年少……

 

 

六、新区实小

我不喜欢这两个与时间有关的词语,为什么

◆四(3)班  田欣鹭

 

夜,深了。我,又哭泣了。

我不喜欢深夜和三月这两个词。深夜在别人眼中是美好的,可我在深夜却总是在哭泣中度过的。

深夜,都使我很伤感,因为一提到这个词,便会勾起我无边的牵挂。深夜,又降临了,我早早地爬上了床,关上了灯,静静地望着那远处:月亮早已从树梢爬上星空。今天的月亮,似乎格外的圆,这代表什么?是团圆吗?

“汪!”一声狗叫钓起了我的牵挂。我便轻手轻脚地把日记本带到床边。

“沙沙沙”声在我耳边响起,那是我正在写日记:溜溜,你还好吗?在这没有我陪伴的270天里,你想我吗?这270个晚上,我都在想你。你为什么不辞而别?我爱你,可你不在了。对不起。至今,我都很后悔,因为,我没来得及好好爱你……

深夜,后悔、思念、牵挂,在我脑海中回荡。我的内心,是脆弱的。

眼泪顿时争先恐后地滴在了本子上。眼前所有的物体都模糊一团。写着写着,我便在美好的往事中,睡了。

三月,是第二个我不喜欢的词。因为在今年三月,溜溜,走丢了。这成了一个在我脑海中无法抹去的阴影。它,曾是我的最爱。

三月,似乎特别漫长,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折磨。即使很多天过去了,可它在我心中那奔跑的身影,毛绒绒的模样却永远深深地映在了我的脑海,永不磨灭。

春风,轻轻地抚摸着我,似乎在安抚我。

谢谢你,在这两年里,给与了我美好的回忆,这些往事,将成为我人生中最美好、最宝贵的记忆。

我爱你!

可你,不在我的身边。

虽然,我不喜欢了月和深夜。

 

天空,什么时候最美

◆五(4)班  李培宁

 

变幻莫测的天,随波逐流,飘向远方;四季的天,更是别有一番情趣。但天,什么时候最美?

春天的天?不,春天的和风轻轻呼出花朵的香气、泥土的芬芳。人们被吹得瞌睡虫满天飞,哪有机会看见一片粉红色的天。

夏季的天?不,夏日阳光烤得大地冒烟,哪里还有什么雅兴去看太阳,看那一片温暖的天。

秋季?更不可能!落叶扬起灰尘,灰尘扑入眼睛,早已模糊一片,更不会抬起头看那凄凉的天。

冬?呵,冬日,凛冽的寒风刮啊!人们也无兴致,无理由去看调皮的天。

若是天,被我涂上了色彩。那我就一天变一个颜色!可惜,不行。

若是天,被我放入一个人,每天在月亮上舞蹈该多好!可惜,不行。

昏昏沉沉着,进入了梦乡。那里的天空,绚丽地变化着。红、绿、粉、蓝、紫……最后变成了灰色。

啊!灰色的天!那一片恐怖的变幻的天!把人们逼上了悬崖。

末日,可怕吗?起脚,落崖。

跳下去的那一瞬间,天空暗淡下来,天空的眼中,竟有一丝忧伤。

绝望地闭上眼——

“啊!”我一惊,竟忘了身在何处。我张望了一会儿,发现竟在悬崖上!我掐自己,不痛。

梦中梦?

我坐下去,回忆起上一个梦,回忆起美丽的天空。猛然想到:毁灭的天空最美。

世界末日,时光倒转。人们哭着,吐露真情。老天爷也为之动容,下起了倾盆大雨。

现实中,我醒来。马上在本子上记录下了这个梦。

一年后的我,去山地处旅游。登上最高的山后,下起了倾盆大雨。天空快速地暗下来,打起了雷,闪起闪电。此时的天空,美得不像话。

走到崖边,那儿有一块石碑。还有一滩红色。难道这就是当年我做梦的地方?

石碑上,有一段文字: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雨,下得更大了。

 

 

七、新升实小

写一写,画一画:怎样使一头奶牛产出彩色的牛奶

    二(4)班   汪皓哲

 

一天,小奶牛想产出彩色的牛奶,它跟画家看颜色,小奶牛看见五颜六色的颜料,好鲜艳呀,它想跟画家学画画,可是它的双脚抬不起来,它又跟画家看颜色,但是过了几天,它对于五颜六色的颜料厌倦起来,画家只好告别了。

 

第二天小牛开始上路了,它看见小狗便问:“怎样才能产出五颜六色的鲜奶呢?”小狗说:“吃些地上五颜六色的草。”小奶牛吃了青草以后就回到了农场。第三天,小奶牛让农夫帮它挤牛奶,可是一点彩色的牛奶也没出来。小奶牛生气地跑到昨天的位置,大声骂道:“你是骗人的。”说着两个非常好的朋友就分别了,它离开了农场。

第四天它准备去想别的办法,它准备去大草原看蓝天,可是到了半路却被大灰狼发现了,它跑呀跑,终于把大灰狼甩掉了。到了大草原上,它看店到了强悍的骏马,又看到了蔚蓝的天空,它就产出了五颜六色的鲜奶。过了几天,它感觉自己已经受不了了,就跑回了农场。

从此人们喝上了彩色的牛奶了,它的子孙万代让人们喝上彩色又新鲜的牛奶了。

 

我不喜欢这两个与时间有关的词语,为什么

◆四(4)班  沈奕扬

 

我有两个最不喜欢的时间词——夏天和冬天。

它们这两个词十分对比,一个热到极致,一个冷到极致。

先来说夏天。一入夏天,苏州这个江南水乡就变成了大烤箱了,把苏州的人烤得个个身上火辣辣的,不时看见人手里拿着根快化了的冰棍疯狂地舔呀舔。我相信太阳若是长了一双眼睛,它一定会把那刺眼的高温的光调得凉爽些,可惜太阳没长那双救命眼。最最气人的是夏天恰恰在我兴趣班猛报的时候,每当去兴趣班时,炙热的阳光洒在暴露在外的皮肤上,仿佛身体里的水分都快被蒸干了,一个劲地抱着水瓶猛喝。到了地方还好,有空调,可大家又开始争抢,霸占空调主动权了,天啊,就不能和平点吗?

再来说冬天,太阳这可恶的家伙,夏天让人讨厌它,冬天又让人想念它。不说让湖水变得冰冷刺骨,还把人们一个个冻得直起鸡皮疙瘩。我穿衣服的样子很像要把家里所有的衣服都穿起来,穿成一个大棉团,还要全副武装,手套、棉帽、口罩、棉袜、暖宝宝一样不少,最冷的时候甚至还想钻进一个巨型微波炉里转上一个小时,好好暖和暖和温暖,温暖一下那快结冰的血液,好让它有活力地流动起来,让我有劲一些。晚上睡觉时,时常会有一种冬眠的感觉(我还真的想冬眠睡一长觉呢!)可却常常被冻得无法入睡,第二天早上变“国宝”也是经常发生的事情,甚至上课听着听着睡着也有可能。如果你可以在苏州的冬天睡上一个好好的安稳觉,我当场给你拜下大叫“师父”。

如果一年,夏天变得跟春天一样温暖,冬天跟秋天一样凉爽,那该多好啊!

 

平江路,什么时候最美

◆六(1)班  须景含

 

一缕阳光照射在古老的砖墙上。现在是清晨,游人并不多,河岸两旁纷纷传来小店开张的声音。阳光洒在身上,暖烘烘的,我漫步在这座古老的小巷里,惬意至极。

渐渐的,游客多了起来,两旁古老的店铺传来了叫卖声。萝卜丝饼、吹糖人,这些平日里不曾多见的美食在这里却是多如牛毛。

忽然,在吆喝声中,我忽然听到了一阵悠扬的琵琶声,这优美柔和的曲调混杂在这有点特别,却不唐突。

我顺着声音寻了过去,原来是家茶馆。

这家茶馆在平江路的中心,却不显眼。撩起茶馆上的布条走进去,忽然安静多了,耳边的评弹声取代了嘈杂,心好像也静了下来。

坐在椅子上,喝一口茶,我忽然觉得在这静静呆上一下午,也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不过,这一切都是我的幻想。我从未去过茶馆,也没有看过小店开门,因为我平日都是晚上才去平江路的,晚上的平江路是最美丽的,至少在我心目中美到为了看它一眼,愿错过繁花三千。

城市的夜晚是川流不息的车流,是五颜六色的霓虹灯。而在古朴的平江路上,是空气中隐隐约约的茶香和微风拂过摇曳的柳枝。如果你觉得单调无味,那你就错了,因为可别忘了来来往往的游客。

微风拂过脸庞,即使是在秋天或冬天,也能让人误认为是和煦的春风。游人的声音在我的耳边,我忽然想起爸爸的话,爸爸说过这里曾经是个平凡的地方,没有店铺和游人。

那会是什么样的呢?我幻想到古老的小巷上很安静,偶尔会传来自行车铃铛的声音,衣着朴素的人们拿着篮子在河边淘米,河道上不时划过几艘小船,船娘们穿着江南风格的服饰在船上唱着歌,小巷上不时传来几声叫卖和吆喝声……

游客渐渐稀少,我这时才想到现在已经很晚了。风铃的声音响起,原来一些店铺已经关门了,我在拥挤的游客群里顺着小河走出了平江路。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中出现了一缕光,阳光照射在古老的砖墙上,平江路又迎来了一个清晨。

 

 

八、星港学校

写一写,画一画:我家的“圆”

◆二(5)班  潘天薇

 

我家的圆非常非常多,比如苹果、钟、菜盘等。菜盘是我们家里非常重要的物品。苹果的脸蛋非常红,像小女孩一样害羞,但是苹果非常甜,非常可口,我一看见它就直流口水。时钟也是家里非常重要的工具,它滴滴嗒嗒的走,好像唱歌一样,非常好听。

我整天陪它们玩做游戏,我睡觉了,它们也睡觉了。我家的小皮球也是圆的,我轻轻地拍起来,它就像弹簧一样跳起来,还有我家的氢气小气球会飞上天,很有趣。还有家里的圆圆的太阳,红彤彤的像小孩子在笑,还有家里圆圆的鼓,打起来非常的响亮,还有我爸爸和妈妈的脸也是圆的,笑咪咪地对待着我。还有我家的七巧板也是圆的,七巧板是一种传统的智力玩具,被称之为“唐图”。还有我家的饭碗也是圆的,饭碗也是需要的工具,可以用来盛饭,还有我家的炒菜锅也是圆的,炒菜锅可以用来炒菜。还有我家的足球也是圆的,足球非常好玩。还有我家的篮球也是圆的,篮球一拍它就会弹进去。体育教材有足球、篮球、皮球,地球也是圆的。我家的球体都是圆的。

 

 

素描:爸妈微笑时

◆三(2)班  孙想

 

在由低价买入的邮票时,爸爸就会笑。在妈妈和她的高中同学聊天时,妈妈就会笑。

爸爸笑的时候牙齿会呲,笑起来的声音是嘻嘻嘻的,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的笑声,有时他会像工人一样摊在他的摇椅上,有时会像喝醉了酒似的,走路时,有时前,有时后,也有时差点摔跤。他笑的时候眉毛会像小鸡一样忽上忽下,眼睛有时瞪得像一对大铜铃,也有时会眯成一条月牙似的缝,鼻孔会朝天花板,而且鼻孔瞪得能放几颗毛豆。

妈妈笑的时候,有时候会敲着二郎腿,也有时倚着门,总而言之都是拿着她的手机的。她有时和她的高中同学聊天,或者看一会儿八卦,反正对我来说,就是一些无聊的事情。她的笑声有时是咯咯的,也有时是呵呵的。她笑的时候有时候是张大嘴巴的,再加上她涂的口红,真像是张开了血盆大口,仿佛要吃了我。也有时是只露牙齿的,那火红的口红,再配上洁白的牙齿,牙齿更显得洁白无瑕。眼睛会半睁半闭,像个刚出生几个月的婴儿,鼻子会一拱一拱的,有时候她笑得有点过头了,我还以为她患了“狂笑病”呢。

能生活在这个充满笑声的家庭里,我感到十分幸福。

 

我熟悉的两条街巷

◆六(1)班  吴悠

 

那天,细雨。

雨丝飘下来,又一阵风迎来,吹的心寒,心落。这路,没在雨丝中。仿佛清洗它的模样,如同洗去颜料那么容易。

漫步平江路,四处渗着历史的味道,苏绣,一家一家,跑进巷子里,呵,又一家!

雨天,人们不喜漫步。步行道上的人群往一家一家店里塞。也不是空无一人的,一个一个,落下的人,有的,只有那影子。

雨,渐小。小到只有在池里才看见,一片一片水纹,飘呀,荡呀。

我仍走在这小道上,几年前,为了一探这儿的美景,我曾干过一件荒唐事儿——

晴。天,特别晴。云都没在蓝天里。

第一次,为了什么,一个人去远处。

307,没什么人的,正值10月金秋,公交车只要一元,坐上去,心是不安的。只知道坐307到那,哪儿下都不知道。便溜到司机旁,轻声问道:

“平江路在哪下?”

“相门。”那个人头都没抬就回道。

反正,不一会儿,到了,我也下了车。

不久走上平江路。那年,寒来晚。10月,还扯着夏天的尾巴。谁晓,平江路上微风习习,吹走一身的迷茫。

青石巷,这是从骨子里透出的姑苏味道。有点青苔,也是奇了,这毒辣太阳望着你,怎还长出青苔?

往前走着,忽然一阵傲人的的香味——糖画。从小我爱吃糖,更爱这糖画!想都没想,掏了掏口袋就买。

闻着这傲人的味道,望着这林荫小道,天下还有比这更舒心的事情?

此时,青石巷,却扯出埋我心底的一段回忆——

那是一条无名小巷,常年潮湿。巷上不知谁搭的藤架子,天天爬满架,这倒是个避暑的好地方。无人知晓这地方,对我来说,这条巷子,是我的。

我靠着墙看着书,那巷子里的灯亮得早,四点就亮,我便在灯下看书,看得入迷了。竟忘了回去。想起来时,6点都过了,我跟触电似的跳起来,疯跑着回去。谁知,我跛了脚,那巷子离我家不远,可有一段路没灯,每次我都趁天亮回去的,一般43刻,灯亮了之后,再看这个40来分钟就该走了。可五六点了,又没人,又没灯。

可不能不走,我咬紧牙关,一头栽进黑暗里。

我忍着脚上钻骨子的疼,跑啊,跑啊,一跑就不敢停,感觉后面有人追我似的。本是一个悠闲的下午,却悠闲过了头。

我脑海里全是想象的样子,青石,青苔,青藤……

当我一下跌入光明,心,放下了。

雨,仍在下。这两条街巷,我再熟悉不过了。

我人漫步在街上……

 

 

九、青剑湖学校

写一写,画一画:我家的“圆”

◆二(3)班  吕一帆

 

今天,我看见了我爸爸的车子上的轮胎非常美丽!我的爸爸的车子轮胎是圆圆的,车上的一层皮是黑黑的,黑黑的皮上面有许多小竖条,里面的图也非常好看!里面的图有小星星,小花,还有一个个小笑脸,可爱极了。

下雨的时候他们手拉手一直不分开,晴天的时候他们都像一个个好朋友在自由地玩耍。它们还像一个圆圆的披萨。外面像是披萨的一层饼,里面小圆点像小芝麻,里面的图画像可口的水果,最里面的像水果奶油,我看着就直流口水。

我还觉得像我家的家庭,我和爸爸妈妈和妹妹就像牵着手,太阳公公就像在为我们的家庭加油。我爱我家。

 

素描:爸妈微笑时

◆四(1)班  顾晔

 

我的家呀,一点也不大。但住在这里的三个人,他们的微笑次数,可比房子里地板的数量还要多。

妈妈的微笑很漂亮,她笑起来就像一个天使,天使会悄悄地飞进我的心房。妈妈笑的时候嘴角微微上扬,就好像月初时月亮那张精致典雅的脸。月亮是精致典雅的,我的妈妈也是精致典雅的。妈妈微笑时,还会将眼睛眯成一条缝,把妈那副臧青色的眼镜衬的很大,同时也让我看清楚她那迷人的双眼皮和正在吹奏乐曲的柳叶眉,还有妈妈酷似外国人的高高的鼻梁。这些拼凑在妈妈的脸上的器官会让身为会计的妈妈不见往昔的疲倦和苍白,仿佛她一下年轻了十岁。

如果说妈妈是雅典娜,那么爸爸就是太阳神阿波罗了。爸爸很幽默,他的微笑同样也具有相当的幽默感。爸爸的笑声很怪,听起来有点像鸭子叫,“嘎滋嘎滋”,爸爸的笑声是不是很像鸭子叫呢?爸爸微笑的时候,嘴巴裂开成一个三角形,耳朵像《西游记》里的猪八戒一样,大大的,显得大大咧咧的,令人发笑。与妈妈不同的是,爸爸笑的会把脸上的斑斑点点的东西叫到一块儿,不但没有让人感觉到他年轻,反而觉得他是爷爷那年的人了。

爸爸经常出差,但当他出差回了家,就会开车接我放学。妈妈也会在车上等我。到这个时候,司机爸爸就会给我和妈妈绘声绘色地讲述他在出差时发现的奇闻趣事,把我和妈妈以及他自己都逗得乐不可支。每到这时,哎呦,雅典娜和阿波罗又轻轻地跳着舞静静地走进了我的心里。

我的爸妈是两个幽默的大人,而我是个幽默的孩子。我想:原来大人也可以很幽默。因为这样,即使我看完了《小王子》也不害怕长大变成大人了。

 

我熟悉的两条街巷

◆六(3)班  沈美贤

 

童年的记忆,离我不是很远,至少我自己是这样认为的,可当真正想要去回忆的时候,却发现它已经飘远了,伸手一握,只能握到不确定的黑洞洞的未来,彩色的过去,也成了染上岁月颜色的照片。

经过多少岁月侵蚀也不会忘记的,大概只有那两条街巷了吧,毕竟那里有总是笑眯眯的外婆和整天忙碌的外公,夕阳下的外公手里握着糖,影子被拉得斜斜的,还有,因为一粒糖而快乐的我……

小时候,我是在东北老家的板棚子那度过的,那时候,家在棚子街,外婆的店开在小河巷,我每天都穿着小花棉袄,往返于两头。阳光下,一个蹦蹦跳跳,手里还拿着一个小袋子,穿着小花棉袄的女孩——那一定是我,心里肯定又想去外婆店里吃饼干了,不然那那张小小的黑黑的脸上怎么会开着快乐的花呢?“伯伯好——”,“阿姨好——”这时候只要见着一个人,我就会甜甜地叫人,小辫子一甩一甩,小手使劲挥着。因为鬼机灵的我知道,肯定会有些伯伯阿姨笑眯眯地走过来摸我的头,再塞给我一把零食。那时候人与人之间都是和善和信任,外公外婆也不担心小小的我独自走过去会出什么事,按外婆的话说,就是这左邻右舍都跟一家子似的,我又可爱机灵,能出啥事儿?

走出小河巷,还要过几条曲折的羊肠小道,看见那棵老槐树,我就知道,到外婆的小店了。外婆总会支着个竹椅子,坐在门口等我。“宝宝,来来,到姥姥旁边。”外婆老远看到我,笑着招呼,有点年轻时的风韵——外婆年轻时候可漂亮了。我步伐不稳地跑过去,一头栽进外婆怀里,狠狠亲她一口。外婆揉揉我的头,给我把乱了的头发重新梳好,我嘴巴跟抹了蜜似的,滔滔不绝:“外婆,你对我可真好,我最爱你了,咱们家就你最喜欢我,长大要给你买个大大大大房子。”外婆笑着用手点了下我的头:“哎哟,今个吃啥糖了,说出来的话咋这么甜,宝宝想吃饼干了是不是?”我嘿嘿笑,在外婆怀里蹭,外婆抱起我去店里拿了一袋小饼干塞到我的手里,我迫不及待地撕开,一把塞到嘴巴里,一边吃,一边还含混不清地说:“扰扰(姥姥),射射(谢谢),好好词(吃)!”外婆只是笑,饱经风霜的面孔染上了慈祥的笑意,画面被定格在这个晨光照耀的早晨,微笑的姥姥和大吃特吃的我,那就是属于我的童年记忆。

快呀,过得真快。

不知何时,我从小人变成了少女,外婆硬朗的身子卧病不起,那个总是给我买糖的外公,却……走了。那时我看着孤零零一个人躺在黑色大箱子里的外公,尽管不明白死亡的意义,却还是不肯让外公被抬走,因为小小的我知道,一别,就永远看不见了。

童年我抓不住了,因为它,飞到我心里了。别了,棚子街;别了,小河巷;别了,老槐树;别了,童年……

 

 

(以下没有内容)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