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故纸堆日志之十五
[ 作者:大圣 人气:1199 日期:2015/5/26 ]

 

故纸堆日志之十五 

二马

 

 

本期继续介绍与苏州教育有关的一些资料,其中多有合影照片,可以称之为苏州教育的“大众故事专辑”。

 

 

一、1929年《吴县教育》的创刊号与沈伯寒先生

 

依稀记得,好像是十年前,2005年的样子,七八月间,天气奇热。笔者接到一位古董店老板的来电,说刚弄到几本“好东西”,希望能过来一下。笔者忙问什么“好东西”?他说,你一定喜欢的,过来就知道了。

于是,放下手中的一切,直上“古”战场。赶过去一看,是几本《吴县教育》杂志,再一翻,竟然还有一本“创刊号”!

版权页上的日期为:民国十八年十一月二十日,也就是1929年的年底。

本人收藏苏州教育,林林总总、古古今今,仅以单页和单项为主,这样的以“吴县教育”而名的刊物,还是第一次见到,立刻喜在“心”头——所谓“窃喜”,即是当时的心情和表情。在所有的收藏者看来,初见藏品,任何大喜过望的表现,都将是灾难性的:你在把玩物件,而老板在把玩你的表情。把玩你的过程,即是提价的过程。你大喜,他便“大价”;你平静,有可能就“平价”。

杂志共十本,16开,全部出版于抗战之前,1938年止。但要命的是,缺了第二期和第三期。且存放粗糙,大部分纸页发脆,有一册几近半碎。封面泛黄,现出历史的沧桑之色。

好在老板最后的开价并不高,于是几乎毫无迟疑地,笔者将这些《吴县教育》“悉数拿下”。

下面,我们就来重点介绍最让人心动的“创刊号”。

作为第一期,出版者当然要精心和精致,以体现出办刊的追求和特色。《吴县教育》创刊号的封面为墨蓝色,清爽、清雅和清纯,体现出编辑者纯粹的教育理想和办刊风格,即我们现在所钦羡称道的“民国味道”。创刊号的开本大小与现在的《读者》杂志相当,只是较薄,不到五十个页码。

为了节省纸张,也可能为方便读者,依照了当时民国杂志的排版方式,其正文的“要目”文字,直接印于封面。于是,不用翻阅,我们第一眼就看到了“沈柏寒”的名字!

——沈伯寒先生,为笔者最为尊敬的民国时期苏州的小学校长之一。这不仅因为沈校长其校在甪直,与笔者所创办的作文博物馆同处一镇;更重要的,是早在百年之前,沈校长就已是毕业于日本早稻田大学教育系,倾心于教育研究的学者大家了。

第一次看到先生的简历,笔者就被深深震撼。因为,在百年之后的今天,即便一所市级的重点高中校的校长,也少有如沈校长这样的“海归”经历。沈校长出身豪门,家中不缺钱银。他可以在那个小小的岛国上镀镀金,看看雪山和樱花什么的;然后,一身洋装地回到苏州,继承祖产,照样不会愁吃愁穿。

先生没有这样。他读了教育系。毕业了,依旧回到自己童年的乡镇。

在叶圣陶实验小学的百年校庆画刊上,笔者曾经看到过沈校长的“尊容”:

清瘦的脸颊上,含着一丝忧郁。深邃的目光中却充溢着坚定和憧憬。布衫、金丝眼镜、古镇、日本早稻田、元和甫里小学,先生用着毕生的精力,在完成着自己的救国理想和教育蓝图。他对未来充满信心。

——不过,有一点恐怕是沈校长没有预料到的,那就是他创办的那所学校,后来叫了“吴县第五高等小学校”的“单位”,在十二年之后,会迎来一位与他同样有着教育理想的青年教师;而百年之后,这位青年教师竟成为了一代宗师:

他,便是叶圣陶。

在这一点上,如果要记功,得添上沈校长一笔。

 

先生发表在《吴县教育》首期上的文章题目是:

《教育上根本问题的商榷》

文章有“导言”和“卷尾语”,中间含五个章节,具体如下:

 

导言

□教育的价值:教育对于一般人类的价值;教育对于吾人幼年时代的特殊价值

□学术与研究:学术与人事的关系;研究上必须注意的要点

□教育精神的纲要:教育上主要的目的;人格养成的概要

□人格教养的要素:真美善与性情德;本能与意识与习惯;教养要素的关系机能

□人格教养的运用:欲望与美感;道德问题与人生观;教养的整个标准

卷尾语

 

在“导言”中,先生写道:

这个教育上根本问题的商榷的胚胎,当十年前,在我们乡间的一个教育团体里演谈的。它的印象的产生,于列强酣战时——吾国的教育当局,正竭力提倡军国民主义,和………主义——所反映出来的。现在蒙几个老友诚恳地同我说:“这个演草,只要把当时被背象刺激的一段感言换掉了,其它的意见,在时间上,依然是未过去的话。”因此我便把它整理了出来,做个抛砖引玉的牺牲。

 

沈伯寒先生的文章很长,首期的《吴县教育》只发表了其五分之二。余文则连载完成。惜此次购买的刊物中,恰恰缺少了第二和第三期,使我们不能窥见全豹。

虽阅一斑,但文章的中心和主题已经相当明确,即教育最根本的目的,乃是对于人格的养成,即我们当今所说的“素质教育”。

其实,人格教育和素质教育,还不能完全划上等号。素质教育更重生存的能力和社会的适应力。但这些能力的培养,都得基于人格的健全,所以,人格是地基,也是根系。

笔者觉得,先生所说的人格教育,应该是德行的教育,即知书明理的教育和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教育。一个具有良好德行的人,他就能于家有孝行,于校有勤勉,于社会有贡献。

笔者还注意到,在先生的百字“导言”之中,他还披露了一个细节,即该论文的构思和初成之时,是在十年前,“在我们乡间的一个教育团体里演谈的”。“十年前”,应该是1919年左右——读到此处,笔者顿时兴奋起来,因为,那正是叶圣陶先生还在“五高“执教的时候!说不定,文中提及的那个“乡间的一个教育团体”,正是当年”五高“的一个教育课题研究机构!而不满三十的叶圣陶先生,可能还是其中的一名“活跃分子”呢!

这真是:创刊杂志留人间,教育故事天下传!

 

 

二、1958年的苏州专区教师进修学校《结业证书》

 

这张其貌不扬的毕业证书,其实大有看头。笔者细细阅读,大概有以下四个看点:

看点一:这张证书是“教师”的。

发证的机构,其全名为:江苏省苏州专区教师进修学校。时间是1958年的915。这样的机构,在今天早已成为了历史。与其相对应的,大概就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名声远播的“苏州教育学院”。但如今,教育学院也合并了,据说并到了苏州职业大学——如果是真的,我相信,职业大学的校史馆馆长,应该对这张证书更感兴趣。

教师的进修,拿了今天的话来说,就是“继续教育”。不过,六十年前的“继续教育”,可与今天的“大不同”。在那个文化整体水平不高、在校教师奇缺的年代,其进修内容和培训要求都不太高,能“修”成个“合格教师”,大概就算成功了。

从证书的文字中,我们只看到专业,看不到任教的对象,即我们不知道这位老师当时教学的是“小学”,还是“初中”。不过,从进修两年的学习时段来看,老师任教“中学”的可能性要大一些。因为,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小学课程更为简单,小学老师用不着花这么长的进修时间。

看点二:这张证书是“语文”的。

笔者曾经在中学担任过二十余年的语文教学工作,深知语文课的酸辣甘苦。

语文,与其他学科的教学相比,有着特殊的意义与情味。所谓“人生导师、情感大师、心灵工程师”,即是对语老师的赞美和期盼。学生时代,可能会将一位数学老师或体育老师的姓名忘却,但语文讲台上那位“人生故事演讲者”的音容笑貌,决不会在少年的记忆中“蒸发”。学生们最难忘的,应该就是语老师。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因为了是主科的原因,于是绝大多数的班主任,都由语老师来担任。担任了班主任,就有与孩子更多的接触机会,好比是家长,好比是村长,好比是船长——有谁会将这样一个重要角色和唯一身份的人物忘记呢?

这位叫做“秦有翼”的老师,虽身为教师,但求知不辍;教学之余,仍挤出时间来进修和深造,其精神让人钦佩,其追求让人感动!相信,他能成为一名优秀的“心灵工程师”。

看点三:这张证书是“函授”的。

所谓的“函授”,说白了,就是“空中学校”,其教与学的过程,主要通过“非面对”的方式来完成。六十年前的中国通讯科技,还是一个电报与邮筒的时代。当时的人们,还都是“不知电视为何物”的阶层。笔者家的电话装配,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末的事情,当时在家中,称得上是一次“高科技事件”;而电脑,则要来得更晚一些。

说了以上这些,是想告诉读者君,老师的这张毕业证书,得来不易。他的学习与材料的获取,以及所有作业的完成,应该有着当时苏州邮政局的一份汗水和辛劳。而老师两年的学习,也一定困难不少。春去夏来又秋去冬来,岁月轮换兼星转斗移,两年间一定有许多的故事在。惜此《结业证书》上未有性别介绍,未有照片贴附,我们对老师本人的了解,仅有这一页不足百字的资讯。其他的情况,一概不知。

粗略算来,当年的老师年龄应在二十五岁左右,六十年倏忽,时至今日,今天的他,大概也算得是一位“古稀老人”了吧?

——高寿的秦老师,你在哪里?

看点四:这张证书是“第一届”的。

建国之后,苏州成为“专区”的时代,好像曾经有过几个时期。反正是反反复复、复复反反,所谓“曾经专区,今又专区”是也。当时的专区,区域很大,所以,这个名“江苏省苏州专区教师进修学校”的大门,可能还不是那么好进的。老师很“牛”,不仅进去了,而且还是“第一届”,是一开门就进去的!不容易。

苏州的师范教育资料,笔者多有收藏,但作为师范教育的继续和延伸,其“教师进修”方面的图文,不是很多。于是,这张“第一届”的证书,就加多了一层珍重的含义。

其实,教师的“继续教育”,非常必要,也异常重要。除了教师本身的工作性质之外,是因为这个多元而巨变的时代,有太多的变化和信息,需要教学者在“第一时间”,掌握到“第一信息”,然后在“第一课堂”向学生进行传授和教学。

一个优秀的教师,一定是一个“与时俱进”的学习者;一所名校的校长,也一定是一位善于把教师引领到知识和世界“第一排”的“教育船长”!

此证书的大小,与一般的毕业证书相同。获得地点为:苏州文庙。每到双休,“庙”内人流如潮。

 

 

三、原苏州铁路小学:1962年的一张特殊合影

 

这是一张教师合影,看到照片上的背景,不仅让人诧然:这是何地的一所农村学校?

错了,是苏州城内的一所学校,不过有点特别,是“苏州铁路小学”。

因为有在苏州铁路中学工作过的经历,对于铁路教育,笔者算得上是情有独钟。当年的师范同学,也有毕业后分配到该铁路小学的。依稀记得,该校的地址就在现火车站的西面,即今钱万里桥、广济医院不到的地方。

这张照片的获得,笔者早已忘记了时间、地点和店铺,但看到照片时的即刻激动和喜悦,仍记忆犹新。因为如此的主题,如此的资料,还是首次遇到。于是,二话没说,即刻成交。

这张照片说其特殊,是指它的题目,即照片上的那行文字:

苏州铁路小学全体职工欢送赵芝芳老师光荣支农留念

时间是:1962710

照片拍摄得很成功,粘贴在一张精美的硬卡上,还有苏州的照相馆名号。然而,在“赵芝芳老师”的心中,其实滋味难言,五味杂陈。笔者知道,“支农”,其实不是老师的本愿。

犹记上个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家父得到下乡进行所谓“四清工作”的通知时,那个长吁短叹的惆怅之夜。笔者也知道,许多知青拿到“下放批准通知书”时那一刻的复杂心情。笔者更知道,那个“农”,其实绝大多数的人,是不愿意去“支”的;而那个“放”,也是绝大多数的人,不愿意去“下”的。但当时的时局,认定了谁,谁又能怎样呢?命运的安排,难以抗拒。为了活命,只能认“命”。

照片的背景选得不错,有点田园风光的味道:一排竹篱笆,几棵白杨树;还有几扇半开的木窗和门前的挡雨木棚。

此照片名为“全体职工”,也就是“大家都到了”。看一看人数,当年的“苏州铁小团队”已不算小,快四十个员工了。其中,女员工稍多一些,二十余人。或许是离别的缘故,照片中少有欢乐的表情和气氛,看起来众人的神色都比较凝重,有几位似乎还带着一份伤感的成分。只有站在后排,最右边的那位先生,穿着短袖衬衫,歪歪地站着,傻傻地笑着,像个孩子,更像个朴素的“傻大哥”。笔者估猜,此君当是学校中的后勤人员无疑。很可爱。

“君子修其道德,不为贫困而改节;芝兰生于深林,不以无人而不芳。”这句话,写出了读书人独立傲群的品格,也与此照片的主人公赵老师有关,因为老师的全名叫做:

赵芝芳。

惜照片上未能标出老师的具体位置,我们不能知道,到底哪一位,是将要与心爱的学生和可爱的校园别离,而远赴外地,去“支援农业”的老师?

“虽非吾本愿,挥手笑人间!”老师,你不平凡!

至于八十年代之后的“苏州铁小”,就与笔者有了诸多的关联,笔者的足迹也多次地留痕于铁小的校园之内。这是因为,1980年师范毕业之后,笔者有两位同班同学执教于该校。而“苏州铁中”,其百分之九十的学生,几乎都来自于铁路小学,有点“直升”的味道。笔者与铁小,也就有了“接力棒”的关系,有了“村落相连”的感觉,有了“楼上楼下”的那份亲切。

笔者的两位同学,毕业后分配至该校,其姓名至今依然记得,一男一女,他们是:

钟华成、朱敏琦。

——如今,老师的身份是姑苏区桃坞中心小学的副校长,依然年轻而有才;而美丽的敏琦老师,因多年未有联系,不知今在何方?

惜当年的“苏州铁路小学”,其命运与其兄“苏州铁路中学”无二,今已不存。其原先的校址旧影,也早已淹没在群起的高楼与马路之中。

“铁中铁小两兄弟,一般命运一般情。两校不知何处去,唯有春风过白云。”

 

 

四、文革瞬间:1968届江苏省新苏师范毕业生的一张合影照片

 

此照片已获取多年,是笔者苏州教育类照片中的珍藏。在甪直的作文博物馆,笔者开设有“文革馆”,其中,高悬屋内的,正是这张放大了五倍的合影照片。

新苏师范,是苏州建国后唯一的一所市内师范名校,主要培养小学教师。当今,在苏州城内,甚至在大市范围内,执掌校印或名师获荣的老师,不分科别,不分男女,几乎全部毕业于该校。新苏师范,为苏州的小学教育的发展贡献甚大,亦足可骄傲!

此合影照片拍摄于那个特殊的年代,照片上的特殊符号和信息处处可见:

主席头像、大幅标语口号、照片上的横栏祝语等,让今天的年轻人看了要大为诧异,太幼稚了!当然,更幼稚的,是照片上的所有合影者,手中都捧一本小书的同样动作——此“小书”,可不寻常,当时简称“红宝书”,或“语录本”,全名叫《毛主席语录》。

这样的一个标准而全体的动作,有点滑稽,有点搞笑,似乎还有点蠢。但笔者看来,更像是一场政治化的“行为艺术”。今日师范院校的毕业生们,似乎完全可以在毕业离校前,来一次借鉴和效仿,玩一次文学或童年主题的“行为艺术”。此是笑谈,有点扯远了。

下面说一个与此合影照片有关的小故事,主人公是现苏州文联的秘书长老师。

五年前的某天,老师来到作文馆参观,笔者陪同,一步一景,一一介绍。当来到二楼“文革馆”时,老师几乎是喊叫了出来,那不是我隔壁班级的同学吗?接着,老师微笑告知笔者,她即是新苏师范68届的毕业生,而这张照片则是她邻班的同学合影。虽非同班,但仍然有好几位好友,其姓名仍然记得。然后,老师就手指着说了几位同学的名字。

笔者立刻兴奋了起来。开始追问:她们今天在哪里?

这当然是一个让老师无法回答的问题。她略有含蓄地说,不知道她们怎样了,毕竟已经四五十年了!

196812月,是一个寒冷的日子,看照片的男女,人人包裹得严严实实。虽然如此,但大家“热情高涨、激情澎湃”,个个手执“红宝书”,用整齐划一的标准动作,表示出“为党教好书”的坚强决心。

日子总是过得很快,许多事情也总是忘得很快。然而,因为了这样的一件物品,这个瞬间和这个日子,就成了永恒,就成了难忘。

 

 

五、铁路师范:三十五年前的一张毕业留影

 

2015年,是笔者值得一写的年头。

这一年的一些日子里,笔者明白,感慨会常来,沉默是常态。

——这些情感的缘起,皆因了这张毕业的合影照片:19807月,笔者毕业于上海铁路局苏州技术学校的“第六届师范专业”。今年,是毕业的一个重要“纪念年”。

“当年曾经青丝勇,不觉五十白发翁。”眨眼之间,照片上的青年男女,在今天都成了白发翁媪,许多人有了第三代,每日被“阿公外婆”地昵唤。

犹记三十五年前,笔者的学校地点在今平门桥下,借居于“苏州铁路中学”校内。学期两年,春秋两载。当时的班级有三种,分别称之为“数理班、音乐班和体育班”,很明显,学校要培养的,是数理音体四科的老师。而语文,则是选修和附属,并不是主课。

笔者当时录取的班级为“数理班”。此录取纯粹误会和“乌龙”。因为当时的招生广告上,未注明学科和专业,只有“铁路师范”四字。于是笔者误打误撞,就乘上了这艘并不喜爱的青春之舟,度过了与数学打交道的两年“囚徒生活”。

笔者少年时代爱好阅读与写作,以文学为理想,以作家为追求,下了决心,要把一生交给“写”。但事与愿违,文学没有,写作没有,作家没有,只有微积分、牛顿与圆周。

“数理班”的那两年师范生活,简直可以用“生不如死”四字来形容。好几次,“不读了”这样的想头,无数次地浮现在笔者的心头。后来,完全是因为了“考取不容易”和“工作有分配”,才让笔者坚持到了最后,也才有了这张毕业合影的留存。

当时的语老师,名王家勋,是早年教会学校圣光中学的教导主任,湖北人,书法文章人赞,人品师德俱佳,是笔者在“数理班”师范学习期间,感受到的一道弱光和一丝微暖。

数理班中,年龄长幼不一,长者近三十,已为人父,而年幼者则不到二十。这是高考恢复后的第二个年头,所有人的录取皆堪称家族之荣耀;所有的录取者亦皆对未来而踌躇满志:工作能分配,毕业当老师;生活有假期,火车免票乘——“我们是骄傲的铁路师范生”!

平时,同学们神气中有傲气,傲气中有志气。于是,即使在星期日,那个大操场边的平屋,也是座无虚席,大家都在拼,都在学,都在“我用青春赌明天”!

该合影的拍摄,应该是毕业的前几天。所有的老师和学生排成了四排,女生第一,老师第二,而我们这些二十左右的“毛头小伙子”则站在了最后。

笔者的站位,在最后一排,左数,第七个:

头微斜,身体略嫌单薄。目光好像也未正视,好像是极不顺心的样子,好像是满腹心事的样子,好像是心不在焉的样子。而看左右上下的同学,几乎个个目光炯炯、豪情勃发并淡定从容,与笔者的忧郁、郁闷和茫然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本年五月,由当年的班干部张云同学牵头,在上方山铁路疗养院,举办了三十五年后的首届“苏州无锡两地同学会”。大家举杯同笑,牵手忆念。阵阵笑声之中,间夹丝丝伤感。

在会上,有一位同学回忆起笔者当年的简况,他说:

“你那时喜欢写东西。话不多。”
 
 
 
 
◇1958年苏州教师进修学员毕业证书
 
 
◇1929年:《吴县教育》创刊号书影
 
◇1962年:苏州铁路小学全体职工欢送支农老师合影留念
 
◇1968年:新苏师范的毕业合影
 
◇苏州铁路技术学校第六届铁路师范师生毕业合影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