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故纸堆日记之五
[ 作者:木木 人气:1419 日期:2013/9/27 ]

 

故纸堆日记之五

 

二马

 

 

一、关于“振华女中”的四枚校徽

 

发了几篇苏州老学校的“物藏故事”,有朋友建议写写“振华女中”,也就是现在的苏州第十中学,说“不写振华,有叶无花”。想想也对,于是搜捡藏品,奉命而作。

 

先说说振华的几枚校徽。

对于校徽,我一直有着特殊的喜爱和感觉。所谓的校徽,在我的眼里,其实就是一块缩微的学校“校牌”。校牌挂在学校的大门口,属于全校师生,称得上是“独一块”。而校徽,一旦置赠人手,便与主人“身世与共”,亲历青春,见证命运。每一枚小小的校徽,其实也称得上是“独一块”或“独一枚”。

我收藏的这四枚校徽,校名虽有不同,实则皆为“振华女中”。从她们的容颜面貌上,我们可以想见到她们或她们背后的故事种种。

置放于照片中心,有铜链蜿蜒的这枚,数年岁最长,形制也最为特别。校徽上,除“振华”校名和“1906”的创校时间外,再无多余内容。其色彩有暗红、纯白和墨黑三种,搭配组合,极其醒目。“振华”二字的设计,笔划粗重,透显出设计者的用心和着力,看不出丝毫的“女子气”和“脂粉味”,大有“谁说女子不如男”的气神在,着实为女生们“振”奋了一把。

 

年代较早的第二枚,当属照片最上方的“振华女中”四字校徽。

其字体为行楷,不知书写者何人。校徽四周有边框高出,校名阴刻,立体感颇强。几枚校徽之中,数此校徽最为沧桑。其徽面的斑驳之色与残缺之感,让人深深体味到人生辗转与心灵颠沛的伤感,更让收藏者为物件主人的命运吉凶添生出几份猜想。

照片左侧的“江苏师范学院附属女子中学”校徽,是第三枚。这枚校徽,应该有更多的故事可讲。但笔者仅能告诉诸君的是,这也是曾经的“振华”。至于她生于何年何月何日,笔者知之不详。用了劲儿猜想,最早最早,大概不会早于上世纪五十年代。因为“江苏师范学院”的出现,是1952年夏天的事。这枚校徽当不会早于那个年头。

 

最后一枚:“苏州十中”。大概就是现在“苏州第十中学”师生们的“日常用品”了。

用数字而命名学校,在时下,在国内,已经成为一种惯常,据说是从“前苏联”老大哥那儿学来的。然而,客房可以用编号,高铁可以用座号,身份证可以用数字,唯有学校的命名却大不宜搬用此法。学校命名“数字化”,在目下的中国教育,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种灾难,是一种文化的水土流失,且覆水难收。这是因为,数字的功能,仅供记忆之便和计算之用。而校名如人名,应该天高云淡,寓意言志,她应该是一种文化表述,是一种家国图腾,有着不可替代的感化和教化功用。一个典雅而诗意盎然的校名,可以使受教育者得到最初的浸濡和影响,感染一种古典情怀而得享终身;同样,一个简洁而励志向上的校名,则完全可以成为学生一生的训导和受用不尽的抗挫源泉。

“苏州十中”,除了地名和序号,她什么也没有给我们。

当然,在所有的四枚校徽中,她是最新的,材质、品质也不算坏。

由此看来,最新的,未必是最好的。

 

 

二、关于“振华女中”的老照片

 

我收藏的“振华女中”合影照片,大大小小,新新旧旧,残残全全,约有十余张之多。其中最珍贵,也是最有说头的,是下面的这三张。

 

第一张:《苏州市私立振华小学一九五五年全体毕业同学留影》。

在与“振华”有关的照片和图书之中,出现得比较多的,是其“女中”照片,纯“振华小学”的照片则比较少。2006年苏州古吴轩版的《振华之路》,洋洋数十万字,算得是一本图文详尽的“振华”精品书。但其中所出现的六张毕业合影,也多是中学或是中学与小学的集体照。这张纯粹的“振华小学”留影,是笔者所见到的唯一一张,看来,比较珍稀了。

该照片收藏于何时,已经完全忘却。在写“振华女中”文稿的这段时间里,无意间发现了这张小照片。这是因为,在我收藏的所有振华照片中,几乎全是中学的毕业合影,且全为“大开本”,有的比一本16开的杂志还要大出许多。唯有这张小学照,是小32开书本的大小。

让我们抓紧来看照片。

一共四排人。第一排席地而坐,第二排落凳端坐,第三第四排则依高低站立。全都是一副本本分分、“诚朴仁勇”的样子。端坐于照片第二排的,很明显,是当时振华小学的老师们了。加上左边站立的那一位,数一数,一共12人。所有老师中,女性两倍于男性,有8位,而男性仅4人。男女教师的性别和人数,并不是我所关心的,我最关心的,是“三先生”王季玉校长,她在不在照片中就座?

——当年,振华的掌门人是王季玉。她从日本、美国的大学读教育回来,女承母业,以校为家,爱生如子;贡献教育,终生未嫁,是学校中人见人敬的女校长。因为排行第三,尊称“三先生”。我见过王大校长的相片,是一位端庄而略带威严的女性,戴着金丝边的旧式眼镜。估计大概是A型血,看上去有点严肃而内敛的样子,与其初见,会让你生有敬畏。

现在,让我们将目光从第二排的左起,一一扫过。使用排除法,最后,定格于第四位女性教师。我不知道,这位略显老态的女性,是不是就是当年振华人所敬重的“三先生”,王大校长?因为,所有教师之中,似乎只有她戴着眼镜。而从年龄算来,1916年,“三先生”三十一岁在美国留学毕业,回苏州搞教育,到1955年,拍这张照片时,她的年龄应该在七十岁左右的样子。这样算来,也比较符合。

可是,光影斑驳,时光荏苒,这张已经长达近六十年的老照片,已经很难让我们分辨出曾经熟悉的振华和曾经亲切的面影。虽然,照片上所有的人依然站坐,容颜犹在,但他们的今日与今日的他们,大多已无人知晓,无处可寻。

该合影的制作者,是店址在人民路281号的“黄开照相”。该照相馆之前未曾听说过,似有借光于上海“王开照相”之嫌。吴语一开口,一个“黄开”,一个“王开”,“黄”“王”就不分了,发音是完全相同的。此“黄开照相”的老板有点经济头脑。他的做法,用现在的话来说,叫作“借船出海”。精明是精明,但“高明”就算不上了。

 

接着要看的第二张相片。照片上,为一年轻女性,人像普通,本与振华毫不相干,但因为了一个细节的出现,就诞生了一个“蹊跷”;而这“蹊跷”与振华女中有关。这第二张照片,我们暂且为之起名:《振华女生》。制作者:苏州万象照相。

之所以说这张照片奇怪,是因为在这张纯粹的私人相片上,竟然清晰地印刻着当时“振华女中”的钢制印章。凑近了看,“私立苏州振华女子中学校”的校名,以及“诚朴仁勇”的校训及“1906”的创校时间,全都一一可辨。

照片上的女子,其丰腴圆润的脸颊,温和善慈的目光和简洁得有点随意的发型,很明显是一个小女生的模样。这是一张私人相片,可能是某个特殊的日子,也可能在某个特别的机会,总之,是一张个人的生活照,没有任何学校的元素,应该与振华无关。但问题来了,照片上,明明白白地盖着振华女中的大印章,而且还是钢的!

——这就叫人纳闷了。一张私人相片,为何要盖上学校的印章?一个小女生的生活照,凭什么能盖得到赫赫有名的振华女中的校章,而且还是须在特殊情景时方才使用的钢印?

猜想一,这位女生的父母或家人,或许与振华有着特殊的关系,比如在振华当老师等;

猜想二,这位女生学业优异,“三先生”特准其请求,在其私人相片上盖上振华大印,作为一种特殊的嘉奖;

猜想三,这位女生因为某种原因要提前离校,于是印制了一批相片送与同学留作纪念。于是,每张相片上,都盖上了母校的印章;

猜想四,这位女生本人或其家中,可能遭遇到了非常的事件,学校特准在其私人相片上盖章,以作纪念或缅怀。

当然,猜想还可以有多种,人生的悲欢离合,命运的生离死别,等等,一切皆有可能——所谓生活的“不可能”,就是没有不可能。

但不管如何,这张照片属于振华,属于“振华女中”。

照片上,女生的端庄和目光中的温善与坚定,会让所有的阅读者印象深刻。

这,就是振华。这,就是“振华教育”。

 

最后,我们看第三张照片:《江苏师范学院附属女子中学初中毕业同学摄影——19567月》。制作者:苏州公营国际艺术照相馆

此照片30厘米宽,24厘米高,与一台笔记本电脑的大小相仿,差不多有16开的《苏州杂志》大,但因为照片粘贴在一张硬卡纸上,卡纸的长与高分别为40厘米和33厘米。这样,就显得这张照片更有超大的感觉,几乎有一张晚报的大小了。

照片下的卡纸上,带有起伏的凹凸花纹,分明是一种特殊的纸质,给人艺术的美感。该照片摄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1956年7月,到现在,也快六十年了。但照片下的艺术卡纸依然挺括,用手指弹叩,可以听到怦怦的脆响。而人像因为本身照片较大的缘故,个个清晰可爱,有的甚至可以看到其所戴眼镜的边框形状和发辫的垂悬姿态。

与此尺寸完全相同的大照片,笔者共藏有数张,主要为1956年、1957年的初中毕业与高中毕业合影照。当然,笔者依然感兴趣的事情之一,便是寻找振华的那位王大校长:“三先生”。然而,很遗憾,我所藏的那些大照片上,似乎更难寻找到她的身影。笔者不知道,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三先生”去了哪里?为什么如此重要的事件或活动中,没有她的出现?没有了“三先生”,振华还是振华吗?

——笔者不能设想,一个学校的校长,会在本校学生毕业之际,竟然影踪无寻?

这几张珍贵合影的来历,现在回忆起来,实在算得上是笔者七年前的一件“英明决断”。获此藏品的时间应该是在2006年前后的样子。当时,相片的持有者已经将此转手多次,价格也一路攀升,当照片铺展在笔者面前的时候,其身价已超两百!而当时,民国二十年代,叶绍钧的一本《倪焕之》精装初版本,也才三百元不到。记得当时,该照片的持有者还有一个苛刻的出售条件:须整批买下,概不零售。这样,就更增加了对收藏者的考验。一下子拿出千余元,资金的压力太大了!

收藏,其实不是一件单单集物的过程。有时候,就是心灵的煎熬和守望的苦痛,那一时刻的心情或情感,与当下电视剧中的爱情与苦恋,几乎等同,别无二样。

他知道你想,于是,他等着你来。并且,在最后,你一定会来。

——后来,真的,我来了。也幸好,我真的来了。

然而,对此照片,我最想问的还是那个老问题:这张照片中,谁是王大校长?或者,为什么王大校长,也就是“三先生”没有出现?在1956年那个炎热的七月,“三先生”,她在哪里?

今天的“振华人”,今天的“苏州十中”,你会告诉读者一个答案吗?

 

 

 

(毕)
 
 
◇振华的校徽历史
 
◇振华女生像
 
◇振华的小学合影
 
◇振华的女师合影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