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时代快报->查看详细
 
唐的甪直日记(三十)(11/1)
[ 作者:棉花糖 人气:120 日期:2018/11/1 ]

 

 

写在前面:

 

一、本期开始,开始连载苏州著名影视评论家、苏州作家协会会员、小荷出版中心顾问唐亮先生的作品:《唐的甪直日记》。

 

二、去年春,唐老师开始坐镇甪直的作文博物馆,每周数日往返于“洋苏州”与“古镇苏州”之间,闪回于古典文学与网络文学之隙,穿越于时空与人物之际,真是气象万千,阅历缤纷。

 

三、在我的建议下,唐老师开始撰写他的《唐的甪直日记》,记录在甪直的点点滴滴,描画在古镇的人人事事,笔记在现代社会中的新新旧旧。从目前成就的几篇来看,写得很有特色,文字有味道,日记有故事,篇篇有嚼头。

 

四、“我写故我在”。在唐老师的笔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固定不变的处所中,发生着的一个一个变幻无穷和惊喜不断的“室内剧、情感剧和音乐剧”。

 

五、特别要提醒读者诸君的,是这些日记的本身,就是唐老师的一篇篇青春回忆录。他常常由人及物、由人及己、由人及旧。人老了,写的文章就常常多了一些感慨、感动和感怀。这些,也最能击中读者心中那最柔软的一部分。这些,大概就是我们崇尚的所谓“文学”吧?看来,唐老师深谙此道。

 

六、希望《唐的甪直日记》能一篇接一篇地写下去,记录作文馆,也记录作者生命中的一个又一个崭新的春夏秋冬。

 

七、最好的文学,其实就是你脚下的那块地。

 

八、特此推荐!

 

河马

518日晚  苏州

 

 

-----------------------------------------------------------------

 

 

唐的甪直日记(三十)

 

2018825  星期六  阴有雨

 

                         寻找心中的……

 

天,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虽然没有了昨日的热,却有了一点闷。

雨,时下时停,街上的游人来来往往,他们大多不进景点,就在古镇的街道上逛悠着,也许,这也是一种休闲方式。

中午,有一位老人和他的儿子、孙子走进作文博物馆,老人曾经来过,他在寻找着什么?嘴里嘀咕着:“牌子呢?”

我听到后,问道:“你要找什么牌子啊!”

他说:“我记得在这里有一块新华小学的校牌的。”

我指了指他身后的牌子:“这不,在你身后就是新华小学的校牌。”

他转身一看,果真,他说:“我就是读新华小学的。”

我问他:“你是在什么年份读的?”

他说:“我是在57年到63年的时候读的,我现在家里唯一有新华小学留下的东西,就是我当年参加围棋比赛的奖状了。”

他还叫孙子站在校牌前留影。如今这个学校已经没有了,但那些校友们所要寻找的根,已经留在了作文博物馆了。

在闲聊中得知,他姓潘,是建设交通高等职业学校的老师,和小荷曾经的老师陈筠(外号克丽丝姨)是同事。

关系越说越近了。有人曾经说,苏州人在一起聚会,一开始相互不认识,但只要聊到第三个人时,那肯定就有你认识的人。

世界很大,但也很小,其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是相互交织在一起的。

潘老师临走时,买了一盒国语《微课本》,给孙子作为礼物,母语需要一代一代人的传承才能发扬光大。

下午,有一对母子在柜台前买叶圣陶的书时引起了我的注意,听他们谈到“小荷”,于是我就问道:“你是读小荷的?”

那孩子说:“我是山西临汾小荷的学员。”

原来是远道而来的小荷实验区的学员。我与他们聊了起来,那孩子姓宋,是今年刚读小荷的,而且在这次“荷塘月色杯征文”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

那孩子很崇拜河马国王,问我:“河马国王在哪里?”

我指了指墙上说:“这里都是河马国王啊!”

于是小孩就站在河马国王的照片前合影,他的妈妈和儿子一起,也在河马国王照片前留影。

拍好照后,那孩子马上把照片发给他的小荷老师剌猬。

他妈妈说:“剌猬老师前两天参加小荷的师训来过这里,现在我们也来了,因此把照片传给他,也让他看看。”

母子俩暑假里,一路从太原到南京,从杭州到苏州,最终的目的地是作文博物馆。

由此可见,小荷人心向作文博物馆。

 

 

2018826  星期日  阴有雨

 

一天四记

 

今天天气尽管没有太阳,时阴时雨,但是有着春天黄梅天一样的闷热,极高的湿度,给人以一种“奥灶”的感觉。

然而,就是在这“奥灶”的一天,留下了颇有意思的点滴,随记留存。

作文博物馆开馆不久,来了一对五十多岁的夫妻,他们在轻轻地交谈着,我耳边似乎听到:“女儿曾在小荷工作过”类此的话。

我不由得问:“你女儿是谁啊?”

当他们报出名字后,让我很惊讶。我说:“是的,是的,你女儿曾是我的同事。”

原来是W老师的父母啊!

W老师的父亲说:“据女儿说,这里有块苏州铁中的校牌,我也是铁中毕业的,这次也想来看看。”

“真的!”我带他们进了客栈小院(今天正好为迎接师训老师,小院的门开着)。

他看到了铁中的校牌,眼睛一亮,显得非常激动,拿起手机,不停地拍照,并且自己也和校牌合影。

一块校牌,无疑会激起青春的回忆,其实每个人都是这样的。

有两位年轻的女士和一位男士在作文博物馆销售柜台前选购《开明国语课本》及《微课本》、明信片之类,我随口说了句:“你们一定是老师吧!”

“是的,是的,我们是常州湖塘桥某小学的老师,我们俩,一个教英语,一个教语文。”其中一位女士说。

我介绍她们先参观,再买书,她们欣然接受这个提议。

走到第二进时,她们就发出惊叹,于是叫那位男士帮她们拍照。

我说:“里面处处是景,有你们拍的。”

果真,她们处处留影,并表示:回到学校后,建议组织老师来这里活动。

参观结束,回到柜台前,她们不但买了书,还买了作文博物馆明信片,并写上祝语,盖上“甪直留念”章,寄回自己的家。

作文博物馆给她们的人生历程留下心迹。

当我看到天井边围着四个女孩和两位女士,正在试图打水,可是打来打去就是打不上来。

于是我为她们做了示范,当我打起满满一桶水时,迎来了一阵欢呼,她们争相把自己的小手伸进井水里,引来一阵惊呼:“好凉快啊!”

看着我把水打上来,站在一边的男士(女孩的父亲)也想试试,可是试了半天还是没有打上来,我再次示范。当我把水打上来后,他们用井水拍打自己的腿,并让孩子也用井水扑打着自己的腿。

我不由得好奇,问道:“这是为什么呢?有什么讲究?”

那位女士(女孩的母亲)说:“他们被蚊子叮了,用凉水扑打在叮的地方,可以减轻痒的程度。”

原来是这样,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井水还有这样的功能。

我看着活泼的四女孩,不由得地问:“你们家有四个女孩啊!”

“不,我们是两家人,真有四个女孩可要愁死了。”那位妈妈笑着说。

后来经过闲聊,我才得知,原来在四个女孩中有一位是来自上海小荷的学员,一个腼腆的女孩,她正在读小荷,名叫石昕然。

下午230左右,今年暑假的第二批师训老师,分乘三辆车来到甪直,不料到达镇口时,被特勤拦住,这已经是近几年来很少有的事了。我拿着旅游公司开出的单子前去交涉,他们把单子拍了照传给旅游公司,并对我说:“我们也没有办法,是上面的规定。”

他们放行了,于是我们的队伍开始向保圣寺,叶圣陶墓和纪念馆进发。一百多名老师的队伍在甪直古镇上走过,也是一支颇为庞大的队伍,可见小荷的声势。

30分钟过后,他们来到了作文博物馆。看着一个个朝气蓬勃的年轻老师,看到了小荷勃勃的生机。老师中也许有的是刚刚进入到小荷作文队伍的行列,他们通过师训,通过来到甪直,来到作文博物馆,会得到什么收获呢?有一点是肯定的,小荷的教育不仅是作文的教学,而且是做人的教育。

 

 

 

 

◇寻找校牌

 

 

◇小荷学员

 

 

◇认真留言

 

 

◇拜谒叶老

 

 

 

(未完待续)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