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陈鹤琴书影》连载15
[ 作者:大圣 人气:588 日期:2016/6/29 ]

 

《陈鹤琴书影》连载15

 

写在前面的话:

 

一、在近代中国教育,有“四父”之说,即:陶行知,为“中国平民教育之父”;晏阳初,为“中国乡村教育之父”;黄炎培,为“中国职业教育之父”;陈鹤琴,为“中国幼儿教育之父”。其中,陶先生做的是“最众”的教育,晏先生是“最底”的教育,黄先生,是“最专”的教育,而陈先生,则为“最初”的教育。

 

二、《陈鹤琴书影》,为《叶圣陶书影》一书之后,国内的第二本教育家“藏书书影”。作者为小荷作文创始人、儿童文学作家冯斌老师。本书约二十万字,由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

 

三、《陈鹤琴书影》,通过图片讲收藏,通过收藏讲故事,通过故事讲教育。一本书,即是一座教育博物馆;一个人,即是一部中华近代史。

 

四、人生由物品组成,文化由文字传播。在我们的父辈和祖辈的那些岁月里,一本图书,就是一行深深的足迹:字即心,纸即体,书即命。

 

五、“追寻大师,追梦母语”,此为小荷人的理想和目标。大师即方向,即旗帜,即力量之源。

 

六、本网站今始连载冯斌老师的专著《陈鹤琴书影》,拟每周一期,一个月发表三到四期。每期介绍一种图书,发表一篇文章,以供诸位读者了解、认识和研究陈老的一生,以励吾志!

 

七、欢迎阅读,感谢大家!

 

 

 

小荷1028研究院(白乌鸦) 本网编辑部 敬启

 

 

---------------------------------------------------------------

 

《陈鹤琴书影》第十五期

 

 

我的半生

 

  1941年

◆(民国三十年)50岁

 

◆《我的半生》一书,由世界书局出版。

 

 

【编者收藏小记】

 

笔者所藏的《我的半生》,共有两种。其一即是较为珍贵的,在世界书局的初版本。该书印制于19417月,没有印数,标注有“实价国币一元二角”。正文共190个页码。

其二,为上海华华书店发行的版本,时间是19474月。发行人依然是“孙怀琮先生”。该版本最为奇特的是没有书价!查封底,没有!查版权页,仅有“每册实价圆”的字样,竟然在“圆”之前,没有数字!也就是说,没有说明该书卖“两圆”,还是“叁圆”,或是“伍圆”。没标价。

——这样的书,怎么去卖呢?这真让笔者伤透了脑筋,怎么想,也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管这些了。

华华书店的这一本,基本与世界书局的版本相同。唯一不同的,就是换了封面。两者相较,还是华华书店的设计更艺术性一点。

该书有两处地方看点,不可错过。

一处,是打开封面,即是作者母亲的一张坐像。拍摄的时间似乎是在春天,老太太坐在一排花丛之前,端庄而慈祥,双手叠合,穿着传统的筒裙,似乎是小脚,而其端坐的木椅似稍稍高了一些。老太太的双脚有点悬空离地的感觉,只有脚尖点地。

陈先生在相片的下面,写了这样的一段话,读之使人泪湿双眸。这句话是:

 

谨以至诚,将此册贡献给我最亲爱的慈母!

 

——陈先生的这一本书,记录的正是他的幼年、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的经历和故事。七八万字的篇幅,写得详细而又感人。所有的文字,都是用了对少年朋友讲故事的口吻来写,读起来,真是亲切而又生动。

此书的另一个看点,是“序言”多。作者竟然邀请了八位朋友,来为他的这本书作序。这些请来的朋友又都是教育界的名人名家或大学者,个个能说会写,一落笔就停不住。所以,内文三百个页码,“序言”就占了六十个,快三分之一了。当然,陈先生自己还得说几句,有个“卷头语”,这样又是三个页码。

不过,这样的“多序言”图书,倒恰恰可以看出陈先生为人处世的诚恳与亲和,看得出其人缘的广泛和对故交的情谊之深。而对于读者朋友来说,多几位专家学者的出场,也就多了一些热闹,可以听到更丰富的教育“报告”和文字“讲演”。

《我的半生》,是笔者阅读过的图书中,书名最为奇特的一种。写作这本书时,陈先生正好年至半百。他说的“半生”,从生理学上讲,有道理;从文学的角度看,似更有着一种旷远的意境。

惜《我的半生》只写到他在美国的“留学和游学”生活而止,至于回国之后,他如何致力于幼教事业,在此书中,没有写到。

在该书“卷头语”的尾段,作者写道:

 

“这本书是一口气写完的。不料在宁波写了一个月之后,各方面函电催促邀我到重庆、到江西去了。所以只写了上卷,从祖宗写起,到游学为止。至于回国后二十二年中,我究竟干些什么事,我怎样组织家庭,我怎样教小孩子,怎样教导人,怎样帮助人,怎样研究学问,这种种问题,只有待诸将来再答复吧。”

 

可惜的是,这样的“答复”,读者诸君是再也不能等来了。此书之后,陈先生的“后半生”就一直未能写出。他的“答复”没有能够完成。

最后,笔者特将八人“序言”的题目录下,作为该篇《编者收藏小记》的结束。这些题目,个个皆有深味,令人感佩。这些序言的题目和作者是:

序一:《行军五十尚婴儿》——郑宗海

序二:《永远微笑的儿童教育家》——俞子夷

序三:《为国争光的“大脑”代表》——关瑞梧

序四:《二十年的老师》——张兆林

序五:《中国的福禄培尔——鼓楼幼稚园创办者》——钟昭华

序六:《以研究学术精神来办理教育行政的陈老师》——李清悚

序七:《可敬的华侨童子军队长》——李扬安

序八:《斑白的儿童》——邱椿

待笔者写完此篇《编者收藏小记》,最后欲合上此书时,偶然一瞥,竟然看到了“目录”上印着的一个词:

“上卷”。

——陈先生,你的“下卷”呢?

此书写于1941年,而陈先生卒于1982年。其间跨越整整41年,陈先生的“后半生”竟然无暇写作,而没能完成。这,不能不说是一位作者的遗憾!

可不可以说,这同时也是一个国家的遗憾,一个民族的遗憾呢?

笔者不知道。

 

 

◇《我的半生》
 
◇《我的半生》版权页
 
◇《我的半生》目录
 
◇《我的半生》内文
 
◇作者母亲相片

 

 

 

国民教师手册

 

  1942年

◆(民国三十一年)51岁

 

  为戴自俺、孙怀琮、陈啸天编著的《国民教师手册》校订并题词“良师伴侣”。

 

 

【编者收藏小记】

 

此书的获得,很有些戏剧性。

就在笔者撰写《陈鹤琴书影》之时,因为憾缺了若干的图书品种,于是到处寻找和打听,有点像无头之蝇,四处乱撞。

忽有一天,随意上网,输入“国民教师手册”一词,竟然出现了!某书店的库存中,有这样的一本书,且价格不高!笔者禁不住喜从心生,并渐渐水涨船高起来。

所有的操作,都几乎在第一时间完成。

于是,苦苦等待。

然而,当时突遇的一个“意外”是,恰逢所谓的“双十一”,即疯狂的网上“电商购物”。当时网上的消费总额,据说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三百亿元!接下来,就要轮到物流公司和快递员前所未有的“疯狂”了。我也看到了一些野蛮投递的新闻报道。我害怕的这本“意外之获”,遭到“意外”——为什么不会呢?

果然,在汇款之后的第四天,“意外”真的来了!

“你的这本书还要吗?”网上忽然传来了这样的一条“消息”。

我一吓,《国民教师手册》的原主人要变卦了吗?于是马上电话过去。果然,此书的原主人告诉我,有另外的一个人,想要这本书——如果你不要的话,我转给别人。

我连忙高喊:我已经汇款了!没有超过规定的期限。我当然要的。差一点就说:你不能这样做!你如果想这样做,还不如揍我一顿吧!

原主人马上解释,不是,不是!我只是问问。书,我明天寄。

于是,当夜心中不爽,生怕又多出枝节。常常是这样,想象会让人变得激动,也会让人变得焦躁。一想到那些“三百个亿”的快递物,想到新闻画面上的那些“野蛮”,我睡不着了。

在经过一个星期漫长的等待之后,笔者终于等来了一个大号信封。急忙打开,一看,如释重负:

正是《国民教师手册》一书!

喜欢之后,开始细细阅读和欣赏。

当然,遗憾也不少。

第一,是此书缺封面。

第二,是没有封底,且内文没有结束。按照目录上的页码,应该有380页左右,但可惜的是,此书在368页即告结束——没错,这是个令人惋惜的“残疾本”。

翻开此书,其他的文章很完整,不少页,不缺损。且本书所刊文字和内容,都丰富、细心而实用。

陈先生作为“校订者”,一定为此书的出版而喜悦。于是,他不仅承担了校对和审订的工作,还欣然题词:

“良师伴侣”

看来,陈先生是发自内心喜欢这本书的。

此书依然由华华书店出版,依然未标“书价”,依然是“孙怀琮”。

——笔者还是搞不懂,为什么孙老板出版图书而不标上“书价”?这样“买书不要钱”的老板确实少见。

不管如何,笔者还是要为收藏的成功而深感庆幸。

一本书与一个人的缘分,是天定的。

天定的,即是命定的。该是你的,就是你的,谁也得不到。其实,急,是多余的。

 

 

 
 
◇《国民教师手册》
 
◇《国民教师手册》版权页
 
◇陈鹤琴先生题词
 
◇学校毕业同学调查表
 

 

(未完待续)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