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之 星->查看详细
 
苏州第二届十佳文学少年之张洁
[ 作者:admin 人气:2038 日期:2011-06-21 ]

 

苏州第二届十佳文学少年之张洁

 

 

张洁《归乡记》之小荷作家评语

◎小乡村变富了,村名挺别致“包子村”,搞笑!

◎对话精彩。适合表演成话剧!舞台效果肯定一级棒!

◎给点小希望,你是个写剧本的好苗子。加油吧!争取做一流编剧哦,导演也是可以考虑的啦!

 

归乡记

江苏省碧波实验小学六(1)班    张洁

三十年啦!三十年都没回到我可爱的家乡啦!还挺有想念的。好,决定了,今天就回去。

“这位小哥,请问一下,包子村在哪儿啊?”上身穿着有很多很多补丁的蓝色大衣,下身穿着有很多很多口袋的大裤子,没什么奇怪的?为什么这位小哥不理我,还朝我翻白眼里?

只见那人一脸厌恶的看着我:“土包子村,的确是个土包子,”一个头发染成花花绿绿像鸡窝一样的青年随手一指。“那!”

“谢谢,谢谢。”我朝他们鞠躬鞠躬再鞠躬。

我走在路上,想,那人不是大宝的儿子小宝吗?怎么不认识我了,想我当年还帮他换尿布哩!态度这么差。

妈妈呀!我惊奇地看着两边的高楼大厦,还不时好奇地摸了又摸。活像刘姥姥进大观园,这是什么东东?

我在这条新奇遥街上走啊走,却发现我迷路了,晕!这路像迷宫似的。

“呀,你怎么这么像土包子呀?”一个衣服色彩绚丽、裙子短到刚遮住大腿的妙龄女郎左摸一下我的脸,右摸一下我的手,还不时让我转圈,这回我更晕,更搞不清方向了。

“土包子叔叔,我是小蝶呀,大蝶的妹妹!

“啊、啊、啊。”我连续三个“啊”一不小心忘词了,“噢”,想起来了,快点带我去见我妈,快。“我可是归家心切啊。孝顺吧。”

“娘——!”我“扑通”一声跪在娘前。“是儿啊,土包子。”我的眼眶里噙满泪水,深情地望着母亲。“小蝶怎么穿得这么暴露啊?”

“土包子,土包子果然不假,如人也,哈哈哈!刚刚那个顶个鸡窝头的青年很没形象地捂着肚子,在地上左滚右滚狂笑不止,完全忘记了地板上冰凉凉的。

“呵呵。”娘尴尬地笑了笑。“儿啊!也不怪你,你走时包子村是穷得都揭不开锅,但你一走,政府就利用科学技术,使包子村致富,现在叫凹子村,你这身打扮太土,太土就是穿着落后,你可以去查字典。我不多说,所以人们现在穿着一流,饮食一流啊!”娘讲得是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口飞“珍珠”啊,她的口才越来越好啦,佩服,佩服。

没想到,短短几十年,高楼大厦拔地起,豪华轿车路上飞。政府功不可没啊。

看着高挺的大厦,豪华轿车,流行人们,我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就先学“流行”这个词吧!不过,看来又要寒窗苦读十年了!唉!

 

 

张洁《寻找生活中的3》之小荷作家评语

◎老师的三种笑,绝对独家爆料哦!

◎能得到老师的通行证,对其进行拍摄,也真是不容易啊!

◎活泼!看你的文章,很休闲。

◎聪明!生活的趣味,很惬意。

◎很想认识你,呵呵,握个手吧!

 

寻找生活中的3

江苏省碧波实验小学六(1)班    张洁

凌晨3

“嘀答,嘀答,嘀答”我的手表转到了“3”上,凌晨3点,来了!来了!来了!

我像定时闹钟一样,准时睁开眼睛,再狠狠地掐自己一把,好让头脑清晰。

太阳还没升起,和人们一样,还在睡觉。外面一片漆黑,我摸着黑,把外套披上,把被子理好,       轻轻走到阳台上,轻轻把窗帘拉上,转过头,对着屋里的黑暗中的东西,冷笑了三声:“受死吧!”

我以光的速度冲到电灯开关前,“嗒——”灯开了。

“发现目标!”我酷酷地用右手把披在左肩上的外套猛地一拽,左手紧紧地抓住外套,整个动作一气呵成!突然间,我停在原地,一动不动,眼睛像盯着猎物一样盯着墙壁上的黑点,这个黑点是什么呢?

右脚夸张缓缓抬起,再没有声音的落在地上,左脚也是如此,我的背30°弓起,头低得比床还低。外套拖在地上,一点点擦着脏地板。

 “五,四,三,二”我在心中默默倒数,每一下心跳声都显得特别响亮。“一!”我往床上漂亮地一跳,利用床的弹簧力,“哈——”我有力地叫了一声,像在练拳击时发出的吼叫。“啪——”一声,我使出睡觉时蕴藏的所有力量,向黑点用力一打,外套拿开,留下一道血痕。

“哈哈哈!”我高兴地放声大笑,“哈哈哈,该死的蚊子,你终于死啦死啦的了!”一阵狂笑声后,“咚——” 我睡倒在床上,发出巨大声响。

 

三(3)班的故事

她叫三。很怪的名字,因为她是家中老三,你一定会联想,没错,她大哥叫一,二姐叫二,四弟叫四。

三年前,她三年级,一直被人称为“开心果”,三年后,她六年级,短发,T恤衫,牛仔裤,她总是穿这这些,哪天你要是看到她穿裙子,赶紧打65102000(社会传真电话,说不定还有提供稿费),怎么看都是阳光下的青春少女。

今天怎么了?教室里的桌椅乱七八糟,难道昨天的值日生想被“伏地魔”(数学老师兼班主任的外号)~~?(暴力镜头,少儿不宜),不想要小命啦?才不是呢。可怜的值日生辛苦一小时的劳动成果一瞬间竟被三毁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啊!

原来是昨天上午, “伏地魔”心血来潮,跑去理发店理了个“超级超级帅+酷”的发型,(自认为 ,“伏地魔”今年四十几),正在喝水的三见了后,愣了三秒,又在三秒钟内,眼睛瞳孔放大,鼻孔放大,嘴巴鼓的和气球一样——“扑——”一声,一嘴的水顿时全扑到“伏地魔”身上,霎时间,“伏地魔”新买的配发型的西装开出无数 “水花”。

“哈哈哈哈——老妖怪,也不看你今年how old。”把水喷出去的三不知死活地狂笑取来,直笑到肚子痛,最后竟很不淑女地在地上滚来滚去,完全不管地上脏不脏。

“你你你你……你什么来着”唉,“伏地魔”终究是老了,记忆力也退化了。哎!“好,好,三,下三个月值日你包了。” “伏地魔”气的老脸抽筋,把手一甩,但很有风度地没用脚跺地板,走了。正如“我轻轻地走了,不带走一片云彩”!

“让我做值日,可以!而且我一定会‘做’得非常‘好’!”三露出“天使”般的恶魔微笑目送着“伏地魔”。

于是,悲剧就这样发生了!只要值日生一走,她就开始大肆毁坏值日生的劳动成果,幻想把“伏地魔”气死。

这不,听,这诅咒是她今天的第3333遍了。

 

老师的三种笑

第一种笑:微笑

就算再严厉的眼神也会在那一刻变得慈祥,温柔。这种微笑,意味着今天你将吉星高照,做错任何事,老师也只会一笑带过,所以,你可以放肆一下,但是不要过头,像往老师身上喷水这种事,少干。

这种微笑的出现率低的可以,通常只有0.003%的可能性,而且一般对女生笑,要是向男生笑啊,保证今天哈雷彗星撞地球。

第二种笑:冷笑

“哼哼哼,这节课下课,办公室报到!”

唉,我又被老师揪到“小辫子”,“光荣牺牲”了。这是今天的第33次了。

你是否感到一股寒气逼来,天空本是阳光灿烂,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一道闪电撕开天际,“咝咝——”击中了一个逃得慢的学生,我。这道闪电,就是“伏地魔”屡战屡胜的绝招,“冷笑霹雳”,它总是在出其不意间突现,让你猝不及防。

一些有经验的“老油条”提醒你,每当你感到有寒气时,别管什么书包、本子,“逃命”要紧!最好要从后门走,教室没后门的赶紧跳窗!

 第三种:暗笑

前面的笑是明笑,最后这笑,是暗笑,更恐怖,总是给学生“致命一击”。

放学了,右手无力地撑着头,很努力很努力不让自己和周公下棋,很努力很努力认真听“伏地魔”讲课。

终于忍不住了!我把头往右一偏,哇,一个小孩手里拿着一个,苹果!

“外面的景色好‘美’呀!是吧?”哪传来的声音,不大可能是“伏地魔”,因为他每次的“放学即兴个人讲座”都是很忘我的,很有激情的呀!可能是同学的声音。

“是挺好的,好想吃那个小孩手里的苹果!”我强忍着没让口水留下来,只能拼命往里咽。“你的声音好像‘伏地魔’,怎么学的?”我把头一转——“哇哇哇哇——!”妈妈呀, 救我。只见“伏地魔”扬起180℃很标准的“真诚”的“微笑”, 可眼睛里却透露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寒气,“三楼办公室的风景更好,老师那还有苹果,欢迎你去吃,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伏地魔”恶狠狠地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教室。

全班同学一阵欢呼,唯有我垮着个脸。“洁,好好去品尝‘下午茶’吧,好友们不陪了。”

啊!苍天啊,救救我吧!

看见没,那“天使”般的微笑,下次看见,要躲得越远越好,记住了!

 

三个脚印

2340年:现在,老师都比较偏袒我们女生,惹得男生义愤填膺,决定女生宣战!和平共处了333年的男生女生国又要交战了。

看见照片上的脚印了没?传说2007年,男女双方向墙上各踹一脚,表示双方已准备好开战。还有一个脚印是邀请别的班的同学见证留下的。 那可是当年“搞怪三剑客”(男生)向“QQ三恶女”(女生)宣战时留下的珍贵历史文物啊,至今保留在我们班。

×年×月×早晨,“伏地魔”还没来,此时不玩,更待何时?“QQ三恶女”正在外面聊天。

刹那间,“QQ三恶女”看到一个形同“鬼魅”的身影“晃”到她们边上,气氛顿时变的紧张恐怖起来,一股“寒气”逼来。吓破胆的洁在0.001秒之内恢复镇定。为了使Mrt.teng不怪罪她们一大早就聊天,不自习,洁不得不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Mrt.teng,为了同学整洁,为了卫生得星,为了班级荣誉,我们几个班干部牺牲小我,带头做值日,为同学树立榜样。”洁用力点点头,手握成拳头,很自信地说。

另外两个成员的脑子转得真快:“对,Mrt.teng。”

“既然我们扫好了,就撤吧!”危险地带,不宜久留。三十六计,溜为上策。一眨眼,已无影无踪,只留下Mrt.teng一脸疑惑地站在那。

“这群女生真可恶, 明明想偷懒,嘴上说的那么好听!哪像我们,认真工作老师也不表扬。” “搞怪三剑客”站在窗户边把刚才的事情看得一清二楚。“我们要去告发他们,让她们撕开伪装,露出真面目。哈哈哈。”三个小肚鸡肠的大男生一边神经质地笑,一边向老师办公室走去。

“你们三个男生, 小气巴拉的,做一点事还邀功,也不看女生,为了班级,牺牲个人学习时间,哪像你们,相当年,我……!”三个小时后,从办公室出来的三个男生一脸气愤!

“哎,悲哀,还有上次,洁把水倒在我的椅子洞里,老师还表扬她,说帮我清理个人卫生,这不是存心偏袒女生吗,气死我了!”颖一想起上次的倒水事件就恨得直咬牙。

“拼了,跟她们拼了!”磊大吼一声,把他们吓了一跳,谁知,因这一叫, 又被“伏地魔”叫去“享受”“魔音穿耳”之苦了。

当当当当当——。三年级一班里:“男同胞们,你们甘心被女生欺负吗?老师太太太太偏袒女生了,我们要拿起武器,为共创男生国主义事业而奋斗!”军用他的大嗓门煽动男生的怒火!

“时刻准备着!” 于是,天地为鉴,日月为证,还有后面的三个脚印为证,男生国向女生国宣战了!

 

窗前的三样物品

她叫梦。

三年前,她三年级,懵懵懂懂的,没戴眼镜,那时的窗一直开着,窗外也没有装防盗窗。

她总是向打开的窗外望去,每天清晨,太阳刚刚跳出地平线,把金色的光辉洒满人间,洒满运河。这,像一条信息,提醒渔家们——“开始工作咯!”船长响亮的声音弥漫在船舱里。于是,捕鱼人带着好心情,开始工作。船的倒影映在水中,水在风的推动下,一晃一晃的,致使船的倒影也一晃一晃的。汽笛声,歌唱声,捕到鱼的欢笑声,还有船长对工作不负责渔人的斥骂声……夹杂在一起,船到哪,这声音就到哪;船到哪,她的思绪也就飘到哪。自由。通过那扇打开着的窗,她认识到了许许多多。

三年后,她六年级,她戴上了眼镜,那时的窗也关上了,窗外装了防盗窗,像一张网,网住了她的全部思绪。可真的是防盗窗网住了吗? 手中总是握着那只黄色的笔,笔上面的字都有些褪色了。左手边的练习册高过了她的头,确实,父母把成绩看得比她重要。偶尔向窗外望去,窗外的运河景色被两边高楼大厦挡掉了一大半,而仅剩的那一点点景色又被防盗窗遮住了。她的视线越来越近,又只能回到了那一叠叠本子上。 她成绩很棒,却很寂寞,因为每个六年级的孩子都和她一样,只能不停地写,不停地练,不停地想,来暂时忘却那份心中的孤独,来麻痹自己渴望自由的心。所以,她关上了那扇“窗”,忘记那扇“窗”的存在,试想着它和四面白白的墙一样,试想着它永远都像夜晚是那样黑暗。

她叫梦,却没有勇气去追梦。

一副眼镜,一支笔,一叠本子,或许,这三样东西将陪伴她最后的小学阶段。

 

三个背影

三个人,三种职业,三种眼神,三个背影……

一个手里提着公文包,一个在步行,一个骑着一辆很旧很旧的三轮车;往右转,直行,向左走。富裕,小康,贫穷。

太阳毒辣辣的晒着大地,仿佛要把它晒裂。

大滴大滴的汗珠从他的发梢滴落至额头,再一点一点、一顿一顿向下滑,嘴唇微微张开,想呼吸更多冷空气,缓解热。眼神中透露一丝无奈,一丝烦躁,一丝迷茫,一丝渴望。黝黑黝黑的脚吃力地踩着踏板,车子缓缓向左行驶,每一步都是那样沉重。他看着远方,想着自己漂泊不定的生活,想着自己那未知的将来。是苦苦追求,还是自暴自弃?他找不到方向,就这样,渐渐远去。看着他越来越渺小的身影,我不知该给予他鄙视,厌恶,同情,还是反省自己。

他蹦蹦跳跳,一直往前方走去,他简单,他快乐,感慨生活的美好。或许有一次他失败了,但是,他笑着面对,再大的风浪也击不倒他对未来的希望。走到哪,他都撒下汗水,走到哪,他都撒下欢笑。他乐观!我也只能莞尔一笑,羡慕地着看着他渐渐远去的背影,看着这个快乐的他继续快乐!

他昂首挺胸,自信,欣喜,夹杂在他的眼神里,他知道,此刻,他成功了,拼搏了那么多年,付出了那么多心血,换来的就是今天。他要登上更高的山,他的背影越走越高大,我能给予只有嫉妒,然后激励自己.

我时常冥想:我将来该从事怎样的职业?我该用什么眼神对待生活?我的背影又是怎样的?

 

3路公交车

它终于静静地停在那儿,我讨厌公交车来来往往地穿梭在街道,匆匆忙忙,不为任何人停下脚步。

我独自走到车门前,车里没有司机,空空的座位,空空的车厢,空空的扶手,空空的……

三天前。

我独自坐在3路公交车上,冷冷地看着窗外的景色从眼前飞过,从不觉得舍不得。

她,也上了这辆3路公交车,她从我的面前走过,停了下来,怪怪地看我一眼,她的眼神告诉我,她认识我。

语琦!天,我和她三年前是老朋友,我们无话不谈,亲密得像姐妹。没想到,分开了三年又见面了。欣喜铺天盖地向我卷来。太好了!

“语——”我微笑着看着她,当我张开双手,准备拥抱她时,她的眼神恢复了冷漠,像看我是陌生人。她转身走开了,从我的面前,一步一步走到车厢后。

她静静地坐在位置上,往外看着向流星快速闪过的风景,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对我们的见面没有一点表态。

我愣在原地,昔日的姐妹竟认不出我了,我惊讶,然后笑了出来,是苦笑,渐渐变成无奈的笑。我坐下来,继续看着窗外的景色,忽然明白,我们的友谊,也不过是她路过的风景,也不过像流星,划开天际,却也只璀璨三秒钟,就又消失在黑暗中。

她就像这辆3路公交车,规则地停,规则地走,从不为任何人停下它无情的脚步。就这样走,就这样走……

我跌跌撞撞地走下车,失落像冷风一样袭来。向前走,往前走……

糟糕,我早下了一站。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