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时代快报->查看详细
 
唐的甪直日记(四十四)(1/11)
[ 作者:棉花糖 人气:121 日期:2019/1/11 ]

 

写在前面:

 

一、本期开始,开始连载苏州著名影视评论家、苏州作家协会会员、小荷出版中心顾问唐亮先生的作品:《唐的甪直日记》。

 

二、去年春,唐老师开始坐镇甪直的作文博物馆,每周数日往返于“洋苏州”与“古镇苏州”之间,闪回于古典文学与网络文学之隙,穿越于时空与人物之际,真是气象万千,阅历缤纷。

 

三、在我的建议下,唐老师开始撰写他的《唐的甪直日记》,记录在甪直的点点滴滴,描画在古镇的人人事事,笔记在现代社会中的新新旧旧。从目前成就的几篇来看,写得很有特色,文字有味道,日记有故事,篇篇有嚼头。

 

四、“我写故我在”。在唐老师的笔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固定不变的处所中,发生着的一个一个变幻无穷和惊喜不断的“室内剧、情感剧和音乐剧”。

 

五、特别要提醒读者诸君的,是这些日记的本身,就是唐老师的一篇篇青春回忆录。他常常由人及物、由人及己、由人及旧。人老了,写的文章就常常多了一些感慨、感动和感怀。这些,也最能击中读者心中那最柔软的一部分。这些,大概就是我们崇尚的所谓“文学”吧?看来,唐老师深谙此道。

 

六、希望《唐的甪直日记》能一篇接一篇地写下去,记录作文馆,也记录作者生命中的一个又一个崭新的春夏秋冬。

 

七、最好的文学,其实就是你脚下的那块地。

 

八、特此推荐!

 

河马

518日晚  苏州

 

 

-----------------------------------------------------------------

 

 

唐的甪直日记(四十四)

 

20181129  星期四  雾、多云

 

醉了

 

今天又起雾了,从地铁站出来,金谷路那里又是白茫茫一片,俗话说:“三朝迷露起西风”雾天也不止三朝了,西风并未吹来,气温反而升高了,快接近20度了,对于已是小雪节气中的温度也是少见的。

1030左右,从苏州平河路装来的剩余建筑材料及部分工具,拉到了甪直,为书院、客栈的装修、改造做准备。我约来了C师傅,他开着电动拖车等候在江南文化园南门处。

货车到了,文化园门卫答应车子可以往里开,开到文化园西门处,这样就缩短了我们搬运的距离。

我扛了两根长长的PVC管子,先到3号房处开门,不一会第一辆车的货物来了,刨床、电扇、石块等;第二辆车的货物来了,彩色玻璃及碎片、瓷砖、木架等;第三辆车的货物来了,两扇玻璃门、十几箱瓷砖;第四辆车的货物来了……

1145左右一共五辆车的货物卸下,我也一起帮着卸车。最后我付给C师傅100元劳务费,他是老运输了,当年装修客栈时,也是他运送建筑材料的。

我问他,多少年纪了,他说,68岁了。真看不出这样的年纪,力气还不小。我问他以前做过什么?他说,一直在外打短工,过去在生产队时,因为老婆是富农的女儿,一直受到排挤,也进不了单位工作。

每个人的人生道路都有辛酸、苦涩的经历。

中午,冯老师、戎哥、金哥来到了甪直,并与邻居S老板、M师傅、X师傅一起在众安桥下,摆出露天宴席,这是第三次的酒友会聚餐。

其间遇到了Z老板,他手拿着自制的二胡,他当即演奏了《阿佤人民唱新歌》《赛马》等曲,不由得让人回忆起以往的岁月。

当年Z老板作为上海知青,插队落户到黑龙江十余年,直到33岁回城成家,以后就驰聘商场。他也是最早进入甪直做生意的,风风雨雨几十年。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不同的特征。包括S老板、M师傅、X师傅,他们都有立身之本。Z老板给他们三人做了一个总结:S老板情商高、M师傅技能全、X师傅专业强。真是恰如其份。

我几杯酒下去,终于撑不住了,进小荷以来我还从没有醉倒过,今天却倒在了酒友会上,所谓的“唐不倒”神话终于破灭了。

跌跌撞撞、昏昏沉沉,坐公交、坐地铁,居然没有坐过站,好像条件反射,当报到我要下车的站名时,会猛地一醒。

回到家、睡下,醉梦几时,梦醒几何?

 

 

20181130  星期五  雾、阴

 

 

谜团

 

还是雾,雾锁甪直,也显示出几分柔美,半掩半现的感觉也不错。

隔壁古董店Y老板,讲给我听发生在他店里的事,他说,如果不是亲身感受讲给别人听也不会相信,甚至还会说是迷信。

由于店里放了几件有点价值的古玩,如果每天带进带出也不方便,因此特意用了个伙计看店,晚上就住在店里,那是一个身强力壮的大汉。

住了几天后,他始终觉得身上发冷,白天也觉得凉叟叟的,不知何故?因为这几天天气并不怎么冷。

Y老板自己坐在店堂里也觉得有些冷,他是学过气功的,于是他开始寻找冷的源头。

后来,他在天井里看到了一口老井,发现阴气是从井中产生的,于是他搬来一块大磨盘压在井口,镇住邪气。当时他坐在天井门口,忽然觉得脚边有气流通过,一股阴气回到井中。顿时身上就没有寒气逼人的感觉了。

他再问那位伙计有什么感觉,他说,身上不再发冷了。

我随Y老板到他的天井里察看,一口古井上压着大磨盘,联想起去年原来在这里开店的CBD突然去世,是否与这口井有关?也许阴气长期侵入他的身体,导致他的肺部出现了问题,最后的死因并没有定义,就像谜一样。

如果用唯物主义的观点看,这些都是玄虚的,证明不了的事,但如果用中国传统的易经观点来看,世间的任何事物都是由阴阳组成的,阴阳而且是流动的,如果阴侵入了阳,阳必定会受损,因此阴阳一定要保持平衡,才能保证生态的自然发展。

人世间有许多的谜团并未得到解释,仿佛笼罩在人类心头的雾一样,何时才能解开谜团呢?

 

 

 

 

◇搬运货物

 

 

◇酒友会

 

 

◇神秘古井

 

 

(未完待续)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