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苏州工业园区万荷文心培训中心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时代快报->查看详细
 
《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连载25(4/8)
[ 作者:刨冰 人气:82 日期:2021/4/8 ]

 

写在前面:

 

一、《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是小荷创始人冯斌老师(河马国王)前几年的一部作品。

 

二、冯老师喜欢教育,也喜欢收藏,因此教育收藏成了他的一大乐事。这部关于苏州老学校的图书,就是他多年收藏的见证。遗憾的是,那些老学校,或已不复存在,但因有了冯老师的收藏,那些教育时光才得以定格为永恒,为后人所传颂。

 

三、另,2020101日,中秋国庆佳节,倾注了冯老师数年收藏心血的“毕业证书·苏州老学校博物馆”,在小荷中园湖西三院隆重开馆,在现代化的园区金鸡湖畔,树立起了一座文化地标,其亦为中国第一家老学校博物馆,展示了自清末至当代,苏州及其他省市、港澳台地区的毕业证书,很多是第一次展出,弥足珍贵!其亦将成为冯老师教育收藏的文化窗口!

 

四、经冯老师同意与授权,本网即日起,开始连载《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以期新教师及其他人士明晓苏州乃至全国教育的昨天和童年——知道“我是谁”,明白“哪里来”,亦启发今人思考教育的今天与明天——要到“哪里去”!

 

五、敬请读者欣赏!

 

 

“作文狗”网编辑部

202010月深秋

 

--------------------------------------------------------------------

 

 

《我收藏的苏州老学校》第二十五辑

 

 

本辑继续向读者诸君介绍苏州老学校的藏品,其中的几件,与笔者的青年时代有着密切的关系。

 

一、苏州市桃坞职工业余学校:

日语班的一张《函授学员证》

 

苏州市桃坞职工业余学校,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本市的一所“民校”。因为时机抓得准、科目设得好、学费收得低,曾经红过很长一段时间。今天,许多岁数“奔六”的苏州人如我,一提起“桃坞职校”,立马会心潮澎湃,“大呼小叫”着仿佛进入青春穿越,一看就知道,感情深得很。

一些人的青春,留在了皋桥那条小巷尽头的校园里;一些人的命运,也因了那座长有紫藤的二层小楼而发生永恒的变化。

笔者收藏的这张《函授学生证》,是一位来自江苏省新沂县的学员所有。该生姓“党”名“杨”,其姓名亦很少见。其函授的科目为“日语”;工作单位也不错:新沂县银行售贷股——即便在竞争激烈的今天,这个岗位也仍然是个“大热门”。

从学生证上的照片来看,“党同学”算得是个帅哥。虽然还显得鼻脸青涩,但年轻人已经很有远见宏志:“立足新沂、放眼世界”——准备了学好日语,要跟日本人做“国际贸易”了。

当时的“桃坞职校”,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还有点轰轰烈烈,办学性质有点像今天的“大型超市”。除了军事,好像什么科目都有,什么课程都教,什么名都可以报。因为是函授,不受地域之限,所谓“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皆可报名“入学”。这就更增加了招生量,名气也就且行且远,一下子就成了“全国名校”!

职业培训,在当年还是个稀罕物。那时候,三四十年前,人们刚走出“文革”的沙漠。大多数小年轻不是“文盲”就是“流氓”,啥本事也没有。“桃坞职校”的创校者,极有超前眼光,也有经济头脑。于是,“门庭若市车马喧”,也就不足为奇了。当然,“桃坞”其名,也是她的卖点和亮点之一。这里的桃坞,即“桃花坞”的简称,是著名画家、“风流才子”唐伯虎住过的地方。靠了这样的地气、文气和运气,“桃坞职校”方才有了当年的“名气”。

大概是1987年吧,笔者初进苏城,新登讲台,因为了爱好文学的缘故,所以也成了她的一名业余学员:在文学创作班学习。惜当时的《学生证》和资料等,今已无存;但看到“党同学”的这张《学生证》,立刻勾起回忆,仿佛时光回转,转回到了青春时代,到了那个桃花红遍的“皋桥头”了。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此是唐伯虎一千年前的“桃花之歌”,写得随性而又潇洒,通俗而又神气。如今,一张小小的《学生证》,不觉让许多的苏州人又想起了当年的“桃坞职校”——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有我二十岁的家乡。

桃树倒映在青春的水面,

桃林留存我爱情的忧伤!

 

 

二、苏州铁师附中初二(2)班:

杭州西湖的师生合影

 

此照片与笔者有关。拍摄的地点是杭州的西湖,1989年,时间应该是夏季。

照片中后排之最左者,即笔者本人,当时,在平门桥下的铁师附中担任初二(2)班的班主任,同时兼语文老师。其余的九位,都是(2)班的学生,个个昂首挺胸、青春勃发,算得是“二班精英、冯氏高足”。

照片拍得不错,位置好、景色美、构图佳。二十多年前,拍照留影还算得是一件稀罕事儿。拍这样三十厘米宽、二十厘米高的一张彩色照片,并不便宜,好像要近一块钱费用的样子。

此拍摄点,相当于一个露天照相馆,有人“占山为王”了。照片左下角,有“说明牌”一块,写着“杭州西湖三潭印月留念”的字样。牌中的“潭”字,还是“第二次简化字”版的用字。当然,没过三年,这些“简化字”国家就废除不用了。

说照片的“位置好”,是说该摄影点,占取了西湖风景区中一个绝佳位置:三潭印月。苏州人说“到苏州不游虎丘,乃憾事也”。其实杭州人也会说,到西湖不游三潭印月,亦乃憾事也。所以,三潭印月是游客的必到之处。交费拍照自然也就跟着“火”起来了。

第二,因为是西湖“十二景”之一的缘故,其景致就更具吸引力。时间是夏日,身后的西湖风生细浪、水生碧波。著名的“三潭”,如瓶似塔,出水亭亭;而三潭三角,呼应点缀。远处的山峦,则高低不同,蜿蜒如带。再加上丛丛林树、掩映成画,真正是一片“好景致也”!

至于画面的构图,就更不用说了。摄影者特意留出一块空白,就使照片具有了纵深和悠远的感觉和意境,不至于“人出而景失、见人不见景”。此摄影师还算有点艺术感觉。

与此九位男生的西湖合影,缘于笔者当年在班中一次期末考试的动员大会。为了激励全班、积极应考、为班争光,笔者宣布:如果(2)班各科考试得年级第一,本老师将组建“班级夏令营”,带班中“前十”去杭州一游!游期七天!

当时,笔者教学未满十年,年龄未近三十,童心未泯,“好玩心”重,总觉得教育岂止在课堂。教育不仅含着“意义”,还得“有点意思”,有点回忆。于是,暑假开始不久,班级的夏令营就成行了。当时,“前十”中一位名董筱瑜的女生,因为队伍中多为男生,故辞而未去。于是,“前十”变成了“前九”,但加上笔者,仍满十人。

那次的旅行,是笔者本人的第二次杭州之旅。因为了身份的不同,所以各方面的考虑和设计也就更加地细心和用心。整个行程,充满了自由、自然和自在,在今天看来,依然不失为一份精彩的自助式“夏令营菜单”。

我们跑遍了西湖的景区,有时是晨练,有时是夜游;有时是“十人组”,有时是“自由行”。我们玩西湖,玩九溪十八涧,也玩钱塘江大桥下的江滩;玩买门票的景点,也玩不买门票的岩洞。记得第一次步行九溪十八涧,到龙井村,还第一次品尝了“农家乐”。那时,还没有什么“农家乐”之说,当时因为无处吃饭,于是心生一计,找了一户农家,留钱让他们给我们烧饭做菜。等我们三小时后从景点游玩回来,一桌农家饭菜就香喷喷地在等着我们了。记得那天的饭菜特别地香,队中有一位冯姓同学,一口气竟然吃了七碗米饭,把农户的灶头吃了个锅底朝天!

在杭州的七日,每日都有趣事,每夜都有故事,每人都有笑话。如今,师生闲来聚会,谈得最多的,就是此次的杭州之行。照片当时共印十张,十人各一。虽时间过去已近三十年,但笔者依然珍藏此物。

“又是西湖一年春,青春不青柳依青。邀君与我读旧影,才知岁月不饶人!”

照片上的十人,分为两排。前排的四位,自左而右,分别是:

孙亦文、司马国强、冯亦斌、虞伟斌。

后排五位,分别是:

徐迅、冯斌、孙峰、金晓宏、江露漪、薛峰。

除了“冯斌”奔六垂老,其他的九位都已成家立业,生活幸福,而其青春年华也渐行渐远,都到了“奔五”年岁了!

——祝福诸生,三十年前,西湖之游的同行人!让记忆与物品永存,让青春与友谊共波!

 

 

 

◇苏州桃坞职工业余学校:《学员证》

 

 

1989年,原苏州铁师附中,杭州西湖十人行

 

 

(未完待续)

 

返回 关闭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局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苏州工业园区万荷文心培训中心有限公司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星港街283号中园大厦一楼103室//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962871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