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故纸堆日志之十一
[ 作者:大大大圣 人气:1236 日期:2014/9/22 ]

 

故纸堆日志之十一

 

二马

 

 

秋味渐浓,碎叶飘零;翩然云空,落土成泥。

本次继续谈谈与苏州老教育有关的收藏故事。

 

 

一、一九五六年三月:“江苏省新苏师范学校校长”任命书

 

此物件的收藏,笔者至为珍惜,视作数千教育藏品中的珍爱之一。原因有三:一是该物件所附着的珍贵信息;二是与笔者教育生涯的紧联关系;三是此物件之上,记录着师范类学校,在苏州前世今生的衰盛往事。

下面,笔者逐一来说。

新苏师范的前身其实很复杂,称得上是苏州师范类学校的“合作社”,所谓涓涓溪流,百川归海。19499月,苏州解放之后,市区的所有师范学校,被集中和合并,组成新单位,起了新名称,叫做“苏南新苏师范学校”;1953年,又改称“江苏省新苏师范学校”,私立取消了,公办归整了,学校也变成了“省”字头,级别提升了。

笔者的此件藏品,为19562月,新苏师范的一张校长“任命通知书”,也就是“委任状”。她的被授予者名“张树谷”,而授予者则是大名鼎鼎的“惠浴宇”先生——当时,先生的身份是“江苏省省长”。

“张校长”的故事,笔者知之不详。“百度”之后,知道张校长是南通人,曾在苏州的许多中等学校甚至高等院校做过领导。20103月去世,享年九十五岁,可谓“仁者其寿”。而“惠省长”那可是我们苏州的“大人物”——解放之后的第一任市委书记,就是他老人家。惠省长不仅会打仗、会治政,还会写文章,生前曾出过《写心集》一书,据说文采相当不错,忆友叙事,粗记细描,极有“催泪力”,掩卷时“飙泪”。

本藏品宽30厘米,高21厘米,大小约似今日常用之“A4纸”。国旗、“江苏省人民委员会”的大印和惠省长的签名章等,皆为红色,一国、一省又一人,给一纸“任命书”增加了珍贵的史料价值。

新苏师范学校,与笔者的关联亦密不可分。笔者毕业于苏州铁路中等师范学校,后又至苏州教育学院进修。当时的院校场所,就是著名的新苏师范。那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的旧事了。笔者依稀记得,出进校门的“新苏生”,好像女孩子居多。当时属于重点中专,录分很高的。所以新苏的女生们似乎个个“气傲冲人”,个个都显出女皇公主状——途中相遇,目不斜视,风般飘过,连目光交流的机会都不给你,更不要有什么别的想头了。

新苏师范的解体大约在本世纪初。因为小学师资要求的提高,中等师范类的毕业生,已不适应今日教育之需求。于是,“新苏师范”的历史便画上句号,并入今苏州职业大学;而笔者的女儿也成了她的“末代毕业生”。

自成立到完成其使命,“新苏师范”走过近七十年的远途。而这一长段岁月,恰是一个人最为美丽、美好和美妙的生命亮色与记忆主核。当下,苏州许多小学校的名教师、名校长和教研员等,几乎“师出同门”,多为“新苏人”。他们勤奋有为,功底扎实;献身教育,且正当其时。“新苏”母校的消失和结束,他们可能今日无暇顾及,若无所思。但人生如旅,当晚年来临,这些“新苏人”必会有暮色四合般的悲凉和失落——这是因为:人生由物品组成,记忆由物品催生。一块青春“街区”的消失,会使我们的暮年回忆变成空中之树。

笔者曾经去过侍其巷“新苏师范”的旧址,但一切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气息;而其后苏州立达中学的“短暂借用”,更使“新苏师范”的现场没有了任何遗存和踪迹。

笔者收藏有苏州私立景海女子师范、苏州女子师范、江苏省立第一师范及后来“新苏师范”的部分史料,包括当时的会议记录、学生名册、校刊、毕业纪念册、同学录和毕业合影等等。这些资料的每一种、每一页和每一字,都让笔者进入当年“新苏”昔时旧景的想象,充满美妙,但又让人感觉苦味悠长。

人有童年,教育亦有童年。从心理学的理论上说,忘记童年,是不可能的事情;但从社会学的角度来说,“集体失忆”,却是有可能的事情。

 

 

二、一枚珍贵的“甫里小学”校徽

 

今年,是叶翁圣陶先生诞辰120年的纪念年,也就是说,如果叶老活到今天,他老人家该有一百二十岁的高龄了。

笔者在甪直古镇开了作文博物馆,七八月又在简装修,准备了年底或明春开始,做真正的“甪直人”。

1998年夏,在甪直偶遇南市下塘街15号老宅,主人欲出售此房。笔者想着晚年的理想生活:河畔、桨声、灯影、明月、小院、大师、深巷、静夜等等。于是在一周内办完所有手续,将此老宅购下。于是,便有了后来的“作文博物馆”;便有了一月数次的甪直之行;便有了“有朋自远方来,必去甪直”的陪游。

甪直,古称“甫里”,这也是为什么叶圣陶实验小学的前身叫做“甫里小学”的缘由。自甪直购得房产,笔者便开始注意在当地搜集与教育、与“甫里小学”、与叶圣陶先生有关的物件和藏品。近二十年过去,虽时时留心,处处留眼,惜收获稀少,全部加上,也不超过十件!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真说到了点穴上。把这两句诗略加改动,即是笔者今时的境况,即“廿年收藏惜无功,只缘身在此山中”。

这枚名“甫里”的校徽,是十件甪直教育藏品中,较为珍贵的一件。此物件为当年“甫里小学”的校徽无疑,只是何年何月所制,详情不明。但就叶老当年任教甪直“吴县第五高等小学”之时的资料来看,此物件应该是1917年前的东西。这是因为,后来,该校就没有再叫过“甫里小学”的校名。

此校徽为铜质,制作颇为考究,其设计也颇为前卫,即使到了今天,也一点不觉得“土气”,现代感十足。

笔者信服“物是人非”的说法,坚信“人类留下记忆,物品留下历史”。很多时候,物的寿命高过人的寿命。人,“活”不过物——大概这就是古人为什么反复叮咛我们要“惜物”的道理吧!

甪直的教育,大有文章可写,亦大有人物可谈。“甫里小学”的前身,是古老的“甫里书院”,那更是一处名声远播的“教育圣地”和“国粹学府”了。

——小小的一枚校徽,是一段历史的见证。若问“客从何处来”,万水千山天地开!

 

 

三、一九三七年:晏成中学的“英文毕业证书”及其他

 

晏成中学,即今日之苏州市第三中学的故事,笔者已数次说过。此次要向读者君介绍的,是一九三七年时,一位名叫“龚祖慰”的同学,在晏成高中三年学习期间的一份“资料套餐”。这其中,最有看头的,当是一份纯英文版的晏成毕业证书,极为罕见。笔者将会重点介绍。

“资料套餐”的说法,是笔者的创造,因为此次藏品集中于一人,数量凡八件,品种有四样。如此丰富和集中,为笔者多年收藏所仅见,实属幸运!

从毕业证书上获知,龚同学为“江苏省江阴县人”。晏成毕业时,其恰满二十周岁——那一年是民国的二十六年,也就是一九三七年。照片上的龚同学长相一般,长方脸,眼睛不大,看起来较为瘦削,但精神不错,一副踌躇满志和深沉稳重的样儿。这是没错的,在当时的苏州城里,能够进晏成的初中部读书,已属不易;而能通过三年高中部的学习,成绩合格,顺利毕业,该算得上“学霸”型了。

“资料套餐”中,除四份成绩单、两份毕业证明书和一张中文毕业证书之外,还有一张英文版的毕业证书。这样的纯英文毕业证书,在笔者的众多藏品之中,尚属首见。笔者只识字母,不懂英文,找了人来翻译,其大意与中文毕业证书上的内容差不多,意思是某某某,在晏成的高级中学修业期满,成绩合格,予以毕业之类。下面,是校长的英文签名,看起来潇洒得很;与中文的签名比较起来,后者就显得规整而谦恭。

笔者收藏苏州各校的毕业证书十余年,品种近千,见过油印的、空白的和双语的,但如此的纯英文式,还是第一回。更有意思的是,除了这一张之外,龚同学还同时得到了一份中文版的——也就是说,在毕业典礼之上,龚同学从陈毓万校长的手中,接过了两张文字不同、版本不同的晏成毕业证书!

笔者不得其解:晏成如此的做法,是为何而为呢?为龚同学出国而特备,还是为其外语教学的特色教育而作“广告宣传”?不得而知。

此藏品在某网站上偶得。笔者仅花七天时间,以“志在必得”之势而“完胜此役”。笔者兴奋异常。而对“晏成资料套餐”的原主人龚同学来说,也算得是另一种的“少小离家老大回”——无他,只是因为:“晏成”,唯有在她故乡的土地上,方能成为真正的“晏成”!

 

 

四、苏州市幼儿园的文革课本:《毛泽东思想教育课》

 

浩劫、动乱、阴阳头、抄家、反革命、飞机式、地富反坏右、大字报、红卫兵、红小兵、万寿无疆、大串联、韶山、“大海航行靠舵手,干革命靠毛泽东思想”、万岁万岁万万岁、东方红、革命样板戏……这些词语和语汇,可以无穷尽地默写出来,书写下去,足以编写出一本数十万字的《特词典》——这本《特词典》的词汇,当全部来自于一台上演了十年的“大戏””,即“文化大革命”,简称“文革”。

笔者为六十年代生人,所谓“生逢其时”。七八岁的辰光,正值“文革”大幕徐徐拉开;后来的十年“闹剧”,也一场没落下,看了个全,算是“眼福不浅”。

十余年前,笔者开始接触收藏,文革藏品便成了必藏之物。每回相遇,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有点像发小,有点如初恋,但更像是童年时失落的一根旧甘蔗,一头苦来一头甜。

藏品中,多为文革时期的中小学课本、儿童物品或教育用品之类,而幼儿类的课本藏品,还是第一次遇到。下面详细介绍。

此课本的读者对象是“苏州市幼儿园”,课本的名称很“另类”,叫做《毛泽东思想教育课》。现在的年轻教师,看了这样的课本名称,大概会觉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但在四五十年前的中国,那可是所谓的“主旋律”,是每一位国人的“必知必读”和“一日三餐”。

此幼儿课本的大小,为普通的32开本,不到一百页。翻开书本,其图其文,皆充满浓浓的“文革味”,所有内容皆与“毛泽东、革命和阶级斗争”等关键词有关。比如“数字课”上,教“7”这个数字——在讲解了写法之后,其主题词即为“‘七’亿人民心向毛主席”;比如“世界知识课”上,教材编辑者手绘八幅线图,列出八个国家和区域,分别是“中国、阿尔巴尼亚、日本、非洲、越南、朝鲜、拉丁美洲和巴勒斯坦”。每张图的主人公都是儿童。无一例外地,他们都手握钢枪,怒目而视,并且个个“健壮如成年”,让人看了,不由得先怪异起来,然后就开始害怕起来。这样的“效果”,也正是编辑们所要达到的——看来,他们在政治美术的研究上,狠下了一番功夫。

教育即生命,教育亦即改变。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在幼儿的天真纯白的目光之中,早早地填入了这些符号和元素,待他们长大成人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教育家告诉我们:儿童,你让他最初看见什么;他最后成为的,就是他最初看见的那个东西。

文革时期,苏州的教育工作者们编辑了不少的中小学教材,很是努力和辛苦。笔者的甪直作文馆中,已经将这些基本收罗齐全。虽然内容空乏,但其历史价值,无可替补。

其中,专为幼儿而编写的,另有一本百余页的《幼儿读本》,内容也非常有趣;当然,在今天的年轻人读来,简直可以称作“脑残”。

 

 

五、费新我先生为苏州中学编写的书法课本:《楷书初阶》

 

课本课本,一课之本——这是笔者初登讲坛时,上海的一位特级语文教师所给的指教。这句话,说出了课本的特殊性和重要性,让笔者印象深刻。

在苏州的近代教育史上,与教材、课本编写有关的人物众多。第一人,当然要数叶圣陶先生。他在上海的开明书店时,编写的三种“国语课本”,在八十年后的今天,依然“人气很旺”,销路不错。但许多人有所不知,叶老先生编写或参与编写过的教材,品种其实有很多,累加起来,应该在三十种以上。这些,笔者几乎都有收藏。

其他的人,沈百英先生应该算一个。民国时期,先生一直在商务编书,也曾经在苏州中学的实验小学,即是“苏中附小”,做过校长,他甚至还在商务办的尚公学校当过校长,具有丰富的治校管理经验。他懂教育,会管理,又有在商务的编辑经历,所以,编写课本教材,就有了轻松的条件。笔者还要特别告知读者君的是,先生还是地地道道的甪直人!

此二人外,苏州中学的创办者汪懋祖先生,也曾多次参与教材的编写。笔者收藏有他的《高中国文》的修改手稿本,计有两百多页,笔笔娟秀,字字端正,由当时的“国立编译馆”出版,可谓弥足珍贵。

先生掌校期间,苏州中学的英文教研组还曾经做过一件足可骄傲的事情:他们为商务印书馆编辑了四卷本的《英文读本》,类似于今日的《初中英文教辅资料》!当时此书全国风靡,多次印制,版次达到了十几个!足可见其当时受欢迎的程度。在此书的作者群中,就有后来被誉为中国当代语文“三剑客”的吕叔湘先生,他当时就在苏州中学做英文教员。

名人参与教材编写,好处多多,大可提倡。笔者一直觉得,就中国语文教育而言,其最大的缺陷和不足,就是没有文学家和艺术家的介入。那些教材编辑只懂编辑,只懂语法和语修逻文,却不懂文艺,不会写散文小说,说穿了,在他们的身上,缺少“文学味”。

笔者收藏的这本“书法课本”,专为“苏州中学”的学生而编写。其编写者,即是大名鼎鼎的书法家费新我先生!

先生的书法,可谓姑苏皆知,全国闻名。但其在一九七三年九月,专为一所中学而编写过书法课本的事情,大概知道的人不多。笔者偶然得此藏品,觉有异常的趣味。趣味的来源,一是当年还是“文革时期”,先生竟然已经“出山”,在社会上“抛头露面”了,这个风险不小;二是在该课本的《引言》之中,作者竟然没有一句“文革语言”:没有“东方红”,没有“斗私批修”,也没有“万寿无疆”——先生的胆子够大的!

此书名《楷书初阶》,即是学写楷书的一本启蒙书。在书前,先生讲述了学习书法,当先学楷书的原因,共有三点,即一是大众化,二是比较美观,三是简便易学。先生的一番话,说得简明而又通俗。看起来,他老先生对于少年学生的心理,做过了一番仔细的研究,其编辑和文字表达得适当而又到位。

接下来,就是“示范写字”。但先生不局限于将“范字”摆出就完事,他还富有创意地将笔画相近、结构相似的字体进行归类;尔后每页再逐字分析、指导。比如,在教授“牙、丑、戈、欠、玉、立、瓜、术、而、龙”这十个字时,先生谆谆教导说,“丑、玉、而”等字主要以横、竖线来组成,但写来不宜太平直;“戈、欠、瓜、龙”等字主要以斜线、折线来组成,则宜有平稳感。最后,他又说道,所有笔末之钩,不论向右、向左、向上,都应先顿次提转,后趋出、留住。真是细致入微,谆谆教导。

此书实类今日之“校本读物”,非正式出版。封面上的文字标示为:“费新我编写”、“苏州市第九中学印”。这里的所谓“苏州市第九中学”,即今日“苏州中学”是也。

令人感动的是,当时的“苏州九中”校领导,没有忘记先生的辛劳,特在此印本的末页,附《编印说明》一篇,此“百字文”算得辞言简练,言语恳切,没有一点所谓的“政治色彩”,将当时的“政治形势”全然抛下,令人诧异,又令人敬佩!笔者特录于此,与读者君共赏。全文如下:

 

这本《楷书初阶》,是费新我先生为了书法课的需要而编写的。书中列举了楷书的各种用笔与结体的大概,由简及繁,提出其要点,加以说明,供学习楷书第一步的参考。此册曾由苏州市革命文化馆以油印本问世,刊行后深受群众欢迎。作者又加修订增补,允由我校付印,以利学生临习,为写好毛笔字打下规正的基础。

苏州市第九中学     一九七三年十二月

 

 

 

 

(毕)

 

 

 

◇1956年,张树谷新苏师范校长任命状
 
◇纯英文版:1937年的《苏州晏成毕业证书》
 
◇费新我《楷书初阶》课本封面
 
◇费新我《楷书初阶》课本内文
 
◇民国时期的甫里小学(甪直)校徽
 
◇苏州文革时期《幼儿课本》封面之一
 
◇苏州文革时期的《幼儿课本》内文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