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河马演讲/微博炉★>查看详细

 
河马推荐:吴先生走了,他留下了文心
[ 作者:大圣 人气:284 日期:2017/7/20 ]

 

河马推荐:

 

一、《吴先生走了,他留下了文心》,这篇文章是下载的,但题目却是新拟的。原先的叫做想象了一个图书的空间之类的题,大而文。现在的这个题目,平而淡,但表示出一种悼念和敬意。

 

二、小荷人与诚品有文缘。大概在五六年前的样子吧,吴先生在苏州开出了诚品的第一家“大陆店”。小荷人几乎倾巢而出,然后满载而归。这样的文化,这样的视野,这样的执着,这样的爱书人,这样的探索者,让人仰视和叹服。

 

三、后来,在苏州园区举办的吴先生的一次演讲大会上,小荷人精心策划了一次“阳谋”,即在大会最后的提问环节中,第一个向吴先生进行了提问。当然这需要自报家门,于是让全场的苏州文化“大咖们”也听到了一回“小荷作文”,这是一次免费的“文宣”。最精彩的,是会议结束,吴先生演讲毕,小荷人已早早上台,恭候于吴先生离场的“后门”专道,与吴先生进行了两次合影——这也是吴先生那回演讲后,三次合影中的“三分之二”。小荷人,很欣慰!现在,这样的大幅照片,就高悬在甪直作文馆的“平屋”之中。

 

四、感谢吴先生给了小荷人这样的机会!当然,那次同样倾巢而出的演讲参与大会,也给小荷人带来了震撼、思考、标杆和信心。让小荷明白了一句话:文化,是需要熬的;文化,是用“心”做成的。若得骄傲,须先“煎熬”。

 

五、“吴先生走了,他留下了文心”——所有的人都会走的,就如所有的雨都会停一样。但走的是人,留下的却是对人心的滋润和永存人们记忆之中的翩翩身影。这样的“活法”,不是每个人都想做和能够做到的。

 

六、特此推荐。同时,亦以此文表达对吴先生不幸离世的沉痛哀悼——“书界叹陨落,天堂起文光”。吴先生,您一路走好!

 

 

冯斌   2017720日上午 苏州家中

 

 

--------------------------------------------------------------------

 

 

吴先生走了,他留下了文心

 

 

718日晚间,诚品书店创办人、董事长吴清友,因心脏病于台北去世,享年67岁。

诚品书店是台湾地区著名的书店,首家店于1989年开张,自创立以来,本着人文、艺术、创意、生活的初衷,目前已经扩张到出版、画廊和策展等诸多行业,是台湾地区著名的文化产业坐标之一,至今已经在两岸三地开了49家书店。大陆首家旗舰店位于苏州,2015年有消息称上海分店也将落户上海中心,但至今仍未开业,原规划诚品书店用地现在已花落方所。另有消息称深圳分店将于2017年下半年开业。

取名诚品,代表着诚品书局对美好社会的追求与实践。诚品是城市人的集体创作,连锁而不复制的经营模式,尊重各地文化特质,透过人、空间、活动的互动积累,发展出不同的场所精神和经营内容,塑造了城市中不同角落、不同内涵的文化氛围。

得知吴先生逝世的消息后,龙应台在脸书写道,书店可以只是卖书卖纸卖文具的商店,但吴清友却把它做成生活的美学、文化的指标、对心灵境界的坚持;而背后的所有辛苦,也只有朋友们知道。我感佩他对台湾的付出,尊敬他对华人世界的贡献,但是更心疼他白了头髮的辛酸……”马家辉也表示怀念,诚品开创了24小时书店,对我们这些文青大学生来说是一个天堂,大大开了眼界。我们那时不睡觉,骑着机车去诚品。诚品对我们是很大的头脑启蒙,我非常怀念。

凤凰文化连线多位书店人,其中既有单向街、季风这些复合式书店中的知名连锁品牌,也有非一线城市的文化风景如卡夫卡、如是书店,还有豆瓣这些的传统书店坚守者,但他们对吴清友的哀悼和对诚品模式的钦佩却如出一辙。在许知远看来,诚品伴随着两三代台湾人的成长,而不是一个孤立无援的小孤岛,它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它真的成为了台湾日常生活和社会风气变迁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成为了公共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吴先生重新想象了整个行业,开创了整个书店业的一个新时代

复合式书店的负责人都认为,自己或多或少受到了诚品模式的影响,也承认学到的恐怕只是皮毛。谈及书店的未来,许知远表示乐观,于淼却忧心忡忡,豆瓣书店的老板娘则直言环境越来越差,青岛如是书店的创始人安东则认为,实体书店行业迎来的恐怕不是文艺复兴,而是大浪淘沙。

 

 

单向空间创始人之一许知远:吴先生开创了整个书店业的新时代

 

对于我们所有开书店的人来说,诚品都是我们最初的非常重要的榜样。我觉得吴先生开创了整个书店业的一个新时代,他重新想象了整个行业,制造了一个新的标准,这个标准是我们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面都难以达到的,他真的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人物。

我觉得核心的问题在于,诚品真的成为了台湾日常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成为了公共空间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公共空间内的交流,几乎是所有的创造力的源泉,如果缺乏这种公共空间,整个社会的创造力、理解能力等会缺少一大半。而且它在台湾是一个很大的连锁店,确实伴随着两三代台湾人的成长,而不是一个孤立无援的小孤岛,所以它会变成整个社会风气改变的组成部分,我觉得这是一个特别了不起的工作。

诚品在全世界都是一个非常意外的案例,它跟吴先生的个人特性有很大的关系,跟台湾社会的特性有很大关系,我没有见过全世界任何书店能够像诚品这样,对一个地方的文化、生活产生这么大的冲击和影响。吴先生的精神当然也是很鼓舞我们的,吴先生赔了15年,我们现在赔了12年,反正不赚钱吧,我每次讲到这个话都觉得挺温暖的。

我开书店时间越长,越觉得诚品真的很了不起,站得高,能够塑造一个新的时代的风潮。单向街也非常希望能够变成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但是我们做不到,因为我的经营能力比吴先生差很多,但他的精神是我们想寻求的,书店不仅仅是一个书店,它应该是一个展览空间,是一个思想交流空间,是一个人和人相聚的空间,这是单向街一直想试图做到的,它应该变成青年人的生活的一部分,不同的人生活的一部分。我觉得我们可能不太一样一点,跟这些书店,我们可能很强调在往线上的一个运行吧,而且我们也不除去传统的书和咖啡文具,我们也更强调自己是一个可以提供新的内容的公司,新的内容的书店,我们生产内容。比如说我会生产自己的MOOK杂志,生产自己的音频、视频,我们更希望我们这个书店本身能产生新的内容,然后包括我们做大量的沙龙的活动,我们希望是一个产生理念的空间,而不仅仅是一个传播理念的空间。

我对实体书店的未来当然很乐观了,因为现在你已经看到一个很大的实体书店在复兴。而且我觉得新一波这些连锁书店都是深受诚品影响,可能比我们十多年前开始办的时候更明确,比如方所、言几又、转型后的西西弗,我想都会受到不太程度的影响。

 

 

季风书园董事长于淼:国内实体书店学到的只是诚品的

 

看过吴先生的一些采访和文章,很佩服他对文化空间的内涵价值的塑造和坚守,并且最终得到市场的认可,在情怀和商业中找到了平衡。

诚品是到后期才逐渐形成它目前的模式,一方面是经验和教训的积累,一方面是伴随城市大众对文化生活需求不断提升的一种顺势而为。其中难能可贵的是吴先生对文化、对城市文化空间、对美的理解,这是一般大陆书店人很难学到的,在这样急功近利的、缺乏创新基因的社会环境下,国内实体书店学到的仅仅是形,能做的也就是山寨。

国内实体书店目前情况貌似不错,特别是大型连锁书店,原因其一是和商业地产项目联姻而取得的优惠条件,其二是政府文化补贴,但这种联姻或补贴只是短期的一种相互利用,很难看到长远;网络书店的杀伤力持续增强,而且是不可逆的;所谓模式创新大多是不伦不类的拼凑,缺乏内涵,而且离书、离思想越来越远;对于书业这样一个带有公共性和公益性的行业,政府的扶持也是缺乏诚意的。基于以上种种,目前格局下的国内实体书店很难在市场上独立发展,大多是寄生性生存。

书店很重要的一个职能是传播有价值的知识和观念,特别对于国内比较封闭的思想环境,常识的普及和思想的多元显得尤为重要。这是我们季风多年来一直在坚持做的事情,是我们所认为的书店本分,也因此而遭遇巨大的压力。对诚品而言,因为成长环境完全不一样,这方面反而不那么困难,也没那么突兀,他更多传递的是一种生活美学。对于季风而言,在压力下,我们往往没有选择生的权利,但可以选择死的方式。

 

 

豆瓣书店:书店怎么复合,都不能以牺牲书的数量和质量为代价

 
因为没去过诚品,所以没办法评价,但听说很赞。目前我见过的这些所谓复合式的书店,没有看到特别好的,希望他们只学到了皮毛,没学到精髓,这样,我对诚品会很期待。我觉得复合式的书店本身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因为初衷都是把书店当成一个公共空间,复合式的公共空间当然是很好的,能吸引不同的人,但无论你怎么复合兼卖什么,都不能以牺牲书的数量和质量做代价。现在很多所谓的书店,书的面积连百分之五十都不到,而且是质量很差的书,也不让拆封。这种也要叫书店,实在是无耻。问题不是出在选书上,而是出在动机上,他们的初心可能就不对,为了赚钱或赚名而已。

之前沸沸扬扬的豆瓣关门危机,可能要过去了,因为同一条街上的空门脸已经租出去了。但物业也并没有确切的答复,万一政府要一刀切,他们也没有办法的。实体书店最好的年头是0809年,也是整个行业的黄金时代。豆瓣这些年的经营状况用一个字概括就是,近些年一直在亏损,要靠其他的生意养书店。我们做了这么多年的书店,其实不是因为做的好,而是因为能熬。这些年来的环境一直在变差,也面临着经济和政治的双重压力,很难说未来会怎么样,可能就是随缘吧。

 

 

青岛如是书店联合创始人安东:诚品的成功源于坚持求变

 

我没有见过吴清友先生,但是从学生时代就久闻他的大名,到台北旅游,101大厦的诚品书店,简直是朝圣的地方。其实对他也称不上了解,但一个人坚持做一件事近三十年,其中还有十五年一直是亏损状态,这份执着,无论如何都是值得尊敬的。

诚品模式从2000年前后,影响了中国无数家实体书店。但是诚品模式又不是一成不变的,国内的书店业,一度简单粗暴地将其概括为图书+咖啡+创品,至今仍有人这样认为——但是呢,其实如果去苏州的诚品书店看一看,就知道目前的诚品模式,早已不是这样简陋了。书店早已不是单纯的卖书、读书的地方,电商平台的冲击、时间的成本的无限提高,让每一次出门不可能只有一个目的。每个城市的书店,都越来越像一个公共的文化空间,还是以苏州诚品为例,从阅读和看展,从咖啡到吃饭,甚至涵括了琴棋书画、烟酒糖茶、衣食住行的每个方面。当你去Shaopping Mall看电影、吃饭的目的超越购物的目的时,去书店为什么只能是去买书呢?一样的道理。

诚品的成功,坚持和求变,二者缺一不可。没有坚持的耐心,只求速成,则会欲速而不达,没等品牌积累下足够的美誉度,就已经被败坏掉了,不可能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天。没有求变的勇气,落后的商业模式迟早会被市场淘汰,不断试错,不断改变,贴近时代的脉搏,格调又不落下乘,诚品才会有今日的局面。

如是也在摸索自己的商业模式,以如是书店作为品牌象征和引流入口,辅以少儿艺术教育、创客空间,又在书店的周围设立诸如美术馆、剧场、精酿酒吧、精品餐厅、轰趴等业态,多元经营,共荣发展。目前书店本身难说盈利,但由书店衍生出的其他产业,则是收入的保证。

中国貌似迎来了书店业的春天,每个城市每年都有大量的新书店开业,看似繁花似锦,但真的是文艺复兴?未必吧,多数人还是想投机。不出意外,未来的几年将会有一次洗牌,那些缺乏诚意和耐心的书店,是很难持续生存下去的,更遑论发展。实体书店的未来,属于那些深耕这个行业的人、真正有情怀也有能力做好这一行的人。只是想从中分一杯羹的,想必会很失望。

 

 

卡夫卡独立书店、兔子共和国书店创办人许多余

 

昨晚听闻吴清友先生逝世的消息。假如我也像他一样活到六十左右,已剩下不到三十年时间了,接下来是继续做书店,还是回山区隐居写作?生命无常,但勇敢而单纯的活着的信念不能动摇。

我跟吴先生没有交往,但他和他的诚品一直是我们书店人的榜样。当卡夫卡独立书店亏损到六年的时候,中途我曾动摇,但一想到诚品,我就获得了力量,人家亏损了十几年,我们还没到十年嘛。我觉得吴先生一定是一位谦逊而坚强的人,且很有能力,一个人能把一生托付给一件事情,是值得尊重的。

诚品为城市建立了某种隐秘的标尺:一个城市若想有品质,必须得有几家好书店。今年,我们与国企商之都达成战略合作,卡夫卡即将完成转型,由原来的纯独立书店变身为汇聚合伙人的文艺生活空间,这也是在向诚品和方所学习。但说实话,诚品模式并不值得我们学习模仿。其实是学习不了,诚品的格调、渠道、合作商、资本,都是长期坚持所建立的信誉,一般的书店人是没法短期内拥有的。我们现在来看,诚品其实就是一家精致文艺综合体,大陆的很多开发商,包括一些国企也试图模仿,但诚品的精髓是他们学不来的,比如,专注,信念,不计得失……而大陆商业和资本的精英意识还不够,缺乏担当。

吴先生曾反复强调,诚品不是一个好的商业模式,但不是说诚品不是一个成功的模式。吴先生其实是在善意的提醒大家,不要模仿诚品,他能做成功,不代表你能做成功。我们能从吴先生身上学到的,仅仅只是专注和坚持。

精神食粮旗下的几家独立书店,卡夫卡,许多余,兔子共和国,嫩叶等,前些年也一直在亏损,我为此也曾面临较大压力,但随着我们与更多的合作方达成相对紧密的良性合作,现在已有很大好转,未来实现持续盈利应无问题。现在,很多地方政府都开始对书店进行支持,越来越多的地产商和综合体意识到书店的重要性,并愿意为此付出实际行动,这是好事。但所有依赖政策红利都不会长久。我们把每一个书店都当成一件作品,倾尽心血,竭尽所能。我们必须探索独立书店不同的主题和方向,实现其自身持久的盈利能力,如此,书店才算是拥有了自己的生命。

 

 

 

 

 

(毕)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