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时代快报->查看详细
 
《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之九(3/5)
[ 作者:大圣 人气:304 日期:2018/3/5 ]

 
小荷作品连载:《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之九 
 
(接上期)

 

 

连载说明:

 

一、本词典中的词汇,全部选自长篇小说《倪焕之》,计100余种;

 

二、长篇小说《倪焕之》,作者为叶圣陶先生,1928年,该书由开明书店正式出版。民国时期共印制十三版,署名全部为“叶绍钧”;

 

三、本词典依据文本性、区域性、文化性和历史性等“四项标准”,从《倪焕之》小说中选辑百余种词汇,分别进行诠释,并附录原小说中有关文字节选和页码,供读者参照;

 

四、本词典中,出现的“小说”或“小说中”,即指长篇小说《倪焕之》;

 

五、本词典的文本来源,为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1版、1963年第2版、199712月第2次印刷的《倪焕之》(中国现代长篇小说丛书);

 

六、本词典中的文字诠释部分,全部为编者原创,由冯斌、唐亮两位共同合作而完成。前期的准备工作,主要由唐亮先生完成;

 

七、本词典的印行,是研究叶圣陶先生文学实践活动的一种全新尝试,欢迎读者朋友提出意见;

 

八、“小荷作文狗”网站将分数次连载完毕,以飨读者!

 

 

 

 

 

小荷作文狗网站

 

201835

 

 

------------------------------------------------------------------

------------------------------------------------------------------

 

 

 

附录一   《倪焕之》小说简介

 

《倪焕之》是叶圣陶一九二八年写的一部长篇小说,连载于当时的《教育杂志》上。《倪焕之》真实地反映了从辛亥革命到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一部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生活历程和精神面貌,反映了“五四”、“五卅”这些规模壮阔的革命运动曾经给予当时知识青年和巨大影响。

1917年,愤世嫉俗的知识青年倪焕之怀揣著教育救国的理想,经友人金树伯介绍,来到一个江南小镇的小学里当教员。倪焕之与校长蒋冰如引为知己,一同戮力进行教育改革。金树伯的妹妹金佩章同样热心教育,很快就与倪焕之相爱并结婚。可有了孩子之后,金佩章却变成了“家庭妇女”,终日沉湎于各类家务琐事,距离婚前的进步女性形象越来越远。同时,倪焕之和蒋冰如对教育改革的热情也逐渐降温。几年后,失意的倪焕之随革命者王乐山去了上海,积极投身于社会改造活动,却再次领教了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无情落差,最后落寞地离开了这个他憧憬并努力的世界。

 

该书研究者,另可参阅《<倪焕之>120种藏本故事》(上海科普出版社2015年版,冯斌著)

 

 

------------------------------------------------------------------

------------------------------------------------------------------

 

 

叶圣陶《倪焕之》小说词典

 

(接上期)

 

 

 
81.走马灯

 

◎原文:

他看见一盏走马灯,比平常的大得多,剪纸的各色人物有真人一般大,灯额上题着两个大字,“循环”,转动的风轮上也有两个大字,“命运”。(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239

 

>释义:

走马灯很奇妙。最吸引众人的地方,是它的“自动化”,对于在农耕环境中长大的中国儿童,更产生着非常的吸引,都想探究其中“不用外力而能自转”的奥秘。

其实,走马灯自转的原因,是因为气流的冷热效应:灯内有蜡烛。蜡烛燃烧,产生温度,冷热空气交替,造成气流旋转,中间的轮轴就被带动起来。而轮轴上有剪纸,烛光将剪纸的影像投射在屏上,图象便不断地周转。

中国人的智慧还在于,能延伸思维,把文章做足,让“动感”增加,比如绘制的图画都是带有动态的,像武士骑马啊、群鱼欢游啊,动上加动,你追我赶,观看起来,就更添情趣了。

现在,逢年过节,在古村古镇,偶尔还能看见走马灯。它,已经成为民族节日的一种符号。

悬挂着的,是一盏灯;转出来的,却是一段回忆和一片怡情。

 

 

 

82.红烛

 

◎原文:

甲:舱里小桌子上点着一支红烛,风从前头板门缝里钻进来,火焰时时像将落的花瓣一样亸下来,因此烛身积了好些烛泪。红烛的黄光照见舱里的一切。靠后壁平铺的板上叠着被褥,一个二十五六的人躺在上面。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

乙:焕之便从桌子抽斗里取出一支红烛,点上,插上烛台,把取下的残烛吹熄了。刺鼻的油气立刻弥漫在小舱里。新点的蜡烛火焰不大,两人相对,彼此的面目都有点朦胧。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6

 

>释义:

红烛,就是蜡烛,有白色和红色之分,红色的,就叫红烛。在没有电灯的农耕时代,它与油灯一样,是国人生活照明的必备之物。

在中国文化之中,蜡烛被赋予了多种的含义,这是因为,通过燃烧,它能驱走黑暗,带来光明、光亮,这就与人、与未来、与希望挂上了钩。小说的第一页,描述倪焕之乘船至古镇就任教职,在第一时间就出现了“红烛”。这样的描述和安排,一定暗示着作者特别的含义或寓意。

在《倪焕之》完稿之前,闻一多先生的《红烛》已经问世。这一本诗集,在当时的文坛影响巨大。本小说中数次出现的红烛描写,是否与闻先生的这本诗集有着一定的呼应或联系?

不得而知。

反正,就文学的视角而言,红烛,不仅仅是红烛。

 

 

 

83.金丝边眼镜

 

◎原文:

甲:“‘将令’也有打折扣的么?”树怕把金丝边眼镜抬了抬,哈了一口酒气,庄重地说“既然你们大家这样说,本将军也未便故拂舆情;就是一杯吧。不过要轮到我说话了;你们只顾自己滔滔不绝地说话,不管别人家喉咙头痒。”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0

乙:“唉。”树伯焦心地叹着气,两个手指头在架着金丝边眼镜的鼻梁部分尽是摩擦,像要摩平那些皱纹似的。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236

 

>释义:

眼镜的一种,因为其镜架中镶有“金丝”,故名。

所谓的“金丝”,其实并非真的含有黄金,基本材料一般使用白铜、黄铜、镍和金合金等。

此种眼镜风行于民国时代,因其精致、秀气,而显示出高贵不凡的身份。佩戴者常见于文化界、教育界或文学界,是“读书人”的“标配”。小说中的树伯是读书人、知识分子,所以佩戴一副金丝边眼镜,从中看出他不同于常人的家世和身份;而作者也通过对一副眼镜的描写,起到了“借物写人、物中有人”的作用。

 

 

 

84、泥水匠

 

◎原文:

甲:“这由于干的都是教育事业的缘故。譬如木匠,做一张桌子,做一把椅子,用不着理想;或者是泥水匠,他砌墙头只要把一块一块砖头叠上去就是,也用不着理想。教育事业是培养‘人’的,——‘人’应该培养成什么样子?‘人’应该怎样培养?——这非有理想不可。”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3

 
>释义:

泥水匠,是民间对造房修屋、专事砌墙抹灰之工的一种俗称,也有叫泥瓦匠、瓦匠、瓦工的。现在,文明了,统称为“建筑工人”,地位一下子就提高了不少。

其实,泥水匠的工作非常不易,用三个字来概括,就是“脏、累、苦”,有时还被人看不起。小说中,作者将泥水匠与“教育事业”进行对比,来说明教育的工作性质与两者的不同之处,文字中绝无贬低的意思。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殊不知,在二十一世纪的今日,我们的泥水匠也一“匠”难求、行情看涨。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南方城市,一位泥水匠的日收入,当在三至五百元之间。做满一个月,也就有五位数的进账了。

——无他,以稀为贵。“脏、累、苦”的事,年轻人和不年轻的人,都不愿意干了。

 

 

 

85.钱庄

 

◎原文:

甲:倪焕之的父亲是钱庄里的伙友,后来升了当手。性情忠厚方正,与他的职业实在不大相应。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7

乙:父亲这样说,并不是他不希望焕之发达起来,是因为他发见了比学堂更好的捷径,那捷径便是电报局。是终身职,照章程薪水逐渐有增加,而且一开始就比钱庄当手的薪俸大,如果被派到远地去,又有特别增加这不是又优越又稳固的职业么?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8

 
>释义:

所谓的钱庄,用了现代的说法,就是非官办的民间“银行”。

这是在中国明代中叶后出现的一种信用机构,是当时国内银行的雏形。它起源于银钱兑换,其后,逐渐发展为办理存放款项和汇兑等业务。不同区域,它的名称也不同,如银号、票号、钱店等。

小说中,倪焕之的父亲希望儿子有个更高收入的职业,最好还能稳定,用当时的话说,就是吃“公家饭”。

其实,小说中的“父亲原型”,也有着作者父亲的影子。叶老的父亲名叶仁伯,当时受聘于一大户人家,帮着收取田租,干的就是与数字、账目有关的事情,用了当时的说法,是“吃知数饭的”,被称为“账房先生”。

都说生活是创作之源,从《倪焕之》的这一处情节来看,一点不错。

 

 

 

86.刻图章

 

◎原文:

他又与同学吟诗,刻图章,访问旧书摊;又瞒着父母和教师,打牌,喝酒,骑马。他不想自己的前途和父母的期望,只觉得眼前的生活挺适意。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8

 
>释义:

刻图章,是一门技术,更是一门艺术,跟中国的书法有着密切的关系。生活中,印章的用途很大,它代表着一种行政权力,而个人的私章,则代表主人的诚信和名誉,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给你盖的。

在非商业化的日常生活中,使用图章,更多的是一种文化行为,比如画家绘画后的题款、作家签名后的盖章等。一张画、一本书,因为增添了一枚红色的印章,也就多了一份文韵,添了一种情趣。

小说中写主人公的种种业余爱好,其实也来自于作者本人的生活经历。在甪直执教期间,叶老最受人欢迎的,就是他的印章篆刻。据说来者不拒,有求必应,像当时同在吴县“五高”任教的王伯祥先生,手头竟有叶老亲刻的十余枚印章呢!

刻图章,刻的是图章,铭刻的却是对中华文化的一份挚爱,锻就的则是一种“锲而不舍”的精神。

当然,其中也含着对受赠者的一种祝福和情谊。

 

 

 

87.国文课

 

◎原文:

甲:他就根据这样的见解教他的国文课预备必须十分充足,一个字,一个典故,略有疑惑,就翻查《辞源》。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28

乙:国文课,就可以从事文学的欣赏,思想的锻炼,文法的练习,好处不在小呢。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15

 
>释义:

国文课,是民国时期的叫法,与现在的语文课大致相当。

那时,小学阶段叫“国语”,到了中学,则名“国文”。国语的课文多用现代文,也就是白话文;而国文课本,则多了文言文的成分,有时,其占比高达百分之七八十。当然,练笔的次数也逐渐增多。

叶老曾总结过,出口为“语”,落笔为“文”。于是,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由叶老提议,将两者合并,共称为“语文”。这个叫法,是叶老的创造,是他老人家对于汉语文教育的重要贡献。当时,他的职务是人民教育出版社的首任社长兼总编辑,负责全国中小学所有教材的编写和把关,其中,语文教材则是“重中之重”。

叶老曾说过,编辑是他的第一职业,教师是他的第二职业。其实,编书、写书和教书,都是与语言文字打交道。“为母语的一生”,是国人对叶老的崇敬之辞和高度概括。

本词典的两位编者,曾于20178月受邀至央视一套之《我有传家宝》栏目,参加以叶老和语文教科书为主题的节目拍摄。其间,有诸多细节和看点,读者诸君亦可上网参阅。

 

 

 

88.电报局

 

◎原文:

甲:他不曾参观过电报局,只从理化实验室里见过电报机的模型,两件玩具似的家伙通了电流,这边一按,那边搭的一响;这边按,按,按,那边“搭,搭,搭”。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9

乙:父亲这样说,并不是他不希望焕之发达起来,是因为他发见了比学堂更好的捷径,那捷径便是电报局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8

 
>释义:

电报局,是清朝末年,国家为通讯而专门设立的管理和筹备机构。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在电话还没有完全普及时,电报仍作为通讯快捷的形式,九十年代后随着电讯业的发展及手机的普及,电报业逐渐退出了社会生活,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

小说中反映的,是民国时期的就业状况。作为一种新兴的科技行业,能进入电报局工作,当然前景好、收入高,被人羡,算得是一只响当当的“金饭碗”。

天底下的中国父母,在为孩子择业的时候,一般都以薪水的高低和生活的闲适,来作为第一要素,而极少考虑到他们的兴趣爱好与工作的结合。至于民族、社会、理想、未来等等,他们可能觉得,这些都是国家的事,与我们小老百姓过日子,又有多大的关系呢?

想想,真的让人忧心忡忡。

 

 

 

89.中学堂

 

◎原文:

甲:父亲说了一番不必再读下去的理由以后,就落到本题,要焕之去考电报生;并且说,中学堂三年级生的程度去应考,是绰乎有余裕的了。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8

乙:他只把声音故意发得柔和一点,请求父亲让他在中学堂毕了业,再想法去干旁的事情。他说,到那时候,什么事情他都愿意干。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9

 
>释义:

中学堂,是清末民初时,对“中学”的一种称呼,相当于现在的初中,或初高中的结合体。

汉语词汇,其中的韵律问题,是一个大可值得研究和玩味的课题,所谓“音形义”,其“音”在首,就是这个道理。比如“中学”和“中学堂”,放上一个“堂”字,言语间就似乎多了一份文韵、添了一份雅致、增了一份庄重。

惜乎后来所有的“中学堂”都改叫了“中学校”,有的还以数字来命名,叫什么“一中、二中”,还有“十三中、四十四中、一百十八中”的,于是意境顿失、文味全无、莫名其妙,就文化而言,一点名“堂”也没有了。

 

 

 

90.西洋史课

 

◎原文:

这一天下午,焕之这一级上西洋史课。那个西洋史教师是深度的近视眼,鼻子尖而高,看书等于嗅书。 (选自人民文学出版社《倪焕之》P10

 
>释义:

用了今天的说法,“西洋史课”就是“世界历史课”。

小说的主人公倪焕之虽然是语文教员,但似乎不仅仅执教语文这一门学科——兼教、兼任,在民国时期是一种相当普遍的现象。

其实想想,这样的做法还真有道理。就所谓的知识而言,中小学就是打基础的阶段,博而不求其深,广而不求其精。一位教师同时担任两门或以上的学科教学,多涉及一些知识门类,在教学教研的过程中做到相互融通、跨界综合,无论对教师、对学生,都是一件大好之事。

目下,我们的教育似乎过于死板了一点,教语文的便一辈子教语文,教体育的便永远不会去科学实验室——决策者以为如此便能体现“学术有专攻”,殊不知,世界是平的,在当下的多元时代,“唯一”和“专一”,有时也会害人。

 

 

 

 

(未完待续)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