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时代快报->查看详细
 
关于文言文在语文教材中的“突破与扩容”(8/5)
[ 作者:大圣 人气:166 日期:2017-08-05 ]

 

河马推荐:

 

一、此文值得一读。

 

二、小荷的小王子阅读教材中,有大陆第一部《儿童文言阅读课本》,共15种。两百篇左右的课文,近两千道训练题目。该教材费两年而编定;使用一年后,改定并由苏州大学出版社在2016年正式出版。

 

三、小荷认为:文言是中华文化之根,更是母语之根、汉语之源。在近代百年文化史上,几乎所有的文化大师,都有着极好的文言功底。从文言开始,继而到白话,这是一条汉语学习和掌握的必由之路、真理之路和成效之路!

 

四、小荷人,走在了母语教育的第一排敢为天下先,是小荷人的文心和文胆。

 

五、以下的文章,来自网络。作者多角度地阐述了文言之用、文言之荣、文言之功。一句话:文言文,善莫大焉!读后有大快人心和高山流水之感。

 

六、特此推荐!

 

河马

 

-----------------------------------------------------------------

 

 

秋季新教材,文言文正式进入小学教材,且比例不小

 

 

最近中小学教材改革的新闻为人热议,谌旭彬一篇《语文教材文言文猛增,中小学生恐成牺牲品》阐发了对新版语文教材中,文言文比例变大可能会产生一些不利的观点。就这场关于文言文猛增的讨论,和谌这篇文章中的一些观点,我想表达我自己的一些看法。

 

 

 

全国中小学语文教材中文言文比例大幅提高的消息,使人们对教材中文言文数量的争论自然而然变得激烈。有人认为文言文太多,会否定白话文这么多年来占据霸权的努力。但文言文的增加不是用来反对白话文的,因为若要反对,必须有与反对的对象相矛盾的点,白话文来自于文言文,两者并非非此即彼的矛盾关系,文言文是为白话文提供一种对比而非对立。用于对比的文本便无所谓数量。

无所谓数量,指的是存在文言文前提下的多与少的问题,其实有关这个前提——课本中该不该有文言文——的争论也需要解决。有人认为低年级小学生还不到学文言文的时候,但是仔细想想,无论从什么时候开始学,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文言文的起点都是零,那么凭什么否定文言文在小学低年级课本中存在的资格呢?而且语文学习,公认地不应止步于日常交流,而应该使学生具有基本的语文能力,比如阅读、鉴赏、写作,这就要求语文课本应该尽可能提供能够培养这些能力的文本。在我看来,这指的是各种各样的文本,无论它流不流行、实不实用、甚至登不登得上台面。这也是我曾经大胆地向语文老师进谏,在语文课上学习网络文学的一大理由。

这样看来,文言文作为各种各样的文本之一(而且还比较实用、非常登得上台面),必须存在于语文课本中。并且,仅从文言给白话学习的对比作用来看,文言的数量是无所谓多少的。但是鉴于课本的容量有限,比例的调节是必要的。我认为文言文的占比应该适当,判断适当的标准应为不挤占其他文本的合理空间。我认为这次的调整,并没有以牺牲白话文、翻译作品的展示空间为代价,因此是可以接受的。过于苛求比例是不必的,至于1978年新编语文教材时对于比例数字的敲定之几经变更,实是仿讽文学的好材料,而非应该过分关注的东西。

 

 

 

上文所说不该过分关注,不是说文言文的比例不重要,也不是说只要有而占比很小就行了,而是在说文言文在课本中的比例不该太过于数目字化,因为这容易导致语文缺乏灵活性。我认为文言文需要在课本中有较大的比例,原因在于这次调整不仅是如上文证明的可接受的,甚至还是应该鼓励的。

大约出于谦虚的规矩,谌不赞成文言文增加是因为,当前的白话文不够成熟(谌按:不是出于谦虚,我确实认为当下的白话文还不够成熟),但不是让中小学生转去大量学文言文的理由。给出的支撑是,使用白话的现实不可逆转、学生使用文言会闹笑话、文言文很多都缺乏逻辑,而现在学习语文的核心目标之一就是让学生有逻辑地好好说话。

这很有意思,首先我不认为会有人因为白话的不成熟而去学文言文,其次白话文不够成熟,恰恰是让中小学生去多多学文言文的理由。先对上面的三个支撑提出辩驳:不符合现状的理由是不成立的,因为这里的现状,被人为剥夺了产生需求的可能,也就是说,不可逆转似乎便不能变化。用这种意义的现状,我们只能推得,追求成熟白话也是不符合现状的,当时白话从文言中脱胎而出也是不符合当时的现状的。第二点,学习难免要经历不三不四的过程,要求学生一出手就是韩柳水准,是更大的笑话,和典型的变态。照这样说,学生要从课本中学到足够优秀以至于全能,那么语文课本应该无限厚才对。再有,好好说话的逻辑其实是一个范围相当狭窄的概念,它绝非逻辑学,也非某种规律,只是一个能自圆其说的观点或原则。回忆我读过的课本,好像白话文也没几篇有逻辑的。而真正有逻辑的文本能不能使得学生有逻辑,而缺乏逻辑的文本是否妨碍学生有逻辑,都没有被证明。

值得一提的是,逻辑不应该成为终极目标,使用逻辑更好地进行批判才是重要的。我们时常强调的语文素养、人文素养、思维能力等,都应该与批判性相连。谌所提出的自如、自由、自洽,且不论它为何独独给白话文使用提出这个要求,从其合理方面而言,和批判的过程其实是有所对应的。

根据我的体验,要批判,第一步要做好诸如扩大词汇量、丰富表达方式等工作,打实语言基础;这和自如表达,需要掌握足够的词汇和表达技巧,有共通之处。接下来是运用技术,把想法转变为语言;这里的技术是多义的,不仅仅是处理一种语言时要用到的方法技巧,还有处理多种语言和语言之间的,掌握的技术越丰富,运用技术的手段越熟练,我们的表达自由才能扩大。有了这前两步,语言才能作为一门顺手的工具,帮助我们进行思维和批判。

文言文,在第一个步骤中,对丰富词汇表达等有巨大意义,因为它蕴含了很多日常用语和白话书面文中所遇不到的字词和表达方式。在第二步里,学习文言文所必需的字词翻译、句读、分析句子成分等技巧是丰富和加强技术的手段,不仅局限于扩大表达自由的范畴,并且从扩大表达自由的内涵来看,它实际上是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考方式,以获得另一种冲破白话文控制下思维模式的新的自由。这种新的自由甚至会反哺白话文的表达自由,因为文言文技术带来的思维疆域的扩大、思维方式的提升,都和白话自由并行不悖,且是白话扩大自由所需的。而最后,文言文作为一门语言当然提供批判性,它的工具意义再强调也不为过,加上文言文本身是一门非常优美的语言,还可以发展与批判紧密相关的审美。因此加强学习文言文在上述三个环节都有裨益,和三自也没有任何冲突。

 

 

 

对文言文增加的质疑还存在于对其效果的不确信态度上。在这里我大概总结出三种不同的质疑声。

第一种认为学习过多文言文浪费时间、毫无用处。除了上文中不符合现状等理由外,文言文在以后柴米油盐中起不到半点作用。这是一种功利的想法,但是比起学校中,拼命学文言文以求分数的功利主义,这似乎还算一种尚可的功利。用一种功利主义去反对另一种功利主义,实在是我看到的这次争论中非常讽刺的一点。再说,学习文言文并非毫无用处,光有白话文不能让国人提升白话表述水平,文言文的补充是必要的。生活中涉及文言文的场合并非完全不存在,古装剧、电子游戏,不学习怎么好好看好好玩?还有相当重要的一点是,文言文是中文的根基,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怎样来,都是它告诉我们的,又怎么能说它毫无用处?

第二个质疑是,文言文学习制造痛苦、磨蚀灵性,让孩子成为摇头晃脑的老夫子,而不会好好说话。我认为好好说话和灵性无关,这仅仅是语境下的问题。如果我用标准规范的普通话跟我说苏州话的爷爷奶奶讲话,他们不会认为我在好好说话,而是笑我开国语腔。因此好好仅仅在于符合了语境给出的规范和约定。

学习文言文给我的最大印象也是痛苦,可是没见得磨蚀了我所谓的灵性。一方面学习任何一样东西都不轻松,文言文也不该因为它带来的痛苦而遭到不适于学的否定评价。另一方面灵性的磨蚀,是与教育方法相关的。抛弃分数来看,沉重的文言文学习,至少教给我们一种技能。加上分数和沉闷的课堂,技能容易使人机械。但是这依然和文言文自身无关。况且即使技能掌握不好,文言文至少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视野,这反倒给培养灵性增加了一种可能。因此,文言文普遍枯燥的教学,而非文言文本身,是我们要关注的导致学生不爱学文言、越学越僵硬的原因。

第三种是,学习文言歪曲传统、混淆认知。我们现在已经面临着歪曲传统的危险了,乱搞一气的吟诵《三字经》《弟子规》等小学生邪教值得警惕;另外有些人学文言文是为了装有文化,雕虫小技被认为是大家风采,也十足不可取。但这些不是恰恰证明了我们的文言教育太过缺乏,以至于随便拉来一个文绉绉的东西都能叫优秀传统文化?虚假、歪曲的文化是混淆认知的一大因素,这是我认同的,这就更加要求学习尽可能多的文言文,来使我们明辨。一味将其阻挡在外,只会使混淆认知更加严重,要么把优秀作品片面污名化,要么把垃圾当宝贝捧着。

 

 

 

课本必然要联系到教学,教学必然要联系到教育的能力,我想这也是这么多人关注这一变革的源头。学校有没有足够的能力教这么多文言文,教文言文能让学生学到什么,教学又能在多大程度上达到课本调整的目的,教学是否应该遵照调整的目的……

这些问题恐怕还要等实施以后才能给出更好的回答。目前看来,我认为文言文承担了过重的责任,不仅要复兴传统文化,还要清洗白话文所受的污染;不仅要改善语文的教学结构,还要推陈出新培养学生的人文素养和国家民族意识。文言文快扮演起救世主的角色了,这就招致了诸多误解。

使用改革课本学习文言文的是生活在现代的中国中小学生,这个对象一直被提起却一直被忽视。一直被提起存在于对学生的过度客体化之中,即单纯地强调学生是培养的目标;而一直被忽视,是因为学生不被认为是一个能够自主学习的主体。这两者的矛盾体现在课本改革上,便是被不负责任地赋予语文教育各种意义:对接古今,从而铺开传承和复兴传统文化的道路;贯通中外,从而树立坚定清晰的国家民族意识。

但是现实是,所谓对接传统与现代,只能让在现代生活中几乎没有任何空间的传统以一副嬉皮笑脸的姿态去迎合现代对它提出的种种想象性质的要求,造就了一批贪图省事的、无能的教学,形成了语文课堂像海外孔子学院那样,穿件假汉服咿咿呀呀就算学得传统这种叫人哭笑不得的场面。现代的学生,学到的依然是现代传统。而这种把中国学生当孔子学院的学生的行为,只会让学生的立场离中国越来越远,和对自己到底是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学习语文,产生迷茫。当然我也不认为学习文言文能在多大程度上培养什么国家民族意识,文言文在中学以前基本都是技术方面的苦役,至于语文课经典的政治课功能,在文言文面前还是比较无奈的。所以这何尝不是语文课去政治化呼唤者应该感到欣喜的?

既然提到了语文课的政治功能,我想说的是这次课本改革增加文言文的做法,对削弱思想灌输,和提升教育的能力,是有一定意义的。

有人批评教科书是政治的风向标,即使复兴传统文化之类也是政治目的,因此文言文的增加还是借语文的名义进行政治教育。我不认为是这样。

教科书确实是离不开政治的,这在别的地方也一样。我曾经在加拿大读书的时候,课本也明显体现出了这个移民国家莫谈民族种族的政治性,即使在不得不涉及的领域,也是先从无关痛痒的古埃及、美索不达米亚开始讲起。事实上,我们生活的每一个方面都离不开政治,教育当然也是。所以首先政治不应该被妖魔化,其次与政治的关系,有两种倾向:离心的和向心的,教科书的倾向在意识形态的审查制度下无疑是后者,而我认为教育的倾向应是前者。即使教科书致力于把学生都培养成社会主义的接班人,教育的目的也不该是这样。教育应该是一个广阔的空间,如果担心学校语文教育的材料被压缩基本仅存灌输思想为主的白话文,那么文言文的加入能在语文教育追求广阔的努力——我看到很多老师都试图打破课文的桎梏,为学生提供尽可能多的角度——中助一臂之力。

另外,如果担心文言文的加入无非是增加新的用以灌输的思想,就文言文的特点来看,它的创作时代决定了它并不可能完全附和当前;同时,灌不灌输在我的体验中,主要取决于教育的能力,如果老师仍然照着大纲把《狼》教成警惕阶级敌人,那再好的文本也只能落得悲哀的下场。要教好文言文,必须提升教育的能力。处理好文言和白话的关系,也需要教育的能力。我发现自己写了这么多,最绕不过去的核心问题,就是教育的能力。

令人满意的教育能力,我还作不出阐释,仅从现在的状况,和这次文言文争论中所显示出的人们关注的焦点来看,我认为增加文言文之后,教育能力至少应在以下的方面有所体现。

学生被当作人来看待,而不是被白话污染了又泼一层文言来刷白的没脾气的墙;学生被多面地看待,既是接受者又是创造者,不轻易认为什么不适宜学,而又随便地认为必须学会什么。老师要授之以渔,把学习文言文的技能教给学生,同时做到明辨,排除不合理的灌输目的,为学生提供尽可能多的视角。教育整体应是不盲从的,不被各种附加的虚假责任压垮,文言文教学还是应该质朴一些,把知识、技巧放在首位,让学生能够利用它们摆脱课堂的局限,在课外和将来的生活中,帮助培养自己的观点、思想。

这些能力当然也不局限于文言文。我还不敢说教育的能力应使人幸福之类的话,但是如果人能始终得到尊重,不被否定各种可能性,知识丰富、技能增多,接受自由与开阔的引导,通向幸福的路会平坦很多吧。

 

 

 

总结下来,谌文中的一些建议有其道理,但是并不用担心中小学生会成为过多文言文的牺牲品。文言文在中小学生课本中应该存在,并且应有较大的比例。我对文言文在语文教学中的增加是比较乐观的。文言文不仅能弥补如今古文知识的匮乏,还能为学生提供更广阔的视角、服务于更自由的批判。但要使文言文真正发挥它的这些效用,需要提高教育的能力。

 

 

 

(完)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中国苏州园区新天翔广场2幢702室 //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