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苏州市小荷读写教育培训中心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时代快报->查看详细
 
《泡菜老师教作文》连载20(5/31)
[ 作者:刨冰 人气:382 日期:2020/5/31 ]

 

写在前面:

 

一、《泡菜老师教作文》,是小荷作文冯斌老师(河马国王)的一部早期作品。

 

二、这部故事体的读写知识图书,因为有了故事的外壳,有了鲜明的人物形象,有了实用的读写知识,数年来得到许多小读者的喜爱,觉得这样的书好看,这样来上作文课有趣味。

 

三、这部受欢迎的图书,其实是一本仿作。在上个世纪的三十年代,由我国著名的语文教育家叶圣陶、夏丏尊两先生所著的《文心》,就是这样的一本开山之作。河马老师不过是仿照了这两位先生的形式和写法,有兴趣的读者,其实也可以把两位先生的《文心》寻来一读。

 

四、当下,“新冠疫情严重,同学闭锁家中”,经河马老师同意与授权,本网即日起,开始连载此当代版的《文心》作品,小荷人写的“读写的故事”,希望同学和家长们喜欢。

 

五、多年前,该书由上海科普出版社出版。本年,将由安徽少儿社重新出版,敬请读者诸君,期待本网的有关讯息!

 

六、祝同学们学业进步,祝读者诸君家庭幸福!

 

 

 

附 本次为最后一次连载,至此,全书毕!

 

 

“作文狗”网编辑部

20202月立春日

 

 

----------------------------------------------------------------

 

 

《泡菜老师教作文》长篇故事连载之20  冯斌 著

 

 

第三十九章  编辑叔叔的“打油诗”

 

“戴燕彬,你的信!”

随着林枫一声嚷,戴燕彬就真的从她手里接过了一封信!

“稀奇怪事,我哪来的信?”

可信封上明明白白写着“小荷实验学校五(2)班戴燕彬收”,戴燕彬一边叫嚷着,一边就嗤啦一声撕开了信。

一张报!是舅舅他们那家报社办的报!啊呀,还有信,是舅舅写的!

“燕彬,你的文章已在报上发表,写得很有特点,我们几个编辑都很喜欢。向你祝贺,第一次发表作品的小学生!望继续努力!你的舅舅!”

燕彬急急忙忙展开报纸,翻过来,覆过去!噢,终于找到了,在第三版《校园内外》栏目下——《我的同学》,有五小篇呢!哈,还有学校的名字,还有班级,还有戴燕彬!

围在戴燕彬四周的同学越来越多,大家都争相阅读,心里又佩服又羡慕,连上课铃响了,泡菜老师走进来,他们都没察觉。

这是从没有过的事!

起初泡菜老师很生气,但当他也得知这好消息后,马上就在讲台上向戴燕彬表示了祝贺。他看上去有点激动地说,他非常高兴!因为学生的成功,对老师来说是一件最大的喜事!

“泡菜老师;我们还没来得及看戴燕彬的文章呢,他写的是什么,你就给我们读读吧!”

有人提议。

“戴燕彬,可以吗?”

泡菜老师把征询的目光投向戴燕彬,戴燕彬早就面红耳赤,只是使劲埋着头。泡菜老师问他,他头也没抬,只是重重地点了一下!

泡菜老师就高声地朗读起戴燕彬变成铅字的作文来。一共五篇,都不长,只有一二百字,每篇写一位同学,但都写出了这位同学的特点,而且语言特别地逗人,有幽默感,好些地方都惹得同学笑出声来。

报纸上是这样刊登的:

 

 

我的同学

 

小荷实验学校五(2)班  戴燕彬

 

一、黎民

他是班里个子最小的。圆圆的脑袋,圆圆的身体,看上去就像一个圆圆的皮球。别看他人小,课外知识知道得可不少。他没事就捧一些课外书读,一些很难记的东西他都记得。比如人的手指甲一天长0.004寸,一刹那等于0.3146667秒等等……,我们都很佩服他。但有时他会忘记做作业,所以常常被请到办公室去“作客”。

 

二、袁东

他的外号叫“猿猴”,个子是班里的前三名。叫猿猴,他一点也不生气,还说:“很好!很好!是人类的祖先。”他也的确像猿猴,连笑起来也像。早上一进教室,他别的不干,就两只肩膀一耸一耸的,那颗脑袋就笑嘻嘻地往两边来回摇摆,像玩具店的电动熊猫,惹得我们都哈哈大笑。别看他这副“猴相”,下起军棋来可真有一套,班里的几员狠将也难免要被他那古怪的战术打败。

 

三、胡芸飞

她有个外号叫美人“胶”。她喜欢交际,朋友遍天下,连幼儿园也有她的朋友。她有两大“特异功能”,一是磨功,一是粘功——如果她想求你干什么事,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她有时很大方,有时又很小气,连一把硬塑料尺都要跟你讨回来。她的理想是长大了当“公关小姐”。

 

四、陈刚

他说话就像开枪,叭叭叭,一串接一串,让你恨自己的耳朵长得太少。最有趣的是他的头发,又长又多又乱,像只小刺猖,有时在里面还能看见树叶和干草什么的。假如哪只小鸟没地方住,那他的头发肯定会让小鸟满意的,保证又暖和又舒适。但不一定安全,因为他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剃掉。

 

五、林丽琴

她个子比较高,喜欢上体育课,还会一点“武功”,拳打脚踢样样在行,连男同学都不敢跟她作对。要是惹火了她,她就会把你逼到座位上,一脚踢在你的桌腿上,咚咚响,反正东西不是她家的。然后一手插腰,另一只手向上做一个蛇形。五指并拢,形状就像一把茶壶……

 

泡菜老师读完了戴燕彬的这几篇小文章,第一个感觉就是写出了各个人物的特点,有的是外貌的,有的是性格的。都写得那么突出,而且字数不多。这没有一定的观察和描写能力是写不出来的。

戴燕彬一直到放学,仍然沉浸在兴奋之中,整个一天的课上得特别地起劲,拼命地举手!

晚上,一吃过晚饭,他就乘车往报社去——舅舅今天又是值班“昨夜新闻”。

舅舅在报社。

见戴燕彬来,他第一句话就问报纸收到了吗,还开玩笑地说,等拿到了稿费,别忘了请客啰!

戴燕彬想问的是:他的这几篇小文章真的有那么好,值得在报上发表吗?他心里还藏着一些疑问。因为这几篇小东西纯粹是他在那次自习课上做完了作业以后没事写着玩的。因为对这五位同学都太熟悉啦,所以写起来特别容易,特别快,一点儿也没感到吃力。那天舅舅来。看见了这几篇小文章,说借过去看看,没想到竟给发表了!这真使戴燕彬感到突然和意外,兴奋之余,还有些怀疑。

于是他就吞吞吐吐地把疑问向舅舅提了出来。

谁知舅舅一听,连连地摆手,说:

“不不不,是真写得好,你别这样不相信自己!”

他又说编辑部的其他几位叔叔也抢去看了,都说写得有特色!

舅舅又告诉戴燕彬,你没注意看这期报纸吗,你的文章是作为小学生征文发表的,征文的题目叫《我的……》。

“有同学投稿吗?”戴燕彬问。

“喏,你看看吧!”舅舅指着墙角的一张桌子,上面正堆着两座小山似的稿件,一座“山”已经拆了,另一座还没拆。

嚯!这么多!有几千份吧!

舅舅说他们报每一年“六一”前总要进行一次征文,目的是促进小学作文教学的改革,提高小学生作文的兴趣和水平。这一次已经是第五届了。

有这么多稿子,为什么单单挑中了我呢?

戴燕彬想,一定是这些来稿存在着问题和毛病吧!

舅舅接着介绍说,这次作文题是《我的……》,很显然,是写人的题目。写同学啊,老师啊,父母啊,都可以的。但一定要写出个性来,写出特点来。换句话说,你的同学跟我的同学不同,你的老师跟我的老师不同,你的父母跟我的父母不同,这个“不同”就是特点!

可是,大量的作文都写得差不多,读起来好像没有多大区别。

舅舅遗憾地摇摇头。

他说编辑部的一位叔叔还花了一点时间写了四首‘“打油诗”,也就是逗乐的诗,不过倒是概括了一些小学生在写人作文里出现的毛病,四首小诗是这样的:

写同学——拾金不昧捡钱包,助人为乐送雨伞;勤奋好学解难题,劳动积极干在前。

写老师——为了教学带病忙,解决问题常家访;平易近人同游戏,爱生如子热心肠。

写父亲——喜欢抽烟劝不听,脾气暴躁爱动手;有家不归工作忙,没事总在打麻将。

写母亲——温柔勤劳又善良,疼我爱我里外忙;关心学习常教导,最怕在外把祸闯。

舅舅笑着说,这四首打油诗写得很概括吧!我们收到许多小学生寄来的作文,几乎都跟打油诗里概括的差不多,材料啊,人物性格啊,都变成了一个模样,好像是同一个工厂里某个流水线上生产的产品!

真是这样吗?

戴燕彬还有些不信呢,就跑过去从那些没有拆开过的“信山”中抽出了三封,然后拆开,一一细看:

 

(一)我的妈妈

——我有一个十分疼我爱我的妈妈。全家每天数妈妈起得最早,睡得最晚,吃得最少,干活最多。妈妈今年四十岁,几个阿姨让妈妈过四十大寿,她没有答应,而在我生日的那天,却为我办了一桌十二岁的生日家宴……妈妈在生活上处处满足我的要求,可是对我学习上的要求可高啦。有一天,我的数学测验得了八十五分……

 

(二)我的妈妈

——我有一个非常温柔的妈妈,从没见她发过脾气。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那次我考试得了班级第二十一名,妈妈先是骂我,接着就哭起来,越哭越厉害。那天我们全家都没吃晚饭……虽然妈妈对我的学习非常严格,但是在生活上总替我想得很周到。有一次我们班级春游……

 

(三)我的妈妈

——妈妈是个普通工人,她以前没有念过几年书,后来去了农村,好多年后才回到上海,她希望我要好好读书。“六一”儿童节,我要表演一个节目,老师要求穿漂亮的毛线衣,我嫌原来的几件不好看,就吵着让妈妈买。结果妈妈赶在“六一”的前一天,亲手为我结了一件。妈妈不仅在生活上关心我,而且在学习上为我创造各种条件,我记得…………

 

哈,舅舅说得一点儿没错!戴燕彬想。这三篇作文写的妈妈的性格几乎都差不多,妈妈说的都是差不多的话。他又想起了刚才舅舅念过的四首“打油诗”,其中一首说“写妈妈”的作文,真是概括得一点儿不错!

舅舅说,这下你信了吧!

戴燕彬不太明白这一种毛病——暂且就叫它“千人一面症”吧——不知是怎么“染”上的。

舅舅略略想了一想说,这些小作者在写作之前,被“中心思想”束缚住了,所以才钻进了这个狭窄的“死胡同”。

燕彬有些不大理解。

舅舅解释说,据他了解,好多小学生在写作文之前要先确定作文的中心思想——这样不是不好,但如果每篇都这样,有时就会出现“框框”。

比如,要写妈妈了,有的同学脑子里就先想一个中心,也就是表现人物一种好的品质,或者表达一种赞美的感情。他这么一框呀,选取材料当然就只能从很小的范围里选了。

其实,写人一类的作文并不都要考虑什么“中心”,最主要的是写出人物的性格,也就是个性,不管这种性格是好还是不太好的,都没关系。你只管去描写,用老师教过的种种方法去描写,把性格写出来了,把特点写出来了,别人觉得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了,那么,你就写成功了!

舅舅说之所以发表戴燕彬的那五篇“小豆腐干”,就是因为他做到了上面说的这点。其中描写的几位同学的性格并不都是“很好”的,但把它写“活”了,这就是写人的佳作!

戴燕彬听了舅舅的一席话,原来心里还朦朦胧胧的,现在可清楚啦!他忽然想到,回去后还要接着那五篇作文再写。又想起舅舅刚才说的,这次发表的文章是属于“征文”,那么也就可能有获奖的机会啰!他的心禁不住开始期盼地跳荡起来。

这次,他能获奖吗?

 

 

第四十章  夏阳和田歌

 

 

 

作文咨询会开始之前,《夏阳和田歌作文选》发到了每位同学的手里:

好漂亮的封面!淡蓝色的封面上,印着几朵七彩颜色的小花,两只燕子正穿过若有若无的飘拂的柳丝。

一翻目录,哇!这是两位中学生写的!

赵用一脸惊讶:“啊,小作家!小作家!”

叶球把书翻了又翻,把前面的“作者简介”看了又看,心里羡慕得不得了,连连地在心里说,真了不起!等一会儿作者来,一定请他们签名。

戴燕彬则坐在位子上,一遍又一遍地翻阅。

林枫看了一篇又一篇,禁不住大笑起来,拉住何一佳说你看这一篇,你看这一篇,写得太有趣了!

最后,大家的兴趣全集中在三篇作文上,人人争看,有的禁不住大声朗读起来。

这三篇作文是这样的:

 

 

“假小子”邓攀

 

田歌

 

邓攀是女的——女的又怎么啦?她准会这样抢白你,只差持袖叉腰,一副要干架的样于。

这位十四岁的女生留着尺把长的羊尾辫,一跑起来就荡秋千,快活得像松鼠。眉毛黑,嘴皮儿厚,全没点儿姑娘的秀气味儿。笑起来潇洒,张大了嘴巴,仰起了脑袋,不停地耸动着双肩,哈哈哈,哈哈哈,声音又脆又野,像放鞭炮。

有人问你怎么叫这么个怪名字?大概全中国“独此一家”!

她一听反而疯了起来,像得了金元宝:好啊好啊,邓攀我可以上《吉尼斯世界纪录》了!全中国独一无二!

从邓攀到“假小子”有两个小故事。

第一个故事。

有一次上语文课,学《渔夫的故事》,老师说“我们来演戏!”

教室里顿时欢声雷动,主要是男生。因为课文里有个反面角色,是个魔鬼,其丑无比,令人恐怖。这帮“小子们”就喜欢“装神弄鬼”,平时就常干这个。

女生呢,看样子是吓住了,都是兔子胆。其实还不是害怕,主要是考虑“名声”。似乎一旦少女和魔鬼沾上边,结局会比魔鬼更可怕。

她们都静得像虫儿。语文老师焦急地走来走去。

这时,一只手慢慢升了起来,这是邓攀,说她能演!

演出开始。讲述人、渔夫,最后“魔鬼”从一团“青烟”中慢慢显出,只见“它”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带着面具),服装怪诞(衣袖结在脖子里),“眼睛像灯泡,鼻子像小山.嘴巴像饭盆”,开口第一句就是:

“你准备死吧,亲爱的渔夫!”

声音低沉、幽缓,像是地窟里冒出的一股冷气。

语文老师快活地摇晃着身子,带头为“女魔鬼”鼓掌!

另一个故事。朱义常欺负女生,尤喜背后袭击——拉你的辫子,怯弱的女生常常嗷嗷求饶。这一天,邓攀正与一女同学站在窗边说话,不料辫子被人猛拉了一下,疼得叫了出来。赶忙探头到窗外,只见一个身影一晃,没错,是朱义!

邓攀说声“看我将凶手擒来!”便冲出门去。正瞧见朱义过来,一见她掉头就向邓攀大喝一声“站住!”全力追击,“凶犯”死命逃窜。

好一个邓攀,情急智生,一抬脚抹下一只凉鞋来,嗖地投掷过去,“啪!”正击中前方的高墙,然后黑乎乎地坠落,朱义吓了一大跳,不知这“从天而降”的是什么怪物!

“好哇,你跑不了啦!”正当他愣着的一瞬间,后衣领已被一只小熊般的手掌牢牢拽住,再也逃脱不得。

“假小子”就这样叫开了。

 

 

胖春

 

夏阳

 

胖春是别人给的“爱称”,他的大名叫马国春。

胖春到哪儿哪儿就有笑声,谁都可以跟他取乐打趣,他一点儿不在乎,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胖春爱吃爱睡。上午才上了一节课,就直喊饿得难受,像非洲灾民。不知从哪里弄来几只肉包子,一口一个,一口一个,把女同学看呆了眼,说真是“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上历史课,老师讲得快,末了就添个历史故事:

“……国王送走了大臣,时已夜半,正是月高人困之时,他斜倚床栏,衣未解,鞋未脱,竟然疲倦得睡着了,呼——呵——”

呼——噜,呼——噜……

这显然已经不是故事中的鼾声了。历史老师顿时警觉起来,四下搜索,目光最后落在胖春的座位上,这位可爱的“国王陛下”已经睡得不知天上人间了。

在全班的哄笑声里,胖春微张着双眼,好半晌才辨清了东南西北。他抹一把嘴角粘乎乎的口水,不好意思地笑了。

胖春跑不快,跑起来就像大企鹅,但他还有一臂膀力气。校运会时他报名掷铅球,提前半个月他就开始练习了,摆姿势,学步法,挺像样。还借了个哑铃,天天早晚练。

胖春雄心勃勃要夺金牌,为班争光。同学们都说等胖春你胜利了一定集资买一只大蛋糕为你庆功!胖春听了就更加来劲了,一有空就练,把一只圆滚滚的手臂练得又红又肿,疼得不能碰!

比赛那天,胖春的手几乎抬不起来。但他还是咬牙参加了比赛——最后,他什么也没得到!

胖春伤心地哭了,腮帮子上流满了泪水、宽厚的肩膀随着抽翕一阵阵摇动。

同学们全都围上来,男同学劝,女同学劝,越功胖春就哭得越凶。

胖春从没有这么伤心过。

 

 

“滑稽大王”阿董

 

夏阳

 

有阿董就有笑声。

这家伙是班里的“大明星”,出外活动,周末联欢,或是文艺汇演,少了他就唱不出好戏。

阿董是同学们业余生活中的“调味品”,班里的“国宝”。

这阿董天生一副丑相。眼小不管它,偏那两眼皮也不争气,特别鼓。有人说阿董小时候准苦得不行,天天哭,天天哭,便哭成了这么一副“光辉形象”。阿董呢,他让那鼓鼓泡泡的眼皮跳了两跳,就像又吹进了一口气那样,非常严肃地说,因为他那眼睛金贵,所以得“重点保护”。“层层设防”。眼皮大些可以起到“挡风避沙”的作用,而眼睛小就更加“聚光”,看东西看得透彻!

于是又有人说你那嘴巴怎么也这么小,看起来似乎连半只小笼包子也塞不下去。他撇撇嘴,很骄傲地看了一下那位“大嘴”同学慢条斯理地说:“不为别的,只为了多节约一点粮食!”

“大嘴”和周围的“中嘴”们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阿董的滑稽高明就高明在,每当这个时候,别人都捧着个肚皮笑得左侧右歪,而他自己却“波澜不惊”,并且还要露出一副神态来:咋啦?瞧你们这些人,不是吃了笑药就是疯了!

他当然知道这么多人“疯”了是他慧的。他为此也暗暗得意,因为别人都喜欢他,喜欢在无聊乏味、平淡无奇的时候多“疯”几次,这样,他们才觉得生活是多么地有意思。

那次春游,在车上,先是班里的几位“歌星”自告奋勇地为大家演唱、正好有话筒,他们就更加来劲,一会儿“邓丽君”,一会儿“千百惠”,忽而又要“费翔”——《冬天里的一把火》。唱着唱着,终于有几个克制不住,站起来表示“最严重抗议”,要求立即停止这损伤耳膜和感情的车厢噪音!

话筒就被传到了我们这位“滑稽演员”手里。于是,“滑稽”开始了:

“各位先生,各位小姐,这里是香港爱比西广播电台,我是阿董,晚上好,各位!

“首先播送广告,质地柔软,清洁卫生,春季——给你带来欣慰,夏季——给你带来甜美,秋季——给你带来沉醉,冬季——给你带来回味——我公司隆重推出ABC系列第五代产品:母爱牌一次性尿布!欢迎购买,实行三包,价格优惠,包您满意!母爱尿布,充满母爱,请君使用母爱牌一次性尿布。接下来请听歌曲:《妈妈,我爱爸爸》“……”

这下车厢里可笑翻了天。这一长达半小时的“广播”大概是阿董预先准备的,从头至尾,不打一个结顿。更可乐的是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学了一点半吊子“广东话”,杠咕杠咕的,真把人的肚皮要笑破!

连驾驶员似乎也在吃吃发笑,班主任也顾不上“身分”了,一个劲儿地抹眼泪。

——这个阿董啊,实在是个“滑稽大王”!

 

 

三篇文章把课前的写作组变成了相声晚会剧场,到处都是笑声。

大家盼望着夏阳和田歌的出现。

二马老师说了,这节课是“作文咨询会”,到校外请了两位小作者——是他的两位中学生朋友——来参加。二马老师特地关照,大家一要礼貌,二别“客气”——他是说要多多地向这两位哥哥、姐姐提问,他们写作可有一套啦!

当大家期盼的夏阳和田歌端端正正地坐在教室的讲台上的时候,全班同学煞时安静了下来,同时也有些惊讶:

哇,这么年轻!看上去比我们大不了几岁呢!

田歌是“姐姐”,一头短发,手里拿一本漂亮封底的杂志。

另一位夏阳呢,则是哥哥了,戴一副眼镜,白衬衫,袋里插一支绿色圆珠笔。看上去,他好像还有些腼腆呢!

何一佳发现他脸有一点儿红。

在简单的自我介绍之后,同学们提问开始,于是,毫不“客气”的写作组学生们向台上发射了密集的“炮弹”。

“我不知道怎么打草稿,怎么办?”

“有时内容很多,但不会有详有略地写怎么力?”

“不会观察怎么办?”

“语言不生动,有什么办法提高吗?”

“爱写童话,不爱写记叙文,怎么办?”

面对同学们的提问,两位“小老师”显得不慌不忙,除了夏阳有时因为紧张,有些结结巴巴以外,回答得都让同学们满意,有心得体会,有实例介绍。

何一佳、林枫,还有季婷婷,她们认真地作着笔记。

赵用、叶球和戴燕彬,还有其它几位男同学,眼睛一眨一个问题,好像是“主考官”似的,存心要将两个人考倒。

赵用又拿出那本《夏阳和田歌作文选》来,他还“关心”着“假小子”“胖春”和“滑稽大王”。

“请问田歌姐姐,你写的那位‘假小子’现在哪儿呀?”

听口气,他想建立“联系”呢!

田歌笑了,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她两手一摊,竟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嗅——生活中根本没有这个人!”

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

怎么?这样一个性格鲜明独特的同学,原来她是不存在的!但,仔细想想,有些女生又似乎跟这“假小子”差不多!

嗨,真奇怪!

田歌姐姐就告诉大家,她是有个同学,外号叫“假小子”,但作文里写的三件事:为名字自豪、敢演魔鬼;勇擒“罪犯”,只有第一件是发生在这位同学身上,她的确叫邓攀。后面两件就不是了,而是别的女同学的事。田歌姐姐说一件是小学同学的,第三件是她楼下一位邻居女孩。

怎么,她把三个人的材料全都“加”到了一个人身上?

田歌姐姐点点头说,为什么不可以呢?第一,这些材料是不是全真实的?第二,这三个材料“加”到了一个人的身上,是不是使这位“假小子”泼辣、强悍和大胆的性格;显得更加突出,更加鲜明,更加使人难忘?

所以,她就采用了“加一加”的选材方法,写了这个同学。

“那么,夏阳哥哥,你的那两篇作文《胖春》和《“滑稽大王”阿董》,也是这样‘加’出来的吗?”

“不……不是的。”夏阳哥哥连忙摇头,说这个人物全是他“造”出来的。

什么?“造”出来的?

台下又一次大大的吃惊,超过了第一次!

夏阳哥哥就细致地给大家讲了写这两位人物的经过。

他说,他班里是有一位爱说笑话的同学,叫阿成。他的脸长得一般,没啥特点。有一次春游,他学了两句广东话,逗得全车厢哈哈大笑。

夏阳哥哥就想写一写这位别具个性的同学。但想一想以后,又觉得值得写的材料并不太多,而且大都零零碎碎。于是他就顺着这位同学的性格,进行了一番想象和创造。比如他“改造”了这位同学的长相,变得滑稽一些。比如他把“在车上说广东话”的材料扩充,加进了很多新的内容,使情节更逗人一点,喜剧的效果更强一些。这样,才写成了这篇《“滑稽大王”阿董》。

这个阿董原来是夏阳哥哥通过“造一造”的方法写出来的。

啊,原来,写人有时也可以这么写的!

夏阳哥哥在接着介绍了《胖春》的写作经过之后,反复强调,这个“造一造”的“造”字,是指“改造”、“创造”,而决不是胡编乱造那个“造”!

叶球听了以后,只觉得“豁然开朗”,赵用一动不动,而戴燕彬呢,则一直埋头记个不停。

女生们也都听得非常认真。

最后,二马老师走上了讲台,他先让全班同学向两位“小老师”表示谢意。然后总结夏阳哥哥和田歌姐姐刚才所讲的塑造人物的两种方法:“加一加”和“造一造”。他说,这其实是一种对材料进行提炼、综合、加工和改造的能力,也叫构思能力——这对于提高写作水平,是非常重要的。

二马老师继续说,有些同学很天真,老想从生活中发现一件完整的感人的事,发现一个十全十美的人让他写;但只会常常感到苦恼——因为事实上不可能找到,生活中也没有那样的事和人。这就需要写作者对生活进行认真的观察、专心的思考和透彻的了解。在确定了人物性格或思想感情之后,必须对生活(你所具备的零碎而庞杂的材料)进行一番艺术的加工和改造,使内容更集中,中心更突出!

这是完全合理的,完全允许的,也是完全必要的!

下课铃响了,但同学们仍然安静了有一分钟。

今天学到的知识是太重要了!

夏阳和田歌不一会儿就被同学们围住了;

“请给我签名!”

“田歌姐姐!”

“夏阳哥哥!”……

看着这热闹的场面,二马老师笑了。一扭头,却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泡菜老师也坐在了教室后面,正朝他微微含笑呢!

在一个星期后举办的《写作组学习汇报展览》的专栏里,最醒目的两篇作文,正是那一对好朋友——何一佳和季婷婷写的:

 

 

孙大爷

 

何一佳

 

 

孙大爷快八十岁了。他是个大胖子,光光的头,脸上总是堆着笑容,夏天时爱赤着身子,腆着个大肚子;下身穿着一条大腰身的中式裤,系着一根很长的腰带。孙大爷右手拿着一把大蒲扇,左手拿着一个黑色的半导体收音机,这是他儿子给他买的最新产品。当他那庞大的身躯压在躺椅上时,躺椅发出“吱吱”的响声。孙大爷右手轻轻地摇着蒲扇,左手拧开半导体收音机,把它放在大肚子上,然后闭上眼睛,欣赏蒋月泉的评弹《玉蜻蜒》。

凉风习习,我拿了杯可乐给他喝,可孙大爷说:“我从来不喝那玩意儿。”说着打开搪瓷杯盖,把热腾腾的茶杯端到嘴边,轻轻地呷了一口。然后,“咕嘟,咕嘟”地喝了大半杯。这时,孙大爷的额头上沁出了汗珠。他用湿毛巾擦了擦光脑袋,又舒服地闭上眼睛。大热天,他也喜欢喝热乎乎的茶,他说喝热茶舒眼。

有时,孙大爷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我就悄悄地把他的半导体收音机关了。没想到声音一停,孙大爷就睁开眼睛,左手习惯地打开了半导体收音机。我问:“孙大爷您原来没睡啊?”孙大爷笑眯眯地说:“我听评弹从来不会睡着。”

大色渐渐暗下来,弄堂里几乎没有灯光,繁星闪烁,凉风习习,那悠扬的琵琶声和甜甜的苏州方言,在这静静的夜色中传得很远很远。孙大爷静静地躺着,不知道他在睡觉,还是在听评弹?我想,他的晚年生活真安逸啊!

 

 

王大婶

 

季婷婷

 

我家二楼的邻居王大婶,她的粗心是出了名的。要说起她粗心的事呀,不知能说出多少件呢!有一次她下中班回家上楼总要开灯,可到了屋里就把关灯的事忘了,结果让灯白白开了一夜;夜里用完煤气后,她常常忘了把煤气的总开关关上。直到第二天起床后才发现;有时她一边烧水,一边看电视,看了一会儿电视就把烧水的事抛到九霄云外了,结果满满一壶水竟烧成半壶了;烧菜时,她还常把盐当作糖,把糖当作盐用。看,王大婶做事有多粗心啊!

有一次,我正在着妈妈烧菜,王大婶“砰”地把房门一锁,也到厨房里来做晚饭了。过了一会儿,她准备推门进房时,“哎呀”叫了一声,“我关门时忘了把门钥匙给拿出来了!”王大婶急得团团转,不知怎么办才好。还是妈妈有办法,她对王大婶说:“去请个锁匠吧,付点钱,就可以叫他把门打开。”“也只能这样了。”王大婶哭丧着脸,急匆匆去请锁匠了。我心想,王大婶真粗心,差点连自家的房门都进不去了。

还有一次,正轮到我家收电费,妈妈有事,便叫我去收。我见王大婶不在,就先收别人家的电费。我把一家一家的电费都收来了,见王大婶匆匆从外面走进来,便迎上去说:“王大婶,我来收你家的电费了。你家用电六十度,应付电费十二元六角。”王大婶连忙从手提包里掏出一个皮夹子,随手拿了几张钞票给我。我正要清点一下,她一把捏住我的手说:“没错,保证不少。快走吧,我还有事呢!”

我回到家里,把收来的钱理齐后一算,咦,竟多了五元钱。我挨家挨户地去问,可没人说多付了电费。我想;准是粗心的王大婶多付了钱。

晚上,我来到王大婶家问她:“王大婶,你有没有多付了电费?”“没有啊,怎么会多付给你钱呢?”“还是请你查查钱包里的钱吧!”王大婶慢慢打开皮夹,数了半天,才喊了起来:“是呀!我多给了你五元钱!”我忍不住笑了起来:“王大婶你真粗心,自己多付了五元钱也不知道。”

我想,王大婶太粗心了。这两件事也算是小事,如果因为粗心而闯一下大祸那该怎么办?王大婶粗心的毛病是该改一改了。

 

 

(全文毕)

 

返回 关闭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局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苏州市小荷读写教育培训中心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