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E-mail
荷 研 会
关于小荷
★河马演讲/微博炉★
小荷全国师训/教师感言欣赏
小荷老师下水文
小荷1028图文阅读坊
荷 研 会>查看详细

 
河马推荐:《吾国教育之病理》
[ 作者:大圣叔叔 人气:1344 日期:2014/3/31 ]

 

 

河马推荐:

 

一、教育,是一个国家最大的事;但没有想到,在吾国,教育成了最“头大”的事。

 

二、下面的这篇文章,其讲述和描述的景象,并不新鲜。但因为作者作了总结和对比,所以,还是值得一看。

 

三、生活有很多事情会很无奈。但中国的教育到了今天这样“无奈”的程度,谁又会想到?这个与几乎每一个人都有联系和关系的事,必须要有一个变革和说法。这个变革的过程,可以慢,但不能停。

 

四、文中谈到几种书,笔者都没有看过。文中有介绍,猜想值得一读。有机会,会买来看看。“不可不信,不可全信。”

 

五、盼所有的小荷人,在走上国文讲台之前,首先做一个教育者:有头脑、有使命、有情怀。

 

六、特此推荐。

 

 

河马  4月1日前夕

 

 

 

 

 

―――――――――――――――――――――――――――――

 

 

 

吾国教育之病理

 

⊙薛涌

 

 

不久前接到北大社会学教授郑也夫的来信,说他今年就准备退休了。面对这一人生转折,他不免感慨地说:我一生中的最大失误,是在社科院滞留的时间太长,没能早日进入学校。在学校可以与年轻人相互影响。读文章和面对面,在影响力上毕竟是不同的。同时,他寄来最近出版的姐妹篇《吾国教育病理》和《科场现形记》。前者是他个人的著述,算是课堂上的夫子自道了;后者则是他学生社会调查的结集。

俗话说:文章总是自己的好。《吾国教育病理》最近频频在当当等网站登上教育类畅销书排行榜的头名,至少算是小出风头。作者自然有些得瑟的资本。但是,郑也夫对自己的著作并没有多言,而是反复督促我看另外一本,即学生们的社会调查。他心里更看重哪个,一看便知。这也让我理解他为什么为没有能早去大学教书而遗憾。

我认识郑也夫大概是三十年前。我当时是《北京晚报》一个刚刚出道的小编。他大我十岁左右,是北京社科院社会学的助研,也是刚刚出道。我们俩都有一股文章救国的豪情,一拍即合,成为三十年的挚友。

虽然是挚友,但也有道不相同的时候。记得有位朋友告诉我,郑也夫亲口对他说:别看薛涌跟我挺哥们儿,他骨子里从来看不起我的学问。对此,我当时没有否认。不过,他对我也够狠。记得有一天我告诉他自己太瘦弱,准备练块儿,把体型弄得像样点。毕竟我还处于光棍儿阶段。他听了扑哧一笑:你咋练也赶不上那些不练的呀。这话让我对他记恨终身,乃至五十二岁那天负重二十公斤拉了八个引体向上,拍成视频上载到微博上,催促老友好好看看:我三十年后到底能否赶得上那些不练的?!

话归正传,先交代一下我为什么看不起他的学问。

我们相识时,郑也夫当然是兄长般的人物,学问大得多,英语也很好。我没有受过任何社科训练,英语可谓目不识丁。也许是缺什么就崇拜什么,我对学问敬若神明,趣味非常学院派。郑也夫虽然满腹经纶,但谈起话来如同北京街头的板儿爷,不管是什么问题,都直来直去,简单得出奇。他曾对我说,读《艾森豪威尔自传》时特别震惊,觉得这么个当了总统的重量级历史人物,想法简单得如同大孩子。他由此抨击中国人一个个机关算尽,把聪明才智都用在营营苟苟的事情上。不用说,简单地做人,是他的自许。

然而,在学术上也如此的单刀直入,让我这个对学问充满神秘感的小老弟有点扫兴。记得当初他给我的《北京晚报》写了篇800字的小文《路途损耗》,指出北京市民通勤浪费的时间太多,应该协调大家换房,就近上班。记住:那还是单位分房的计划经济时代。文章刊发后,我走访了北京交通、住房、城建等部门的专家。大家提起这篇文章,都拍着大腿摇头:太简单!太简单!我看了人家摆出的各种复杂的理由,马上信服。不过,三十年后,我发现自己也在写同样的问题。当然,我引述了不少西方城市学的研究,复杂了不少。可惜不管怎么复杂,郑也夫当年单刀直入的路途损耗是回避不了的问题。

由此,大致可以摸到郑也夫的治学为人之风。他并非不懂理论,但更看重经验事实。他选择社会学,是看重社会学调查的价值。后来到大学教授,也是不愿意躲进书斋当学者,而要接触活生生的下一代、直接对人产生影响。如今学术风气恶化,抄袭丑闻层出不穷,甚至当到大学副校长的也被曝出抄袭。我曾感叹:抄袭风险很大,一旦被抓住损失惨重。而且抄袭也要花精力。以目前中国的学术质量,随手写篇东西能多费多少事?可惜,现实是:应试教育把许多高级知识分子也塑造成脑残,抓耳挠腮地连一篇低质量的论文也写不出来。只有抄了。郑也夫则独树一帜。他在教学生涯中,已经为学生编过文集共16本。我怀疑中国高校里有任何一个教授能打破这个记录。这些书,当然大部分是社会调查。调查出学问,哪怕是还在读本科的学生,按照严格的社会学调查方法,也能大量出产原创性的研究。

这本《科场现形记》,就是个例证。全书48万字,以密密麻麻的小字印刷,如果灌水冲成心灵鸡汤的话,那就是三本书的份量了。因为是集合了数十位学生的努力和成果,任何一个作者的名字也无法概括全书的知识产权,我就姑且将之放在郑也夫为学生编辑出版的十六本书中,一起称为郑也夫工程。这代表着中国高等教育界实证调查派的成果和学术创造力!而这本《科场现形记》更是特别为研究中国教育的现状提供了非常可贵的第一手材料。郑也夫在序言中引用了生物学家的一句格言:事实比想象更离奇。要知道,郑也夫教授已过63岁,经历丰富、阅世甚深,八十年代在丹佛大学社会学系读了两年硕士,不舍得错过近距离观察中国的机会,放弃了博士课程匆匆回国。可以说,对于近三十年中国的变化,他几乎没有放弃过任何近观的机会,教育也是他的重点领域之一。如果他面对学生的调查也感叹事实比想象更离奇的话,那么我们就不能对这些年轻学子的成果掉以轻心了。

还必须指出的是,中国媒体对科学和社科最新研究的报道严重不足。在西方发达国家,一些重要的研究在学刊问世后,马上有媒体进行长篇报道,将成果普及,并引起公共讨论。另外,有一系列畅销书,也是以消化严肃的研究成果为基础。格拉德威尔轰动一时的《异类》,大概是美国前几年最畅销的非小说类读物了。此书属于成功学类,也许可称是心灵鸡汤了。不过,格拉德威尔的成功,在于他饱读普通人难以消化的那些心理学论文,然后以他的魔笔化繁为简、写出起伏跌宕的故事,类似于科普,读来酣畅淋漓,但内容的依据颇为严谨。这类的工作,在中国的媒体和出版界都是很大的空缺。郑也夫的学生们洋洋近50万言的细致研究,大概也让许多读者感到难以消化。我不度德量力,希望对其中若干要点进行简单归纳,并结合自己在美国的观察和经验,对照一下中美教育的现实,希望引发对中国教育问题的进一步公共讨论。

 

 

考试机器是怎么炼成的

 

开学第一天,交通早高峰提前半小时到来,交通压力明显上升,达到轻度拥堵程度。学校周边交通压力尤其突出。这是最近一篇对小升初报道中的开篇文字。地点是北京。何以如此?报道举出一个例子:家住北京市石景山区的顾婷一家的境遇似乎能给出答案——早上六点钟起床,带着孩子毛毛穿越半个北京城去另外一个学区上学。在北京,你不知道有多少毛毛这样的孩子。这意味着家长陪着孩子每天两三个小时耽误在被雾霾缠绕的路上、八万的择校费。而这仅仅还是幼升小有家长早就安排孩子上了幼升小的面试培训班,准备并背下了中英双语的自我介绍;有的家长记录下每个学校重视的特长,英语、体育、民乐……”

下一步当然更为惨烈,即所谓小升初。为了达到目的,出现了占坑班共建生推优派位等等名目。因为最后效果不同,占坑班又被家长们分成金坑银坑土坑粪坑等等。

小升初占坑,最近日益引起媒体的注意。但《科场现形记》中北大2009级社会学系本科生刘雨甲同学《小升初的占坑班》的调查,大概是最早对这一病态的择校战的社会学深描。为了保护被调查者的隐私,所涉及的学校、机构、学生、家长的名字都采取化名。但调查本身,则遵守社会学和人类学的方法,建立在大量访谈基础上,为我们勾勒出了相当复杂的教育体系。

调查所描写的小升初之战,围绕着国有民办的A中学展开。要进这个学校,小学生们首先进入一所叫果实培训学校的课外辅导班去占坑。因为A中心每年提前从这所培训学校秘密录取许多学生。然而,这所果实培训学校也有入学考试,录取率仅40%左右,于是又催生了另一所培训学校紫优。紫优所培训的内容,是应付A中学的入学考试,同时辅助那些在果实读书的孩子在班上能够出人头地。也就是说,一个好中学,有个专门为之输送生源的正室,还有个二奶。当然,正室二奶之间难以和谐,正室频频声称自己是唯一可向A中学推荐学生的机构,其他几个机构宣称的推荐都不属实。但是,这挡不住二奶小三们的势头。大部分孩子,都会上两个以上的课外培训班。

正室的课程,是一个整上午。二奶的课程,则是一周两次,每次三个小时。这样算来,一周大概就快十个小时了吧。不用说,还有孩子上第三个培训班,也有跟着家教上课的。当然,还要算上交通的时间。许多孩子,因为忙于在学校和各种培训班之间穿梭,连吃晚饭的时间都没有。家长在网上吐槽:雾里看花,水中望月/你怎能分辨这变幻莫测的坑班世界/掏走钱财,花钱没谢/你怎能把握这焦灼不安的季节/烦恼最是无情夜/测评考试难说那就是真点/成绩也未必就代表一切/你知那句是真哪一句是假/哪一句算择校终结……

结果如何?孩子过度培训,重复学习,有些上培训班多的孩子,开始在正常的学校课堂上捣乱。占坑班中竞争激烈,同学关系紧张。中学的入学考试和小学教学脱节,靠小学学的东西无法应付小升初的竞争,必须额外上培训班,义务教育名存实亡。

当然,最为糟糕的是,孩子们如此废寝忘食的努力,全为了考试,而且全为了A中学这一特定的入学考试。孩子们的成长,不是放眼不断在生活中展开的大世界,而且钻进越来越小的牢笼。这样培养出来的孩子,一生恐怕都会有心理障碍。比如,我指导过一个准备留学的学生,英语程度很好,人也勤奋好学,进步很大。但后来突然中断,称要准备雅思。可惜雅思又考得不理想,意气消沉,有些厌学。我和家长讲:以他的程度,在美国读个像样的大学没有问题。家长赶紧说不可,因为孩子准备的是雅思,去美国则要考托福、SAT。我大惑不解:不都是英语吗?怎么考雅思的就不能考托福?家长说孩子早早都定向选择了自己的目标学校,乃至中学里的学生和家长中按留学去向形成了所谓美国党英国党加拿大党澳洲党”……你入了哪个,就准备哪个的考试。英国党只熟悉雅思的题型,搞不明白托福是怎么回事。大家似乎已经在告诉我:学的是特定的英语考试,不是英语!

如此炼就的考试机器,还能够应付真实的生活吗?

 

 

美国的小升初

 

《科场现形记》读来最让人唏嘘之处,是中国的孩子还在懵懵懂懂的年纪就要上科场:幼升小,小升初。

科场对儿童的心理发育有巨大伤害。欧洲几个国家一度也受应试化的影响,幼儿园里开始读书识字,也有考试。结果,后来的追踪调查发现:这些孩子虽然一时间学业领先,但上了小学几年优势顿消,小学毕业时则比幼儿园时不学习的孩子落后。如今德法等国,已经明令禁止在幼儿园阶段讲授文化课,更不用说考试了。

那么,在西方发达社会,孩子没有择校的问题吗?大体而言,在西欧至少这样的问题不严重。那里教育资源分配比较平均,一般学校都能保证质量。美国情况比较复杂,我也和孩子亲身经历过。不妨略述一二,作为和中国孩子的对照。

比起西欧来,美国义务教育最大的问题就是资源分配不均:以学区制为主导,学区的教育经费主要靠本地房地产税。于是,富裕的高房价区学校资金充足,贫困学区则只能将就。这样,贫富分化导致下一代的教育分化,教育分化进一步加深贫富分化。现在不仅仅是贫富分化,而且是贫富隔离。穷人富人根本不住在一个地方。大家老死不相往来。孩子们也自然在两个世界中生活。

但即使如此,择校的压力全在父母身上,而不在孩子身上。家长为了孩子的教育,要选择一个好的学区,这意味着买得起比较贵的房子。实在买不起,就租一套。只要住在那里,拿着个写着自己名字和地址的信封,到学校的接待前台五分钟就入学了,不需要任何手续。另外,美国绝大部分地区,房价不像中国大都市这么疯狂。以我女儿就读的这个学区为例,高中曾几次进过全美百强,最低也在第150名左右,算是顶尖了。为了孩子上学买学区房,三口人挤一点,买个一百平米的连体式新房,也就16万美元。还是镇中心最方便的地段,走几步就到学校了。三口之家只要有一个人工作,有六七万的平民收入,支付起来还是富富有余。一般而言,即使是中低收入,也会买个好得多的房子。

我们搬到这里,是因为要保证女儿上好的中学和高中。搬家是在女儿小学五年级时,希望她有一年的时间结交朋友,然后一起升中学。所以,她刚转到这里的小学后,马上就赶上了小升初。小升初没有任何考试。但孩子们来年要从现在就读的小学转到马路对面临着湖区并和高中连在一起的中学,也是个不小的人生转折了。这个镇的小学,为了小升初有个传统的仪式,就是所有小学毕业班的学生到外州的一个野营地参与为期一周的自然课堂学习。问问那些本镇土生土长的大人,小学什么最难忘?几乎所有人都会告诉你是自然课堂。对许多孩子来说,这是第一次离开父母参与集体生活,夜晚住在森林里的小木屋,进行各种野外生存训练。女儿回来时还教给我们怎么吃蚯蚓:把蚯蚓剁成几段,因为蚯蚓有几颗心,不会死,只要留一段放生就行。从小娇生惯养的她,居然真试着自己烤蚯蚓吃。夜晚孩子们围在篝火边海阔天空,最后的一个节目则是所谓唱倒,即大家一起唱歌,唱着唱着,就又累又困地睡倒。毕竟在森林里跋涉一天,上了各种生物课,辛苦得很。总之,自然课堂的主题就是让孩子超越现有的文明,回到大自然原始状态,让自己的想象张开翅膀,带着种种儿童的梦幻升入中学。

我曾一再强调,说美国的学校是儿童乐园、不用读书、整天玩儿等等,是以讹传讹。美国的好学校中的好学生,并不比中国的孩子轻松。女儿现在14岁,刚上高一,上学时一天就睡六个小时,累得要死要活。这些且留待后面再说。不过,这是青春期的孩子,开始有了成人的责任和压力。小学生则还属于儿童,仍要保证有足够的空间沉浸在孩子的世界中。儿童和青春期是非常不同的成长阶段,心理构造十分不同。把孩子那么早赶到科场,无疑是对儿童的摧残,闹不好日后会引发各种成长障碍。

 

 

重点班的得失

 

中国的孩子小升初之后,马上还有初升高,然后就是高考。科场一个接一个。而和初升高及高考紧密相连的,就是高中的重点班。在《科场现形记》中,北京大学社会学系2011级研究生蒋越同学的《重点班:进入与逃离》,通过对江苏AB高中(即全市第二号高中)的调查而聚焦于这个问题:教育资源的分配,不仅在地区之间不公平,在同一地区的学校之间不公平,甚至在同一学校中也不公平。

重点班是中国的学生和家长最熟悉不过的现象。这所高中设重点班,也是基于在教育资源分配不公的情况下争取更多资源的战略考虑。该高中在全市排名老二,与老大竞争力不从心。于是,就集中资源,用最优秀的师资办重点班,至少保证重点班的教育质量和全市的老大平起平坐。这样,一来保证能从初中吸引一批优秀学生,二来也能保证这些学生考进好大学。当然,升学的业绩提高学校的声誉,最终可以带来更多的资源。

这个战略,在七十年代末刚刚恢复高考时就普遍使用,而且非常有效。当时,笔者就读的北京145中学,是一个所文革期间由小学升格的中学,质量不佳。但是,所在地区有些不错的生源,乃至高年级中还有获得北京数学竞赛第一的学生。高考刚刚恢复,虽然还没有所谓重点学校的制度,但事实上的重点已经形成。附近的171中学,马上以突出的升学率把周边地区的好学生吸引过去。面对这种情况,145中的老师对我们几个好学生开诚布公:我们确实不如171。但是,我们把最好的师资都集中在你们几个人身上。你们在这里比去171更有优势。就我所就读的文科班而言,班主任特别强调:你们三个顶尖学生,几乎肯定上大学。其他人,怎么努力也没用。全校最好的四个文科老师就围着你们三个转,外加一位优秀的数学老师。五对三呀。到了171,你们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吗?我听了后毫不犹豫地留下。等1979年高考时,我果然考到文科类北京前15名,成绩据说比171最好的学生还高20分左右。

有了这样的亲身经历,读蒋越同学的调查报告就倍感亲切。江苏A市这所B高中,设置了两个重点班。当时江苏高考沿用3+2制,语文、数学、英语必考,另外在物理、化学、生物、政治、历史、地理等六门中任选两科。该高中根据本校师资情况和高校录取的口味,鼓励学生在选择性科目中选择物理、化学组合,并以此作为进重点班的先决条件。虽然形式复杂不少,但基本作法和我们那个时代一脉相承:最好的师资用来教育最好的学生,重点班的学生为天之骄子,是全校的楷模。老师对非重点班的学生指指点点:瞧瞧人家,又聪明,又肯吃苦奋斗。再瞧瞧你们,比人家笨,还不知道努力!

不过,这篇调查虽然非常细致,其核心结论则似乎有些匆忙:那么功利、武断地对学生进行分等、将校内的教育资源向所谓高能学生大幅倾斜的做法,有失教育公平。

在我看来,问题似乎还远非这么简单。

首先,在西方发达国家,一直都有重点班,只是形式不同而已。这些国家的公立学校对学生来者不拒,无权甄选,学生素质自然参差不齐;要想因材施教,只有设置重点班。其实,郑也夫的《吾国教育病理》中,专门有一章讨论德国学校十岁对孩子分流,尖子走入大学轨,普通学生进入技工轨。这其实是比中国更为严格的重点班制度。美国的教育,貌似平等得多,但还是有重点班,即所谓的荣誉课程Honor Class)。不过,这是一种以课程为中心、而非以学生为中心的重点班:每门课只要成绩达标,就有进重点班的资格。有的学生能进去一个,有的则四个都进。除此之外,还有AP课程,即相当于大学程度的高级课程,考试通过后上大学可免掉相应的学分。女儿刚上高一,修了四个重点班和一个AP课程,导致了一天仅睡六个小时的超负荷。但其他几个孩子毫不含糊,她也只好应战。

这里涉及到非常复杂的问题。考察中国的教育,往往看到的是这也是问题,那也是问题,似乎都该矫正。其实这不太可能。我们还是应该有个优先的选择,并把每个孤立的问题放在宏观的制度框架中来考虑。占坑班重点班就是很好的例证。表面上看,占坑班重点班都有许多问题,似乎都应该清除。其实,要想清除占坑班,往往需要大力发展重点班。只能抑此扬彼,不能两者都一味反对。

在我看来,要达到教育公平的目标,首先要解决地区与地区、学校与学校之间的资源分配不公。重点学校要取消,所有学生按照居住地区就近读书,临时住户有地址也能入学。这样,就省去了择校的竞争。但是,一旦没有择校问题,每个丧失了甄选学生权力的学校,就必须三教九流来者不拒,学生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恐怕一下子会变得比现在要突出得多。面对这样的情况,恐怕不仅要有重点班,还要有次重点等更精微的分层。政府作为政策的制定者,如果又要禁止择校,又要禁止重点班,其实就等于同时颁布两个互相矛盾的政策,让学校无所措手足,家长和学生也不会满意,最后逼出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老游戏。在这方面,还需要更为宏观的政策讨论。

 

 

 

 

 

(以下没有内容)

 

 

返回 关闭
 
苏州甪直古镇  |   小荷作文狐网  |   甪直最美的客栈  |   苏州教育网  |   朱永新微博  |  
版权所有:中国小荷·苏州总部○ 地址:苏州市人民路3118号国发大厦北楼三层小荷作文//站长:大圣// 电话:0512-62561028
技术支持:天链网络 备案号:苏ICP备18022357号-1