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河马推荐/教育故事2
[ 作者:木木 人气:1520 日期:2013/9/22 ]

 
河马推荐语:(续)

 

一、感谢风车老师,为我们搜寻和提供了下面的“教育故事”。它们来自国内发行量最大的晚报之一:《新民晚报》(上海)。这几篇文章,花了她许多的休息时间。

 

二、教育的内核是什么?是爱。爱是什么?是美心。美心是什么?是人性之美。

 

三、我们也可以这样来写作,记录和描绘我们的“教育瞬间”和“小荷过程”,让大家一起来共享,让朋友一起来同乐。这些“教育故事”的作者,其实都是讲台上的诗人,或是诗性的教育者。

 

四,一个不思考、不写作的教育者,是难以新进的教书匠,他不会有高度和遥远。我写故我在。

 

五、“人生以服务为目的,社会因教育而光明。”这是民国时,借址于苏州拙政园,国立社会教育学院的校训。愿与全体荷人共勉。

 

六、特此推荐。

 

河马   9月教师节后

 

 

 

 

第二部分

 

 

5、多年前的那个“中”

 

⊙作者:徐思源

 

一批毕业二十多年的学生聚会,邀我参加。当年还是孩子,现在都是中年人了,聚在一起,谈起当年班里的趣事,讲毕业后的经历,欢声笑语不断。

一位男生笑着问我:“老师,还认识我吗?”我看着他,四十出头的年纪,脸上已有些岁月的刻痕,不过脸型没变,能想起当年的那个小调皮。有的老师很喜欢他的聪慧,也有老师讨厌他的插嘴。当两张脸重叠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禁心生感慨,岁月不饶人呢!我笑说:“当然认识,你可是班里的开心果。”他也不改当年的性情,调侃说笑很是兴奋。

他在医药行业工作,于是大家向他打听买药吃药的各种事情。谈着谈着,说到了企业改制。他说单位也改制了,个人档案竟然放在自己抽屉里。说到这里,他甚至有些得意,“翻翻小时候的成绩和老师的评语,蛮有意思的。”他对班主任说:“老师,您当年可是给了我一个‘中’啊,您还记得吗?”当年的班主任努力回想,似乎没印象了。“是啊,品德等第‘中’。”说着说着,他脸上的笑容慢慢地僵住了,眼中闪出亮光,突然,他哭出了声,想要掩饰却止不住,头趴在桌上,哭声越来越大。

顿时全场震惊:怎么了?在嘀嘀咕咕开小会的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不停地问怎么回事。大家纷纷围上去劝慰他。几个男同学拉着他,“哭什么,大男人呐!”“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不想了!”同学们七嘴八舌。他带着哭腔说:“那可不是小事啊,你想想,‘品德中等’,有几个啊?等于‘品德差’啊!你们知道,看到那个红红的印章,我受到多大刺激吗?”

当年的班主任无比尴尬,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对我低声嘀咕:“我当年给过他‘中’?我怎么想不起来呢?”——是啊,她已经想不起来了,对她来讲,这也许是很平常的,不会记在心里的一件小事,可对于一个学生,却有如此的影响,二十多年后,仍然难以走出阴影!

我当时大受震动,聚会回家直到多年以后的今天,那情景还不时会显现在眼前: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品德等第,一位四十出头的壮年男子,那止不住的伤心痛哭……

那个场面让我难忘,也引我深思。教师的一个批评、一点赞美,对学生是多么的重要,影响是多深远!我曾听到过诸如老师的讽刺让学生难过一辈子的事,也亲见遇到多年不见的老师,学生就不愿叫一声“老师”的情景,都让我感慨不已。“老师”这个称呼,许多当教师的未必觉得有多神圣,但“老师”在学生心中是神圣的,他们非常重视老师对自己的态度和看法,这就需要我们有足够的智慧和博大的胸怀。

又过了好几年,我现在想的是,我们评价学生品德究竟有没有合理的依据?教师能不能仅仅因为学生的一些表现就轻易地给他们的品德打等第,贴标签?

 

◆点评:老师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影响学生,所以不要吝啬你对学生的赞美!

 

 

 

6、她从不穿裙子

 

⊙作者:袁媛

 

她从不穿裙子,全班皆知。

毕业前最后一个儿童节,全班女孩都欣喜地换上了亮闪闪的七彩裙,准备上台参加合唱比赛,唯独她依旧运动装,坚决不换。她站在我面前,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慵懒地靠着教室的后门,不发一言。她比我高了,头微低着,依然能直接对上我的目光。不知怎么,我突然有点懊恼:早饭后把高跟鞋落办公室了,要不至少在气势上还能有一些优势。

“找我有事么?”她的言语有点漫不经心。我有点恼火,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暗自盘算着,离正式比赛还有半个小时,无论如何,30分钟内一定要“拿下”。“你的裙子呢?”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柔和一些。

“抽屉里。”她的头撇开了,不再看我,回答却很干脆。“那为什么不穿呢?”“不喜欢。”

“同学们不都挺喜欢的吗?你看,大家穿上后多漂亮。”我试图用集体的氛围和同伴的力量感染她。她瞥了一眼,顺口冒出个“幼稚”。那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在她心目中犹如一个滑稽的小丑,终于无法控制地完全爆发了,“我看,浪费时间和你说话,才是我的幼稚!”我以最快的速度从她的抽屉抽出裙子,然后拽着她,不由分说地走出教室。

办公室一个人也没有,我们俩面面相觑。“就在这里换。”我一边说一边拉上了窗帘。她头低着,一动也没动,我早料想到了。“我知道,你没有穿裙子的习惯,可是只需要你穿一会儿啊,老师保证合唱一结束你就可以把裙子换掉,好吗?”说到最后,我感觉自己是在恳求。她依然没动,身子却在微微颤抖,随即又抬头望向我,眼神非常复杂,几次欲言又止。我疑惑地看着她,不知她此刻演的是哪出。

“老师,我换。”她的语气很坚定,声音却是颤抖的。看她拿起了裙子,我慢慢走出了办公室,心里却有着说不出的酸涩来,对自己的苛求和计较感到愧疚。

再次走进办公室,她已经换好裙子了。原本就高瘦的她,穿上裙子后似乎更显得亭亭玉立,她是个这么秀气又漂亮的女孩啊!我的眼前不禁一亮。刚想开口称赞她,目光却不经意地落在了她的腿上:那纤细白嫩的小腿上居然有一大块黑色的印记!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她捕捉到了我的眼神,头一下子低了下去,小声地说:“这是胎记!”然后再也没有抬起头,身体在颤抖。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内疚和自责在一瞬间把我完全淹没,我竟让一个孩子承受如此大的委屈和伤害……

这件事的结尾是这样的:歌声响起时,她依然穿着那条发白的牛仔裤,虽然站在最后一排,然而她的脸上却有难得的笑容。

每个学生都可能有自己的秘密,我们当教师的,要想到呵护。同时我也想到,在广袤无垠的教育大地上,我可能永远是个“幼稚”的行走者。

 

◆点评:学生也有自己的权利对老师说不,作为老师更应该倾听孩子的内心,遵循孩子的意愿。

 

 

 

7、每年听你一节课

⊙作者:周而慷

 

小赵离校九年了,她是肄业,临毕业时,她忽然决定放弃学业,也就不参加聋人高考了。

一年后的某天上午,门卫打电话到办公室,说有个往届生要见我。到校门口一看,哈,原来是小赵。她正背着一个硕大的背包站在传达室。我把她领到办公室,她还没坐下,就急急地摇晃着食指,问我上午有没有课。我用手语告诉她,下一节我有课,她才坐下和我聊起来。她告诉我,自己在家乡的一家跨国公司找到工作了,做财务。她没和父母住在一起,一个人在外单过。想想一个从小失聪的女孩,和别人交流都有困难,中学又没念完,现在却能与健全的人共事,还独立生活,该承受多大的压力,得下多大的功夫啊。我比划着说:你吃了不少苦吧?可孩子拍拍大背包得意地比划说:我现在过得很好啊,下班后,我还去学摄影呢;我攒了点工资,买了架好相机。说着就从包里掏出了一部相机和一本相册,并把相册送给了我,上面是她拍的照片。上课时间到了,她默默站起来,跟着我走进了教室,坐在最后一排,静静地看我上课。一堂课很快结束了,她匆匆跟我聊了几句就道别,赶火车回去了。

这以后的每年四五月间,小赵就会发一条短信,问我某一天的上午有没有课。得知我有课,她就会来南京,到了学校,都是简单地聊上一会儿,然后听我一节课。临走,送我一本影集。一晃九年了,小赵已经来听了我九节课,影集也送了有七本,她对光线的运用,内容的编排都日渐成熟,我看了也为她高兴。她已经是那家跨国公司的财务总监了。我问过她,怎么会有每年来南京听一节课的举动。她说:“老师,你从不逼学生,我们很轻松地就能学到东西。我就是想重温那种感觉,所以离校时就决定,每年听你一节课。”

如果你走进我们的学校,和我的学生交上了朋友,你可能会发现,他们和天下的孩子一样聪慧,甚至有异禀。像小赵这样的孩子,我身边还真不少。小陆,一个风风火火小姑娘,让很难召集的聋人同学尽快安静做操或上课。小吴,一个爱读书的学生,和我讨论看过的书。还有那个“捣蛋军师”小蔡,现在是有专利项目在手的IT白领了……

想到这些学生,我总是很激动,也很欣慰。

 

◆点评:每一个孩子都很聪明,有自己擅长的一方面,老师要善于发现孩子的美,和孩子成为朋友!

 

 

 

 

 

(全篇系列终)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