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故纸堆日志之十二
[ 作者:大大大圣 人气:1165 日期:2014/11/20 ]

 

故纸堆日志之十二

 

二马

 

 

 

“新学百年,府学千年”,此为苏州高级中学本年“校庆”的宣传口号,很是激昂人心,颇有“高大上”的气势与味道。本期,特选择与“苏高中”有关的几件教育藏品,以示敬意。

 

 

一、“苏高中”的民国作业本

 

此作业本的收藏,已不知何年何月,但内中的故事却大有妙趣,。

前期本杂志的文中,笔者介绍了苏州著名书法家费新我先生,为当时的“苏州第九中学”,亦即今天的“苏高中”而撰写的升级版书法教学读本《楷书初阶》,很是为费老服务教育的精神所感动。此次的“苏高中”民国作业本,竟然与他老先生也有着密切的关系!

作业本各校自主设计、自主印制和自主使用,在民国教育大兴盛的氛围中,应该算得是亮点之一。于是,在苏州,当时的数十所中小学便纷纷各展才艺、百花齐放——反正校内有美术人才,设计个作业本练习册啥的,还不是小菜一碟?于是,“苏高中”便也有了自己的“苏中产品”。

这本“苏中产品”,整体设计很是朴素,但实话实说,没啥创意。除了封面的中心部分,有校徽的点缀之外,就谈不上什么诗情画意了。唯有封面的灰色用纸,与今天彩色铜板纸的作业本大不相同,宛若村姑与靓妹之别,仿佛村居与豪宅之异。

作业本的原主人,是一位名“李佩蘅”的学生,封面上有其签名,字迹娟秀,寓意雅吉,该是当时苏高中的一名女生无疑。但其与费老有何联系,此作业本又如何到达费老的手中,成为他的一本《小广告剪贴集》,笔者无可知道。但猜想,其中必会藏着一个简单而又让人感兴趣的故事。“人物人物”,“人”,总是与“物”紧紧相连。当两者相遇,便生成了所谓的情趣和“故事”。

此作业本,有十六个页码。封二为上海商务印书馆的铅笔广告,一看设计,就见其功底不浅,花了心思的;且推销的商品,还是来自德国的“洋货”——翠鸟牌铅笔——可见当时商务人的“世界商贸意识”,生意做大了。当然,你自己的生意做大了,“大商人”便也会找上门来,跟你强强联手。

内文的原样没啥好讲,作业本就是作业本的样儿,几条横线和空格而已。但有价值的是,一旦到了费老手中,成了他的《小广告剪贴集》,这样一本普通的作业本,就成了《美术世界万花筒》。其中,费老费心费力、点滴搜集、恒而不辍,剪贴了许多本该丢弃的图案、花色、漫画等应用美术类的作品。他的本意大概是在学习和借鉴。

在作业本的封底,费老不仅有自己的署名,还分类编号:此为“教科书插图”,编号“122”——看来,此类的“剪贴集”,数量一定不少,当年,年轻的“费老”其求知欲望之强,持恒精神之韧,可见一斑。

费老的祖籍并非苏州,是抗战爆发之后,1938年来苏州定居的。1903年,他出生于浙江湖州。读私塾、进书院,识文断字、四书五经,等等,接受了当时中国少年最初的传统文化熏陶和教育。后来不知怎的,他爱上了画画。三十多岁的人了,还到当时上海的一家“白鹅绘画学校”去学线条和色彩。然后,就开始了他绘画与书法的人生之路。

这本“资料集”的封面上,有“三十三年六月,贴起”的字样,表现出费老的文人之风,做什么事都那么细致和用心,无意间就给后人留下了丰富的信息,不必为了该物品的存世和肇始年月去考证辩伪,费心费力。三十三年六月,是民国的算法,加上十一年,是1944年的6月。笔者查了资料,其时,费老应该算是上海滩上,一家名“万叶书店”的“编外”员工,做些图画范本、应用美术等图书的创编工作。另外,还接些沪苏两地广告设计的“杂活”;同时,他开始画漫画。当时的费老还不是“费老”,四十岁左右,正当壮年。他频繁往来于苏沪之间,车马劳顿、披星戴月;奔波行走、殚精竭虑;为生计,也为理想和事业。那时,他的书法之路好像还没有确定,名气也还不响。但我们从“苏高中”作业本上的那几行小字,已经约略看出他书法自成一家的早期风韵。

费老非“苏高中”毕业,亦未曾在该校任教,但一本《楷书初阶》的课外读物,另加上此《小广告剪贴集》而无意间留存下来的“苏高中”作业本,却让两者有了联系,也为苏高中留下一段“校史佳话”。

看偶然,实必然。费老,属于苏州!

 

 

二、1971年,苏高中的家长“邀请书”

 

“为了抓好学生校外毛主席学习小组,坚持用毛泽东思想教育培养青少年,我校决定:成立学校、社会、家庭三结合教育小组,这是当前和资产阶级争夺青少年的必要措施。对于青少年的教育,无论在校内或者校外,无产阶级不去管,资产阶级就要去管。这是社会主义条件下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两个阶级激烈搏斗的一个重要方向。这场和资产阶级争夺青少年的仗,显然不能只靠学校几个教师去打,一定要发动群众,一起来打。为此,我们除业已取得街道、里弄党组织革委会的大力支持和协作外,迫切希望得到革命家长的积极配合,为此定于8月2日下午2时,在南门里革委召开革命家长座谈会,届时请准时参加。”

 

——以上摘录的,是署名为“苏州市第九中学里委会”,一份《家长邀请书》的全文内容,日期为:1971729日。收信人的称呼为:航运公司党组织革委会转张林家长。显然,学生的姓名叫“张林”。

此藏品惜无信封,应该是先学校寄至学生家长单位,后由单位转交于学生家长的。张林同学的家长当时应该在“苏州航运公司”工作无疑。

此信长宽如现在的A4大小,纸质较差,薄如轻纱,几可透明。可见当时学校中,宣传条件及教育投入的困难和资金匮乏,即使堂堂的“千年府学”,亦莫能外。

此信油印而成。信中的日期和姓名等,皆手书填入。当然,最后少不了一枚大红印章,惜印泥不浓,字迹不清。但图章全称大致可见,内容为:

 

苏州市第九中学革命委员会

 

写信的年代是特殊时期,寄信的时间是八月暑假。想必是校方利用了暑假的非教学时段,召集部分家长开个会,问问暑假中的孩子生活,再布置一点暑假中的教育任务;最后,当然会作一点提醒和唠叨,诸如不能下河游泳、不能沾染资产阶级的奢靡之风、不能看黄色书籍、防止一小撮坏人搞破坏之类,等等。总之,即使是放假期间,阶级斗争的这根弦丝毫不能放松,“阶级斗争松一松,阶级敌人就要攻一攻”!诚如信中所言:

 

“对于青少年的教育,无论在校内或者校外,无产阶级不去管,资产阶级就要去管。”

 

这篇充满了文革语言和斗争风格的“邀请书”,出自苏高中的何人之手,已不可知。这样的内容和文字,几乎已经成了那个时代的模板和标本。写得如此拙劣和可笑,万不能说“苏高中”的老师没有水平。当时,不要“最高水平”,只要“最高觉悟”。

在信的上端位置,自然少不了印上一段“毛主席语录”,全文如下:

 

思想政治工作,各个部门都要负责任。共产党应该管,青年团应该管,政府主管部门应该管,学校的校长教师更应该管。

 

——“伟大领袖”说让我们管,你不应该配合配合吗,亲爱的“革命家长”?

 

 

三、1948年:陆文夫先生的学籍卡

 

“学籍簿——高中部普通科——三十七级丙组”

 

——以上刊录的,是一本《学籍簿》封面上的文字,这本《学籍簿》的原主人,就是现在的苏州高级中学。

这物件的得来,颇为蹊跷,其资料异常珍贵,所费功夫却并不太多。

记得大概是八年九年前的样子,那时的苏州城,收藏风气渐盛,但藏品的价格还能接受,有意思的东西也还看得见一些。每到双休的日子,笔者必去的地方,就是古玩市场。线路也相对固定,先去地摊,再去门店。所谓的地摊,就是到了双休,在一个划定的区域,交上一定费用,即可设摊叫卖的“无店铺销售”。这些人员属于“古玩游击队”,以“游击战”为主,一般一礼拜跑一个城:常常是这个星期六在苏州,下个星期六就到了上海,而在第三个星期六,可能在北京的潘家园现身。另一种古玩商人,是租有店面的。这些人大多在古玩界奋战多年,长胜不败,已属于“家底殷实”的那一类,有实力打“阵地战”了。当然,从这些店门里带回来的东西,常常要比在地摊上收获的,要多花两到三成的银子。

这本《学籍簿》的来处,应该是原苏州文庙古玩市场的旧址,现苏州碑刻博物馆“德善书院”,在一位李姓的古玩商人手中所得。先生与笔者交往多年,了解笔者的一些情况,比如当过中学老师、上过电视、喜藏本市教育类物件等。他居住的小区,离了笔者当年开设在中街路的“傻大姐工作室”,也仅百米左右,转个弯就到。先生路子广、货源多,性子爽、人厚道。重要的是,其藏品的出价一般在“中档”上下,属于“小赚赚”的那一种,心不野,客常满。

当这本《学籍簿》出现在笔者眼前的时候,说实话,笔者不敢相信!心中实在是觉得,这样的物件决然不该出现在这个地方,而真正地是应该“藏在深闺”。笔者一一翻看,除了惊愕,还是惊愕!心中油然而生敬意与怀想——如果算起年代来,这件藏品当有近六十的年岁了。生活中,花甲之年的老人常遇常见,在晨练的河畔和夜晚的广场上,甚至都快“摩肩接踵”了。但这样的一本花甲之年的《学籍簿》,却是世上的“唯一”,苏州的“唯一”!且承载着“百年新学、千年府学”中,一群学子的生命信息与文化基因!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和讨价还价,笔者将其即刻拿下!

回家之后,急急细看。当翻阅到簿册的中间部分时,在一张学籍卡上,一个笔者所非常熟悉的姓名出现在了眼前:

 

陆文夫

 

笔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千真万确:

是“陆文夫”!

下面,我们就来细细察看这份特殊的学籍卡,仔细阅读一位文学大家,其少年时期的青春留痕:

先生当时的学号是“679”,高一入学时为17岁。在簿册的前面,有三页全班同学的花名册,完整地记录着从高一到高三全班男女学生的增减情况。先生的姓名排在班级的第十七位。估计“679”,是当时全年级或全校累计性的学号排列,而非其在班级之中的学号。

先生籍贯江苏泰兴,住址是一个叫做“七圩港”的地方。读苏高中时,他借居在山塘街的亲戚家。当时入学,需要有“保证人”——先生的保证人,是一个叫做“鞠锦南”的先生,上面写明了双方的关系为“亲戚”。入学而需要人员来做担保,大概也算得上是苏高中的一种“特色招生”。笔者想来,肯定不是为了怕学生交不起学费吧?那又为何要如此作为呢?或许是想了解一下学生的“家族情况”,或许是抬高一下本校的门槛,抑或是为了让学生知道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使其常怀感恩与珍惜之心?

不得而知。

学籍卡上,当然少不了学生相片——于是,我们就看到了十七岁的“陆文夫”,一位后来历经沧桑、数起数落;改革开放后荣为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的文学大家的少年影像:秀气而英俊的国字脸、短发、大眼睛、立领式中山装和紧抿的双唇,这一切,似乎普通而又平常。但谁也没有想到,就是这样的一位少年,后来在中国的文坛上留下了艰难跋涉的脚印,发出过响亮而又沙哑的呐喊:数次名传中华,又数次落入深谷;数次发誓不再写作,但又在时代的感召和社会力量的驱使下,数次重新挥毫上阵。他来自《小巷深处》,但常被《围墙》所困;他是人所皆知的文坛《美食家》,但又十余年被贬至底层,成为一位沉默的农夫。他有一支好笔,更有一砚浓墨;他是一个好人,更是一个硬汉。先生的一生,似乎可成中国近代文人命运的一个缩影。

在学籍卡的反面,记录着先生在苏高中三年的学习经历。从高一到高三,课程不少,有《公民》等九种之多。至高三后,又增加“生物”和“国概”两种,看来,“苏高中”的学生不好当。

我们看先生高中三年的成绩总汇,发现有两个特点:

其一,文科成绩优于理科。比如《国文》的成绩,始终在七十分以上,最高的一次,在高二的上学期,得了八十四分!其二,总体成绩呈一个下坡的趋势——不知此为何因?比如,在高一时,先生的所有成绩全部及格;但到了高三,则出现“公民”、“生物”两门不及格课程。如果加上仅得六十分的“物理”学科,先生的总体成绩似乎“情况”不妙。

当然,经过补考,最终全部通过,得以顺利毕业。

19459月入学,至19487月毕业,先生在“苏高中”度过了他自十七岁到二十岁的金色年华。笔者曾经读到过他高中同班同学的回忆性文章,文辞美丽、故事感人。对先生的为人、为学,所有同学几乎都给以了高度的评价和赞美。在先生的晚年,该班的一些同学还一直保持着春节拜年、过年必聚的“班规”。常去的地方,就是现在《苏州杂志》的所在地:苏州滚绣坊的青石弄。当时,他们的“陆同学”,正是这所宅子的领导,一本多次在全国获奖的刊物的“创编人”和“大主编”。

现在,近七十年岁月如风逝去,这本散发着昔日旧味陈香的《学籍簿》,依然文字清晰、数字明白、相片明朗。其物仍在,而部分主人已经远行长路,让今天的我们抚卷而起感慨,掩卷而生伤感。

——想着这位被苏州人尊称为“陆苏州”的大作家,笔者的双眸禁不住湿润了起来。

 

 

 

 

◇1944年苏高中的民国作业本封面
 
◇1971年“苏州九中”的家长邀请书
 
◇陆文夫苏高中学籍表1
 
◇陆文夫苏高中学籍表2
 
◇陆文夫苏高中学籍表3
 
◇苏高中的民国作业本封底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