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故纸堆日志之十
[ 作者:神秘来客 人气:1277 日期:2014/7/20 ]


故纸堆日志之十

 

◆二马

 

 

这次谈的,仍然是与苏州教育有关的一些旧风碎片。

 

一、1970年的苏州小学成绩单

 

辽阔而具有荒原感的暑假,从学期结束时发放的一张成绩单开始。

——笔者这次介绍的,是四十余年前的一张学生成绩单,全称叫做《学生学习情况汇报单》。纸张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薄得可以看得到背面的字痕。老师的评语书写得秀气而又坚定。但红色封面的印刷,还是让人感到了喜庆和欢欣。

 

笔者收藏的这张成绩单,有两个看点:

看点一,是区域、学校和班级名称。

此成绩单主人所在的区域和学校,名“东风区前进街道红星小学”。生活在今天的苏州人,可能大半儿已经不知“此区为何区”;自然,什么“前进街道”,什么“红星小学”,也不知在哪里了。其实,所谓的“东风区”,即原“平江区”,这是“文革”中的时尚名称。那时,苏州的三个区,除平江区叫“东风区”外,沧浪区叫“红旗区”,而金阊区则叫“延安区”,真所谓;

平江“东风”沧浪“红”,金阊“延安”宝塔耸!

而那个“红星小学”,笔者查考多处,亦不知其所在,大概就是平江区的某个小学校吧。

成绩单上,除了区域和学校,还有奇怪的班级名称:

“三连一排”。

其实也并不奇怪,“三连一排”就是现在的“三年级一班”,简称三(1)班。当时,班级的编排使用了“军队化”。这其实很有意思,在民国时期,就有所谓的“童子军”教育,非常成功。但“文革”的军事化教育却把路走歪了,其宗旨不是为了强身健体,增强国防意识,提升团队意识,而是要闹“革命”,抓“反革命”——起点不对,终点也不会正确。此言极是。

 

看点二,是其上所附录的一封《家长信》。

这封家长信,极富时代特色,充满“文革”味,亦字句铿锵,颇见“理论功底”。我们不妨摘录几句来“共欣赏”:

1、“当前,我国工农业生产形势蒸蒸日上,教育战线紧紧跟上,在一派大好革命形势中,一九七O年的暑期来临了!”

——开头先写国家形势,由面而点,由巨而微,此为“文革体”写作的典型风格和模式。但文字简洁而有鼓动性,主题切入快。

2、“在毛主席革命路线指引下,本学期中,我们在教育革命方向加速了斗、批、改步伐,开展了‘创四好、争五好’、‘两忆三查’破‘师道尊严’等各项群众运动,极大地促进了师生思想革命化。”

——接着写校园活动。其中的“创四好、争五好”、“两忆三查”等名称,在今日已不知为何物,但其与数字结合而进行命名的方式,却在今天延续了下来,在今天的政治文化活动中,我们还能在许多地方看到如此的“文革遗韵”。

 

“暑期自今日开始,至九月一日开学。暑期间希家长与学校、街道密切配合,组织好校外小小班,开展各种形式的毛泽东思想的学习、宣传活动。大学大唱、大力宣传革命样板戏,开展集体的革命文艺、军体和爱国卫生活动。学生应遵守革命纪律,维护革命秩序,坚决抵制资产阶级思想侵蚀,注意在游泳等活动中的安全,使学生过一个革命化的暑假。”

--此段文字写得概括而又具体,把两个月的暑假基本上安排得满满当当:有唱歌唱戏,有军体游戏,还有社区卫生等等。其中提到的“小小班”,与今天的培训班可不是同一个概念;而是相近区域内的学生集中起来,学政治、搞活动的一种组织。笔者年幼时曾经参加过,虽然无趣,但无压力。比起今天的培训班补课,那几乎等同于“郊区度假”。而文中提到的“游泳安全”问题,也颇富人情味。笔者的家乡,在“文革”期间的暑假中,“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而遭遇不幸的原因,常常是游泳溺水。

 

五十年,两代人。当昨天的学生,成了今天学生的祖父祖母,再看到这样的《家长信》,不知心中会涌起怎样的情潮?而当年那些阅读此信的“家长们”,还有几人会健在而幸福地与子孙相伴?“岁月无情皆有老,曾经寒松见少年。”真希望大家都能健康而幸福,生活静好;也真希望能在梦中,重回年少时代,享受手捧成绩单,迎接“革命化”暑期生活来临时的童年喜悦和自由。

 

 

 

二、1954年的“小升初”新生报名表

 

这张表格,标题叫做《一九五四年苏州市公私立普通中学分区联合招收初中一年级新生报名单》。简单来说,就是“小升初”的学生填报表。

本单的填报者是一位女生,名“石永庆”,长得娟秀而颇有生气。特别是两根粗黑的大辫子,尤为引人瞩目,让人不由得就生出了喜爱的感觉。小女生显得文气而又不失闺秀风范——不愧是“钱小”出来的毕业生。

上面提到的“钱小”,即是今天的东中市实验小学,其前身为“钱业私立小学”。校址在今苏州中街路与东中市交接处。该校的历史较长,名为“钱业”,其招生的主体对象也实为当时苏州金融业的职工子女。这些家庭的总体状况,应该比较殷实富有,不太“差钱”。

但到了一九五四年,石同学的家境似乎不太妙了:首先是家中人多,竟然达到了八口!而更糟糕的是,父亲没有了工作,“失业了!”在表格中看到,不知何人,还特别加注了其父原先“在上海银行”工作的内容。

当年少女初长成。石同学十五岁了,本来应该是初中毕业的年纪,六十年前,却还刚刚报考初中。想学点文化,想多点本领,想有点希望,做父母的想法大抵相同;但石同学的父母肯定有更大的愿望,毕竟这是一个“书香门第”的后代。

惜石同学的考试成绩似乎不太理想,四门功课的总分未满两百。不知是何原因?是当时的毕业考试题目过难,苏州的总体分数不高,还是石同学的家中遭遇到了什么变故,而影响了她的应试?这些,在今天都不得而知。我们唯有从报名表的照片上,看到一张清纯而美丽的十五岁的脸庞,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和向往,阳光与期许。

石同学的个性内向,“怕羞,在群众面前不敢发言”;但其敬师有礼、学习认真,特别在写作上,还获得了“可”的成绩,也算不易。

在“志愿填报”栏目中,“市四中”成为石同学的首选中学。此“市四中”,即为1949年前的私立桃坞中学,红墙绿瓦,中西合璧,是一座著名的教会中学,是培养出《围城》这部经典长篇小说作者钱钟书的母校。即使今日,这所中学,仍是苏州最诗意的校园之一。

 

 

 

三、1954年,苏州的语文中考试卷

 

在笔者的众多教育藏品之中,关于学生表格和各科试卷等物件,似乎以1954年的居多。此中缘由,不得而知。现在君看到的,即是该年一张完整的语文中考试卷,标题为:

《苏州市普通中学一九五四年秋季高中一年级招生入学考试语文试卷》。

六十年沧桑,而市级考试的试卷幸存,实属不易。因为此类材料常身为“公物”;流失在外,成为藏品,几乎就是个“事故”。

笔者在公办中学曾经做过二十余年的中学语老师,看到这样的语文试卷,几乎有见“乡人”般的激动和感慨。

与今天的中考试卷相比,其最大的差异,是题量之少,仅一页纸满,的确有点不可思议——这哪像中考,简直就是一次单元小测验!用个比喻来说,现在的中考是年菜,而1954年的中考,就是快餐,一荤两素一汤!用了今天的词语来说,就是中考“奇葩”!

我们来看试卷。该试卷的题型分为四块:词语解释、句子填充、加标点和写作文。除了文字内容有那个时代的特色之外,其题型与今天的基本没有太大差别。笔者最感兴趣的,是该试卷的作文题:题一为《当前我最关心的一件大事》,题二为《最使我感动的一件事》。要求“两选一”。

两道题皆以叙事为主,重“自我发现”和“个人感受”。该试卷的考生选写的是第二题,即《最使我感动的一件事》,写的是一个春寒料峭的清晨,一位人力车夫,在苏州某小河中勇救落水儿童的“英雄类题材”。在文章的最后,作者这样写道:

“这虽然是一件小事,对我却有着重大的教育意义,使我深刻地领会到无产阶级的优秀品质,是我有生以来最感动的一件事,使我终生不能忘却!”

此文最后的得分为“38分”,看来阅卷老师还非常欣赏此文,给的分数不算很低。作者很幸运。

但笔者看来,此文“纯属虚构”,是一篇“假作文”,因为文中有多处前后矛盾和明显瑕疵。比如,文章的第一句为“四月六日,天刚刚亮”,这句交待时间的语句,就藏着问题:天寒未暖的清晨,这位洗衣妇一大早去河边干活,为什么要把孩子带到码头上去?让孩子多睡一会儿不行?第二,冬衣尚未脱去的孩子掉进河中,怎会一下子就“飘到了河中心”?苏州不是“小桥流水人家”吗,怎么让人有来到浙西大峡谷,到处激流湍急的感觉?还有,“河岸上站满了人,但就是没有人下去救人”——这又完全是在“作假”了,这些人是什么时候突然出现的?是从地下冒出来的吗?小作者的写作目的很明确,是为了衬托那位奋不顾身的“人力车夫”——为了能让他足够“高大上”,这就需要一些“低小下”来协助和衬托。后者贬得越狠,前者方才亮得耀眼,这是另一种“欲扬先抑”的艺术手法,是伪“欲扬先抑”。假得可笑。

当然,作者还是得到了不错的作文分数,因为他写了一件“感动的事”——人命关天的事,这样的“大题材”不给好分数才怪。

在本卷写作的“四项要求”中,我们看到的第一项要求,就是“真实具体”。可是我们看到的却不是如此。不“真实”也不“具体”的一篇文章,最后竟得了高分。收回视线,我们再看当下的作文教育,在六十年后校园的作文课上,这样既不“真实”也不“具体”的作文,仍然“花开不败”,满山坡都是,而且得分依然不差。无他,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而且一直老病缠身,顽症未除。于是,假教育只能出产“假作文”。

——所有的“假”,其实都来自于我们教育的“假”;所有的“不真实”,也都来自于我们教育的“不真实”。不怪孩子。

笔者关心的,是再过了六十年后,我们的后人看到我们今天的作文,会不会发出与笔者同样的慨叹?如果“世代不变,百年传承”,这样的教育恐怕会出大问题。

 

 

 

四、19528月,原苏州东吴大学的毕业证书

 

此毕业证书得来时间不长,也就一年左右。

笔者在撰写《陈鹤琴书影》一书时,得到了一个消息,说在观前街地下古玩商城一年轻人手中,有一张著名幼儿教育家陈鹤琴先生亲笔签名的毕业证。毕业证来自于民国时上海租界中的一所中学,当时陈先生担任着所谓的“华人教育处处长”,专管租界中的华人教育。笔者赶到后立刻细看,确认签名不假,断定印章不虚,于是当场成交。尔后,该年轻人又说,我姐夫手中还有一张,好像是什么大学的。

在其指引下,笔者见到了其姐夫,于是看到了这张珍贵的苏州原东吴大学的毕业证书。

此毕业证书有两大特点,值得详介:

其一,是其颁证时间。据买主介绍,该毕业证书是东吴大学的最后一次颁发,是“绝版”。因为此后,东吴大学就更名了,不叫“东吴大学”了。而且,此证书的颁发日期不错,是一九五二年八月,但这却不是毕业的日期,该证书是提前颁发的。证书上,有两行印章为证——“奉华东教育部核准,提前一年毕业”,字字清晰,内容清楚。这样的说明黑字白纸地摆着,就没有错了。但为什么要“提前一年毕业”,其内幕也只有当时的“华东教育部”知晓了。

其二,是该证书的品相绝佳,几近十品。买主给我时,展开复折叠,折叠复展开,其折痕清晰,但毫发无损,宛若新出。但作为毕业证书,该有的一切,她都有了,绝无假造,当属真品无疑。

其三,该证书的原主人,名“徐秉仪”,其毕业的专业为“中国语文学”,也算是与笔者当年教学的专业对上了,算得是“同行”。与此同校的,笔者也曾经收到过两份,一为数学系,一为法律系,与笔者的“收藏主题”不符。所以,该证书除了校长和副校长的署名之外,还有着当年东吴大学文学院院长的签名,他的大名是:凌景埏。笔者见之顿生仰敬之情。

证书的背面,照例记录着该生就读期间所有学科的分数:徐同学学业勤奋,成绩不错,无一“挂灯”。统计数年勤学历程,其最后的总均分为“73.1”——在东吴这样的一个著名高等学府,学的又是“中国语文学”,能有如此的一个分数,应该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五、叶绍钧的《稻草人》:一本原苏州东吴大学图书馆的藏书

 

叶绍钧,叶圣陶先生是也。

某次,在某旧书网上,看到了一本《稻草人》的藏书。起初没注意,因为笔者专门收藏叶老著作,品种已百余;而仅《稻草人》一种,就达十余种,兴趣不大。但打开网页一看,此书竟是苏州原东吴大学“东吴图书馆”的藏书!这下,笔者吊起了精神。于是继续细看。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不得了”!笔者兴奋异常!

此书为精装本,为1932年再版本。在笔者的所有藏书中,未有此品种,算得是新藏。此书封面用常见的民国版《稻草人》平装版之装帧,封底四角用墨蓝色布装,手感极好;更令人惊奇的,是此书的四角还做了圆角弧切的处理——工程搞大了。此书是否为一些高端的教育文化机构收藏而专门印制?不得而知。反正,开明人在这本《稻草人》上,算是用尽了智慧和气力,称得上是一本“精品书”。

二、此书的封面、封底、扉页和内文中,有“东吴图书馆”和“东吴”的两种印戳数处,为此书增值添色不少。

三、此书封三,有原“东吴大学图书馆”藏书卡一张,上面密密麻麻地印盖着借阅者出借的时间,最早的为1947年。这就使得一本普通的童话书,有了文化的意义、生命的痕迹和故事的想头。

笔者十七岁高中毕业时,无意中遇到《倪焕之》,这样一本讲述教育救国和青春爱情的长篇小说。于是激动不已而走进师范的校门,开始了教育与文学的人生之路,并直至今日。叶圣陶先生,可以说是影响笔者终生的一位大师;而《倪焕之》,则可说是“俘虏”了笔者一生的一部作品。

2014年的4月,笔者将收藏的所有《倪焕之》版本,计一百余种,集集成册,“为一本书写一本书,用一本书讲一个人”,在上海科普社正式出版了“《倪焕之》的120种藏本故事”;并在千年古镇甪直,在以笔者命名的作文博物馆内,特僻出专区,开设“叶圣陶著·《倪焕之》百种藏书房”,用以展示笔者收藏的《倪焕之》图书藏品,此又被成为“一本书的博物馆”。而2014年本年,则是叶圣陶先生诞辰120周年的日子。

这本由苏州原东吴大学图书馆收藏的叶老著作,虽非《倪焕之》,但“叶圣陶、东吴大学”这两个同为苏州的文化与生命符号的巧遇和结缘,已足使笔者激奋不已。真可谓:

“此事人生仅可遇,此书谁人可再求!”

 

 

 

六、1963年,江苏师院中文系在苏州七中的实习小组留影

 

上面说了1952年,苏州原东吴大学发出最后一张毕业证书的事,下面再来看该校更名为“江苏师院”后,一张中文系实习小组的老照片。

笔者收藏苏州教育的老物件,其中,老照片也是专题之一。惜品种难觅,且开价奇高,于是手头的藏品不多。这张照片,只能算是一张小物件,尺寸也就是半本杂志的大小。但因为与“江苏师院”有关,与“中文系”有关,笔者也就感了兴趣,于是欣然入藏。

这张照片拍摄的时间是1963年,距今已五十年左右。读者君可以从这张照片上,看到半个世纪前,苏州教育、中学校园和语文老师的旧影。

照片上的人员共有两排,后站前坐。坐着的,从年龄上看,显然是实习学校的指导老师,其中坐于左四的那位先生,“气场”最大,双腿岔开,腰板笔直,一副军人气派,显然是个“首长型”人物,也就是领导。而最右边的那位,年纪不大,像老师,又像实习生。奇怪的,是其怀中的那根“长物”,不知何物、何干、何来?

而后排的十二位,除了最左的一位,其余的所有即是实老师无疑。看这些即将走上教育工作岗位,特别是即将踏入社会之门的大学生们,脸上的表情虽有不同,但个个充满着憧憬和喜悦,有几位女生忍不住地就露出了灿烂和幸福。最帅的一位男生,当算是最右边的一位,带着一副眼镜,身着黑色学生服装,显得青涩而又文气。这样的实老师,待走上了语文教学的讲台,必定会给学生带去文学的情怀和人生的导引。如果长得帅气一些,如照片中的此君,当又会给语文课堂中的学生带去非一般的愉悦和美感——用了今天的话说,就是“惊艳”。

在所有的学科之中,语文学科的独特性和重要性自不必多言。笔者在青年语文教师大会上,常要“调侃”的一层意思是:一位未得学生暗恋的语老师,算不得是一位优秀的语老师——这是因为,语文课即人生课、哲学课和心灵课;而语老师则须是一位人生导师、情感大师和心理辅导师。如此种种,用了现代文学史上刘半农先生的歌名来表述,即是“教我如何不想他”。

苏州七中,为原先的苏州胥门中学,成立时间不长,名称“七中”的时日更短,在电脑上搜寻其史料,几乎为零。但胥门却是苏州的“名门”,因为与苏州的造城者伍子胥有关。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伍子胥所策划和建造的苏州城,已经走过了两千五百年的历史长路。这张小照片,真的算不了什么,但1963年的那一天,二十二个人的合影,却留到了五十年后的今天,为今天苏州的教育者们,提供了苏州教育的一则童年故事。

“绿枝青叶旧时影,校园曾经共春风。”照片上,几乎人人都是布鞋在脚,布衣在身。但所有人的目光中,透射出的那种淳朴、清澈和淡泊,是那样地让人怀念、感动和感慨。有人说,真水无香;有人说,宁静致远;还有人说,香远益清。笔者也想说:

这些,照片上都有。

 

 

 

七、景范中学:徐锦魁校长生前赠送的一枚校徽

 

年年七月,今又七月。

笔者写作此文的时候,正好是原景范中学副校长徐锦魁先生去世一周年的日子。今后每年的七月,也必定是他的那些“高足们”心潮难平的时日。

一个人的离去,其实很平常。但一个多年朋友的离去,你不会忘记,会让你长久记忆。徐校长是一位数学老师,后来当了副校长,当了两位女儿的父亲;退休之后,又当了两位外孙的外公。他的学生无数,所以饭局无数,茶叙无数。许多夜晚,他都欢声笑语在苏州的各大酒店、饭馆和茶室。他对学生有爱,对教育有思,对社会有梦,对朋友有情,对生活有心。

他原先住苏州城南的桂花新村,在客厅中,可以看到苏州的老城墙,看到护城河中的旧时波影。每天清晨,能听到古城墙下的密林之中,最有诗意的雀鸦鸣唱。我曾经有过猜想,这些鸟雀的远祖,或许就是苏州最早的“原住民”。

后来,徐校长搬了家,在火车站边上,平江新城的大观名园。仍然是非常诗意的一个地方,毗邻小区内最大的竹林,常年绿意盎然,竹声萧萧。更美的,是其后院中,竟能看到远方虎丘的塔影,如诗如画,令人大为惊讶。

但生活总是喜欢捉弄着人们的情感。四月份还刚刚在周庄古镇,参加一位好友去世五周年的追思会,竟然在三个月后,自己长辞人间,成了被悼念的故人!

这枚景范中学的教师校徽,为暗红色底,古朴大气;白色校名字体,为苏州著名书法家王个簃先生所书。而校徽的背面,则是徐校长的亲笔签名和日期。时间是在2008年的4月。

徐校长虽任教数学,但文字功底和文学情怀还是非常令人敬佩。笔者最为难忘的,是今天走进范庄前的景范中学大门,所看到的一座小池塘。此池塘为徐校长任上所建,有假山、水草和池波——这些,似乎都没有什么——但最为精彩的一笔是,当年的徐校长捉养了几只青蛙,投放其中——于是,“风声雨声读书声”的景范校园,就有了“听取蛙声一片”的诗趣和意境。用了今天的话来夸奖,叫做“男神校长”。

景范中学曾名“二十二中”。八十年代中期,励志图变、上下一心,先是学校更名,后是教学改革,再是华东教改基地,一时期,景范成为了苏州教育改革的“代名词”;这些工作和成绩,就有徐校长的参与和贡献。而狭窄的范庄前深巷,也成了笔者每周必去的地方。校园中的一草一木,一门一窗,笔者皆熟悉而亲切。尤其是教导处前的那两株极品梅树,一棵白,一棵红,冬日时开得茁壮而又艳丽,看了让人心情欢喜。笔者曾多次与当年的“苏州市初中语文教学改革协作组”的十余位老师,与梅同饮,伴香面坐。

这其中,就常有徐校长的身影和笑语。

——“徐锦魁赠   2008.4这枚景范中学教师校徽,将成为笔者永远的纪念和珍藏而每年,当七月的炎热如期而至,或在范庄前那狭窄的小巷中穿行,有很多人想起一位老校长,他的名字叫做:

徐锦魁。
 
 
 
◇1954年:苏州的语文中考试卷
 
◇1954年苏州初一新生报名表
 
◇1963年,原江苏师范学院在苏州七中的实习组老照片
 
◇1970年三年级学生成绩单
 
◇景范中学原副校长徐锦魁生前所赠校徽
 
◇原东吴大学1952年毕业证书
 
◇原东吴大学的藏书《稻草人》书影
 
◇原东吴大学的藏书《稻草人》书影扉页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