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陈鹤琴书影》连载完
[ 作者:大圣 人气:382 日期:2017/1/8 ]

 

《陈鹤琴书影》连载24

 

写在前面的话:

 

一、在近代中国教育,有“四父”之说,即:陶行知,为“中国平民教育之父”;晏阳初,为“中国乡村教育之父”;黄炎培,为“中国职业教育之父”;陈鹤琴,为“中国幼儿教育之父”。其中,陶先生做的是“最众”的教育,晏先生是“最底”的教育,黄先生,是“最专”的教育,而陈先生,则为“最初”的教育。

 

二、《陈鹤琴书影》,为《叶圣陶书影》一书之后,国内的第二本教育家“藏书书影”。作者为小荷作文创始人、儿童文学作家冯斌老师。本书约二十万字,由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

 

三、《陈鹤琴书影》,通过图片讲收藏,通过收藏讲故事,通过故事讲教育。一本书,即是一座教育博物馆;一个人,即是一部中华近代史。

 

四、人生由物品组成,文化由文字传播。在我们的父辈和祖辈的那些岁月里,一本图书,就是一行深深的足迹:字即心,纸即体,书即命。

 

五、“追寻大师,追梦母语”,此为小荷人的理想和目标。大师即方向,即旗帜,即力量之源。

 

六、本网站今始连载冯斌老师的专著《陈鹤琴书影》,拟每周一期,一个月发表三到四期。每期介绍一种图书,发表一篇文章,以供诸位读者了解、认识和研究陈老的一生,以励吾志!

 

七、欢迎阅读,感谢大家!

 

 

 

小荷1028研究院(白乌鸦) 本网编辑部 敬启

 

 

---------------------------------------------------------------

 

《陈鹤琴书影》第二十四期

 

 

陈鹤琴教育文集

 

  1982年

  91岁

 

  应北京市教育研究所请,为出版《陈鹤琴教育文集》题词:“一切为儿童,一切为教育,一切为四化。”

12月,电催出差在上海的三女秀云速往南京,见秀云后急切询问其文集是否编就复印,并说:“我年纪已大,身患重疾,不再写东西了。要把著作留给教育工作者,这是我对四化建设的最后一份贡献。”在得知著作已复印后,感到欣慰。

1983年12月,《陈鹤琴教育文集》由北京出版社出版。

 

 

【编者收藏小记】

 

在所有的“陈鹤琴文集”中,唯有此种《陈鹤琴教育文集》,是由作者本人亲自过问过的。也就是说,所有的文目,陈先生应该看过一遍的。

当然,这本《陈鹤琴教育文集》,也是同类图书中,国内最早编辑和出版的一种。

惜陈先生未能等到墨香飘逸的那一刻,当图书还在印刷厂的机器上飞转之时,陈先生已经等不到了,他永远地合上了双眼。

笔者所藏的,就是北京社出版的初版本,有平装和精装两种,印刷的时间和册数,各有不同。详情如下:

平装本“上卷”,出版时间为198312月,其印数为7300册,字数为626000。其“下卷”的印刷时间,则又要晚些,延迟到了198512月,印数为3800册,字数为717000

精装本“上卷”,出版时间为198312月,印数为1000册。其“下卷”的出版时间与平装本相同,印数也为1000册。

《陈鹤琴教育文集》,收有陈先生一生的几部重要著作。

该书的责任编辑为:陈兴兰。封面设计:常翰卿。

编辑者:北京市教育科学研究所。由北京出版社出版。

《陈鹤琴教育文集》之后,又有数家出版社出版过类似的“文集”或“选集”。但最齐全的,要数江苏教育出版社。他们出版了“全集”,将陈先生一生中,凡能搜集或已搜集到的文章和著作,皆合集出版。共计六大卷,三百万字左右。

——什么叫“著作等身”?三百万字,就是最好的诠释和说明。陈先生,不愧为中国的幼教之父。其所有的作品和文字,都是他老人家孜孜以求的坚定步履和苦苦思索的攀高汗血。

“惊见此人乘鹤远,唯有孤琴绕耳弦。”

伟哉,陈鹤琴!

伟哉,陈先生!

 

 

 
◇《陈鹤琴教育文集》(上卷)
 
◇《陈鹤琴教育文集》(下卷)版权页
 
 

 

其他藏品

 

  1983年及以后

 

  1982年12月30日,陈先生与世长辞,永远告别了他钟爱的幼儿教育,告别了他为之奋斗终生的“保育民族幼苗”的宏愿大业,告别了他爱与爱他的人们。

此后,有关陈先生的书刊文章,包括他的和别人写他的,渐多如霞云,纷纷出版或重版。

笔者收藏与陈先生有联系,并较有特殊意义或价值的品种若干。现附录在下面,作集中之介绍。

 

 

【编者收藏小记】

 

一、关于“杭州蕙兰中学”的藏品

 

杭州蕙兰中学,是陈先生少年时代曾经就读过的中学,一所百年老校。

陈先生当年,就是在这里毕业,然后考取了上海的圣约翰大学,而最终得以录取“庚子赔款留学美国”的名单之列。

这所中学,可以说,是陈先生人生的重要旅程,对其后来的就读、治学、从教和成业等,具有极其深远的影响作用。

笔者手中的两件藏品,即与该校有关。两件藏品的时间都在上世纪的五十年代,“民国”刚刚结束,“新中国”方才启程。

一件藏品是蕙兰的毕业证书,一件是该校的《师生工友通讯录》。

先说毕业证书。这件毕业证书,显然是仓促间的作品。因为该毕业证书的风格,与民国期间的毕业证书,几乎无异。唯一的异处,就是换了边框上面的标志,即换了国旗、国徽,“孙中山像”不见了。

当然,也换了大印:“浙江省人民政府教育厅之印”。

该毕业证书的主人叫顾传忠,年龄22岁,是个男生,方脸宽额,一脸的正气。1950年,顾先生在陈先生当年的母校高中毕业。但不知怎么的,他的毕业证书会流失出来,辗转流徙而至异乡。

1950年,蕙兰的校长叫王嘉范。毕业证书上,有他的手书签名。用笔粗劲。

当时,蕙兰中学的全称是:“浙江省杭州市私立蕙兰中学”。这与1906年,陈先生入学时的校名略有不同,当时的学校叫做“蕙兰学堂”,是个教会学校,外国人办的。后来,又曾改名为“蕙兰中学堂”。那时,还是清朝时光。

因为了教会学校的缘故,陈先生的少年时代便受到了宗教的影响。后来又到了上海的圣约翰大学,又到了美国的哥伦比亚大学,等等。如此的经历和人生,培养了他“护生惜命”的慈悲胸怀。于是,他选择幼儿教育来作为他一生的事业,也就没有什么疑问了。

另一件藏品是通讯录,封面上的书名为:《一九五零年度第一学期杭州市蕙兰中学师生工友通讯录》。全书不厚,刊录着1950年当时蕙兰校园中,所有的人员名单。

第一页上,当然是教师和职员。

打头的第一人,我们看见,就是校长“王嘉范”。他的具体情况如下:

性别:男。年龄:50。籍贯:江苏昆山。通讯处;本校转。

其他的任教人员等,笔者一人不识。

然而,如果当年的陈先生见了这本小册子,倒很有可能会激动起来的。说不定,名录上会有他相识的人呢。

此通讯录因为年代久远,纸品也一般,现已经几成散页。

而蕙兰中学的今天,其校园中有陈先生的多少“元素”等,笔者也不得而知。

有机会到杭州,可能的话,去蕙兰看看吧。

 

 

二、关于“南京市鼓楼幼儿园”的藏品

 

南京鼓楼幼儿园,是中国的第一家私人幼儿园。创办者正是陈先生。

后来,“新中国”成立,陈先生将幼儿园慷慨捐出,献于国家,于是就有了今天的“南京市鼓楼幼儿园”。

笔者所藏的两件图书,与该幼儿园有关。一是印制于199234日的《赤子吟》;一是印制于200310月的《鹤琴之声》。

前者,是一本介绍陈先生的故事集,有点“文学传记”的味道;而后一本,则基本是一本教学论文集,为“纪念南京市鼓楼幼儿园建园80周年”而印制的一本“特刊”。前者为32开,后者则为大16刊。

后一本《鹤琴之声》,除有十余人的题词之外,基本全是关于幼儿教学的经验和研究,看点不多,笔者也兴趣不大。而对于前一本,笔者觉得,有点意思:

其一,这本小册子是个“原创”,也可能是国内第一次编写的《陈鹤琴的故事》,即把陈先生的生平用了文学故事的形式,来作介绍。这是头一回,除了陈先生自己写的那本《我的上半生》。这本传记故事,共分十五个章节,文笔还算精彩,有一定的文学性。

其二,书后附有“陈鹤琴生平年表”。此“年表”与上海“陈研会”同年印制的“年表”,其版本和内容,并不相同。这一本要稍稍简约一些。有趣的是,两个“年表”,都是1992年印制的,没有标注“何月何日”,不知谁先谁后。于是真成了一个谜。

其三,这本《赤子吟》上,印戳有“南京市鼓楼幼儿园”的园章。上面写有“赠”字,并有单位落款,还有“一九九二年三月四日”的字样。

其四,就在盖有园章的插页上,有一位叫做“孙予旗”的,大笔一挥,写下了几句题词,文字粗犷飞扬,几乎覆盖了全页,可见其性格的豪放潇洒。题词的内容如下:

何为赤子,赤胆忠心可算乎,非也。肝胆相照,才算赤子。

落款的日期为:

923月。

这位孙君,不知其为何人?但有一点,笔者可以肯定,他与“南京市鼓楼幼儿园”有点关系的。

《赤子吟》的执笔人叫王盛,是当时南京教育学院中文系的副教授。王教授是应鼓楼幼儿园的邀请,而创作此书的。当年,1992年,正是陈先生诞辰100周年的纪念日。

这位孙君,能得赠此书,一定或与鼓楼幼儿园有关,或与陈先生有关。此外,笔者不知,还有其他的什么“有关”吗?

 

 

三、关于“鹤琴之声”的收藏

 

《鹤琴之声》,是全国各地“陈研会”的一本会刊。

笔者收藏到其中的第一期、第八期、第十期、第十一期、第十二期和第十三期。计六种。

有意思的是,这本刊物,是轮流编辑,大家参与。所以,就有了北京版、湖南版、天津版、山西版、安徽版和江西版。全国哪里有“陈研会”,哪里就有资格来编辑这本《鹤琴之声》。如此创意的编辑和出版方式,笔者还是第一次遇见,有点意思,也很有操作性,节省了资金,激活了互动感。对于国内的民间社团和民办组织来说,这样的“主编轮流做”的编辑方式,完全值得借鉴。

虽是民间,但第一期,也叫“创刊号”。《鹤琴之声》的“创刊号”的出版时间,是1995年的4月。由“北京编辑组”编辑。成员有陈一飞、陈秀云等,他们都是陈先生的子女。

此创刊号上,刊有各地“陈研会”的负责人姓名和通讯地址。从所刊出的一览表上看,仅1995年止,全国各地成立的“陈研会”已达14家。

到了2013年的今天,笔者不知道,“陈研会”已经达到了多少?然而,陈鹤琴的名字,早已响遍全国,载入了中华教育史册。

 

 

四、关于“创建国立幼师60周年纪念”的收藏

 

这一本册子,虽然是16开,纪念的是当年一个著名的学校,但其印数仅为“100册”,总页码也只有薄薄的三十页不到。

正文的最后,有一篇“编后语”,作者茅奇。

茅先生在文中说,今年,是校长在江西泰和创建幼儿师范60周年。又说,因为时间短,编者水平有限,敬请指正。

同时,附有出刊经费的来源:魏玉媛赞助800元、夏宗欧同学捐献800元、南昌鹤琴幼儿园支付1400元。

这本册子的作者,多数是当年在江西幼师时的老同学。所以,许多作者的年龄都已经七老八十了,最长的一位,是撰写《国立幼师停办的前前后后》一文的作者刘于艮先生。出这本刊物时,老先生已经是九十高龄了!

编者在刘老先生的文章之后,对其作了如下的介绍:

刘于艮老师,是原国立幼师、幼专教导主任,陈校长的得力助手,他为培养幼教师资,辛勤工作了一辈子。校友们都很尊敬他。特约《国立幼师停办的前前后后》一文,这是一篇鲜为人知的珍贵历史资料。

其他的部分作者名单及年龄如下:

.金立强——86岁;

2.张援萃——75岁;

3.胡舜英——77岁;

4.张小青——72岁;

5.贺袭南——77岁;

6.李平江——74岁;

7.楼鸣燕——81岁。

8.尹名瑞——78岁;

9.黄静庄——74岁;

10.陈皎——74岁;

11.周懋绮——77岁;

——还有一位,也要算上,这就是同学们无比尊敬的“陈校长”。

2000年,此刊印制出版的时候,正是陈先生诞辰108周年的日子。

“老校长”如果地下有知,看了“老学生”们写的这些回忆文章,字字深情,句句动心,真不知道,他老人家会流下多少眼泪呢。

 

 

五、“上海工部局聂中丞公学”的毕业证书

 

这张“上海工部局聂中丞公学”的毕业证书,是最新的一件藏品,时间就在写作《陈鹤琴书影》期间。

笔者无意间上网,看到了这样的一件东西,觉得非常惊诧,认为简直是“神赐”!因为笔者收藏毕业证书十余年,极少看到有如此规格和等级的藏品。所谓的教育名人、大家,等等,都以图书出版为主;而作为教育家的陈先生,作为当时“华人教育处”的一个处长,出现在一张平常的毕业证书上,那应该是不多见的。有谁看见过签有“陶行知”或是“叶圣陶”之名的毕业证书呢?没有吧。

笔者很小心,很当心。但第一步,不管真假,先将此物的“订单”拿下,不要让别人“占先”了,万一此物真是“不假”呢,那肯定要后悔“自虐”了。

好在此物的拥有者,也就是古玩的老板,他开的古玩店离笔者的城市不远,于是,在相约了三到四次之后,笔者终于与此物件相见:

“上海工部局聂中丞公学”的毕业证书

关于学校,这没有问题。在当年上海的租界上,的确是有着这样的一所中学。整个的纸张、印章、照片等等,都没有疑问,笔者最关心的,是那个亲笔的签名,即“陈鹤琴”三个字。

收藏了陈先生的图书无数,见过了陈先生的墨迹很多,特别是他的签名的特点,笔者应该是有着“百分百”辨别真伪的把握的。

陈先生的签名,大概有这样的几个特点:

(一)“陈”字部首像个“7”。这是陈先生的签名特点,他写“陈”姓边旁的时候,不写双耳旁,也不写单耳旁,而只写个“横竖”的笔画,且是一竖到底。此是一。

(二)“鹤”这个字,陈先生也从来没有写过“楷体”,从来都是草体。特别是右边的那个“鸟”,最后他带有一个美丽的钩旋。各位可以看到这个“鹤”字的最后一笔,有加重的地方。那就是陈先生的特别一“旋”。此为二。

(三)至于最后的“琴”字,整个的形状,就是一面旗,下面的那个“今”,陈先生写得很潇洒,就像一支长长的旗杆,有力而且高昂。

陈先生的签名一准,这件东西基本上就不成问题。笔者要的,就是这三个字。

当然,在这张“可遇不可求”的藏品上,还有一些信息和标识,有着极其重要的研究价值。比如,那枚“工部局”的徽章,比如两枚税票,比如该证书的原持有人“曹家驹”同学照片上,那枚清晰的钢印,等等。

笔者关心的,是此证发放的时间:

民国二十八年六月。

——也就是19396月。

据笔者所知道的史料,也就在签发了这张毕业证书之后,一年左右,陈先生就离开了上海,开始了他艰苦卓绝的“江西幼师之旅”。在这个长达数年的教育征程上,陈先生靠着对于民族的热爱,对于教育的执着,对于战胜一切的必胜信心,将他的“活教育”茁壮发展起来,也将他自己的教育人生增添上最为辉煌的色彩和篇章。

——伟哉,陈鹤琴!

这件“上海工部局聂中丞公学”的毕业证书,此将成为笔者永远的珍藏!

当然,也要感谢古玩店的这位老兄。我想说的是:其实,你的开价不算高。

 

 

六、南京师范学院附中的毕业证书

 

这一张毕业证书,是一九五三年七月颁发的,其时,正赶上陈先生至“南京师范学院”,赴任院长一职。所以,有点意义。

证书的原主人名“鲍怀岱”,江苏仪征人。看照片,是个蛮阳光的男生,头发微微翘起,似乎为了拍照,特地洗了头、美了容,看上去很是精神。其时鲍同学十七岁,正值新中国的初生阶段,一个全新的世界展现在眼前。战争没有了,敌人没有了,炮火没有了,恐惧和黑夜没有了,年轻人终于可以在校园中宽大的书桌上,安心地读书写字,然后走出校园,去工作和恋爱。鲍同学就读的这所“南师附中”,在当时也应算是一所不错的学校,因为是个一所著名大学的附中,自然,其身份就不一样,出校门时,头是可以昂得稍微高一些的。

证书上,内容丰富,信息量很大。有附中的印章,也有江苏省人民政府教育厅的印章。主要内容及文字都是事先印好的,但其间有填空,用毛笔书写完成,字字工整而娟秀。

不过,有一点,在原先印着“校长”两字的地方,有一排重叠的字迹,凑近了看,是“南师附中主任委员”的字样,大概当时是有着这样的一个特别的称呼,不再称“校长”了,体制发生了改变。所以,最后的落款到底是何人,看不大清楚。并且只见印章,没有签名。这在一般的毕业证书上,几乎是不可能的。很稀见。

笔者关心这张证书的主要原因,是她与南师院的联系,而南师院又与陈先生有着重要的联系。不知道陈先生当年,是否也关心着这样一所附属中学的存在,曾经到过其校园,看过其学生。

在陈先生所有的《传记》之中,我没有见过此类的记载。但我想,一个把一生交给教育,曾经写过“保育民族幼苗”誓言的教育家,应该是无处不在的。而在南师及附中这所“教育大院”之中,更是不会缺少了他的身影。

一张证书,可以让我们生发出无限的联想。

生活,由物品组成。回忆,因物件而清晰。所谓“物是人非”,四个字概括得真好啊。

 

 

七、南师大版的《活教育》

 

这一本《活教育》的副题是:《陈鹤琴教育思想读本》。出版者: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这是笔者所看到的,与陈先生有关的教育类出版物中,由南师大出版社出版的少见的几种图书之一,特别是命名为《活教育》的图书。这是一个特殊的产品,也是一种轮回——陈先生又回来了,当年自南京而开始遭受过错误批判的“活教育思想”,又回来了!

此书为新华书店购得,出版时间很近,就是两年前,2012年。这个时间,离陈先生当年担任南京师范学院院长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半个世纪。

当年的“学院”,已经改称了“大学”;还有了自己的出版社。并且在长江的那一边,有了更大的一块地。而当年他办公的地方,现在叫做“随园校区”的,已经成了研究生的“专区”。但走进当年的南师院,今天的南师大,看见那些房子还在,树还在,路还在,长廊还在,让人不由得就想起了老院长:陈先生。

每到南京,笔者是几乎一定要到随园校区去走走的。如果要过夜,也必定入住其校园中的“南园专家楼”,又叫“南园宾馆”的。

月朗风清,校园寂静无声,这便是笔者在校园中慢行遐思的好时光。

我想象当年的陈先生,办公室的灯光;想象他老人家,晚上归家时的情景。

时刻,他似乎仍在校园之中,或在我的身边匆匆而过。

此南师大版的《活教育》,为第二次的再版本,已经印到了7200册。每次开机为三千六百册。似乎买得并不好。

但不管如何,这件物件中所包含的象征意义,已经无限丰富。一本胜百本。

 

 

八、《我们的大喜事》

 

此书的得藏,实出于一种机缘与巧合。

就在笔者编写的《陈鹤琴书影》,进入终审阶段之时,笔者在网上发现了此书的影踪,即刻下单邮购。

但糟糕的是,该书没有工行支付,也没有建行或其他银行的支付号码,唯有“网银”。但笔者恰恰没有。于是只能求助于家人。亏得女儿有,于是在耽搁了五天之后,该书方得在“网银”上,“付款成功”。接下来,就是等待。

一周之后,该书寄到。笔者的一颗心算是落了地。待翻阅此书之后,则不仅是放心,应该是“喜而欢心”了。因为该书中亮点多多,惊喜不断,让笔者感觉,不足五十元的书款,却物超所值。

下面,请与笔者一起来打开此书,同享“我们的大喜事”。

其一:该书的出版日期为1950年,那是个特殊的年代,陈先生的所有著作几乎全部停印。但此书封面上,“陈鹤琴主编”几个大字,赫然在目,清晰可见,表明陈先生还在“出镜”,还在为教育和出版做着事。这些,都是他老先生所喜欢的。在他一生的教育生涯中,几乎也就是一部出版史,他从来也没有中断过与书刊出版和文字宣传的工作。除了教育家,他也实实在在算得是一个勤奋的写作人和出版者。

其二,该书的出版单位为“新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这个机构,看来是个民营的。地址在上海,但所有的印刷、发行等,全在南京,在一个叫做太平路的地方。参与者还有一个叫做“民丰印书馆”的单位。

上面罗列的名称,似乎有点复杂了。但有一点很清楚,就是当年在南京生活的陈先生,仍在继续着他的教育出版工作,继续着他儿童服务的宣传。

其三,此书的书名叫《我们的大喜事》,书名有点特别。打开书,粗粗一翻,原来有两件“大喜事”:一是为了庆贺“第一届世界儿童节”,二是“海南岛解放了,舟山群岛解放了”。一件是世界的,一件是中国的;一件是孩子的,一件是大人的。所以,这本书,算得上是一本“主题书”,专为某个主题而编辑出版的图书。

六七十年前,陈先生即有此“与时俱进”的出版意识和出版行为,真是令人钦敬!

其四,此书中,竟然出现了陈先生的两篇文章,还印着他的亲笔署名!

两篇文章都编在书前,第一篇叫《见面话》,紧接着的一篇,叫《我们的大喜事》。前者约五百余字,后者逾千字。两者相加,有近两千字——因时间关系,笔者未查《陈鹤琴文集》,不知该文集中,编者是否将此两篇作品收入?

陈先生的文字娓娓感人,永远是那么一副敦和仁爱的态度,永远是那么一种谦恭大度的胸怀。文字又平易,又满含深情。

其五,此书中的第二十三页上,意外地刊出了丰子恺先生的一幅漫画!漫画上,写着“解放舟山吃黄鱼  解放台湾吃白糖  庆祝游行小景”的字句。落款为“子恺”。

丰先生的这幅漫画,显然是一次“命题作文”,专为本书的出版而作。画面上,画着男女孩童各一,肩上各扛小旗一面,上面分别书写着“庆祝舟山解放”和“打到台湾去”的标语。穿着富时代味,表情有喜庆感。

作者阅读过与陈先生有关的诸多传记和故事,但其与漫画家丰子恺先生的接触和文谊,此实为第一次发现和了解。

除此页的漫画之外,本书另有插图三幅,似也有“丰氏之风”,但没有任何的作者署名。

该书虽仅薄薄的四十四个页码,但品相不错,在九品之上。

对于以上内容和特点,笔者甚为惊喜。算得上是收藏陈先生著作以来,笔者的又一次“捡漏”。

此书的封面设计亦极用心,内涵丰富,动感十足,充满了那个时代的强烈色彩。

本书为《新少年儿童知识丛刊》的一种。笔者不知该丛书的品种多少、印数几何。至于本书的存世能有几册,那就更无从知晓。

 

 

九、陈鹤琴研究资料

 

此《陈鹤琴研究资料》,为笔者目前所见的,有关陈先生研究中,最全面的资料目录汇编,编辑者为“北京市陈鹤琴教育思想研究会”,时间是20028月。

此书仍为网上购得,为陈先生儿女的双双签名之赠书,甚为难得。

此书分为三个内容,即:一、陈鹤琴研究资料索引;二、陈鹤琴生平年表;三、陈鹤琴著作目录。

笔者感兴趣的,是其后面的两个内容,即“生平年表”和“著作目录”。此前,曾有与《生平年表》同名的小册子印制发行,惜过于单薄,有语焉不详之感。而后一个:著作目录,则是与笔者当下的收藏有关。

笔者阅后,发现此次的《陈鹤琴生平年表》,实为一个新版本,可以称之为“升级版”,较之以前的版本,有了更丰富的信息和提高。在叙述的语句上,也作了较大的调整和改写。此为一。

后一个“著作目录”,则让笔者大为惊讶!因为陈先生的著作远远不止笔者目前所收藏的这些。如果按照数量来统计,目前的收藏仅得之其三分之一还不足,真是“万里长征,只走了第一步”。

当然,笔者也存有疑惑,该“目录”的科学性是否可靠?特别是其中有部分“丛书”,其品种常常是两位数——这些图书的作者,是否全为陈先生一人所撰所创?有否合作者?此需要核实或加以说明。

另,该书为内部印制资料,未正式出版。仅可作为内部赠送或传阅。此为一大遗憾之处。

喜该书之前,刊有数张彩页。其中陈先生的墓铭碑文影印,甚为珍贵。

同时,陈先生之子陈一飞先生所著《编者前言》中,披露出全国已有陈先生的展览馆、纪念室和纪录片等内容,亦为笔者首次听闻。现特刊录如下,可为有兴趣的读者,提供研究和访问的方便,它们是:

(一)南京师范大学陈鹤琴纪念馆;

(二)南京鼓楼幼儿园陈鹤琴故居展室;

(三)上海电视台所摄《陈鹤琴》纪录片等。
 
 
◇其他藏品01
 
◇其他藏品02
 
◇其他藏品03
 
◇其他藏品04
 
◇其他藏品05
 
◇其他藏品06
 
◇其他藏品07
 
◇其他藏品08
 
◇其他藏品09
 
◇其他藏品10
 
◇其他藏品11
 
◇其他藏品12
 
◇其他藏品13
 
◇其他藏品14
 
◇其他藏品15
 
◇其他藏品16
 
◇其他藏品17
 
◇其他藏品18
 
◇其他藏品19
 
 

 

 

 

(连载完)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