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河马推荐:日本的阴暗文化
[ 作者:大大大圣 人气:1135 日期:2014/9/3 ]

 

 

河马推荐语:

 

 

一、民族,因语言而生;语言,因文化而存。

 

二、了解自己,还须知晓他人,这是文化“活”下去、“传”下去的必须。

 

三、民国期间的许多文化大师、教育大家,都曾经去了海那边的一个地域小国:到底是什么吸引了他们如此的漂洋过海、负笈远行?

 

四、“民族的,必是世界的”——这句话还应有另一层理解,即世界上的先进文化,必定是吸取了“他民族”的文化,而方才得以不断发展和先锋前行的。

 

五、只有文化尊重文化,只有实力尊重实力。“收藏母语、创造母语、享受母语”——小荷,是儿童的,是教育的,更是文化的。

 

六、特此推荐。

 

 

 

河马  93

 

 

-------------------------------------------------------------------

 

 

日本的阴暗文化

 
 

日本的榻榻米,长是167厘米,宽是86厘米。为什么要设定这个尺寸?原来正好够睡一个人(日本人普遍矮小),能坐二个人。那么从理论上说,一间4贴的榻榻米小屋,可容纳8人。当然有紧张感有压抑感有不自在感,但这就是在锤炼你内敛你的不露声色和忍耐受用的心机。面对面,肩碰肩,你如何动作,你如何开口,你如何应酬,你如何表征自己,确实需要斟酌,需要锤炼,真可谓百炼才能成钢。于是,日本人就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完成人的最高尚和最低下,最美的和最丑的行为。这是否就是日本人的榻榻米文化?

日本人的寿司,上面是生鱼片,下面是米饭团。生鱼片,自然联想到狩猎采集的时代。这在日本谓之绳文时代,大概至今12000年。尽管孟子有“闻其声不忍食其肉”与“君子远庖厨”的说法,但日本人不予理睬。喜欢生冷,是日本人的一个口味。米饭团,自然联想到稻作文化时代。这在日本谓之弥生时代,大概至今7000年。于是日本人将寿司一口放入嘴里,套用日本大学者梅原猛的话说,就将19000年放入了嘴里。趣味自然而生。这是否就是日本人的寿司文化呢?

日式微笑的力量何在?

有一种微笑叫日式微笑。

这种微笑当然有春天般温暖的功效。否则它不会被人记住。

这种微笑当然有樱花满开搬的春色。否则它不会被视为美丽。

但是,这种微笑更多的是意味深长。否则它不会令人迷惘。

在日本人内心深处,微笑不一定伴随着喜悦。她们在任何场合都可以而且必须微笑。她们感激时微笑,温柔时微笑,失意时微笑,恼怒时微笑,烦乱时微笑,羞愧时微笑,被训斥时也微笑。非日本人常常不理解这种笑。以为这是高傲的笑,狡诈的笑,阴谋的笑,嘲弄的笑,甚至是神经质的笑。其实,她们的微笑,既不是挑战,也不是虚伪;既不是懦弱,也不是无奈。这是在悠久岁月中,对命运的理解而凝缩成精致的礼仪之一。就像稻谷离不开太阳的照耀一样,日本人的心绪调节也离不开这神秘的微笑。

当然,日本人这种微笑还有一种更深刻的力量。它是遇到人性最悲苦、最脆弱、最黑暗的时期,通常她们以微笑通过最严酷的试炼。亲人刚去世,或自己面临死亡的时候,她们会以红着的眼眶或泪湿的脸颊,笑着迎接你的到来。在日本最古老的法隆寺里,救世观音像总洋溢着最古老的微笑。宗教家们解释,这是为表达对死者的依恋之情,呼唤一种生命重归的咒术般的微笑。

由此推论,日本人面对死亡时的微笑,实则是对悲伤或愤怒的均衡补偿。实则是受伤的心扭绞出的瞬间的外部神经的表现。因而读不懂这层微笑的人,就把日本人视为对死亡冷淡的麻木,或是人性缺血的不仁。这就像一位诗人的日本母亲,总是想象她的死去的儿子是到外面追捕蜻蜓去了,微笑着写下俳句,来安慰自己破碎悲伤的心:

 

今天不知追了多远,真令我吃惊。

我的小猎人去捕捉蜻蜓去了。

为什么凡属美的东西,都笼罩了阴翳的影子?

 

黄昏的烛火,氤氲的林间,薄暗的木屋,纸质的窗帘,墨绿的苔藓,朦胧的庭园。日本人把我们带进了远古时代的草庵,把我们带进了温暖而复古的壁炉前。暮色下的艺妓那温暖的一低头。夜色里的酒吧女那迷人的一脸笑。天皇即位的大赏祭在夜间举行,“神婚”必须在漆黑中进行,能剧在阴暗中演出。浓密的森林包围神社,人们在照叶树林中行走时,一种阴森的感觉就会扑面而来。在日本,凡属被称之为美的东西,都笼罩了神秘的阴翳的影子。

与中国人把明媚亮丽称之为美不同,日本人则以阴暗昏幽为美。这是一种很奇特的审美心理。日本人喜欢阴翳、昏暗、幽深远胜于喜欢明亮、华丽、绚烂。这从他们的文化和生活习惯中可以明显的看出。日本人的这种美意识和欧洲艺术也有着根本的不同。黑格尔说过,欧洲艺术的本质是明亮和欢快。如希腊的裸体雕像,如小得不能再小的屋檐或遮阳板,如广场前那终日阳光的喷水池,如对亮光闪闪宝石的喜爱,如洁白到近乎透明的瓷器,如银色的餐具,如钢制和镀镍的器具等等,这些都是明亮之美的表现。

不是说日本人不知道明亮的精神心相,不是说日本人故意抗衡以亮丽和坚硬为其特征的现代文明。在一个到处是洒满阳光的世界,在一个到处是铁和钢横行的坚硬而冰凉的世界,作为从远古幽暗的草庵中走出来的现代人来说,是不是过于轻快浮华?是不是过于金碧辉煌?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其人性的救赎之地在哪里?其灵魂的安身之处又在哪里?这是不是就是日本人努力寻求的阴翳之美的原点?透光的话,以不透光为好。铁制的话,以木质的为好。点灯的话,以烛火的为好。平滑的话,以粗糙的为好。完整的话,以缺损的为好。满开的话,以落樱为好。插花的话,以一枝为好。如此等等。是幽暗的、朦胧的、神秘的,纤细的,甚至是神经质的。但从中是不是隐含了对西方文明的一种嫌厌和对东方文明的一丝苦苦支撑?

——中国人坐在地铁里,眼睛转动,东张西望。他们带着小孩的纯真,关注着外面的精彩世界。日本人坐在地铁里,一动不动,眼睛朝前。他们带着大人的老成,思考着虚假的自我世界。

——中国上了年纪的老太基本不化妆,她们本分地顺着天命,不想人为地改变年轮;日本上了年纪的老太几乎人人化妆,她们春心不眠,总想在世人面前证明她们的过去。

——中国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喜欢大声说笑,张扬个性,生怕自我被淹没,落了个不文明的“指控”。日本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喜欢小声小气,抑制个性,生怕自我被暴露,倒反落了个有修养的“赞扬”。

——中国人似乎更像牡丹,一枝一株,争奇斗艳。总以为自己装点过盛唐的华贵,因此总想争那份国色天香。日本人似乎更像樱花,片片族族,齐开齐谢。总以为自己装点过生时的辉煌,因此总想争那份死时的灿烂。

——中国人对人的评价是两级的直线思维,不是流芳百世,就是遗臭万年;不是重于泰山,就是轻于鸿毛;不是黑就是白;因此,900多年过去了,秦桧夫妇还是跪在岳飞的面前,被游人鞭打唾弃。日本人对人的评价是单极的曲线思维,只有流芳百世,没有遗臭万年;只有白没有黑。因此,反叛者西乡隆盛竟也有了在上野公园铸造铜像的身价。就像秦桧的跪像不可能出现在日本一样,西乡隆盛的铜像也不可能出现在中国。历史的摩擦,观念的碰撞,从这里开始。

——中国人喜欢讲“有史以来”。如有史以来的最大,有史以来的最高,有史以来的最好等等。用纵向的眼光看事物,最可贵的是有历史感,有时间的跨度,但同时历史的包袱也压在了肩上,总有“多少楼台烟雨中”的感觉。死人拖住了活人。日本人喜欢讲“从欧美来看”。如从欧美来看,日本还不算先进。从欧美来看,日本还要继续努力。用横向的眼光看事物,当然不知历史为何物,不知时间为何物,但有了空间的感觉,倒也能轻装上阵,“而今漫步从头越”。活人绕开了死人。

 

 

 

(文毕)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