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故纸堆日记之四
[ 作者:木木 人气:1406 日期:2013/7/15 ]

 

故纸堆日记之四

 

二马

 

 

一、关于程金冠老先生的一些事

  

上次说到曾经在晏成中学,也就是今天苏州三中读过书的程金冠老先生,这次接着说。

我与程老见面,是在“苏州铁路中学”,就是后来的“苏州铁道师范学院附中”,也是现在苏州科技学院的一部分。

我印象中,记忆比较清晰的,就是程老先生在铁中学校后面的大操场上,穿着红白相间的田径裤,与一群高中生踢球的场景;另外,就是某某届校运会即将召开的前日,他在跑道上,用一把长柄小铁铲,吊准了前方,用白石灰,划出五六条分跑道的情景。那样子,很容易让人想起白发的老裁缝,在裁减衣料时,一刀下去,所向披靡的景致,真正的是“人生纷杂,直道而行”,没一点邪弯。

那时,我初登讲台,方为人师,对苏州教育史一无所知,当然就不知道什么叫晏成,什么是慧灵,甚至连“教会学校”都未曾有闻。我是属于喝狼奶长大的那一代,师范几年又没好好用功。

当时,“程哥”已经是个传说。看得出,学校的老教师、新领导都对他尊敬有加,见了面都是抢先朝他点头招呼,然后他再点头回应。慢慢儿地,我也知道了一些关于他的故事:比如,他的短跑和足球都厉害得很,曾经拿过全国冠军;比如,他年轻时去过国外,作为“中国第一人”,参加过世界奥运会;比如,他与蒋介石的儿子蒋纬国,曾经是东吴大学的铁哥儿们,好到钱都能够放在一起花,等等。但当时的“铁师附中”,也就是原先的铁路中学,作为曾经的“苏州前四”,经过了十年“大革文化命”的折腾,也已不再是“神马”,连一片“浮云”也称不上了。

“程哥”后来就调走了,去了范成大的石湖,也就是当年“苏州铁道师范学院”的校址,做了大学老师。再后来,又听说去了苏州大学。在苏大期间,好像还受邀去过一回台湾,当年老东吴大学的同学们盛情接待,把程老先生视作“东吴之骄”。在机场迎接他时,甚至都有点像欢迎“民族英雄”的氛围。那真是“一程台岛行,风光胜风景”!

程老离世的那一年,是2000年,好像苏州的各大媒体都报道过,当大事情看的。毕竟老先生是有国际影响的人物,是拿过“中国第一”的。他与美国百米冠军欧文斯,在1936年柏林奥运会上的那张著名合影,一直是苏州人的骄傲,包括苏州大学在内的校史馆中,都是展出的“必需品”,有点“无此照片,即不成馆”的味道了。想必在“苏州三中”的校史馆中,也必定“立此存照”,不然,就出“大纰漏”了。

很奇怪,程老先生的姓名,与他88年的人生,似乎也有着一些联系或关系。他的漫漫旅“程”中,有过“金”色的辉煌,也曾经拿到过全国“冠”军,打破过全国的百米短跑记录——这个当年《晏成校刊》“广告组”的美少年,最后是真的“成”就了一番事业;而且,是一番别人很难超越的事业。

晏成,你真的要为此骄傲一番。

 

 

 

 

二、晏成的校徽与肩章

 

(上)

 

我的朋友张卫在他正式退休前,曾经做过一件事,一直很骄傲的,就是参与筹建了“苏州第三中学”的校史馆。张老师喜欢写散文,我阅读过他的几乎所有作品,但遗憾的是,他的“校史馆”我没有看过。

其实,谢衙前我是经常走过的,三中的校史馆大门似乎就正对着巷道。但我就是没去过一次,常常是隔墙一望,对视而过。

我说上面的这些话,其实是想引出我收藏的晏成中学的两件物品:一件是校徽,一件是肩章。

这枚圆形的晏成校徽,已经容颜衰老,明鲜不再,甚至连校名的字体都已不易认辨。但在用水弄湿之后,或是侧光而看,“晏成”二字仍然可以确认无疑。八年前夏天的那个晚暮,在苏州文庙大门口的一堆铁徽圆章中,我就是通过黄昏中的微光,不断地变换光影的角度,花了好些周折和功夫,才成功地辨识出“晏成”两字,而最终携之归家,藏之锦盒。

当时,我已经开始注意收藏苏州教育类的大小物件,也了解了苏州一些老校的历史,其中,像晏成、慧灵、振声、英华、乐群、桃坞、东吴等教会学校,都已列入我搜寻与收藏的重点名录。

晏成的这枚校徽,显然经过了精心的艺术设计,两个汉字的巧妙异化与艺化,使得整个图案典雅秀美、字图合一。我猜想,晏成虽为教会之校,但此徽章的设计,必定出于一位国人之手,懂得古篆字的艺道。否则,他不会有如此的灵感和妙思。看上去,大有鲁迅先生设计“北大”校徽时的同工之妙。

从色泽上来看,显然当时是彩色的。我不晓得,此是学生所佩,还是教师所用,抑或是晏成中学某个年庆,而特制的纪念之物?这些,在今日都已无可查考。

现在,我想把话说回来:我的朋友老师参与建立的那家“三中校史馆”中,不知有否这样的物件?我估计,八成没有。

历史是物品写的,学校是学生写的,而校徽是铜铁写的。这枚圆形的校徽,记录着晏成中学的当年,记录着谢衙前的那些青春足迹,也记录着我们至今怀念的民国时期的校园时光——那些记忆,如铜似铁,坚硬顽强,可能遗失,但不会锈蚀。

在当下的现代校园之中,我们看到的校徽,多是长方形的条状铝制品,或是镀铜的伪制品,呆板单调,价廉物“陋”,几无生趣,很有点“楞头青”与“呆头鹅”的感觉,是真正的“无文化”产品。这些特质,似乎正与当代教育缺乏生动、过于规正的性质相似。

在我收藏的苏州数十枚民国校徽中,仅形制就有圆形、三角形和勋章形等多种。其中,又以三角形居多,且大多缀以两三厘米长的铜制细链。背面用别针。校徽别于胸前,铜链随人轻摇,如女子耳坠,波动柳拂,极富细节的风韵和美感。

我收藏的这枚晏成校徽,背面的别针已折失缺损,此为遗憾之一。遗憾之二,则是徽章的色彩几已尽褪,字迹难辨。我曾经想过,用彩笔为之重新上色,来一个“旧章换新颜”。但朋友把我劝住了。

——八九十年过去,当年风华盛开的晏成,到了今天,其实就是我现在藏品的模样。

人非物非,我想想,也就这样了。让她去吧。

 

 

(下)

 

下面说说第二件物品:晏成的肩章。

此物收藏于何时、何地、何人,已无记忆。但这二指宽长的小东西,却大可值得玩味。常常在无事时,或在满列民国藏品的书房之中,笔者将其在手中翻覆、把玩、端详,真正的是爱不释手,遐思翩翩。

 

“男儿第一志气高,年纪不妨小。哥哥弟弟手相招,来做兵队操。兵官拿着指挥刀,小兵放枪炮。龙旗一面飘飘,铜鼓咚咚咚咚敲。一操再操日日操,操得身体好。将来打仗立功劳,男儿志气高。”

 

——这是我国音乐教育的先行者沈心工先生的成名作,在上个世纪的二十年代,一时风传,几乎班班必教,人人会唱,可与现在周杰伦的《青花瓷》一拼。

它的歌名很白话,也很气魄,叫:《男儿第一志气高》。格调却比《青花瓷》高昂多了。当然,后来它又叫过另外的名字,那是后话。

这枚物件,之所以说它是肩章,或是臂章,是因为我见过“童子军”的照片。所谓的“童子军”,就是民国时期,一种儿童的组织,有点类似于现在的“少年先锋队”,是中小学里,人人都要参加的。

“童子军”虽是舶来品,是个美国货,但目下从我收藏和所了解的一些图文物品等资料来看,的确很有意思,是一个真正的“儿童产品”,而且还是“军用物品”,因为它的培养目标、方向和内容,都直指“人格锻造”和“国防教育”。

人是动物,而动物就必然好斗。当然,正义是灵魂,保家卫国是本份。“童子军”有自己的全套课程体系和活动器具,它所有的一切,都是军队或军人的“缩小版”。我见过的照片中,孩子们有军装,有军品,有军歌,有军官;队员则有木枪,课表中则安排有格斗课、队列课等;另外,还有详全的《军事章程》,类似于《军规》之类。可谓组织严密、课程成熟、效果明显,炼心、炼胆、炼意志。说穿了,就是今天的素质教育。但人家是游戏化的,而入手与所选的角度,是孩子们最感兴味的军事类项目——这是因为,军事化,也即“战争课程”,最能激发和表现出人性的基本情感和生活特质,比如爱恨情仇、礼耻忠勇等,几乎尽在其中。

这枚肩章,可能是当年晏成中学某成员,其童子军服上的配件之一,另一件可能遗失了。

整个物件,质地很普通,为黑色手织土布,长12厘米,宽4厘米,上端成尖锥形,如一座微型的纪念塔。“晏成中学”四字,用纯铜铸制,托于掌中,有点沉甸甸的感觉。四字背后有针,穿过第一层布面,牢牢地缝制在布品上。而背面则覆以第二层布面,遮蔽了铜针,防止了佩戴者与针刺的触碰,免除流血的伤害。

我之所以确证出这枚物件,可能是肩章或是臂章,还有一种佐证,即是它的背面,还有两条横向的布襻,可以很方便地在他物上,完成穿戴或缝扣环节,这样就不易掉落。

说它是臂章,当然也有可能。标志或物品的佩戴,除了胸前和脖颈,其实手臂两侧的上端,也是较为醒目的位置。这一点,我们可以从许多国家的军服上,看出他们的设计匠心和艺术之眼。

“童子军”,在现代的中国大陆,已经成了一个历史名词。但在苏州,好像还有一家培训机构在做着推广的工作,假期中让孩子到山中或是湖畔,去跌打滚爬,去尝尝饥饿的感觉,或是恐怖的课程,等等。我觉得,这些都是非常有益又有意思的活动。

远离娱乐,缺乏游戏精神的一切儿童活动,最终都必将被儿童抛弃。到了八十岁,他们会全都忘个精光。这样的教育,是伪教育。我常要说的一句话是:错误的教育,比不教育更可怕。

说了这么多的教育与童子军,似乎是与晏成中学和这枚肩章离得远了。

但我觉得,我上面讲的全部,其实都是晏成中学这枚肩章留下来的意义,也是我花了数百元,收藏它的终极目的。

 

“男儿第一志气高,年纪不妨小。哥哥弟弟手相招,来做兵队操。兵官拿着指挥刀,小兵放枪炮。龙旗一面飘飘,铜鼓咚咚咚咚敲。一操再操日日操,操得身体好。将来打仗立功劳,男儿志气高。”

 

——谁能告诉我,当年,是谁佩戴了这枚威风凛凛的肩章,走在了晏成中学宽广的大操场上?而它的另一半,左肩或是右肩的那一枚,现在正静卧何方?我想让两枚肩章复原,把他们配完整。

所有的东西,残缺最美,但完整最好。这是因为,好,比美好。
 
 
◇晏成中学的校徽
 
◇晏成中学的肩章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