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时代快报->查看详细
 
唐的甪直日记(三十五)(11/28)
[ 作者:棉花糖 人气:106 日期:2018/11/28 ]

 

 

写在前面:

 

一、本期开始,开始连载苏州著名影视评论家、苏州作家协会会员、小荷出版中心顾问唐亮先生的作品:《唐的甪直日记》。

 

二、去年春,唐老师开始坐镇甪直的作文博物馆,每周数日往返于“洋苏州”与“古镇苏州”之间,闪回于古典文学与网络文学之隙,穿越于时空与人物之际,真是气象万千,阅历缤纷。

 

三、在我的建议下,唐老师开始撰写他的《唐的甪直日记》,记录在甪直的点点滴滴,描画在古镇的人人事事,笔记在现代社会中的新新旧旧。从目前成就的几篇来看,写得很有特色,文字有味道,日记有故事,篇篇有嚼头。

 

四、“我写故我在”。在唐老师的笔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固定不变的处所中,发生着的一个一个变幻无穷和惊喜不断的“室内剧、情感剧和音乐剧”。

 

五、特别要提醒读者诸君的,是这些日记的本身,就是唐老师的一篇篇青春回忆录。他常常由人及物、由人及己、由人及旧。人老了,写的文章就常常多了一些感慨、感动和感怀。这些,也最能击中读者心中那最柔软的一部分。这些,大概就是我们崇尚的所谓“文学”吧?看来,唐老师深谙此道。

 

六、希望《唐的甪直日记》能一篇接一篇地写下去,记录作文馆,也记录作者生命中的一个又一个崭新的春夏秋冬。

 

七、最好的文学,其实就是你脚下的那块地。

 

八、特此推荐!

 

河马

518日晚  苏州

 

 

-----------------------------------------------------------------

 

 

唐的甪直日记(三十五)

 

2018928  星期五  多云

 

6000

 

秋高气爽的日子,正是古镇最美的季节,蓝的天、白的云、绿中带黄的叶子、又红又艳的花朵,还有那清清的河面上不时飘浮着的叶片,缓缓地向前流动。

今天的甪直可热闹了,路上的学生一群群地奔跑着,平时,河里的游船总是显得悠然的样子,今天却出现了“堵船”的现象,有人甚至开起玩笑说:“看见过堵车,却从来没有看见堵船”。船上载着的都是学生,那么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呢?我问路过的学生,他们说是从上海长江二中来秋游的,人数有600多名,怪不得,600人坐船,每条船上10来个人,那需要多少条船,难怪会出现“堵船”了。

如此多的学生群,应该会给古镇带来些生意了吧!作文博物馆的左边是苗师傅家开的店,门前的小仓鼠吸引了大批学生,男生女生都有,15元一只仓鼠,包括小笼子,差不多买空;作文博物馆右边是顾师傅家开的冷饮小吃玩具店,那也是学生围着一圈又一圈,买饮料的、买油煎螃蟹的,还有买玩具的。唯有我的门前,冷冷清清。按理学生对作文、对图书,最有需求,可现在他们连踏进门槛的都很少,难得有几位学生进门,也只是匆匆逛一圈就走。这是什么原因呢?我觉得中国教育似乎让学生产生了“厌学情绪”,因此一旦学生能有自己“主宰”的机会,就尽可能地远离与学习有关的地方。

相反,大学生毕竟还是有自己的鉴赏能力的,云南艺术大学的写生学生,一早就来到作文博物馆,他们说:“我们已经等了两天了,今天终于看到开馆了。”他们一行有四个女生一个男生,进馆后,有的看看展品、有的写写留言、还有的画画素描。

现在的学生对于书的兴趣似乎大为减少,尤其对于经典作品,不但缺乏了解,而且也不主动去接触,除非老师布置要阅读的作品外,其他需要自己去认识、去理解的作品,很少问津,这说明了什么呢?想想我小时候,只要一看见书店,眼睛发亮,进了书店后,就像饥饿的人进入了面包房一样,这是精神贫乏年代,这是青年人的追求。现在相反,精神食粮应有尽有,可是人们的追求变了,变得反而贫乏了。

面对600多名学生,作文博物馆的销售额却出现了0,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悲哀?

 

 

2018101  星期一  多云

 

国庆那一天

 

今天是国庆节,作文博物馆升起了国旗。小镇上迎来了旅游旺季,街上的游人川流不息、络绎不绝、人头挤挤、熙熙攘攘,用任何形容人多的成语都不为过。

作文博物馆却像闹市中的庭院俨然成了两个天地,进馆参观的人也不多,购书、喝茶的人更不多,真有几分“独立寒秋”的气概。

然而有一个人走进了馆,就像久别重逢一般,他问起了馆内的近况,他是谁呢?好像有点面熟,一时想不起。

他自我介绍:“当初曾来这里拍过电影《我要做个好孩子》。”

“哦,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位导演!”我说。

“是的”。导演姓宁,他说:“我在甪直租了个房子,正在进行装修,我准备做个工作室。”

我于是问:“你租的房子在哪里?”

他说:“就在原来叶圣陶小学对面,过去曾是个民宿。”

我惊讶道:“原来那是你租的屋子啊,我曾进去看过,后来还被赶出来过,哈哈。”

宁导演说:“那是他们不知道你。”

宁导演今后要把事业的重心放到甪直来,说不定我们之间还会有合作的机会呢!

进馆的人虽然说不上多,但是进来的人都是喜欢这里的人。

有一对来自沭阳的夫妻,带着一个四岁的孩子进馆,那位父亲买了本叶圣陶童话《东郭先生与狼》,他说:“现在孩子还看不懂,但是里面的许多小故事,可以一天给孩子讲一个,渐渐地孩子就能得到熏陶了。”

当他们走到门口时,那位父亲看见“冯斌作文博物馆”的铭牌上,有一首唐诗:“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于是那位父亲读一遍,叫孩子跟读一遍,不一会儿,孩子就能自己读起来了,尽管他并不识字,但那位父亲不失时机,随时随地教孩子阅读,潜移默化地影响他,这确实是学习的一个好方法。

据他母亲说,这位孩子已经能背《三字经》、唐诗了。

我觉得这位家长是很懂得教育的,他们并不要求孩子认字,但通过背诵,让孩子在日常生活中学习,这样反而能提高孩子的学习兴趣。

来来往往的人流,汇成了两条河流,在南市上塘街和南市下塘街流淌着、流淌着……

 

 

 

 

◇堵船现象

 

 

◇专心素描

 

 

◇一大一小

 

 

(未完待续)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