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之 星->查看详细
 
“姑苏晚报杯”第七届中小学生小荷当场作文大赛状元作文
[ 作者:admin 人气:2018 日期:2011-07-01 ]

 
“姑苏晚报杯”第七届中小学生小荷当场作文大赛状元作文

 

小中组

想办法,跑出去

苏州东中市实验小学三(4)班  杨青耘

有一座房子,没门没窗。真有我的,俗话说:“怎么进去,就怎么出去。”可我却是怎么进去忘了怎么出。别浪费时间了!快点想办法跑出去吧!

办法一:“镜中计”。找一面镜子,从镜子里跑出去(因为这面镜子是一面魔镜)。

办法二:“挖墙计”。如果随身带着小刀(最好是很尖的),把墙挖开一个大洞跑出去(但愿房子是木头的)。

办法三:“白蚂蚁满房计”。打个电话给白蚂蚁首领,告诉它,叫喊它们来把房子(木头的)吃了(希望不会只来一只黑蚂蚁)。

办法四:“空手计”。如果什么也没带,干脆,空手道!哈!哈!哈(嘿)!搞定(注意安全)。

办法五:“火烧计”。把房子烧一个口,再逃出去(至于剩下的灰,丢那儿算)。

Ok,总算出去了。

 

 

小高组

丁丁流浪记

苏州吴江市实小五(4)班  朱悦嘉

我们的宝贝作文狗丁丁竟然走失了,这下弄得老河马是夜难安寝啊,经河马深思深思再深思想办法,他没办法呀,只好去一找。

就在小荷“荷人类们”东奔西跑之际,来,让镜头切换到我们可怜的小东西——丁丁,噢,我的天,丁丁哇丁丁,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可怜又可爱的丁丁徘徊在两只垃圾桶之间,正孤苦伶仃地,可怜巴巴地,望着垃圾桶上的一块肉骨头,巴望着它早点滚下来。叮叮叮……

一刻钟过去了,那块令丁丁垂涎已久的肉骨头竟还不滚下来。于是乎,傻里傻气的丁丁又开始了狂叫:“喵喵……”哦,不对,丁丁你吃什么了?好了丁丁,咱们呼气,“汪汪……汪汪……”叫到声嘶力疲之际,好心的上帝爷爷赐予他一块肥肉,那香味顿时溢出来,飘满丁丁的鼻子,他一下扑上去,对着肥肉乱咬一通,还不时地把肉上留下几个丁丁的脚爪印……以证明是俺们大爷的,哦,呵呵!

吃饱的丁丁准备到什么地方去玩一把,走在满是人类的街道上,丁丁不由得还想起了什么……哦,为什么没有其他狗陪我呢?丁丁用他的丁氏狗语歇斯底里地大叫,却迎来一阵阵岐视的目光。

于是乎,他开始想念……

想念他生日时的宇宙超级无敌的大骨头,想念他在狗狗杂志上看到的美眉,想念在饭桌上冷漠无情的冯英子女生,想念蜡笔小新做“大象”的样子,还有小新狂嚣地说:“啵啵……动感光波,出击!”

嗅嗅回家的味道。哦,对这点我只能说抱歉,因为丁丁的鼻孔里早已被各种各样的香味填满了,有五花八门的味道,当然,还有一些不满的味道,像一盘大杂烩,里面混着香草冰棍的味道,还有,呃,哦,大便的味道,实在令人作呕。

可怜又可恨的丁丁已经饿得不行,原来的他现在应该是主人帮他洗澡后端水果的时间了……想到这里,丁丁奸笑了几声,又引来N道可以杀人的目光。
 
“我滴个娘哟!”丁丁咆哮着,他打算浪迹天涯了么?非也非也,丁丁眼角的余光一扫,竟然无意间扫到了嗜钱如命的臭小子——压岁钱先生。丁丁又摇摇自已肮脏之至的屁股和尾巴,以刘翔般矫健的身姿向他跑去(刘翔一词实属无奈,小男人丁丁的面貌似还没有达到翔哥上线啊……)。

白痴一般的压岁钱作恶般地瞅了瞅四周,忽然猫起腰,快步向KFC走去。丁丁看到这一场景,热泪盈眶,一字一顿,用他独有的丁氏狗语说:“你(汪)完(汪)蛋(鸣)了(汪)!”

时间是稍瞬即逝,一晃七天,丁丁灰不溜秋地、屁颠屁颠地跑向他向往已久的窝,仰身用前爪用力一挠,门开了。哈哈!丁丁眼前豁然开朗,肉骨头,是你是你,我思念已久的肉骨头,一个大马趴上去,无后顾之忧地咬,撕,吃。

河马回来后以为家进贼,没想到他的宝贝儿子丁丁回来了,他的脸色瞬间变为苹果色,又望了望饭桌,又转猪肝色:“好你个丁丁,回来就给我添麻烦……”哦,哈哈,看来丁丁又要流浪咯。丁,祝你好运。

 

 

六年级组

2050:我家的乔迁之喜

苏州平江实验学校六(3)班  张瑶佳

枫叶,飘落在被遗忘的大街,我曾经的家哪,哪里还有我碎落在枫叶间的回忆,泪水挂满脸颊,我未来的家啊,请拾起我仍然停留在枫叶中的记忆……

2049年,我家属于搬迁地段,那时候,我家住在一片枫叶之间,因秋日,凉风习习,吹得一片枫叶,所以得名“听枫园”。

2050年。政府出台新的楼房改造设施,我家被列入了搬迁地段。妹妹说:我们将有一套新家。这样的消息对我来说如晴天霹雳,相守了二十年的枫树,终究要离我而去么?
 
炎夏,仿佛只有那微黄的枫叶听着我的苦衷。

夏末,我家收到一封搬迁通知,我看完后放声大哭,坐在园子里无神地看着满目红枫。

初秋,我家正式搬迁,临走前我望着二十年相守的听枫仙馆与枫树,留下了我最后碎落在枫叶间的记忆。

拿着新家的地址,我足足在苏城转了半个小时。新家很偏,在一座僻静的小湖旁。遥遥地看,还以为是苏州的什么园林,我拿着钥匙,站在大门口犹豫不决。

最终,我下定决心,打开了门。就如同回到故居一般,我嗅到了枫叶特有的香味。我满心欢喜地睁开了眼,却没有看到与香味相符的枫树,这是一座寂静小园,与听枫园有几分相似,我低头叹了口气,游览了一下房间。

小园正中,是一座与听枫仙馆颇为相似的房子,前后左右几乎是与听枫园中的味道居、待霜亭、两偿轩一样的构造,我的沮丧心情由此消失,放下手中的旅行箱开始工作。

我是一名调香师,以枫香闻名全球,二十年的枫叶故居,让我对各种配枫香型有着很深的造诣。

我疲惫地放下手中,失落地望着窗外空空的园子,眼泪滴在了调香瓶内,我宁愿丢掉现在所有的一切,去追随那古老的红枫。

泪水接连不断,将香瓶中的香味逐渐化淡,瞬间,手中的香瓶爆出一阵鲜艳的红色,几颗晶莹的泪包含着一片片小小的枫叶飞出了窗户,安静地落入泥土。
 
我曾经的家哪,哪里还有我碎落在枫叶间的回忆……

仿佛是被我的悲伤感化了那数片枫叶起来围绕着我,旋转旋转,渐渐地变成了一棵棵枫树。

柔和的女声贯穿了时空,久久回荡。

“阿落,阿落,你依然忘不掉那些枫叶中的记忆啊!”

我号啕大哭,整座园子都是我的哭声。隐隐之中,我看见了自己在上升,升到一座宁静的小园里——听枫园,“阿落,既然你愿与枫叶相守一生,那你就在这里吧,与枫叶为伴。”
 
时光倒流间,我看到了枫叶仙子的笑脸,最后化作满天的枫叶消失在我的记忆间。
 
枫叶,散落了我的满身,我依然坐在新家中,无神,凝视。
 
多年后,我从网上购得一座坐落在苏城中的小园林,唤名“听枫”。
 
我安静地坐在枫叶间。

我叫枫落……

 

 

初中组

黄色凋零

苏州新区文昌实验中学初三(4)班  陈淑娉

七年,静中的喧嚣,在无人处萌动,街上,只有飒飒的黄叶挣扎,明天在哪儿?
 
昨天灰色的记忆

泪在澜翻絮涌,蹲在墙角,摆弄着身旁的猫,从哭泣到无语。太阳斜斜地打进来,破碎的鱼,狼藉地摊在那儿,阴影幽幽地罩着房里每一个角落。老屋外爬着绿影,此时,已顿作灰黄。阳光也成了似笑非笑的尴尬,就在这儿,家彻底分裂为两半,没有她的。老屋不再是骑在爸爸身上的骄傲,也不是躺在妈妈怀里的温存,冰冷的空气让这屋成了把利剑,深深地插在心上。她恨,恨一切尖锐的东西,甚至这老屋一切的一切。她要离开这儿,永远。明天在哪儿?

天幕下,对与错的抉择
 
从哭泣到无语,从希望到绝望,命运并未垂怜她,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郁也一步步迈向谷底。从春天到秋天,那一年的日子好似烙在了心间,一辈子,也抹不去。蔓延童年的绿在秋风的催促下也奄奄一息,只在那唧唧喳喳。风过后,肆意飘零,寻找明天的梦或许它年年如此,只不过被甜蜜所绊,便只留心昨天的绿眼,而忘却了眼前的落寞。没有理由再留在这冰冷的屋里,走吧!
母亲留在这儿,编织未来,父亲远走她乡,采撷明天。不,要走!便毅然决定远去。挽起父亲的大手,在母亲盈盈的眼泪中,消失在黄色凋零下的天幕,对吗?错吗?
 
七年之痒,秋日里的完满

身在他乡,郁的心早已飞回了千里之外。她憎恨老屋里的种种不快,却总在深夜想起昨日的欢愉,那屋子带给她的是童年,也是痛。与母亲的通话,声音总是哽咽,心也似针芒在刺,一次次的通话,郁猛地发现母亲的声音苍老了许多。

七年,那份思念慢慢堆积,吞噬了一切不快,便像当初那样果断,踏上了翘首望了七年那个方向的火车。忐忑中,白驹过隙,泪水里,七年前的老屋又在眼前出现。郁走后,老屋的绿仍旧回来陪伴寂寞的母亲,七年,母亲见到的只能是已泛黄的照片,听到的,也只是电话那头的嘈杂,周围的空气乳胶漆似的被裹住了,积在心间,酸得发涩。

门虚掩着,那只猫吓得逃走了,鱼仍旧在游,鱼倒是换了一个,其他,什么也没有变。还是那座房子,风雨后,仍在原地坚守。妈妈只淡淡的一声,便宣泄七年之思,她再也不像当初那般坦然,一头扎进母亲怀里。

远方,留给父亲的一封信中写道:

我们的笑容不曾落寂,人生旅途,有泪有痛,烛光泪眼,歌唱明天,或有回眸,或有观望。有一天,步履蹒跚的背影在我们身上绽开时,只希望过去未留遗憾……

黄色调零,老屋延续着梦,讲着那明天的故事。明天在哪儿?郁笑着说——

明天在我家那老屋里。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