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时代快报->查看详细
 
唐的甪直日记(二十五)(10/8)
[ 作者:棉花糖 人气:131 日期:2018/10/8 ]

 

 

写在前面:

 

一、本期开始,开始连载苏州著名影视评论家、苏州作家协会会员、小荷出版中心顾问唐亮先生的作品:《唐的甪直日记》。

 

二、去年春,唐老师开始坐镇甪直的作文博物馆,每周数日往返于“洋苏州”与“古镇苏州”之间,闪回于古典文学与网络文学之隙,穿越于时空与人物之际,真是气象万千,阅历缤纷。

 

三、在我的建议下,唐老师开始撰写他的《唐的甪直日记》,记录在甪直的点点滴滴,描画在古镇的人人事事,笔记在现代社会中的新新旧旧。从目前成就的几篇来看,写得很有特色,文字有味道,日记有故事,篇篇有嚼头。

 

四、“我写故我在”。在唐老师的笔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固定不变的处所中,发生着的一个一个变幻无穷和惊喜不断的“室内剧、情感剧和音乐剧”。

 

五、特别要提醒读者诸君的,是这些日记的本身,就是唐老师的一篇篇青春回忆录。他常常由人及物、由人及己、由人及旧。人老了,写的文章就常常多了一些感慨、感动和感怀。这些,也最能击中读者心中那最柔软的一部分。这些,大概就是我们崇尚的所谓“文学”吧?看来,唐老师深谙此道。

 

六、希望《唐的甪直日记》能一篇接一篇地写下去,记录作文馆,也记录作者生命中的一个又一个崭新的春夏秋冬。

 

七、最好的文学,其实就是你脚下的那块地。

 

八、特此推荐!

 

河马

518日晚  苏州

 

 

-----------------------------------------------------------------

 

 

唐的甪直日记(二十五)

 

2018728  星期六  多云转阴有阵雨

 

战场,诗人。一天的中的两个面

 

夏日的古镇,一反平时的阴柔之气,显得阳刚起来了,火辣辣的阳光,把临河的街道照得像一条光柱那样雪亮。

我刚取下栅板,站在门口歇歇,忽然有人在向我打招呼:“你还在这里啊!”

我转头一看,原来是我在农机公司时的同事沈炳顺和他夫人正从门口走过。他与镇上一家开古董店的一对夫妻是亲戚,早在十年前,他也来过这里。

沈夫人催促着要上亲戚家,于是他们就匆匆离去。

到了中午时分,沈炳顺专程来馆找我了。他已经退休了,在郭巷一家工厂发挥余热。岁月已使他脸上的皱纹加深了,但他的精神不错,气色很好。

我与他共事十五年,当时他在调运科做驾驶员,而我在仓库做保管员发货,因此经常在一起,当然我还坐过他的卡车,去乡镇送过货呢。我知道他是复员军人,也听到过他在战场上的经历,不过,这次他拿出手机,给我看了一张他在战场上背着伤员的照片,这让我感到惊奇。

我问道:“这张照片是谁拍的?”

他说:“这是战地记者拍的,后来他们给我的。”

这倒确实是很珍贵的。

不久前,我看过电影《芳华》,影片后半部分展现了越南战场上血与火的情景。沈炳顺说:“只有真正上过战场的人,才会对生死有深刻的理解。我在背这位伤员的时候,边上就躺着两位牺牲了的战友,当时想到的就是能背多少伤员就背多少伤员。而且越南的地方条件非常艰苦,又潮湿,蚊虫又多,能够挺过来都是不容易的,因此现在当我们战友相聚时,常常是热泪盈眶,战友的感情是不同于同学、同事,那是用生命换来的。”

我没有当过兵,因此对这种感情没有深刻的体验,但是我能理解。因为当人处在下一分钟生命无法得到保障的状态中,自我往往会消失,于是就会产生你我不分的命运共同体,所以说战友之间是用鲜血凝结而成的友情。

我们没有聊多久,他就被叫去吃午饭了,这短暂的一见,让我回顾了一下我过去生活的瞬间,时光如梭,十六年过去了,再过十六年,我们也不知处在什么状态中了。

望着沈炳顺离去的背景,我有些怅惆。

下午,天气转阴,远处不时转来隆隆的雷声,真希望能快点下一场雨,消除一下暑热。

这时走进了一男一女两个人,与我打着招呼。他们是来自吴江的两位诗人,一位叫张建林,笔名黄叶村人;一位叫石爱芝,这让我感到很意外。

黄叶村人,我们早在苏州新闻网开设的“苏州论坛”上认识的,我们在qq上、微信上互有交流,他是吴江芦墟人,是吴江诗社的主要负责人。他特别喜欢收集当地的文史资料,有一次看到他在孔夫子旧书网上购得一本《吴县水产志》,晒在微信群里,我告诉他,这本“水产志”曾是我父亲参与编写的,花去了他后半生的精力。黄叶村人说:“因为我是渔民的后代,所以关心水产方面的资料。”

这样说来,我们还是有一点共同生活经历的。因为我父亲在文革时下放到渭塘渔业大队,人们称他是“新渔民”。我因此随父亲在渔业大队生活了半年,成为了“小渔民”。

我陪同他们参观了作文博物馆。

这时外面下起了大雨,雨打在瓦楞上,反射出无数的雨箭头。

不久前,我曾去过芦墟镇,我觉得江南古镇的情调本身就是一首立体的诗,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吴江“诗人”比较多的原因。

他们打着伞离开了作文博物馆。

老街的石板路上留下了他们的身影。

 

 

2018729  星期日  多云转阴

 

来自汉中的小荷人

 

听见外面有孩子说是小荷学员,我立即迎上去,只见一个小男孩和两位大人带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走进作文博物馆。

我问道:“是读小荷作文的学员吗?是哪个老师教的。”

小男孩回答说:“是玲珑老师教的。”

我一愣,暗自想:我们小荷作文老师中没有“玲珑”外号的啊!

我立即问:“你是在哪里读的小荷?”

那位女士说:“我们是陕西汉中城固县小荷的。”

“哦,原来是来自小荷实验区的。”

那位女士说:“放暑假了,孩子说要去苏州作文博物馆看看,所以我就带他来了。”

我开始以为她是小孩子的妈妈,后来得知,她是小男孩的姑姑,是她弟弟的孩子。

小男孩大大的眼睛,虎头虎脑的,很是可爱,他叫路豪嘉,我带着他们上楼参观。

她的姑姑很是赞赏他的侄子,她说:“这孩子爱看书,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的,因此他被选为班长。”

于是我鼓励他在我们新的留言本上留言,我说:“你可以写下参观作文博物馆的感想啊,等到你长大后,再来这里寻找你的留言,那不是很有意义的事啊!”

路豪嘉小朋友拿起笔,认真地在留言簿上写着。

我一看,他写的居然是:“谢谢爷爷的指导。”这反倒使我不好意思起来了。

参观结束后,她的姑姑说:“你去选一本书吧!”

我给他推荐了《叶圣陶作品小学生读本》。我说:“叶圣陶的小说《倪焕之》曾影响河马国王的人生,你也要从读叶圣陶的书开始,走向你的人生。”

然后我又介绍了小荷作文词典系列,最后路豪嘉选了一本《小荷发明词典》,看来男孩还是喜欢发明创造的。

暑假期间,我已经接待多批小荷实验区自发前来参观的学员家庭,他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为了什么呢?也许他们就是为了寻找“小荷之源”。

 
 

 

 

◇偶遇老友

 

 

◇诗人合影

 

 

◇小荷学员

  

◇认真留言

 

 

 

(未完待续)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