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陈鹤琴书影》连载1
[ 作者:大圣 人气:553 日期:2016/2/24 ]

 

《陈鹤琴书影》连载

 

 

写在前面的话:

 

一、在近代中国教育,有四父之说,即:陶行知,为中国平民教育之父;晏阳初,为中国乡村教育之父;黄炎培,为中国职业教育之父;陈鹤琴,为中国幼儿教育之父。其中,陶先生做的是最众的教育,晏先生是最底的教育,黄先生,是最专的教育,而陈先生,则为最初的教育。

 

二、《陈鹤琴书影》,为《叶圣陶书影》一书之后,国内的第二本教育家藏书书影。作者为小荷作文创始人、儿童文学作家冯斌老师。本书约二十万字,由上海科学普及出版社出版。

 

三、《陈鹤琴书影》,通过图片讲收藏,通过收藏讲故事,通过故事讲教育。一本书,即是一座教育博物馆;一个人,即是一部中华近代史。

 

四、人生由物品组成,文化由文字传播。在我们的父辈和祖辈的那些岁月里,一本图书,就是一行深深的足迹:字即心,纸即体,书即命。

 

五、追寻大师,追梦母语,此为小荷人的理想和目标。大师即方向,即旗帜,即力量之源。

 

六、本网站今始连载冯斌老师的专著《陈鹤琴书影》,拟每周一期,一个月发表三到四期。每期介绍一种图书,发表一篇文章,以供诸位读者了解、认识和研究陈老的一生,以励吾志!

 

七、欢迎阅读,感谢大家!

 

 

 

小荷1028研究院(白乌鸦)  本网编辑部  敬启

 

 

---------------------------------------------------------------

 

《陈鹤琴书影》序言

 

教育家的背影

 

◎柯小卫

 

《陈鹤琴书影》是一本特别的书,编著者冯斌先生将自己收集陈鹤琴先生的教育著作,按照历史时期排序进行整理并汇编成书,不仅在于冯斌先生作为收藏家的独到眼光与悉心所在,更在于这本书通过收集陈鹤琴先生在各历史时期的教育著作,清晰地绘制了一幅教育家的生命轨迹。当我读完这本书的样稿,内心不由地涌起一股暖流,眼前似乎泛现出外祖父陈鹤琴的慈祥面容,他的“一切为儿童”的志向、情怀与奉献精神广受人们尊敬,从他一生的奋斗、奉献历程中,我们可以感受到教育,尤其是中国近现代教育所产生的光芒与力量。我作为陈鹤琴的后代和研究者,曾经将自己的工作定位于记录、整理历史方面,读了冯斌先生即将出版的新作,反复体味这本书的蕴含和意图,随着一篇篇自己熟悉的书目,连同图片与文字,我重新感受到了教育家脉搏的跳动,崇高的敬意油然而生。

上世纪20年代前后,新教育运动开始兴起,教育家们怀着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感和热情,高举“民主”“科学”旗帜,对以传统伦理道德、制度和经书为主要内容的旧教育发起猛烈进攻,传播与推广西方进步的教育思想和方法,试图通过培养公民和“中国化”教育,改造、构建新型的教育制度和体系,从而实现推动社会进步,实现振兴国家的志向与理想。通过这场“新教育”运动,初步构建了中国现代教育体系与制度,涌现出一批锐意改革与革新的教育家群体,其中包括享有“中国现代儿童教育之父”和“中国儿童心理学奠基人”美誉的陈鹤琴先生。

陈鹤琴先生一生中曾出版和发表大量教育研究、实践的书籍或文章,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教育经验和精神财富,尤其对于教育工作者开启现代教育思维与智慧,提升教育教学素质和水平,推进现代学校建设等方面具有启示、经验作用;同时也是中国老一辈教育家奋斗历程的记录。透过这本《陈鹤琴书影》中一页页陈旧、泛黄的书籍图片,读者可以感受到距今90多年前那段风起云涌、波澜壮阔的时代潮流。在这本书的首章《东方杂志》一篇中,编著者对于陈鹤琴先生年轻时在该刊上发表《学生婚姻问题之研究》的内容和发表过程予以介绍,称这篇文章“体现了陈先生重调查、重分析、重归纳的科学精神和教育理念”,真是“一声开门响,炮声传四方”。实际上,这篇可称作陈鹤琴投身教育事业“开山之作”的早期研究报告,产生于“五四”运动时期兴起的学生自治和女子解放潮流之中。这篇文章的价值,既体现“选题好、方法新、内容实、分量重”特点,更反映中国早期学校教育广泛开展的一次革命。在这篇文章结尾,陈鹤琴写道:

总而言之,若男子不受教育,对于旧式婚姻断不能发生不满意的心;若女子不受教育,断不能达到解放的那一天;若男女都不受教育,中国的婚制断无改良之一日。所以要改良中国的婚制,增进人类的幸福,巩固国家的基础,当从普及教育着手,尤当从提倡女子教育着手。(引自《学生婚姻制度之研究》,载《陈鹤琴全集》第六卷,江苏教育出版社,20088月,第047页)

《陈鹤琴书影》将陈鹤琴早年出版的著作《语体文应用字汇》称为“是中国语文史上,第一本研究‘字频’的专著。陈先生之工作,亦堪称‘历史性’的贡献。”更为重要的是,这本专著被作为陶行知先生等编写《平民千字课》的用字根据,在平民教育运动中产生过影响和作用;其中包含的“民主”与“科学”意义不言而喻。

《儿童心理之研究》与《家庭教育》堪称中国现代教育史和现代儿童教育史上的“开山之作”,具有里程碑式意义。两本书为姊妹著作,前者根据陈鹤琴对自己初生长子长达808天连续观察、记录,进行儿童生长不同时期特点、规律,以及教育方法的研究;后者则被称为家庭教育的经典著作,被陶行知先生评价为“儿童幸福的源泉,也是父母幸福的源泉”,可谓“珠玑满幅,美不胜收”(教育家郑宗海语),几十年间连续再版,广受社会好评。在这本著作中,有一段被人们经常引用的文字:

我们知道幼稚期(自出生至7岁)是人生最重要的一个时期,什么习惯、言语、技能、思想、态度、情绪都要在此时期打下一个基础,若基础打得不稳固,那健全的人格就不容易形成了。(引自《家庭教育》,载《陈鹤琴全集》第二卷,江苏教育出版社,20088月,第512页)

在这本著作中提出的101条教养原则,以儿童身体与心理成长不同阶段的特点为依据,阐述成人具有正确“儿童观”的重要性和实施科学教养的具体方法,其中包括父母在教育子女过程中各自持有的态度、作用、教育方法。陈鹤琴主张“改进儿童教育要先从父母教育着手”;父母须“以身作则”,重视儿女养成良好的生活习惯,逐渐培养正确的“做人”态度与技能;还应为儿女提供各种与自然、社会接触,以及游戏的充分机会等。在他看来,儿童成长环境对于儿童的思想与行为产生直接影响。成人应为儿童营造良好环境,包括(1)游戏的环境;(2)劳动的环境;(3)科学的环境;(4)艺术的环境(音乐的环境、图画的环境、审美的环境);(5)阅读的环境。1937年陈鹤琴在《现代家庭》杂志撰文,标题《家庭娱乐》,提出改良与提倡家庭娱乐观点。他认为,种种不正当的娱乐产生原因之一是缺乏良好的娱乐品,“苟一味禁止消极的娱乐,而没有给他正当的娱乐来代替,那时无补于事的。”(引自《家庭教育与父母教育》,陈庆编,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1月,第226页)

“活教育”是陈鹤琴先生最重要的思想和学说,具有“中国化”、“科学化”、“大众化”,以及体系化特点。它将教育理论与教学实践相结合,可以称得上是中国现代教育史上仅有的本土化教育理论。更为可贵的是“活教育”产生于“中国是处于争取自由民主、科学光明的大时代”,造就“富有国家民族意识的新国民”成为教育家的使命与责任。因此,这一本土化的教育理论从诞生之时就被赋予一种适合时代需要,符合民族精神的教育制度“热切期许。正是因为这样原因,“活教育”三大目标(目的论、课程论、方法论)中“做人,做中国人,做现代中国人”和“做现代中国人”五项条件(健全的身体;建设和创造的能力;服务的精神;合作的态度;世界的眼光)被陈鹤琴形容为“中国教育的惟一特点”。同时,陈鹤琴提出“活教育”理论正值战争年代,他带领着师生们拓荒开辟校园,不久后又被迫转移,一路上颠沛流离,因而书籍勘校与印刷质量难以确保,却丝毫不影响这一理论的光辉与内在力量。无论“利达版”或“华华版”都可以成为“活教育”饱经沧桑的证明。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陈鹤琴主编了大量教材和儿童读物,在这本《陈鹤琴书影》中,展示了其中一部分,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陈鹤琴运用各种文化资源与手段开展教学活动,将教育与大自然、大社会相融合的基本教育观和教学方式。事实上,陈鹤琴在抗战时期曾在“孤岛”编写了《儿童历史故事》和《儿童自然故事》丛书,引导青少年树立爱国、强国思想,学习振兴民族的英雄楷模,激励民族抗战的勇气和精神。

《陈鹤琴书影》编著者冯斌先生从事教师工作长达30余年,钟爱语文教学研究,对于儿童读写教育颇有心得体会。他“下海”之后,在苏州建有两座博物馆,展示中国近现代语文教学的成就。难能可贵的是他对中国本土教育家,尤其对于陈鹤琴先生及其教育思想的爱戴与研究,令人感佩。现在,他编著《陈鹤琴书影》即将付梓,更多读者将从这本书里追寻教育大师的背影。

 

20131214于北京

 

(柯小卫系陈鹤琴的外孙,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市陈鹤琴教育思想研究会常务理事)

 

 

 

 

 

《陈鹤琴书影》第一期

 

东方杂志

 

  1921

◆(民国十年)30

 

◆《学生婚姻问题之研究》一文,于225310325连载在《东方杂志》第十八卷第四、五、六号上,反对封建包办婚姻制,提出改革和普及女子教育等主张,引起社会广泛注意。48,李大钊同志在与“少年中国会”会员座谈时,肯定其研究价值,称赞并要求会员学习、推广陈鹤琴所用之研究方法。

 

 

【编者收藏小记】

 

《东方杂志》,几乎与郑振铎、叶圣陶先生的《小说月报》齐名,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商务印书馆的“招牌菜”;也是现代中华文化史上一本响当当的刊物。刊有陈先生此文的原版《东方杂志》,几乎已经无处可寻,笔者只能用“上海书店”的影印版,来作个“替代”。虽不是当年“真容”,叹为遗憾,但也能让读者诸君,约略想见该刊当时的模样和光景。

当时,发表在《东方杂志》上的这一篇长文,在其目录上并未作重点推介,只用小字一行,作一刊登。而整篇文章,因为字数几达五万之多,故而分为三次,方才刊完。

当时,不知是因为编者对此文的重视程度不够,还是的确是因为了版面的限制,反正,分了三回,《学生婚姻问题之研究》才刊登完毕。

有趣的是,三次的发表,其刊头画全都一样,是一张农家小屋和春天小树林的意境画,似乎象征着什么。画者不知何人。

婚姻的问题,用了陈先生这样的方法,来进行调查、了解、分析和提出意见,并得出结论,其的确是领了当时的学术之先。所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是也。文中,其问题设计之新,信息资料之详,全文结论之重,又更增了这篇文章的“含金量”。

《学生婚姻问题之研究》,是陈先生自美留学回国后,第一篇带有浓重西洋学术风格的调查报告,体现了陈先生重调查、重分析、重归纳的科学精神和教育理念。他将西方的最新教学方式和科学手段带回到国内,并身体力行;第一回就拿“婚姻”说事,选题好、方法新、内容实、分量重,真是“一声开门响,炮声传四方”!

不轰动才怪。

——难怪,连著名的李先生都要“翻看翻看”了。

 

 
◇《东方杂志》书影
 
◇《东方杂志》内文
 
◇《东方杂志》内文2
 
◇《东方杂志》内文3

 

 

 

(未完待续)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