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陈鹤琴书影》连载21
[ 作者:大圣 人气:445 日期:2016/10/2 ]

 

《陈鹤琴书影》连载21

 

写在前面的话:

 

一、在近代中国教育,有“四父”之说,即:陶行知,为“中国平民教育之父”;晏阳初,为“中国乡村教育之父”;黄炎培,为“中国职业教育之父”;陈鹤琴,为“中国幼儿教育之父”。其中,陶先生做的是“最众”的教育,晏先生是“最底”的教育,黄先生,是“最专”的教育,而陈先生,则为“最初”的教育。

 

二、《陈鹤琴书影》,为《叶圣陶书影》一书之后,国内的第二本教育家“藏书书影”。作者为小荷作文创始人、儿童文学作家冯斌老师。本书约二十万字,由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

 

三、《陈鹤琴书影》,通过图片讲收藏,通过收藏讲故事,通过故事讲教育。一本书,即是一座教育博物馆;一个人,即是一部中华近代史。

 

四、人生由物品组成,文化由文字传播。在我们的父辈和祖辈的那些岁月里,一本图书,就是一行深深的足迹:字即心,纸即体,书即命。

 

五、“追寻大师,追梦母语”,此为小荷人的理想和目标。大师即方向,即旗帜,即力量之源。

 

六、本网站今始连载冯斌老师的专著《陈鹤琴书影》,拟每周一期,一个月发表三到四期。每期介绍一种图书,发表一篇文章,以供诸位读者了解、认识和研究陈老的一生,以励吾志!

 

七、欢迎阅读,感谢大家!

 

 

 

小荷1028研究院(白乌鸦) 本网编辑部 敬启

 

 

---------------------------------------------------------------

 

《陈鹤琴书影》第二十一期

 

 

新儿童学历

 

  1951年

  60岁

 

  在民丰印书馆主编《新儿童学历》。

 

 

【编者收藏小记】

 

这一本书,严格说来,不能算书,只能称得上是一本笔记本,或是一本校园“日历”。

出版时间不详,但封面上有“一九五一年”的字样。估计,就是那个年头印刷的。

作者是雷震清、沈子善两位。陈先生只是“主编”,估计也只是个挂名,帮着打打牌子,开开销路的。

这本书从封面到内里,处处弥漫着那个年代的特殊色彩,因为,“新中国”成立了。

封面上,有毛泽东的题词;第二页上,有毛主席、朱德总司令与小朋友在一起的照片。

所有的知识内容和阅读选文,都带着浓重的时代印记。比如“苏联”、“写给毛主席的信”、“抗美援朝保家乡”等等。其中,还有“陶行知逝世纪念日”和他那首著名的《手脑相长歌》。

笔者估计,这一页内容的增加,一定是陈先生的建议。

肯定的。

 

 

 
◇《新儿童学历》封面
 
◇《新儿童学历》目录
 
◇《新儿童学历》内页

 

 

 

南师校刊

 

  1953年

  62岁

 

  1952年秋,院系调整。以南京大学师范学院和金陵大学、金陵女子文理学院有关系科为主体,加上上海震旦大学和广州岭南大学部分系及南京师专数理班等,合并成立南京师范学院。陈先生与吴贻芳、齐剑秋组成师院筹建委员会,任主任委员。12月,被任命为南京师范学院院长兼幼教系主任,纵瀚民、吴贻芳分别为第一、二副院长。1957年12月,被调离南京师范学院,免去院长职务。

1953年2月,为《南师校刊》创刊题词:“组织起来,学习苏联,结合实际,创造经验,为搞好教育改革而奋斗。”

1954年7月,在《南师校刊》上发表《同学们!祖国召唤你们投考高等师范学校——写给全国高中毕业生同学们一封公开信》。

 

 

【编者收藏小记】

 

笔者收藏《南师校刊》,纯属偶然。原先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做这件事,好像是看了柯小卫先生的《陈鹤琴传》,或是别的什么书之后,方才知道了,有此一刊。于是立即行动。

但下手已晚,存品寥寥。

目前,关于《南师校刊》,笔者仅收藏有三种,分别如下:

第一种,为“特刊”,出版时间为1954620日。让笔者惊喜的是,首篇文章就是陈先生的!洋洋洒洒,大概有四千多字,题目是:《同学们!祖国召唤你们投靠高等师范学校》。副题为:写给全国高中毕业同学的一封公开的信。

该期为“特刊”,即现在的所谓“增刊”,增加之“增”,非赠送之“赠”。为临时的一种需要而出版印制的。封底附有登记号,印有“江苏省期刊登记证内四号”的字样。

此刊为竖排版。

第二种,是《南师校刊》,一九五六年的“十一月号”,总第42期。

在此期杂志上,关于陈先生的图文消息还真不少。

当时,陈先生担任着该院的院长,是个重要角色。

此刊中,有两处与“陈院长”有关。一处是第72页的一个讨论栏目:“幼儿园能不能进行识字教育问题的讨论”。发表了两篇文章,其中有一篇的题目,叫做《对陈院长的“幼儿园应该进行识字教育”一文的几点不同的意见》,大胆地向“陈院长”提出了“不同意见”。文章的署名为:幼教系。

从文中的语气来看,似乎是学生无疑。文中有多处的句子,读后令人喷饭,直至发出“一声叹息”。

比如:“儿童要识字,我们就进行识字教育吗?从儿童的兴趣出发来考虑我们的教育内容,是与共产主义教育的基本精神不符合的。”

比如:“陈院长说,语言文字是发展儿童思维的重要工具。这样的提法我们不能完全同意。——然而文字对于发展学前儿童的思维能起什么作用呢?”

当然,当时的《南师校刊》编辑部,其胸怀还是比较宽广的。紧随其后的,就是一篇观点相反的文章,对陈先生“幼儿园可以进行识字教育”的观点表示赞同,是支持陈院长观点的。这篇文章的题目是:《幼儿园大班儿童应该考虑进行识字教育》。此文洋洋洒洒,占了有两个半页的篇幅,大概有三四千字的样子。

本期的《南师校刊》的封三上,笔者意外地发现了两张照片,是陈院长与儿童在一起的合影。

一张照片的说明文字是:幼儿教育专家陈鹤琴院长访问了十一个孩子的父母。

第二张照片的说明文字是:陈院长抱着两个最小的孩子(双胞胎)。

此“第二张”照片,笔者越看越眼熟,后来终于想起,出版于19921月的《为中华儿童尽粹的教育家陈鹤琴》(北京市陈鹤琴教育思想研究会编辑),其封面上,陈先生笑容满面地怀抱着两个孩子的大幅照片,就是封三上的这张照片。后来,这张照片,就成了陈先生的“标准之照”。刊发的频率很高。

现在知道了,其首发之时和初刊之地,即是195611月的《南师校刊》。

看来,此第42期《南师校刊》,大有看头,也很有历史的价值和意义。

笔者收藏的第三种《南师校刊》,出版时间是19602月。翻遍全刊,“陈院长”没有一字。其实,此时的陈院长已经离开了南师,离开了他心爱的幼教事业。

三种《南师校刊》藏品中,数第三种的用纸最差。是属于低劣的草黄纸的一类,翻开杂志,如入泥沼。而所有文章,几乎都不值一读,每一页上,几乎都充斥着“贯彻、挂帅、关键、学习、批判、肃清、多快好省、人民公社”等词汇,笼罩着那个特殊年代的迷雾暗云。

唯一未变的,是杂志的刊名书写,仍然是原先的那个,不知书写者何人。尤其是“南师校刊”中,那个最后的“刊”字,写得很是潇洒飘逸,有点“飘飘欲仙”的禅味。

三种藏品的总页码分别是:

38页;84页;34页。

越出越薄。

 

附:为了观察和研究陈先生,笔者还特地将南京师范学院(现南京师范大学)有关的其他杂志,作了搜索与收藏。其中,就有《南京师范学院》的“社会科学版”。

笔者收藏的《南京师范学院》杂志,是个合订本,恰好是1982年的第一期到第四期。时间跨度自二月二十日起,至十一月二十日止。是个季刊,三个月一期的那种。

笔者稍稍失望的,是其中的第四期,为“建校三十周年”专刊。笔者希望在《目录》中,有惊喜的发现,比如有陈先生的文章,或是对陈先生的回忆等等。然而,很遗憾,没有。

再翻开杂志。打头的一篇,就是署名为“本刊编辑部”的《回顾三十年,开创新局面》,是本期中分量最重的。笔者紧张地对此文细阅、搜罗,看第二遍,看第三遍,最终发现,这篇长达四千多字文章,在历史陈述及对南京师范学院建院三十年的悠长回顾之中,对于首任院长和著名幼儿教育家的“陈鹤琴”先生,竟然只字未提。

陈先生“失踪”了。

笔者笑了。

——这个“本刊编辑部”,署错了名,应该署“该打编辑部”。

谁也没有料到的是,就在此长文发表后不到一个月,即此年的1230日,91岁的陈鹤琴先生在南京永辞人世。

此年,也正是他作为“首任院长”的南京师范学院之“三十校庆”。

南师“三十校庆”的这期社会科学版杂志,封底的定价为:0.35元,不到“1块钱”。换另一种说法,就是“一钱不值”,一块钱也不值。

 

 

 
◇《南京师院学报》
 
◇《南京师院学报》封底
 
◇《南师校刊》特刊

 

 

 

(未完待续)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