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故纸堆日志之十四
[ 作者:大圣 人气:1054 日期:2015/3/24 ]

 

故纸堆日志之十四

 

二马

 

 

本期继续向读者君介绍苏州老学校的藏品,其中的几件,与笔者的青年时代有着密切的关系。

 

 

一、苏州市桃坞职工业余学校:日语班的一张《函授学员证》

 

苏州市桃坞职工业余学校,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本市的一所“民校”。因为时机抓得准、科目设得好、学费收得低,曾经红过很长一段时间。今天,许多岁数“奔六”的苏州人如我,一提起“桃坞职校”,立马会心潮澎湃,“大呼小叫”着仿佛进入青春穿越,一看就知道,感情深得很。

一些人的青春,留在了皋桥那条小巷尽头的校园里;一些人的命运,也因了那座长有紫藤的二层小楼而发生永恒的变化。

笔者收藏的这张《函授学生证》,是一位来自江苏省新沂县的学员所有。该生姓“党”名“杨”,其姓名亦很少见。其函授的科目为“日语”;工作单位也不错:新沂县银行售贷股——即便在竞争激烈的今天,这个岗位也仍然是个“大热门”。

从学生证上的照片来看,“党同学”算得是个帅哥。虽然还显得鼻脸青涩,但年轻人已经很有远见宏志:“立足新沂、放眼世界”——准备了学好日语,要跟日本人做“国际贸易”了。

当时的“桃坞职校”,熙熙攘攘、人来人往,还有点轰轰烈烈,办学性质有点像今天的“大型超市”。除了军事,好像什么科目都有,什么课程都教,什么名都可以报。因为是函授,不受地域之限,所谓“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皆可报名“入学”。这就更增加了招生量,名气也就且行且远,一下子就成了“全国名校”!

职业培训,在当年还是个稀罕物。那时候,三四十年前,人们刚走出“文革”的沙漠。大多数小年轻不是“文盲”就是“流氓”,啥本事也没有。“桃坞职校”的创校者,极有超前眼光,也有经济头脑。于是,“门庭若市车马喧”,也就不足为奇了。当然,“桃坞”其名,也是她的卖点和亮点之一。这里的桃坞,即“桃花坞”的简称,是著名画家、“风流才子”唐伯虎住过的地方。靠了这样的地气、文气和运气,“桃坞职校”方才有了当年的“名气”。

大概是1987年吧,笔者初进苏城,新登讲台,因为了爱好文学的缘故,所以也成了她的一名业余学员:在文学创作班学习。惜当时的《学生证》和资料等,今已无存;但看到“党同学”的这张《学生证》,立刻勾起回忆,仿佛时光回转,转回到了青春时代,到了那个桃花红遍的“皋桥头”了。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

此是唐伯虎一千年前的“桃花之歌”,写得随性而又潇洒,通俗而又神气。如今,一张小小的《学生证》,不觉让许多的苏州人又想起了当年的“桃坞职校”——

 

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

有我二十岁的家乡。

桃树倒映在青春的水面,

桃林留存我爱情的忧伤!

 

 

二、苏州铁师附中初二(2)班:杭州西湖的师生合影

 

此照片与笔者有关。拍摄的地点是杭州的西湖,1989年,时间应该是夏季。

照片中后排之最左者,即笔者本人,当时,在平门桥下的铁师附中担任初二(2)班的班主任,同时兼语老师。其余的九位,都是(2)班的学生,个个昂首挺胸、青春勃发,算得是“二班精英、冯氏高足”。

照片拍得不错,位置好、景色美、构图佳。二十多年前,拍照留影还算得是一件稀罕事儿。拍这样三十厘米宽、二十厘米高的一张彩色照片,并不便宜,好像要近一块钱费用的样子。

此拍摄点,相当于一个露天照相馆,有人“占山为王”了。照片左下角,有“说明牌”一块,写着“杭州西湖三潭印月留念”的字样。牌中的“潭”字,还是“第二次简化字”版的用字。当然,没过三年,这些“简化字”国家就废除不用了。

说照片的“位置好”,是说该摄影点,占取了西湖风景区中一个绝佳位置:三潭印月。苏州人说“到苏州不游虎丘,乃憾事也”。其实杭州人也会说,到西湖不游三潭印月,亦乃憾事也。所以,三潭印月是游客的必到之处。交费拍照自然也就跟着“火”起来了。

第二,因为是西湖“十二景”之一的缘故,其景致就更具吸引力。时间是夏日,身后的西湖风生细浪、水生碧波。著名的“三潭”,如瓶似塔,出水亭亭;而三潭三角,呼应点缀。远处的山峦,则高低不同,蜿蜒如带。再加上丛丛林树、掩映成画,真正是一片“好景致也”!

至于画面的构图,就更不用说了。摄影者特意留出一块空白,就使照片具有了纵深和悠远的感觉和意境,不至于“人出而景失、见人不见景”。此摄影师还算有点艺术感觉。

与此九位男生的西湖合影,缘于笔者当年在班中一次期末考试的动员大会。为了激励全班、积极应考、为班争光,笔者宣布:如果(2)班各科考试得年级第一,本老师将组建“班级夏令营”,带班中“前十”去杭州一游!游期七天!

当时,笔者教学未满十年,年龄未近三十,童心未泯,“好玩心”重,总觉得教育岂止在课堂。教育不仅含着“意义”,还得“有点意思”,有点回忆。于是,暑假开始不久,班级的夏令营就成行了。当时,“前十”中一位名董筱瑜的女生,因为队伍中多为男生,故辞而未去。于是,“前十”变成了“前九”,但加上笔者,仍满十人。

那次的旅行,是笔者本人的第二次杭州之旅。因为了身份的不同,所以各方面的考虑和设计也就更加地细心和用心。整个行程,充满了自由、自然和自在,在今天看来,依然不失为一份精彩的自助式“夏令营菜单”。

我们跑遍了西湖的景区,有时是晨练,有时是夜游;有时是“十人组”,有时是“自由行”。我们玩西湖,玩九溪十八涧,也玩钱塘江大桥下的江滩;玩买门票的景点,也玩不买门票的岩洞。记得第一次步行九溪十八涧,到龙井村,还第一次品尝了“农家乐”。那时,还没有什么“农家乐”之说,当时因为无处吃饭,于是心生一机,找了一户农家,留钱让他们给我们烧饭做菜。等我们三小时后从景点游玩回来,一桌农家饭菜就香喷喷地在等着我们了。记得那天的饭菜特别地香,队中有一位冯姓同学,一口气竟然吃了七碗米饭,把农户的灶头吃了个锅底朝天!

在杭州的七日,每日都有趣事,每夜都有故事,每人都有笑话。如今,师生闲来聚会,谈得最多的,就是此次的杭州之行。照片当时共印十张,十人各一。虽时间过去已近三十年,但笔者依然珍藏此物。

“又是西湖一年春,青春不青柳依青。邀君与我读旧影,才知岁月不饶人!”

照片上的十人,分为两排。前排的四位,自左而右,分别是:

孙亦文、司马国强、冯亦斌、虞伟斌。

后排五位,分别是:

徐迅、冯斌、孙峰、金晓宏、江露漪、薛峰。

除了“冯斌”奔六垂老,其他的九位都已成家立业,生活幸福,而其青春年华也渐行渐远,都到了“奔五”年岁了!

——祝福诸生,三十年前,西湖之游的同行人!让记忆与物品永存,让青春与友谊共波!

 

 

三、苏州文革:东风区井冈山小学的一张“学生喜报”

 

“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

——如果拿了这样的“文革”语言,来问今天的初中生或小学生,恐怕他们要先朝你眨眼再朝你翻眼最后朝你瞪眼:

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什么意思?你这样做有没有意思?

年月如车轮,生命似海浪,“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死在滩上无人问,红尘滚滚谁可挡?

这张苏州文革时期的“喜报”,实际上是一张学生奖状。颁发的日期是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距今已四十多年。按照二十年活一代人的算法,转眼之间,“两代人”就过去了。那个年代的“小学生”,在今日早已青丝变了白头,“阿爹好婆”应答不停。笔者不知道,当年的小男生小女生们,有几人还存留着自己儿时的旧物?有多少还记得留在物品上的欢娱?

笔者收藏苏州教育和老学校的物件多年,文革的物件不算少,但多见的,是毕业证书或图书画册之类,像“喜报”这样的“微特藏品”,很是难得。许多古玩老板或地流动摊商,以为校庆纪念册、毕业证书或铜质校徽等,更“高精尖”一点,更“高大上”一点,于是常常口出高价。其实,就文化含量和研究信息而言,这些“微特藏品”却更底气、更原态,也更有收藏的价值和意义。

这张文革中的小学生“喜报”,就属此类。

现在我们就来细看。

先看单位和印章:苏州东风区井冈山小学。

——“改换校名”,恐怕是建国后,中国教育史上,最为拙劣和滑稽的一段故事了,它的题目和情节都属于那场“文化大革命”,也可称作“大革文化命”。

苏州教育自然也不例外。五十年前,现在的“姑苏区”分为三个区,本来都有自己的区名,用得好好的,但“文革”来了,要“破旧立新”,一切都要“革命化”,旧名字、旧名称、旧名号也得跟着“革”,跟着“化”。于是,原先的平江区改名为“东风区”——大概是取“东风浩荡风雷激”之意;沧浪区则改名为“红旗区”——取“漫卷红旗天下扬”之意;而金阊区则改名为“延安区”——大概是有着“延安圣地延河水”的向往。自然,各中小学也纷纷“紧跟”。当时,苏州城里几所比较知名的老校,如苏州市实验小学、平江区实验小学、金阊区实验小学、沧浪区实验小学、郊区实验小学等,就分别易名为“东方红小学”、“大寨小学”、“工农兵小学”、“红旗区实验小学”和“葑红小学校”等;而赫赫有名的苏州中学、苏州一中等,也都“名节不保”,分别改名为“东方红战校”、“红专中学”等。

这场“教育滑稽戏”没“滑稽”多少年,不久就又回到了原来。

笔者手中的这件藏品,来自于“东风区”,也即是现在姑苏区的前身之一:平江区。此确认无疑。但“井冈山小学”是现在的哪所小学,却查无可知。笔者顺便进入苏州的一些中小学网站,发现一共同之处,即在宣传光辉前身与辉煌今日之时,许多学校几乎不约而同地将“文革”校史一笔带过,甚至“留白”不提。笔者以为,此实在不妥。不要说历史不可跨过,单为了苏州整个教育历史的留存,作为今日教育者的我们,也应该把“文革”这一段补上,不该给后人留下空白和遗憾。

说穿了,那些年的事即使说出来,记下来,也没什么。“鉴史而可知进”,了解历史、书写历史、留存历史,有什么可怕的呢?为了历史,必须留下历史。否则,就对不住历史,自己也不能“成为历史”!

此“喜报”藏品的整体设计,有浓郁的文革色彩,同时显示出一定的设计匠心。居中者,是主席头像,起稳定全局和中心带领的作用和功能;其两侧则采用对联形制,是“林副主席”的题词,也就是本文开头的两句话:“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该题词采用比兴手法,通俗易懂,主题明确。唯一的遗憾,是没能押韵。

此物件采用半成品加后期制作的方式,而最后完成,即“毛像”和“林词”,都是印刷厂里事先印制好的;而内中的正文,是后期手工油印完成,其中班级、人名和日期还都是毛笔书写。点点滴滴,细细微微,无不体现着当时教育者的用心、认真和辛劳。

“葵花朵朵向阳开,主席恩情深似海。”

此“喜报”物件中,时代信息处处可见:比如“四连一排”,即是现在的“四年级一班”;“五好”,即当时提倡的五个方面都要优秀和出色,内容很具体,但版本也很多,比如笔者知道的下面一种:1、出身好;2、《毛选》背得好;3、主席语录用得好;4、口号喊得好;5、记忆力不能太好。因为今天赞美过的,说不定明天一早就成为“反动派”了——真是滑稽,教育竟能这样搞!

喜报上的“红小兵”,类似于今天的“少先队”。但标志、建制和学习内容等都不一样。笔者上小学时,荣幸地体验过加入“红小兵”的过程,甚至还担任过“连长”之职。但三天不到就生病,于是只能请假告辞。“群龙不能无首”,老师们果敢决断,立刻将笔者“免职”,换上新任。笔者也因此在班中得一外号:“三连长”,即一个只当了三天的“红小兵连长”。

此物件虽内容荒诞、搞笑,但对于我们今天的教育,还是有着一定的启发意义,即教育部门,须考虑童年时代荣誉的珍贵性和设计的独特性。

笔者看到,今日之校园,所颁发的奖状或其他荣誉类奖品,大多为商店中的“商品”,而非本校“产品”,更非由专业人员设计的“艺术品”。所以,简陋而雷同,俗气而低劣。除了“无艺术”之外,还存在着另一个大问题,即“无时代”,其字体、符号和图案等严重缺少时代气息,读者看不到“今天”的文化和信息。有的证书或奖状,年年相同,岁岁不改,甚至三四十年皆同质、同色、同品,让人看了连连摇头叹憾!

笔者以为,一切都可以疏忽,唯独孩子不能疏忽;一切都可以简单,唯独教育不能简单;一切都可以将就,唯独童年不能将就。

这是因为:荣誉诞生梦想,童年伴随一生!

 

 

四、光绪年间:《苏州公立第一中学堂章程》

 

此物件的形态为奏折状,共分七折,正反两面,皆满印文字,无一处空白和浪费。

苏州公立第一中学堂,即今日之“苏州第一中学”,叶圣陶先生的母校;而叶老恰是该校的“黄埔一期”,是第一批考试入学的学生。此物件,如今日之《招生简章》,或《入学须知》。含了该校的办学宗旨、培养目标、招生对象、收费标准和学宿制度等,内容面面俱到,告示细致入微,真正做到了“入学一本通”、“内容全覆盖”。

本件使用进口的道林纸,聘请专业的出版单位:上海集成图书公司来印制,品质优良。历经百年,虽纸面略有沾污,但整体品相完好,未有损破,且折痕如新。笔者猜想,“存者”非“常人”。说不定,原主人就是当年的“黄埔一期”学生,此亦未必。

正反面的内容共分八章,每章下又分“小节”,序号连编,自“第一节”始,“二十七节”终。每章少者两节,多者七八节。

正面,印有《章程》的前五章和第六章部分内容;反面,则印有第六章的剩余部分、第七章和第八章。有封面。

八章的标题分别是:

第一章:总则;第二章:学年、学科;第三章:学额、学费;第四章:入学;第五章:奖励、惩戒;第六章:考试、通知。第七章:休业日;第八章:规则。

第一章之“总则”中,告知和规定了该校招生的区域、对象和教育培养之目的。其中“第一节”有“长元吴”和“苏属九邑”之词。前者指的是当时苏州城近郊的几个行政区域,即长州县、元和县和吴县;后者所指,笔者猜测,当是昆山、张家港、常熟等属管的几个辖区。由此看来,当年的“苏州一中”,于创建初始,即视野大开,确定了尽可能大的招生范围,为育教未来贤才,储备必要条件。

第二章,介绍学制和科目。此是办学的核心和发展的“拳头工程”。从中我们得知,当年的苏州一中“修业年限定为五年”。笔者知道,叶老当年入学,是先考入了“长元吴公立高等小学堂”之后,方才进入该校就读的。所以,就年龄来看,此“五年”者,当与今日之初中三年和高中两年同,有点“三加二”的味道。

当年的科目选定,也破费心力。从“课程总纲”上,我们发现,共设有修身、经学、国文、外国文、历史、地理、算学、博物、理化、经济、图画、唱歌、体操等科目,计十三项之多。看来当时的中学生,也不好当。其中,每周课时在“八堂课”以上的科目为:国文、外国文。其中,“国文”一科,几乎五年中都保持在每周“八堂课”的频率;而到了第五年,“外国文”则一枝独秀,超出所有科目,增至“九堂课”。此安排,似可以看出办学者的世界目光,他们就是要培养具有“民族情怀、世界胸襟”的中华一流人才!所谓“致敬古典”,而又不能忘记“与时俱进”,与世界接轨。

讲了招生的年龄和资格,要求在十六岁及以上,至二十岁止。笔者查阅了叶老当年的入学年龄,只有十三岁!比要求的最低年龄整整小了三岁。经过查阅其他资料,方知“因学业优异”,故其从小学“跳级入学”。所以叶老在其生前的一本散文集中说,“从前在学校里年龄最小,体操时候总作‘排尾’”,也就是说,总是排在队伍的最后一个,是个“小矮人”。

第四章,是个人的《履历表》。有趣的是,旁边还附带了《誓约书》和《保证书》各一份。前者是个人简历,竟然要把曾祖父的姓名都得填上;而后者则是入学的保证人,此人的职责是“该生一切事项,惟余是问”,这句话的意思是,如果入学的学生犯了什么错误或是出了什么大小问题,“一切我来承担”。够厉害的。

第四、第五、第六和第七章的内容不多。

最多的,是第七章,讲了入学须遵守的学校规则,有点像今天的《中学生守则》,不过更周全、更细微,也更可操作。比如,平时在学校,“涕唾勿至地承以巾”;如住宿在校,则“涕唾必于痰盂”。

在“食堂”吃饭的规矩,则更为详细,共八条,如下:

 

(一)鸣钟后齐集,至迟勿过三分钟;

(二)坐位依编定次序;

(三)通堂齐坐,然后举箸;同桌食毕,然后同散;

(四)食时勿谈笑;

(五)骨谷勿弃于地;

(六)进食宜细嚼,每餐须费十分时以外;

(七)概不自行添菜;

(八)暑天亦着小衫。

 

以上的“八项规定”,原无标点,现在的逗号分号等,都是笔者后加的。

笔者阅读此百年前的中学吃饭规矩,不仅感慨无限。一为办学者在“做人成人”教育上的用心而感动;同时,也为其“细心可操作”而赞佩。比如“第五条:骨谷勿弃于地”和“第八条:暑天亦着小衫”等,就真正做到了“于细微处见精神”,明明白白地让学生知道和做到,使其在少年时代,就习得“文明起步、教育齐贤”之品性和素养。

苏州一中,百年历程;长路漫漫,但名人辈出。从此光绪年间草拟的《苏州公立第一中学堂章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一所名校是怎样怎样成为了名校,一所名校是怎样跨出了她的“第一步”,她把什么样的教育作为了她的“客厅教育”、第一教育?

作为“黄埔一期”的叶老,在“苏州一中”度过了他丰富而盛开的少年时代。五年间,他多次远足、学习篆刻、十六岁首写日记、业余建立诗社、与同学合办刊物,种种的文化生活,让他体验到快乐、成功或失败,丰富了人生,也历练了品质和能力。而学校中的中外名著图书、外国文学课程、军事课等,则又大大拓展了他的文化视野。

他曾经在许多文章中,对“一中”母校给予他的文化滋养和人生启迪,多有回忆,常存感念。他喜欢写诗填词,而其第一首词作,竟然也是在“一中”学习时所完成的!而此作品的内容与主题,则是为他一辈子的好友、后来的史学大家顾颉刚先生大婚之喜而作的。

笔者录此词作的《上阕》,作为本文的结束;也祝“苏州一中”,当年的“苏州公立第一中学堂”更上层楼,教育领航!

词作的内容如下:

 

绿幕低垂挂。

意绵绵、熏香软语,玉梅花下。

胸饱辞君才子,多福新人得嫁。

貌瘦雅、应令梅亚。

词笔如今另有用,起春风、好在眉端写。

京兆后,继佳话。  (《上阕》毕)

 

 

 

 

◇1970年:东风区井冈山小学的学生奖状
 
◇1989年,原苏州铁师附中,杭州西湖十人行
 
◇光绪年间,《苏州公立第一中学堂章程》
 
◇光绪年间,《苏州公立第一中学堂章程》内文
 
◇苏州桃坞职工业余学校:《学员证》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