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大侠校长杯”小荷老师征文大赛作品(一)
[ 作者:admin 人气:1625 日期:2013-10-23 ]


“大侠校长杯”

 

小荷国文教师第二届“文学与教育”征文大奖赛作品选登

 

 

编者按:

“须有个人魅力,方有作文魅力。”

国文老师写“下水作文”,一直为叶圣陶先生所提倡。为检阅小荷老师的写作水平,提升文学创作能力,推动国文教学研究,打造小荷“四书先生”(会读书、会教书、会编书、会写书),小荷苏州总校特举办“大侠校长杯”总校青年教师第二届有奖征文大赛。

这次征文的主题范围是:文学类、教育类、青春类等。题目自拟。凡是小荷作文苏州总校全体青年教师(40岁以下,含40),须人人参加。同时,亦欢迎苏州各中小学青年教师、全国各合作校青年教师参加(但不参与评奖活动,只发给“荣誉证书”)。征文体裁与字数:小说、童话、诗歌、教育故事等皆可。字数不少于15000字,不要超过50000字。可以写成系列,也可以单篇成组。

经两个月的构思与写作,参赛作品全已完成,从中展现了小荷老师的个性风采和写作风格。今日起,本网站将陆续推出参赛作品(作品暂隐去作者姓名,以编号代之,以便公正参评)。

 

 

 

一号作品

师范女生(节选)

 

 

第一章    胜利大“逃亡”

 

“毕业后谁还记得谁啊?该表白的赶紧表白。”

这种“丧心病狂”的话也只有姗说的出来。她是班里出名的“毒舌”。

那年夏天,铁一中的初三毕业照,是历史上最单薄的。一个班,10个左右的人,稀稀拉拉站在那儿。连照片上老师们原本应该轻松的脸色,也变得灰灰的。

表白成功的都去拍照了,失败的都没去,怕遇见了尴尬么,姗就没去。

姗,一普通女孩,父母都是老师,从小受传统教育。但骨子里叛逆,且多动。这个多动指的是“行动”。说走就走,说做就做,是她的一贯作风。不过,她外表看似疯疯,其实内心还真是细腻。有谁会知道,她初中暗恋的男生有12345……但每个都很快喜欢,又很快忘记。只能说,多情总被感情伤。

她最后一个喜欢的是晨,只可惜表白失败了,或者说人家根本就没搭理她。这让她很不甘心!

晨很严肃,中考成绩不错考上了市里的第二中学,成绩公布的那一刻起,他就成为了姗心里再也无法逾越的那座山了。

中考过后的暑假,真的是超无聊。每个人都过着猪一般的日子。姗也一样,除了那几日等她的通知书,忐忑了一小会。

结果总算还好还好,她“中”了家人理想的,并且安排妥当了的星海师范音乐系。音乐系,听起来多么高雅高尚高端,姗幻想着自己身穿长裙走在教室的楼下,手里最好还抱了一把小提琴。她很高兴她将与高中和大学无缘,将与她最讨厌的数学物理化学再见!师范是五年制的,家人们都说这学校好,老学校,工作有着落还包分配,听一些社会上的人说,好像还每个月有几十块钱补贴。

姗很得意,不过这得意在她一想到晨的时候,就立刻溜的没影子了。她认为,只要有书读不至于做个游手好闲的人就够了,考虑未来,还不如计算一下星海师范学校到市二中的距离,看看哪天有空能不能假装偶遇晨同学。她只想问他一句:你究竟有没有觉得我很可爱!

“你很活泼,让我感觉像雾像雨又像风。”晨留给她的同学录留言。

既然对我有感觉,为什么我说我喜欢你的时候,你一言不发就走了??!

青春期的女生对爱情的幻想,就是神秘的夜色,一句,我也喜欢你。

留言上的这句话姗思考了一个暑假。晨的笔迹她也看烂了,她幻想着他每写一笔时的那种神态和动作,他修长的手指从这张纸上,曾经划过。

没有作业,没有老师,没有同学。

这就是期待已久的胜利大“逃亡”。

初中时代的最后一个暑假。

再见,铁一中。再见,青春小美好。再见,男孩晨。

 

 

第二章    报到啦

 

报到,绝对是头等大事!!姗的爸爸带好了相机、名片、学费、户口本、录取通知书。万事俱备,就差主角登场,聚光灯准备了!

姗没头绪地从一早开始折腾,总共就那么几套夏装,非要这个衣服配这个裤子,这个裤子配这个衣服,弄来弄去就那么点花头。

“你最后穿上的总是你第一次穿上身的衣服。”姗的妈妈火大了就这样打击自己的女儿,她是学艺术出身,对自己女儿的形象从小就开始打造,她总是希望女儿穿的很乖巧很可爱,但明显女儿想穿的“不伦不类”,新潮一点。

骂归骂,她还是准备了一堆早饭,摆放整齐,很是小资。牛奶、面包和水果。

“吃好了赶紧出发。”姗的爸爸似乎比女儿还兴奋,师范报到究竟是个啥场面,师范出身的爸爸能激动成这个样子,难道他也喜欢看美女?

星海师范的校门,有两个。后门比前门大,看起来都不那么好看,姗爸说前门有历史,有故事,你想想,苏城80%的老师都从这里走过,学习过,多有意思。

照相机登场!

“来来来,女儿快来拍照,这在十年以后看绝对有意思。”姗爸总是很有道理。

这……这可是家长和学生大量涌进校门的高峰时段。姗……怎么好意思在这么显眼的位置拍照。会不会被人笑话……

“爸爸,走吧……人……太多……”姗穿了牛仔的背带裤,僵硬的面料加上她涂满糨糊的脸,简直就是寸步难行的雕塑。

“拍!”姗爸从来都是命令式强硬口吻。

“好,我拍。”

姗一脸不情愿,怎么做表情都是一个字:傻。

傻就傻吧,师范生活就此开始!

 

 

第三章     

 

好看的女生也见过,只不过没有那么好看而已。娜的出现,一举成为了班花。

星海师范的招生范围为苏城周边的六县一市。娜是港县的,据说那地方风水好,靠海。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怪不得如此水灵。

皮肤白如藕,双眼亮如星。

说来也巧,姗总是跟美女有缘。初中时候,跟班里最好看的星成为了知心姐妹,好多男生要给星情书都让姗传递。这到了师范,又跟娜成了同桌。

姗很得意,靠美丽的花儿近,自己总有一日也会发出芳香。

“姗,我还有个姐姐呢。”两人闲聊时,娜很开心地说。

“真的啊,你姐姐在港县吗?比你大几岁呀?” 姗跟美女说话语速总是刻意放慢,显得很淑女很得体。

“哈哈,她就在楼下,比我们大三届,她也读的音乐系,我等会带你去她的教室玩吧!”

“这么好!”姗激动了起来,学姐的教室耶!

要说,这校园里最美的风景,就是那些穿的花花绿绿的学姐们了。忘记告诉各位,师范里,男生比熊猫还珍稀,一天能看到七八只算你运气好!所以,读师范前姗的爸妈就很得意地说,这下再也不用担心女儿的早恋问题了。

学姐们就是不一样,每天从身边走过,画着淡淡的妆,连身上都是香香的。

娜的姐姐果然也是美人胚子,不过块头似乎比娜大一圈,没那么娇小和楚楚可怜。看起来有点小强势,像个姐姐的样子。

唉,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变成让学妹们仰慕的学姐。画淡淡妆容的学姐,身上香香的学姐。姗想着想着就做起了美梦。

姗其实从小也想要个哥哥或者姐姐的,只不过妈妈没有生。

若干个月后的某一日,学校停水,娜和娜的姐姐还有好多学姐,去姗的家中洗澡。

洗了两三个小时,她们特别感谢姗,姗觉得特有面子。

 

 

第四章   二胡,你能不能再贵点

 

音乐系,那就是个虎藏龙的地方。姗特别喜欢琴房,进入那里必须通过一条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小路曲曲弯弯,头顶一片绿色。好似胜境。

钢琴声,莫扎特。

二胡声,拉的像的拉不像的。

琵琶声,时不时来两句走调。

嘶吼声,那是高音上不去了。

能在这里出入的,都是精灵。

姗总觉得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她在读音乐系之前除了学过一点发声方法,会跳面试的时候那支恶劣到极点的蒙古舞蹈之外,就再无别的特长了。不过姗妈说了,熏陶,熏一熏,就陶了。

音乐系每人都要学一项乐器,除了钢琴之外的乐器。

在琵琶与二胡中,姗选择了二胡。原因太简单了,琵琶重,二胡轻。还有一个原因,二胡的老师比琵琶的看起来舒服一些,琵琶的那个太肥了。

在交费的时候才知道,二胡好像要贵一点。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姗妈不同意女儿在学校里买,她要托人请自去二胡店里选购,要选一把“好胡”。

“好胡”背在身,继续捣浆糊。

姗对二胡的兴趣,只持续了一个礼拜。她这个人从小就这样,没长性。据说这跟血型和星座有关系,所以姗也只好认命。

不过呢,除了对晨。姗还是经常会想他。想自己能不能在半个月或者一个月之内,拉出几首好曲子,让晨吓一跳。不过,他俩根本不会再见面。

二胡老师姓朱,个子不高,一手好胡。他爱微笑,就算骂人的时候,也是笑嘻嘻的。

他每次都给姗勉强及格,然后笑嘻嘻地骂她,说着下不为例。

在一次琴房大整修中,姗丢了那把好胡。

 

 

第五章    蟑螂女装店

 

观后街,苏城最牛气的街。

蟑螂女装店。时尚女孩的新宠。

班里住宿生们常去光顾。姗没去过,不过她们买回来的衣服倒是每天看的眼睛都花了,还不错吧,款式新颖,牛仔裤六十八一条。

姗很是羡慕她们,每个月几百的生活费里总能挤出两条裤子。而自己和另外几个土不啦叽的走读生一样,总是按部就班,穿着妈妈在商场里买的规矩衣服。一看就是本地乖乖女。

很快的,姗觉得谁是走读生谁是住宿生,只要看衣着便可知道。

蟑螂店的名字比较恶心,让人作呕的虫子。更恶心的是居然还有男蟑螂店,是专售男装的。

名字恶心,姗还是去了,带了一百块钱,跟着娜去的。

姗一个月的午餐费一百五。这才月初。剩下的日子她全当减肥了。

店面还算可以,但无法跟百货商场比。

姗看花了眼睛,里面的狭小的空间内挤满了衣服裤子。按平日里姗的火爆脾气,绝对懒得呆一秒钟,但今天,她却被这些设计新潮的衣服所吸引,并且流连忘返。

在试穿了无数条牛仔裤之后,姗挑中了其中的一条,姗自认为自己最美的是腿,不胖不瘦,刚刚好的感觉。

“六十八。”这是她人生第一次自己买裤子。

这裤子很奇特,右腿边刺绣着一朵粉色的花,显得大腿变细了不少。

六十八的裤子全当著名设计师品牌,穿了起来。

裤子被装在一个印有卡通图案的小袋子里,姗骑着电瓶车,觉得风吹过来都是新鲜的味道。

 

 

第六章   再见,晨

 

飞来的贺卡上,刺眼的“晨”。

他怎么会给我寄贺卡,这让姗拆开信封的手都微微颤抖起来,就像是要打开一个许久未破的秘密。

“我喜欢你,你很率真,你是我们班最可爱的女孩。”晨进了高中,自己都变得更加好看了。

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的喜剧版,姗以为对晨的告白就像一丝浮云,飘走了就再也不会飘回来。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女孩子最怕的就是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她,而且还深深地喜欢了很久。

完全没有抵抗力了。

呼呼,回信的力气都没有了,学校到二中的距离也就半小时。姗是行动派,她觉得幸福要靠自己去追,绝不能等。

说走,咱就走咯!

二中的门口到处都是油盐酱醋的味道,炒饭店横行,不适合女孩长留。幸好来得早,师范就是这样,大学式课程,上午没课或只有一两节课是常有的事。爽歪歪。

女孩等待一个男孩,只要心里有爱,就算是一天,一年,也不觉得长。

“晨!!”姗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就这样活生生地围堵住了晨,正好是中午下课,晨看起来很轻松。

“你怎么来了?”晨的表情像天上掉了个馅饼,痴呆到无法形容,姗就喜欢这样的刺激。

“你寄贺卡给我了,我就来了。”

“哦,那个是军他们闹着玩帮我写的,我都不好意思!他们真的寄给你了?!天啊,看我不打死他们!”

“没事,我也不相信是真的,就顺路来问问你。”姗的机灵是无人能及的,回答天衣无缝,心里却在流泪。

没有对话,没有告别,晨穿着白色的衬衫走远了。

这恐怕是最离谱的约会,姗意识到自己真的有病,大老远跑来原来是成全了一个男生间的恶作剧。

姗忘记自己怎么来的了,也忘记了回学校的路,她想,这一天和这个人,她永远不会再记起。

 

 

第七章   师德

 

师范学校很奇怪,谁学习好不稀奇,谁最漂亮比较稀奇。

这是一个美女吃香的时代。

但一逼近考试,那些成绩好的长得难看的,就很自然的耀武扬威起来,因为坐的离她们近的都得死命拍她们马屁,为了考试好瞄瞄。

姗对于喜欢的科目很喜欢,不喜欢的科目就很不喜欢。她知道自己背不出那些陈芝麻烂谷子,也就索性不背了。很少有人知道自己会不及格还任由它去,姗是极品!师范里对这类极品有补考,30块钱据说人人有答案,个个能过关。

师德。听这门课的名字就知道是多么的枯燥了。没有实例,净是些理论,以什么什么为本,崇尚理想,为教师这个职业奉献一生。好无趣的。

姗爸当了几十年初中班主任,他爱生如子,时常带学生来家里活动,更牛的是,姗爸海上过报纸,差一点就被评为苏州优秀班主任。

在姗的心里,爸爸的故事可以写10本师德。

“你就背背吧,背几个选择题也好的。”昕和姗的缘分很久远,在小学毕业时,他们就在一个培训班里结识,昕是高个子白皮肤姑娘,白的透光的那种。

“我不高兴呀。到时候你给我瞄瞄就行了。”姗的个性有时也让人讨厌,她懒惰起来比猪都颓废。

卷子一发,姗就后悔了,要是翻翻书的话,至少也能考个及格。

卷子不难,选择题姗靠自己的好眼力瞄到了昕的。凑他个三四十分没问题。

大题目一看,彻底傻眼了。

是等死呢,还是索性找死,姗选择了后者。

就算知道死,死前还要最后挣扎一下。

交卷的时候,凡是看到姗试卷的人,都傻了眼,整张考卷前后被写得密密麻麻。昕不禁大叫,你复习的这么好啊!!你隐藏的好深。

天知道姗写了什么,她写了小说。

“你到底写了什么啊,正确答案也不至于这么多阿。”昕很无语。

“我真的瞎写的,肯定不会及格了!”姗心里的确也是这么想的。

姗,你真好笑,你把爸爸的故事,和自己所理解的老师的标准全部倾泄在了试卷上。最牛的是,她还是在试卷的后面附了一封给老师的信,大致内容如下:敬爱的师德老师,我是一个不爱背书的孩子,以上是我对师德的自己的理解,希望你喜欢。

大家别去猜想师德老师收到试卷后的表情了,她是所有科目里最严肃的女老师。

暑假的某一天,邮递员将期末成绩单投递到了34102室,姗的家。

师德——60分。

姗觉得自己有点喜欢师德老师了,因为这一切如此神奇。

及格万岁!

 

 

第八章    跟风染黄毛

 

为什么一个暑假刚刚过,大家的头发都变得五颜六色。这是不是少女成长的标致,可以随意决定自己头发的颜色。

蔡大歌星的“我要七十二变”,触动了很多女孩的脑神经。再加上她那头黄如颜料的头发,跟风就此开始。

姗的头发很厚也很多,这样的发质往往就很黑。姗妈对此很炫耀,说是自己喂养技术一流,经过多年才有此效果。

吹归吹,姗不喜欢,外加她还有些自来卷。蓬的一头像鸟窝,不服帖倒是真的。她羡慕头发少的,随风飘的起来的,天然直的。

好想染头发烫头发,烦恼丝再也不烦恼。

阿黑的理发店是学校里出了名的,阿黑皮肤黑黑,长得还挺帅。那里做头发实惠,阿黑哥哥还谈笑风生的。

姗盘算着自己口袋里有多少钱,整天对着蔡大歌星的唱片封面发呆。

女孩都幻想变成天使。姗固执的认为,或许烫了头发,她也会成为很美的美人。不是谁说过么,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只能说,去阿黑理发店,有点被黑了。烫头发首先最考验的就是鼻子。那臭到让人发晕的药水,让姗没有一点跟阿黑哥哥聊天的冲动了。

拉直。夹板夹到头发滚烫。

上色。药膏像咖喱,厚嘟嘟的装在一个漆黑的盘子里。

上完药之后,阿黑再将一个巨大的头盔,加热了冒着黑烟顶在你的脑袋上,这家伙那么重,砸下来能把脑袋给砸破。

经过三个小时的折腾,姗觉得自己的头顶被标上了音乐系的标签。

头发直了,颜色黄了。

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

好像真的好看了一点。

真的好看了一点。

 

 

第九章     见习真见鬼

 

三年级的时候,学校要放一个月的假,各自回家乡见习。

这样的模式让大家很新奇。不用读书,要开始工作了。对于大家才高中生的年龄,现在看来真是大胆。

姗不用回家乡,她本来就在市区。

学校是安排好了的,户口所在区域内的小学,按专业进行见习。见习见习,就是边看边学习。姗心想,这也是个简单差事,因为听娜的姐姐说见习不用自己上台上课,只要听课然后打打杂就好了。

打杂,就是没个正事啊,这个姗喜欢。

新城小学不大,小小的很精致。这让姗毫无压力。

她和几个同级的见习生被安排在了一个小小的图书室里面,有一个大队辅导员每天来安排他们的听课的日常。

这与姗想象中不同,她还以为能时刻看到那些灵动的生命,那些可爱的孩子们呢!结果是在这里困守。

图书室的灰一天下来吸的鼻孔都黑了,大队辅导员每天就安排大家去教室听个四五节课,然后就闲在图书室了,辅导员还特别关照,学校里需要安静,上课时间你们不要乱走,就在里面。

这是见习吗?简直就是坐牢。

姗开始想逃,能不能溜出去呢,反正辅导员早上来一下下午就不见了呢。

姗决定了,早上报个到听个课,下午就开溜。

随便溜到哪里去都可以阿,街上,商场里,实在不行就动物园。

“你们听好了阿,要是辅导员问我去哪里,你们就说我去拉肚子了。”

姗就这样,拉了大半个月的肚子。

辅导员没发现什么,只能说管理太松懈阿太松懈。

见习,没什么可怀念的了。

 

 

第十章   卡门

 

三年级的汇演,大家都等了好久。

据说到毕业的时候还会有汇演的,不过这难得的登台机会,也很诱人了。

姗想做主持人,于是就在开筹备会议的时候吹了一通,她说自己写主持稿最厉害,而且也确实,姗小时候当选过电台主持人,这小小晚会对她而言,不算什么。

晚会主题也是姗定的,叫“成长”。她为此特意请教了那时候多盼望成长,成熟,现在多期望年龄倒退,逆生长。

歌舞这些小节目都是大家平时练的,当晚唯一出彩的,是我班改编排练的轻喜剧《卡门》。

女主角晶,班中的“妖艳”小精灵,性感小天使。她的丰满无人可及。

她平日里爱自编些搞笑的段子,《卡门》一剧便是她的倾力之作。

“开玩笑,我这朵玫瑰花可是经过ISO90000全国认证的哦。”

“卡门,我爱你。啦啦拉,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我不爱你了,我是自由的精灵,这玫瑰花,还给你。”

每次排练,舞蹈房门口总是拥满了人,这些青春的可爱的幽默,让所有人,都笑了。

晶真的很牛,她居然去剧团借来了专业的演出服!

惊艳全场!

“爱情不过是一种……”晶的嗓音中总是带着少女没有的那种性感。

剧终,姗获得了最佳主持奖,娜获得了最美主持奖,晶获得了最性感女神奖,外加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那个男生是隔壁班的,比晶高两届,好像也是班中另一个女生的暗恋对象。

 

 

第十一章    宿舍“故事会”

 

姗的人际关系特别好,因为她没事总爱往宿舍跑。

401403404。每一间都混得烂熟。

401的妹子们洗头,403的胖妞们吃西瓜,404的美女们化妆。好像三个宿舍的人的性格及生活习惯都是事先预知好了,物以类聚。401都是学习好的,实干型,持家型,地面亮地透光。403的呢,都是比较爱吃,生活型,垃圾桶里不是西瓜皮,就是食品袋子。404,一股化妆品的味道,还有各色美衣,每个人几乎都是在悬挂的衣服堆里睡觉的,唉,都是美女没办法。

透过宿舍看本质,姗最喜欢404,不过404有时候太乱,因为堆满了化妆品,她又爱跑到最干净的401。由此可见,娶老婆不能娶美女,美女的房间总是乱糟糟的一堆杂物,而实干型的女孩,总是把屋子收拾得一尘不染。

莎也是个奇女子,三个宿舍来回跑,但她自己却是403的。

莎个子小小的,很擅长撒娇。你说要对男生撒娇吧,还行,对女生撒娇吧,就有点起鸡皮疙瘩了。还好,莎只对男生撒娇,在女生面前,她绝对是女汉子形象。

每天中午,大家都要回去午睡。姗不愿意呆在冷冷的教室,外加她也没有男朋友,不能出去约会。

宿舍里的定点故事会也就这样自然而然的开始了。

最有趣的画面仍然记忆犹新,上铺坐满了人,下铺人身上还坐了人。大家开始吃零食聊天……多么和谐的画面。姗很能侃,她不吝啬自己的任何事情来跟大家分享,包括丑事。

莎也是一样。

也是从那会开始,姗和莎几乎成了最好的朋友。

只要姗一到学校,莎就抛开自己的舍友,跟姗混,久而久之,舍友也习惯了。

姗喜欢的女孩类型是,外表娇小,内心强大,并且毒舌。两个人爱憎分明,但前提心一定要是善良的。

莎陪着姗笑过哭过,也绝交过。

她们的足迹遍布城市。

在师范的最后两年里,姗的生活几乎都和莎绑在了一起。

姗说,只有莎才能陪她从学校到家来回三趟都不嫌累。

这样的伙伴。

值得一辈子。

 

 

第十二章   搬走,记忆

 

学校要搬走了!!这种奇葩事情也能被我们给赶上。

整个事件传得沸沸扬扬,最倒霉的是,正好被我们轮上了,竟然还是在五年级的最后一学期。

大家都很愤怒,觉得这绝对不是真的,想去游行什么的,连海报都画起来了,但是最后被一纸通知给压住了。这事情铁板钉钉,没得商量,寒假过来了,全体搬家。

星海师范要从市区搬去郊区,这工程太浩大,学校雇用了车队,卡车们帮助学生搬家,丢掉点东西,拿错点东西是肯定避免不了的。

快走的日子,姗开始珍惜这里的一草一木,特别是琴房。她好不舍。

还有宿舍,到了新学校,就会分新的宿舍,好像是两人一间,哪还会这么热闹!

学校的地也被买走了,卖给了最好的一所初中。而我们搬到郊区,据说也是为了变得更现代化,学校以后要争取搞大。

去你妈的现代化和搞大,我们五年的回忆,就要丢了……

不知道大家都是都怎么蚂蚁搬家,一点点搬走的。最后一次去宿舍,零碎地物品镜子挂着扔着,显得多么无力和苍白。

姗不忍去看,她脑中只有几个字,结束,一切都结束了。

就像花过了最美的花期。

搬走后的三个月,学校安排实习。

大家也都散了。

宿舍故事会没有最后告别,连毕业的聚餐都显得四分五裂。

毕业照片,也没能到齐,开拍的摄影师等的不耐烦了,其实好多人再过几分钟就要到了。

在姗的心里,五年就像梦一样。

但还是感恩,我们曾在一起度过。

 

 

后记

 

这小说是我生活的写照,几个记忆中的镜头拼凑而成。

师范的五年,是我人生中最无忧的岁月,人都是这样,怀念校园,怀念伙伴。

写作的过程很短,才两天,写得很快有些句子也没来得及多加思索。写作和灵感就是一瞬间的事,多去修改了,也失去了你的初衷。

大家知道我在写师范生活的小说,都很激动,说要人手一本,最好再拍成电视剧,她们愿意原班人马友情出演。我幻想着这样的画面,幻想着我们班29个人再聚首。待到春暖花开时……

对了,太多的故事没来得及写,等有时间吧,我真想弄个几万字。然后撒到她们的邮箱,大家怀旧怀旧。

文中的莎刚跟我通过电话,她怀孕五个月,一切都好。

都好,就好了。晚安。

 

 

 

(未完待续)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