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陈鹤琴书影》连载5
[ 作者:棉花糖 人气:625 日期:2016/3/23 ]

 

《陈鹤琴书影》连载5

 

 

写在前面的话:

 

一、在近代中国教育,有“四父”之说,即:陶行知,为“中国平民教育之父”;晏阳初,为“中国乡村教育之父”;黄炎培,为“中国职业教育之父”;陈鹤琴,为“中国幼儿教育之父”。其中,陶先生做的是“最众”的教育,晏先生是“最底”的教育,黄先生,是“最专”的教育,而陈先生,则为“最初”的教育。

 

二、《陈鹤琴书影》,为《叶圣陶书影》一书之后,国内的第二本教育家“藏书书影”。作者为小荷作文创始人、儿童文学作家冯斌老师。本书约二十万字,由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

 

三、《陈鹤琴书影》,通过图片讲收藏,通过收藏讲故事,通过故事讲教育。一本书,即是一座教育博物馆;一个人,即是一部中华近代史。

 

四、人生由物品组成,文化由文字传播。在我们的父辈和祖辈的那些岁月里,一本图书,就是一行深深的足迹:字即心,纸即体,书即命。

 

五、“追寻大师,追梦母语”,此为小荷人的理想和目标。大师即方向,即旗帜,即力量之源。

 

六、本网站今始连载冯斌老师的专著《陈鹤琴书影》,拟每周一期,一个月发表三到四期。每期介绍一种图书,发表一篇文章,以供诸位读者了解、认识和研究陈老的一生,以励吾志!

 

七、欢迎阅读,感谢大家!

 

 

 

小荷1028研究院(白乌鸦) 本网编辑部 敬启

 

 

---------------------------------------------------------------

 

《陈鹤琴书影》第五期

 

儿童科学丛书

 

◆ 1931年

◆(民国二十年)40岁

 

开展“科学下嫁运动”;与丁柱中共同主编《儿童科学丛书》;担任陶行知自任校长的“儿童通讯学校”的指导员。

 

 

【编者收藏小记】

 

据记载,此书共有一百种,专门为传播科学知识而编制印行。如此的专题丛书,在当时,应该算得上是出版界的一个“大工程”了,有点儿跟今天的《十万个为什么》差不多。

笔者藏有该丛书的“初版本”两种、“再版本”一种。“再版本”还只是个半身,即下册。其“上册无可寻”,于是“上下各自飞”。
 

“初版本”的两个品种及作者分别是:

A.《玩滑车》,作者吕镜楼。

此书仅薄薄的31页,每本售“大洋八分”。
 

B.《雨·虹》,作者白桃。

该书同为31个页码。书价与前同。
 

两书的出版者皆为上海的儿童书局,并代为总发行。主编者皆为丁柱中、陈鹤琴两位。出版时间是19321月。

版权页上,除标注有“儿童科学丛书”之外,最上一行,还写有“自然学园”四字,似乎表明着编著者的一种教育理想——他们要把这一套丛书,变成一座没有老师、没有教室的“自然学校”。

两种初版本,皆因时日悠长,或墨色质量不佳,历经八十余年之后,都已“老态”满面,颜色苍白。仅《雨·虹》一种,上面还留有“新群小学藏书章”一枚,较清晰可辩——真是“不知此校为何家?唯有芳名留天涯。”

而另一种,则无“上册”,有“下册”。因为是“下册”,便留下了“版权页”,这一珍贵的“身份”资讯。

此书名为《种稻》,编者为方与岩,校者为陶知行。“陶知行”何人?即乃大名鼎鼎的乡村教育家陶行知是也。

此《种稻》为再版本,出版时间是19332月。版权页上,还有一个瑕疵,即原是“再版”,但印制时,错成了“三版”,于是又用汉字“再”字,将“三”字改了过来。改后的痕迹清晰可见。

主编者仍是丁柱中、陈鹤琴两人。

陈先生与陶先生的友情与合作,跟叶圣陶先生与俞平伯先生,或叶圣陶先生与王伯祥先生等,有点儿相似。

陈、陶两位,都是当年庚子赔款的赴美留学生。两人皆入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系学习过。教育上,皆信奉著名教育家杜威先生“教育即生活,生活即教育”的教育思想和理论。当然,陶先生更相信后一句,即“生活即教育”,硬是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中华的乡村教育,真正地把生活中的民众,变成了学习中的民众;把生活的时时刻刻,变成了教育的时时刻刻。所以,近七十年前,在1946725日,陶先生不幸因脑溢血而去世。葬礼时,陶先生遗体上所覆盖的旗帜,就绣有“民主魂”三个大字。

在各自的教育事业和理想追求中,陶、陈两人几乎从没有缺断过合作,时间长达三十余年。先是在南京的东南大学,陶先生担任教务长,陈先生担任系主任和教授;后陶先生办了“晓庄”,陈先生马上应邀担任了其“第二分院”的校长,并亲自实验,创办了若干所隶属于“晓庄”的幼稚园。

每逢对方需有帮助,或遭逢教育事业的顺逆之时,各自都能及时伸出援手,或题词致贺,或亲临参谋,或相互鼓励,或合著合编,真正是达到了“不是兄弟,胜似兄弟”的君子之境。

据说,1946725日,陶先生突然去世那日,陈先生正召集着一个类似于教师暑期进修班的活动,而且还是“开班日”。陶先生事先答应了要来参加,开学程序中,还安排有他的发言。但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大家都急了。到了中午的1230分,竟然等到的是陶先生溘然长逝的噩耗!

消息传来,全场凝结,所有的人都惊呆了!而主持者陈先生更是不能自已,当场就嚎啕大哭起来。并且一直持续到晚间,他仍然忍不住悲伤,第二次泪如雨下!

因为了民族共梦的未来,因为了教育共识的理想,两人志同而道合,所谓“懂教育,有恒心,敢实验”,于是,民国时期的教育界,也就诞生出了陶、陈这两位教育家,并分别被国人尊为“乡村教育之父”和“幼儿教育之父”。

当代中国,为百年内教育家而设置专门研究组织的,似乎仅有三人,除“叶圣陶研究会”外,还有的两家,便是“陶行知研究会”和“陈鹤琴研究会”。
 
 
◇儿童科学丛书01
 
◇儿童科学丛书02
 
◇儿童科学丛书03
 
◇儿童科学丛书04
 
◇儿童科学丛书05
 
◇儿童科学丛书06

 

 

(未完待续)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