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河马推荐:在美国做大学助教的经历(9/18)
[ 作者:大圣 人气:768 日期:2015/9/18 ]

 

河马推荐:

 

一、我们没有大学的教学经历,不过我们读过,见过教授。

二、下面的文章,是关于大学教学和大学教授的,不过是美国的大学和美国的教授。这些人物和情节,能给带来我们间接的体验和经验,很有意思。

三、中西结合,“向西方学习”,是说应该拓宽视野,了解、知晓并分析,然后“拿来”、借鉴或“取其精华”。这些,是做中国教育的教育工作者应做的事情。

四、“大学、小学”都是“学”,而教育、教学、教师,都姓“教”,其本质应该是相似的,甚至是一致的。

五、“盯住他!”这句话很有张力,也有力量。这句话最适合行走在团队中间的人。

六、在世界教育的团队中,我们正是这样的一群。

七、特此推荐!

 

 

河马

 

 

--------------------------------------------------------------------

 

 

在美国做大学助教的经历

 

 

TA进入第四个星期了。这个学期我做两门课的助教,跟随同一个教授,姑且称他M。一门媒体和民主,学生两百出头,都是刚进大学校门的本科一年级学生,国际学生不多,根据课堂上举起的手统计,七八个吧,分别来自中国、印度、沙特,以及加拿大。还有一门国际传播,六十多人,基本是三四年级的本科生,只有一名国际学生,来自加拿大,有意思的是,全班只有四个男生。

助教的工作比较琐碎,帮助学生们准备好阅读材料,负责部分测验和考试的题目,批阅试卷打分数,当然还有每周两个小时的办公时间,专门解答学生的问题。教授希望我每堂课都能和学生们一起听,因为方便课堂参与,同时也可以熟悉一下他的教学风格,对我来说,这是求之不得的,因为除了学习别人如何上课,我当然更有兴趣看这些美国的大学生们的课堂表现。

 

两百人的大课,教授喜欢跑到阶梯教授的最后向学生提问,原来这是他的一个策略,用这样的方式提醒后排的学生不要打瞌睡,必须打醒精神参与。小课的时候我故意坐在最后一排,可以清楚地看到前面不少学生的电脑屏幕,好几个是在那里和朋友聊天,有的时候逛购物网站。小课的气氛要活跃很多,毕竟都是高年级学生,但是主动举手发言的,来来去去总是那几个,在我提醒了教授之后,他开始和大课一样主动出击,随机挑选学生回答问题。想起我自己上的博士课程,学姐提醒我们,有些课,不要以为坐在那里听就安全了,坐在后排的助教们会记录每个人课堂发言的次数,因为课堂参与是要计算到最后的学期成绩当中的,对于十多个人的小课来说,这确实是具备可操作性的,想想也算公平。

M是典型的左派(当然,还没有左到歌颂威权主义,相反,他对威权充满了警惕,这一点,和他的生活背景很有关系:他是捷克斯洛伐克裔,第三代,年轻时到已经成为捷克的故乡住了好几年)。到目前为止,课堂上的内容,全部都是对资本主义下的物质主义、商业化的批判,而针对的目标,就是美国。当然,开设这两门课本身的意义,就是属于博雅教育的一部分,希望能够培养学生们的批判性思维,既然面对的是美国的学生,自然是要让他们从自己以及身边是事物开始,不停地问自己:为什么?

他问学生,有没有想过,当批评纳粹的集体主义的时候,自己生活的社会是不是也充满了集体主义的影子?比如一起向国旗宣誓?他告诉学生,美国的中小学都要挂美国国旗,那是因为当年一个做国旗生意的商人想把生意做大,而这个主意之所以获得政府和政客的支持,则是因为契合了当时的政治环境,需要爱国主义来凝聚人心。在他小学和中学的时候,有同学因为不愿意在学校对国旗致意,而被开除出校,他希望学生们问问自己,当自己对着国旗致敬,背诵效忠誓言(Pledge of Allegiance)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为什么?学生们的讨论非常有意思,有些颇有同感,因为自己在中学的时候,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有些则觉得,自己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爱国,是值得骄傲的事情。

说到商业化,M用学校的足球队做例子,向学生们抛出这样一个问题:学校因为足球队可以获得上亿的收入,但是那些学生队员,除了免学费,每个月只有600美元的津贴,是不是公平?如果不公平,那么怎样才能更公平?我看到坐在第一排的两个球员学生充满困惑地看着老师,也许,这是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的问题。我在想,如果这些球员学生的公平意识因此而被唤醒,下一步会是怎样?不过最近美国的另外一所州立大学的足球队员已经要求成立工会,并且要求分成,不过官司没有打赢。

谈到民主这个概念,大课上的两个国际学生的回答蛮有意思:来自印度的女孩觉得,美国的民主制度,表面上看比印度要舒畅的多,对于印度的民主,她用混乱来形容。在被M追问,那混乱好不好?女孩思考了一会儿,很认真地说:混乱的民主还是比不混乱的不民主要好。来自中国的男同学则觉得,虽然中国没有投票权,但是美国人在努力了一百多年终于人人有了投票权之后,却只有百分之三十的人投票,那其实民主和威权,没有不同。

 

M没有给予大家答案,事实上所有的问题,他都没有给答案,而是鼓励学生们表达各自的看法。问他对这两门课的期待,他说,只要到学期结束,有百分之十的学生能够学会思考的方式,那已经很满足了,因为教育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最终还是要看个人的修为,老师可以做的,就是告诉学生,要跳出自己的思维和知识以及文化框框,去接触新的东西。批判性思维不是全盘否定,而是在经过自我不断追问和思考之后,再确定自己的答案,而不是人云亦云。

他问学生,为何在美国,共产主义这个词会变成一个人们不愿谈论,觉得危险,甚至有些邪恶的词?为何觉得应该理所当然地接受资本主义?当大家在谈到这两个词的时候,到底是否明白它们的含义?

说到这一点,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理论,不管是M的本科课程还是我在上的博士课程,都是重点介绍的部分,也因为这样,自己重新阅读了《资本论》的一部分,这让我想起之前在哈佛选的一门关于社会到底可以继续如何发展的课程,其中一项阅读要求,就是读完《共产党宣言》。对于社会怎样从资本主义向更好的阶段发展,这是西方不少学者们在思考的问题。

而事实上,如果从马克思提出的社会发展阶段论来说,西方坚持民主社会主义理念,主张权力和财富再分配的人不在少数,刚刚当选的英国工党领袖就是一个例子,而德国政府对中东难民放开怀抱,其实也颇符合左翼的理念。马克思说过,在社会主义之后,共产主义将会诞生,以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为生产模式,成为一个无阶级、无国界、无货币、无私人产权的社会。倒是好奇,那些对难民们充满敌意的人们,有没有想过,这是和共产主义理念背道而驰的呢?

说到学生,听好几前辈介绍,一个班里面,总有百分之五左右是不认真读书,或者不知道自己是做什么的。看了刚刚的测验成绩,确实有那么几个真的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M说,他的课不用curve的方式来调整分数。其实我也觉得,这样更公平一些。学到一个小窍门,上课无需点名,但是在出题目的时候放上一些PPT讲义上没有,但是在课堂上讲过的内容,这样,对于有上课听讲的学生来说,是一种奖励。

 

 

 

(毕)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