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之 星->查看详细
 
苏州第二届十佳文学少年之田慧璇
[ 作者:admin 人气:1612 日期:2011-06-21 ]

 

 

苏州第二届十佳文学少年之田慧璇

 

 

田慧璇《一个人的非常事件》之小荷作家评语

◎两个人的擦肩而过,不完美中的完美。

◎很喜欢你对故事情节的把握,总是那么恰到好处。

◎语言功底超出了你的年纪,我敢肯定,我在六年级时,绝没有这么厉害!

 

一个人的非常事件

苏州市平江实验学校六(10)班    田慧璇

莫离绝望地坐在空荡荡的房屋里,空气中仍弥漫着淡淡的,只有小朵才有的独特气味。她望着手中的信件,哭泣。

莫离,一个有着轻微自闭的女孩。她初次遇见颜小朵是在阳光明媚的日子。那天,她坐在郊外的草坪上。天很蓝,空中散发着青草的气味,望着一望无垠的天空,莫离相信这个时候她是平静的。思绪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怎么也收不回来了……

颜小朵就在这一刻出现了。她那大瀑布般的长发,顺从地披到腰间,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足登一双红色的小靴。很可爱。她忧郁的眼神望着莫离,声音很轻地说:“我带你去个地方吧!”,说着,伸出纤细的手。那一刻,莫离不知道为什么,不由自主地跟随这个女孩,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与她手相握的那一刻,她感到很安全,很安全。

颜小朵牵着她的手穿过一片森林,然后,她看到眼前呈现地竟是一块块墓碑,是墓地。颜小朵挑了一块坟坐了上去,对着莫离微笑道:“你看,这里多好,我喜欢这里。”莫离惊讶地看着她,沉默不语。颜小朵开始讲述她的过往。“在我1岁半生日那天,我的母亲突然失踪,就像魔术一样,迅速地消失了,再无音讯。我的父亲在母亲死了三天后立刻拥有了数万资产。他重新找了一个女人,然后,有了儿子,不再理会我,搬到城里,由我的邻居照看我,每个月寄钱给我,但大部分都被邻居私吞。我也不在乎。邻居对我很差劲,经常打我。颜小朵伸出手臂,上面果然有青的痕迹。她继续说:“这些疼痛从来没有让我难过,我没有知觉,就像行尸走肉,没有情感,没有精神,什么都没有,空洞的躯体,灵魂的飘涉。在我13岁那年,我爱上了一个男孩,一个帅气的男孩。对于这些青春期的爱情,我充满了疑惑和迷茫。”“你现在还爱那个男孩吗?”“爱,一直都爱。生命是由无数条苦难的路途所构成的,每个人都必须用决绝的姿态展开这条路途。爱情让我迷失了方向。”她平静地讲述,面无表情。

第二天时,莫离在上学的路上,看见不远处的学校大楼楼顶站着一个单薄的女子,像是颜小朵。她飞快地跑至学校,接着,她看见那个女子张开双臂,以飞翔的姿态坠楼。她愣住了,然后疯狂地挤开拥挤的人群,跟前呈现的人是颜小朵!她扑在小朵的尸体上大声哭泣,好不容易才被拉开。

三天之后。

她查到了小朵家的住址。那里正在举办葬礼,很冷清,她破门而入,找到了小朵的卧室,很破旧。桌上有一封信。

莫离:

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我很高兴能遇见你。我从你的眼神中知道你是一个忧郁的孩子,我讲那么多是希望你不要像我这样,人格分裂,灵魂扭曲。希望你是一个乐观,活泼以及阳光的女孩,忘记不美好的过去。

我会在天堂对着你微笑,保佑你!安。

小朵

小朵就像一只绚灿且妖艳的蝴蝶,飞过莫离的生命,莫离永远记得这一切,无法忘记。

你瞧,天上有一颗亮闪闪的星星,那一定是小朵在看着莫离呢!

 

 

田慧璇《寻找生活中的3》之小荷作家评语

◎很会发现,有一双慧眼。

◎原本最家常的画面,到了你的笔下。变得那么艺术和温馨。

◎写了很多,却不重复。你的每一个“三”,都是精品。

◎真的很好。

 

寻找与发现:生活中的“3

苏州市平江实验学校六(10)班    田慧璇

两位老人。温暖的情谊。

穿越过那条漆黑的隧道,用静默的方式行走于这条被黑暗吞噬的道路上,逾越了无数的苦难,抵达记忆,光影和碎片的核心。

我看见了两个老人苍白的发丝,佝偻的背影。

一切早已物是人非,陌生但却熟悉。

那真挚的感情依旧是如同从前一般。也许失去了年少时的炙热,但在历经时光的重重刷洗和磨练中,他们的感情宛如涓涓细流,缓慢而平稳地流淌着。流淌过青春,流淌过苦难,流淌过时光,流淌过彼此的心灵……

那紧握的双手,难道不是他们感情最好的见证?无须给彼此任何海誓山盟,他们早已暗自许诺。无须任何言语的修饰,他们早已心领神会。

我恍惚地感受到有一种隐隐约约的温情弥漫在空气里,直抵内心灵魂的深处,打开心灵的房门,温暖着原本阴暗的内心世界。

我的世界奇迹开始出现,那耀眼的太阳又一次从地平线冉冉升起,毫无保留地照耀着我原来潮湿的世界,一点一点地蔓延。我的世界里花开成海,水流成河。

 

重生。蜕变。

我本不是一个感性的人,却莫名其妙地感到胸膛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撞击,深深地感召到一股强大的力量驱使着自己震撼,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或许他们的生命已快要走到尽头,而他们的感情却永恒在天地间,生生不息,天荒地老。

生命的伟大在这一微妙的瞬间被他们展现得淋漓尽致。

我站在隧道的尽头,凝视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心中暗自为他们祝福。我轻声念道:“温暖就在路至深处。”

 

我。秋千。童年。

秋千,唤起了尘封在角落里关于童年的记忆,布满灰尘的记忆的匣子终于被打开。

秋千,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有荡过了。以前喜欢荡秋千,是因为天真地认为只要很努力地、用力地荡就一定可以飞到天上去,所以一直都很喜欢荡,总是相信自己一定可以荡上去的。每次荡都是满怀信心,荡啊,荡啊,朦胧间总觉得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真的飞到了天上,然后,会很快乐并且由衷地发出“咯咯”的欢笑声,常笑得旁边的人匪夷所思。

渐渐地长大了,荡秋千的次数一次比一次少,繁重的功课把自己深深地淹没了,有时竟会有一种强大的窒息感。所以,已经不会再想起秋千。提到秋千,也总会感觉这个词语离自己很遥远,好像已经是时隔多年的事情了,与现在的自己完全脱离了关系,无关了。已经慢慢地被时光腐蚀,最后,只剩下支离破碎的印象停留在记忆的最深处,被打上了“封”的烙印了。

有时,看到一群孩子围着秋千排队的时候,总会在不经意的时候轻轻地嘴角上扬,舒心的微笑。

孩子们的世界像玻璃一样透明,像湖水一样清澈。我想,当他们长大成人的时候,再回来看一看曾经为了荡一荡那秋千而不顾一切地哭着喊着闹着的秋千。也许会又觉得自己返老还童了,做了一回曾经的自己了。

在秋千中,我看到了自己的过去,我看到了自己在成长,在慢慢地逼近成人的大门了。

在秋千中,我仿佛又听到了那清脆的儿童的欢声笑语。

秋千,承载了谁的童年?我的,你的,还是,所有人的。

 

树木。河流。桌椅。

古镇里的树木,散发着浓重的古老气息,散发着饱经沧桑的平静。没有现代都市里的年轻人的浮躁和不安,古镇的安静和温和,与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映成了鲜明的对比。这里,恰似一个世外桃源。

长而窄的河流静静地流动着,伸向不知名的远方。

河对岸的墙壁上布满了绿色的苔藓,绿得仿佛是某位画家不小心打翻了绿色而撒了上去。

河对岸摆放着寥寥的一张桌子和几只凳子,想必平时一定会有些许老人相聚在这里,品茶,聊天,消磨时光。眼前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热闹的画面。

夕阳西下,晚霞染红了整个天边。几位老者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取一套青花瓷茶具,倒上七八度的温开水,然后分别放入一小撮碧螺春茶。一边聊,一边不时地呡上几口茶。

这份安然雅致,还能到哪里去寻找?

这份沉淀过后的文化,还能到哪里去探寻?

绿树掩映间,我像是看到了这树木在对我微笑,温暖如春。

一阵清风拂过脸颊,这笑容随着风的飘荡,飘到更远的地方,也飘到我的内心里。

 

大门。人。往事。

紧闭的大门。往昔的繁华与喧闹早已消逝得不见踪影。冷冷清清的门前,谁还会记得它过往的辉煌,谁还会驻足在门前细细品味这寂然的韵味。人们的目光都已停留在那么五彩缤纷的浓烈色彩上,人们的眼睛早已被这色彩所灼伤。也许他们自己都浑然不觉。

虽然这道门的色彩并不华丽,但是平凡中的那份稳重却是不可多得的,默默无闻却又不求任何功名利禄,低调的华丽。

我喜欢古旧的东西,没有原因。我坚信,喜欢一种事物是不需要任何原因的。因为喜欢是一种感觉,对于感觉从来都是不需要任何解释的。旧的东西让人怀念,我喜欢抚摸着旧物,怀念着种种的过去。我喜欢在人生的路途中,时不时地回首过去,然后,大步向前。

我以后居住的房屋定是要这种沉稳的感觉,给人强大的安全感和不知名的力量。

没有飘忽不定,没有浮华不实,只有平凡,只有成熟。

当许多东西在经历了时间的飞逝,终究会蜕变成古老的东西。这就是时光的魔力。

人造就了钟表,让时间存在,而时间却束缚着人。人是在为自己套上坚固的枷锁,把自己囚禁着。

空气中弥漫着凝重的气息。在面对这扇门的时候我突然肃然起敬,被这种美和尊严所折服。

 

两片枯叶。花朵。

一簇一簇鲜艳的花朵中夹杂着两片枯叶。

在这艳阳高照的夏季竟会有枯叶,并恰巧落在生机盎然的花丛中,显得格格不入,仔细观察,倒是别有一番趣味。

这两片叶片被大自然硬生生地抛弃,然后,逐渐走向枯萎。

原来始终被我们讴歌孕育着生命的大自然也会做出如此残酷的举动。

万物皆有枯萎之日。这花朵也许现在它开得正妖娆无比,但秋天的来临,它便要花谢了。这枯叶和这花丛都将走向败落,然后,在下一个春天,迎来新生。现在唯一的区别不过只是时间的早晚罢了,而结果却无异。

人也不是如此吗?每个人走到人生尽头时,等待着他们的无一例外的都是死神冰冷的拥抱。也许每个人的人生过程是不一样的,精彩,亦平淡,但最终仍会殊途同归,共同走向同一条路途——通往死亡。

滚滚红尘中,信步走来,若是有那灿烂的一瞬间,便足矣。

 

她们。尊严。

这张照片给我极大的感触,不是因为这张照片是多么地直指人心,而是因为在拍这张照片的途中发生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虽然是件小事,却让我更深地体会到了他们的自尊。

在我想去拍他们的照片的时候,他们说话了。

“你在干什么?”语气中充斥了敌意。

“只是拍一张照片。”我轻轻地说。

“我们不要你拍照,你走,快走。”声音中带着强烈不快的情绪,似乎像一颗定时炸弹,一触即发。

此刻,我已经拍完了照片。我沮丧着头,忽然感到一阵愧疚和歉意,然后,离开了。

这件事情始终无法从我的脑海中抹去。我清晰无比地记得整个事情的发展经过,心中也怀揣着对她们深深的歉意。

我想:尽管她们是弱势群体,但是她们也有自己的自尊心。大概有些人会感到我说这样的话会很可笑,她们还会有尊严,开什么国际玩笑?但是如果你换一种角度去思考:如果你也是他们这样的一个特殊群体,一个人忽然打扰了你本来平静的时候,还要给你拍照,你会怎么做?可能我的做法会更激烈些,夺下她手中的相机,然后,丢掉。

是的,她们也是有尊严的。她们在努力地维护自己最后的一丝丝尊严,避免受到伤害,而我却突然拿着相机惊扰了她们,她们的尊严受到了严重的威胁。我不该揭她们的伤疤,其实,我这样做也是在间接地伤害着她们,甚至比唾骂她们受到的痛苦更深更深。

我为我鲁莽的行为和不顾别人想法的自私在这篇文章里向她们表示道歉。

对不起。

虽然我很清楚地知道,她们不会看到这些东西,但我还是想一吐为快,这总比闷在心里好受太多太多。

 

后记。

我所拍的照片我始终坚信他们是具有生命力的,但我始终认为照相机的镜头会扭曲和减弱一样物质,自身存在最为完好。

在不断地摄影和拍摄的过程中,对于生活的细节有了更深一层次的观察。平时不是很注意的地方开始关注了。在烈日炎炎的环境下,必须头顶着炎热的阳光来回奔走于各个地方,寻找着素材。对于我这么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可以说是一次考验,给了自己锻炼的机会。

拍了很多的照片,但经过自己的精挑细选选出这么些照片。本来还想写更多的,但因为时间紧张,所以便只选了这些照片。

这组照片给20075月一个微小的礼物,也为自己的这个5月画上一个金灿灿的句号。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